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掃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掃蕩字體大小: A+
     

    有人歡喜,自然就有人憂愁,在征東軍歡欣鼓舞的時候,東胡軍隊卻是陷入到了一片絕望的死寂當中。<-》整個大營里步騎擾共雖然還有七八千人,但誰都知道,他們已經是翁中之鱉了。這種絕望的情緒,隨著他們被圍第三天,賀蘭燕,孫曉兩人率軍趕到而達到,就算是最愚鈍的小兵,也知道對手即將發起總攻。

    事到臨頭,這幾天一直處在暴燥情緒中的宇文垂反而鎮定了下來,坐在自己的大帳之中,用一塊布仔細地擦拭著自己的彎刀,一下一下,特別用力,直到將刀擦得鋥亮。

    田宗敏默默地走了進來,坐在宇文垂的對面。

    「征東軍的總攻馬上就要開始了!」他看著宇文垂,道。

    宇文垂抬起眼瞼,譏諷地看了一眼田宗敏,「傻子都知道,田將軍,你是要來跟我說,事不可為,不如先向對手投降,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么?」

    田宗敏呵呵一笑,「如果我是帶著齊**隊面臨這種境地,我一定會這麼做的,但現在,卻不行。」

    「為什麼?」宇文垂有些詫異。

    田宗敏苦澀地一笑,「宇文將軍,你是一個純粹的武將,有些事情,你不懂,我不能投降,不能被俘,甚至連屍體也不能被征東軍拿到。我是齊**人,我奉命來到東胡,幫你們訓練步卒,幫你們與燕人作戰,但這都是秘密的,當然,這其實也算不得什麼秘密了,但只要我們不落在對方手裡,齊國便可以不承認。我這麼說,你明白了么?如果我們這些人落到了征東軍手中,高遠一定會將我們『交』給燕國朝廷,而燕國朝廷會拿著我們去找齊國朝廷,在中原,你們東胡人也好,還是匈奴人也好,都被視為蠻夷,是中原人的共敵,如果被人抓到了把柄,朝廷會很為難。」

    他停頓了一下,「所以,我是來向宇文將軍告別的。」他站起來行了一禮,「很高興於你共事一年。」

    聽完田宗敏的話,宇文垂先是怔了怔,然後站了起來,「何不與我一齊作最後的決死一戰,男兒戰死沙場,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田宗敏搖頭,「不,這一戰,有我沒我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多殺幾個少殺幾個,與大局無關,我先前說過,哪怕是屍體,我也不能落在征東軍手中。」

    向宇文垂行了一禮,田宗敏轉身走了出去,看著田宗敏的背影,宇文垂怔了半響,深深地向著對方彎下腰去。等他直起腰來,眼前早已沒有了田宗敏的身影。

    他轉過身來,慢慢地往身上套著一件件甲胄,這些盔甲,這兩天他也擦拭得乾乾淨淨,連以往遺留在縫隙之中的積存久遠的血垢也被他細心地清理了出來。穿好盔甲,將彎刀別在腰帶之上,再提上一柄大刀,大步走出了大帳。

    帳外,他的親兵牽著他的戰馬,早已等候在外頭。

    伸手抱住馬頭,狠狠地婆娑了幾下,馬兒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著他的臉郟,宇文垂哈哈大笑著翻身上馬,緩緩向外走去,大營的空地上,最後的兩千騎兵已經整裝待發。

    「出發!」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宇文垂撥刀走在了隊伍的最前頭,一隊隊的騎兵,跟在他的身後,魚貫而出大營。

