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六百零三章 不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六百零三章 不屈字體大小: A+
     

    郭荃很害怕,郭荃很惶恐。孫曉派回來的信使秘密向他彙報了東胡騎兵出現並截擊到了出擊的五千步卒,很有可能在接下來會襲擊大雁湖,而孫曉不能派出一兵一卒回來救援。

    當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郭荃幾乎昏了過去,他以前只是一個奴隸,後來時來運轉,在征東府體系之中,一路青雲直上,坐到了征東府門部高官之一,成為了征東府高層之一,但從根子上來說,他只是一個擅長營建的普通人而已。

    而現在,大雁湖這數萬人的生死存亡,居然盡數懸於他手,他有種想要立刻死了才好的感覺。看到郭荃臉上恐怖的表情,信使忍不住出言提醒,「大人,您是工部尚書,是征東府在這裡級別最高的官員。」

    信使出身軍中,屍山血海之中爬出來的人物,對他而言,死,不過是腦袋掉了碗大個疤的事情,沒什麼大不了,重要的是,要死得有價值,能在臨死之前拖上幾個敵人墊背,自然不能理解郭荃此時的膽怯,心中甚至浮起了隱隱的鄙視和不滿。

    「我不是怕死!」郭荃自然不傻,他聽出了信使話里的意思,「我一大把年紀了,以前也險些死過去好幾次,我是怕自己擔不起這個責任。」

    此刻他們站在一段約百米長的在建城牆之上,城牆之下,是密密麻麻的正在工作的民夫。指著這些民夫,郭荃顫聲道:「可是將這些人的生死托在自己的肩上,我,我有些擔不起。」

    「大人,此時此刻,你不來擔。還有誰人擔?」信使眼光灼灼,「為了都督,為了征東軍。縱使千刀萬剮,亦將奮起一搏。兔子急了還蹬鷹,狗急了還跳牆呢!咱們這裡好幾萬人,還怕了蠻子不成!」

    聽了信使一翻話,郭荃的心裡也似乎燒起了一團火,這火自心底而起,漸漸地衝到了頭腦之中,臉孔漲得通紅,是啊。自己區區一個奴隸,能有今日之高官顯爵,如果不是都督,不是征東軍,會有自己的今天么?

    「好,說得好,那今天咱們就置之死地而後生,來人啊!」郭荃揚聲厲喝。一名屬官大步走到他的跟前,「去,召集這些人。馬上到我帳中議事。」郭荃一連聲地吐出了一串人名,這些人裡頭,既有留守的哨長以上軍官。也有去年參與過積石城大戰的青壯,現在已經是民夫之中的頭目了。

    一柱香過後,當這些人齊聚在郭荃的大帳之時,所有人不禁凜然,數十人擠在大帳之中,居然鴉雀無聲,此時的郭荃身著他工部尚書的大紅袍官服,正襟危坐於正位。

    這些頭目之中,多數人都是跟隨著郭荃建起了積石城的老人。他們很清楚,郭荃異常珍惜這身大紅袍。除了去都督府議事,平素從來都不穿在身上。而一旦穿在身上,那就是代表著有極重大的事情發生了。

    果然,郭荃一開口,眾人不由都是呆了。

    「諸位,東胡人打來了,他們一支人數多達五千人的騎兵想要偷襲我大雁城,在半路上與孫司令官相遇,現在孫將軍正竭力阻擋敵軍,但是敵人是騎兵,很有可能分兵前來攻打我大雁城,所以,我們必須要作好一切準備。準備與敵血戰!」『

    郭荃掃視著帳中眾人,有人興奮,有人茫然,有人恐懼,人生百態,瞬息之間,便齊聚在數十人的臉上。

    「大雁城孤懸草原,根本沒有躲藏的地點,我們連跑都沒有地方跑,諸位,如果跑的話,只會死得更快。」郭荃一語便堵絕了一些人的念頭,「我們這裡有幾萬民夫,還有堆集如山的武器,要做待宰的羔羊,還是食人的猛獸?」

