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零七章 拚死一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零七章 拚死一戰字體大小: A+
     

    聽完許原的命令,陳斌沉默著抽出刀來,大步向前,一直走到隊列的前端,轉過身來,看著身後浴血的士卒,突然高高地舉起刀來,厲聲吼道:「弟兄們,你們還想去做奴隸嗎?」

    短暫的沉默之後,突然暴發出如山一般的怒吼,「不想!」

    「你們還想在東胡人的皮鞭之下,去為那些胡人墾荒嗎?」

    「不想!」

    「但是東胡韃子又打過來了,不想再去做狗,我們要做什麼?」

    「殺光他們!」怒吼之聲再次響起。

    「對,殺光他們!」陳斌厲聲道:「狗韃子們不知死活,竟然敢渡河而戰,我們只要毀去這幾道浮橋,他們就會成為翁中之鱉,成為我們氈板上的魚肉,跟著我,去殺光他們!」

    「萬勝!」

    陳斌轉身,大步向前,在他身後,一列列的士兵臉色凜然,緊緊地跟著他的步伐。

    先是大步走,然後是小跑,陳斌的腳步越來越快,腳步踩在鬆軟的草地上,每一步下去,都將草地上踩出一個深深的印跡。

    在他們的前面,是東胡人的兵卒陣列,而在這些兵卒的身後不足百米,便是奔騰的遼河,河面之上,一架浮橋隨著波浪起起伏伏。

    腳下的草地早已不再是綠色,這幾天來,流淌在這裡的鮮血,已經草地泡軟,綠草變成了紅色,黃-色的沙地,也變成了紅沙土。

    陳斌現在是第一軍第一師的一名團長,轄下有五千士兵,這五千士兵全部來自以前被俘的燕軍士兵。今年的上半年,公孫義與洛雷兩人率領麾下的騎兵,在陳斌的帶領之下。以秋風掃落葉之氏,掃蕩了河套平原上大部分的東胡人屯墾點,救出了約一萬兩千餘人的士兵。這其中大部分,都歸屬了許原的第一軍。孫曉挑走了兩千,給嚴鵬劃撥了三千。而陳斌的這一個團,更是完全有這樣的士兵組成。

    投降,被俘,被狗一下的喝罵,毫無尊嚴地活著,替東胡人屯墾,被解救之後。這些人被重新武裝起來,強烈的恥辱感讓這些人與東胡人作戰分外勇猛,三天以來,流血飄杵,不但有自己的血,更有敵人的血。

    這一座浮橋之前,雙方已經倒下了近兩千人。

    田宗敏眼瞳微縮,這三天來,他已經打退了對手無數的進攻,但這一次。明顯,不一樣了,他看到的是對手一往無前的決絕。沖在隊伍前頭的,竟然清一色的都是軍官。

    從內心底里講,田宗敏是完全不想站在這裡,站在這個位置上的,他是齊國人,奉國相之命前來東胡,幫助東胡訓練步卒,抵達東胡已經整整一年了。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他一個齊國人。要來幫助蠻子訓練東胡,在他看來。這完全違備了他從小便受到的教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東胡人的騎兵已經讓中原各國警惕萬分,但因為他們有著致命的弱點,對於堅固的城池和陣地防守,束手無策,但是,他們如果擁有了和中原各國一樣強力的步卒和對城防攻守的深刻的認識,一旦在日後攻入中原,中原拿什麼抵擋?

    但是國相田單告訴他,這是齊國的利益。為了齊國,他必須前來幫助東胡。

    田宗敏是一個職業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雖然不理解,但他仍然執行,但現在站在這裡,指揮著東胡人征東軍對戰,他仍然感到無法忍受。

    無法忍受,也要受著,我是齊國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齊國的利益,為了能讓齊國有朝一日能成為這片土地之上的霸主,那怕自己被人誤解,被人辱罵,自己也必須完成自己的任務。

    田宗敏相信國相田單,因為正是田單出任國相這幾十年裡,齊國才從以前的羸弱一步上成長起來,才有了如今的國勢和地位。

    「弓箭手,準備!」他厲聲喝道。

    「放!」一聲斷喝,箭如雨下。而與此同時,在征東軍的身後,亦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弩箭騰空而起,雙方對射,倒下的人卻是相差無幾。東胡步卒的羽箭有些軟,但進攻者奔跑著向前,縫隙卻很大,中箭的便多,而防守者以盾牌護住身體,卻架不住征東軍的臂張弩威力奇大,東胡人還裝備不起包了鐵皮的盾牌或者是鐵盾,他們的盾牌要麼是木製,要麼是以藤條編成,碰上臂張弩這種有些變︶態的強弩,一個不好,便是盾碎人亡的下場。