    在遠方,征東軍早已經嚴陣以待。

    宇文垂眯起了眼睛,看著對面那飄揚的高字大旗,看著旗下刺人眼球的血紅戰衣,他知道,高遠就在哪裡。

    「全軍突擊,目標,敵人中軍!」宇文垂冷然喝道。

    東胡騎兵開始碎步向前,然後一路小跑,行至一里左右,陡然加速,兩千騎兵如同一股洪流,狠狠地砸向了征東軍中軍高遠所在處。

    「狗急跳牆了!」賀蘭燕一甩滿頭的長辮,冷笑著道:「這一戰,『交』給我們黑衣軍吧!」

    高遠微微一笑,「困獸猶鬥,不要小瞧了對手,他們有兩千騎兵,你只有五百騎。」

    「兩千騎在我眼中猶如土『雞』瓦狗!」賀蘭燕笑道:「你卻觀戰,看我殺敵。」

    高遠搖頭,「你能打勝,我並不懷疑,但打勝之後,你這五百黑衣衛還剩多少?難不成你又因積石城去新招一批從頭再訓練?」

    賀蘭燕一愕,「哪有這麼不堪?」

    「對手存了必死之心而來,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上官宏!」高遠喊道。

    「末將在!」

    「你率親衛營正面迎擊宇文垂,燕子,帶著你的五百黑衣軍,截斷他們的尾部,先吃掉這一股,再回頭來與上官宏聯手。」

    「為什麼不是我正面迎擊?」賀蘭燕不服氣地道。

    高遠臉『色』一寒,拉下臉來,「賀蘭將軍。」

    聽到高遠的語氣不善,賀蘭燕一吐舌頭,「好了好了,尾軍就尾軍好了,這麼凶幹什麼?要吃了我啊?」

    一語說完,滿頭小辮飄揚,竟是揚長而去,看著她的背影,高遠不由苦笑,以後再也不能讓這個丫頭跟著自己出征了。

    上官宏提著他的大鐵棍,躍馬而出,在他身後,紅衣親衛營如同一片流動的火海緊緊相隨。

    「鋒矢陣!」上官宏高舉鐵棍,大聲喝道。

    「我為鋒銳!」楊大傻一聲厲喝,躍馬上前。在他身後,第一邊的一百多人以楊大傻為箭頭,迅速組成了攻擊陣容。

    「我為鋒翼。」

    「我為鋒衛!」

    一聲接一聲的厲喝之聲響起,在『激』昂的戰鼓聲和馬蹄聲中,火海一般撲出去的紅衣衛們在高速的奔行之中,轉瞬之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箭頭模樣的陣形,滾滾迎向已經只有數百米遠的東胡騎兵。

    「組陣!」另一邊,賀蘭燕喝道。

    黑衣騎士們摧動馬蹄,以賀蘭燕為中心,一層一層地裹了上來,一個稍微有些狹長的長方形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出擊!」

    五百餘名黑衣軍幾乎在同時摧動戰馬向前,他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舉槍!」

    嘩的一聲,五百柄長槍同時斜斜向上。遠遠看去,就如同一片移動著的鋼鐵叢林。

    看著那五百名黑衣軍整齊劃一的動作,高遠微微有些失神,這讓他想起了某個時代之中,曾經威震天下的重騎兵,那些連馬都披上甲胄的如同坦克一般在戰場之上橫衝直撞地碾壓敵軍的重甲兵。

    只可惜,威力的確巨大,但『花』菲也是天文數字,更何況,這樣的重騎兵如果拿來與東胡的輕騎兵作戰的話,高遠相信,失敗的一定是重騎兵。不過以後有了錢,還是要組建這樣一支重型騎兵,這樣的重騎兵對付東胡人的輕騎不行,但在將來的某個時候,對付結成方陣的步兵,倒是一件不二利器。

    身為鋒矢的楊大傻自然不知道大戰在即,身為主帥的高遠,此時的心思早已不知飛到什麼地方去了,在高遠看來,這一戰根本沒有什麼懸念,自己甚至不需要投入公孫義的那支騎兵便可以解決問題。

    「喲嗬!」楊大傻手裡的陌刀狠狠地劈了出去,與沖在前方的一個東胡人的大刀重重地撞在了一起,楊大傻身子猛地後仰,握在手中的陌刀刀桿劇烈的跳動起來,幾乎要從他手裡脫手飛出。而他的對手,在這猛力一撞之下,整個人竟然向後飛了出去,一邊飛,一邊吐著血,他手裡的大刀的刀鋒,已經有半截被劈得不知去向。

    他是東胡宇文部的一員勇將,力大無比,但他從來沒有想到,單純的比力氣,對面的這個醜陋的燕人,居然也比他強,人飛在空中,視線已經模糊,但他還是竭力想要看清對面這個人的模樣。什麼也沒有看到,他卟嗵一聲墜往以後頭源源不絕的馬隊之中,一根碩大的馬掌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喀嚓嚓的脆響,也不知斷了多少骨頭,他的上身向前仰前,更多的血從嘴裡噴出來,但下一刻,一切都結束了,又一隻馬蹄落在了他的腦袋上,卟的一聲,便如同踩碎了一隻西瓜。

    楊大傻當然不會去關注一個註定要死的傢伙,此時他正手忙腳『亂』,一刀劈飛了敵人,自己也是中『門』大開,迎面而來的一名東胡騎兵手中的長矛毒蛇一般地直捅他的『胸』堂,而此時,他的兩隻手臂還在不停地顫抖,想要收刀擋格,卻是有些力不從心。

    眼看著楊無敵就要被一槍穿心,兩柄陌刀從旁邊探了過來,一柄格開了長槍,另一柄一個橫掃,便將對面的東胡兵的腦袋砍掉下來。

    是梅華與吳崖。兩個人一直便在楊大傻的身側,作為鋒矢的衛鋒。

    「幹得漂亮!」楊大傻難得的稱讚了一聲兩個在他眼中仍是菜鳥的傢伙,「給你們一個及格分。」

    梅華嘿的一聲笑,看著楊大傻還在顫抖的手臂,大聲道:「我為鋒矢!」

    楊大傻也知道此時不是稱能的時候,戰馬一頓,梅華已是與他互換了位置。

    紅衣衛如同楔子一般深深地『插』入到了東胡騎兵中央,而在東胡騎兵的側翼處,五百黑衣軍便如一把開山巨斧,平平地削了過去。沒有停頓,每騎之間那一米的空隙,對於騎兵來說與步兵擠在一起沒有兩樣,沒有什麼『花』哨的動作,唯一的戰鬥動作就是刺。不停地刺。

    他們就這樣平平地削了過去,轉眼之間,東胡軍尾部的二百餘騎兵便沒有一個還在馬上。殺了一個通透的黑衣軍軍隊形在原地就這樣硬生生以一條邊為軸扭轉了過來,看得在遠處觀陣的公孫義洛雷眼角一陣『亂』跳,紅衣衛生勇他不意外,但這黑衣軍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打起仗來,怎麼這麼怪異。(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
    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蜜寵田園:山裡漢子俏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