    「向前,向前!」陳斌低著頭,身體盡量地縮得小一些,腳下步子卻邁得很大,先一步衝出箭雨,便多一份存留下來的希望。

    羽箭落在盔甲之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不得不說,征東軍配給將領的這些盔甲雖然薄,但防護力卻極其驚人,當他第一次領到這種營級指揮官以上配備的盔甲之時,還以為這是偷工減料的殘次品,只是當軍長許原一刀軟在這盔甲之上,亦只是將其劈開一條縫時,他才知道這東西的寶貴。

    以前在常備軍中時,配備給他這一級將領的盔甲,重達幾十斤,穿在身上,奔跑極其困難,而在堅固性上,更是一刀便能斬成兩截。

    這副新盔甲,不到十斤重,居然有如此強的防護力。所以陳斌在奔跑的時候,只注意護著面門,對方的羽箭,根本不可能射穿他身上的盔甲,除非運氣不好,被對方的床弩射中。但真要被床弩這種玩意兒正中的話,那也只能說是運氣太糟,別說是你只穿了一身盔甲,便是再多穿幾身,射不死你,也撞死了你。

    陳斌抬頭,手在腰間一抹,將騎弩持在了手中,對方的軍陣已經就在他身前十數步,這種陣列,他極其熟悉,知道接下來,便是對手跨步上前,持矛前捅。手一揚,在他面前的幾個東胡人剛剛跨出步子,伸出長矛的時候,三支騎弩已是射出,正面的三個長矛兵慘呼著倒下,手中長矛墜地,陳斌一聲厲喝,趁著對方後面一排還沒有補上來的這一個瞬間,整個人已是撞進了前方的隊列之中,手中鋼刀左劈右砍,霎那之間,便連殺數人,將整齊的隊列割開了一個口子,在他身後,士兵們迅速跟上,順著這個豁口殺了進來。

    而與此同時,在長達數百米的軍陣列前,這樣被撕開了口子的地方多達十數處。這便是陳斌讓所有軍官都奔跑在隊伍最前面的原因。

    軍官們不僅盔甲更好,也都配備了騎弩。這玩意兒,在近距離之上,就是一個大殺器,東西小,不引人注意,十數步內,破甲殺人,無往不利。

    陳斌衝殺進軍陣之後,並沒有急於向前突破,而是橫向撲殺,長矛兵們站位很密,卻都面向著敵軍,被陳斌從側面殺過來,急切之中卻是轉不過身來,竟是完完全全的被動挨打,而第二排的士兵也受困於長矛太長,面對著游魚一般在他們面前竄來竄去的陳斌,竟是無法可施。

    終於,隊列之中一名軍官回過神來,厲聲叫道:「丟掉長矛,拔刀,拔刀!」

    長矛在這樣的近戰之中,無法發揮優勢,但拔出刀來,就不一樣了。

    但他的反應太慢,此時前兩排東胡軍,已經被殺進來的征東軍攪得不成模樣,一片混亂,更多的征東軍涌了進來。

    田守敏眼瞳收縮,大手一揮,厲聲道:「吹號,一二三四列向前擠壓,從第五隊開始,後退五十步,重新列陣!」

    號聲響起,這支經過田宗敏訓練了近一年的步卒,表現出了絲毫不遜色於中原步卒的水準,前四排上前,與殺進來的征東軍攪成一團,而後面的卻是立即轉身便退,五十步兵,重新列陣,一道道森嚴的長矛森林再度形成。

    距離戰場五里左右,宇文恪好整以遐地坐在大帳之中,用一塊絨布,仔細地擦著自己的戰刀,派出五千騎兵去襲擊大雁湖的計劃,肯定是瞞不了多久的,這從先鋒,統萬兩城突然之間便發動全面進攻,便可以知道,對方已經了解了自己的全盤計劃,但這又有什麼關係呢?就算是自己麾下這一萬步兵全軍皆滅,但只要滅了大雁湖,這一戰,終是自己勝了,自己手中,還有五千騎兵沒有投入戰場呢?

    不過齊國人訓練了一年的步卒還真是不簡單,與先鋒,統萬兩城熬戰了三天了,居然還牢牢地守衛著幾架浮橋。如果等到去襲擊大雁湖的軍隊返回,他們還能守住的話,那這一戰可就算是完美了。

    想到這裡,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絲笑容,等這一仗打完之後,自己或許可以請東胡王,再多訓練一些這樣的士卒。

    步騎協同,才是王道啊!

    大帳猛地掀開,一名東胡軍官闖了進來,看著對方的臉色,宇文恪淡淡地問道:「怎麼啦,浮橋守不住啦?丟了幾座?」

    「宇文大將軍,不是浮橋,是宇文垂將軍!」

    「阿垂回來了?」宇文恪大喜,霍地站了起來。

    「是,回來了,可是宇文大將軍,我們襲擊大雁湖的計劃失敗了!」軍官面無人色。「宇文垂將軍損兵折將,五千騎兵,剩下不到半數。」(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
    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