    他驀地提高了音量,大聲喝問道:「是正面敵人而死,還是背朝敵人而亡,大家心中可有決擇?」

    郭荃是個瘦巴巴的乾枯的小老兒,平素在眾人眼中,也只不過是一個鄰家老頭而已,因為出身的關係,他極少擺出自己的官威,但現在,拍案而起了他,在眾人的眼中,一時覺得他在此刻盡然是頂天立地,無比高大。

    「死戰,死戰!」帳內諸人一時之間,竟是戰意高昂。

    「我們有數萬人,他們只有幾千人,便是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了他們。」

    「一人一刀,也將他們紮成篩子!」

    「好!」郭荃喜形於色,「唐校尉,打開你看守的後勤大營,將內里的武器,全都分發給民夫。」

    「末將遵命。」一名將領霍地站起,他是孫曉留在大雁湖的一個連隊的連長,手下兩百餘名士兵,任務就是看守這裡的軍械以及糧草。

    「各部民夫頭目,回去之後組織本部民夫,以隊為單位,齊至城下集結。」

    「遵命!」

    大帳之中黑壓壓的人郡頃刻之間便散得一乾二淨。

    半天過後,數萬民夫手中都拿到了武器,開始一隊一隊地向著那一截百來米的城牆下集中,而在城牆之上,數十台床弩已經安裝就位,唐青正指揮著他手下的士兵將床弩一架架的絞弦上箭,而在城牆之下,一隊隊的青壯已經彙集到了一起。

    參加過積石城之戰的青壯民夫站在最外圍,然後依次是其它青壯,最靠近這一段城牆的是婦孺和老人,當然,這些人也不能閑著,他們得負責替臂張弩上弦。

    站在城牆之上,看著城牆之下雖然戰意高昂,但卻彎彎曲曲,幾不成形的民夫隊伍,郭荃心中長嘆,先前他雖然鼓起了民夫的戰意,但是他知道,民夫與軍隊之間的差距,豈是以熱血就能彌補的?不知道這一戰之後,還有多少人能活下來。

    「郭尚書!」唐峰走了過來,向著郭荃行了一個禮,「所有床弩都已調教好,民夫之中能射床弩的人也都就位了,末將要下去了。」

    「唐連長,你是這裡唯一的一名軍官,你還是留在城上指揮吧,我對指揮作戰,可是一盼望不通。」郭荃看著對方,道。

    唐峰苦笑,「郭尚書,今日一戰,不需要指揮,也指揮不了,大家只需抱定必死之心,向著眼前的敵人揮出手中的刀,刺出手中的槍,射出手中的箭,那就足夠了。我以及麾下兩百兒郎,是這裡唯一的正規軍,保護治下子民,是我等應有之責,所以,我們將擋在最前面。直到我們死光死絕,敵人才能衝到你們的面前。」

    「加上我一個!」來報信的信使抽出了手中的刀,站到了唐河的身邊:「我也是軍人!」

    看著決絕的二人,郭荃的眼中頓時酸澀起來,「我征東軍有你們這樣的兒郎,定然能戰勝一切強敵。好,好,我替你們擂鼓助威。」

    唐峰與信使兩人躬身向郭荃行了一禮:「郭尚書,一切都拜託你了。」

    二人轉身,毅然離去,片刻之後,兩百名征東軍士兵列陣而出,走到了所有民夫的前方一百米處,列陣而立,巍然不動。

    身後民夫先是一陣鼓噪,而後慢慢安靜下來,數萬人竟然沒有發出一絲聲音,而是凝眼注視著站在他們前方的這些軍人的背影。

    「殺敵,殺敵!」不知是誰,揚起手裡的大刀,厲聲高喝。

    「殺敵,殺敵!」一聲聲高喊漸起,慢慢地匯聚成一聲聲嘲,直衝雲宵。

    城牆之上,郭荃受這聲嘲感染,仰天長笑,「我倒想看看,這些東胡人到了這裡,看到這樣的場景,心中會是什麼感受!死戰,殺敵!」

    「郭尚書!」一名屬官提著刀,奔到了郭荃身邊,「有一些民夫不敢作戰,竟然私自逃了。」

    郭荃臉色一變,「多少人?」

    「大約有二千來人!」

    「不戰而逃,不堪為人!」郭荃冷聲道:「記下他們的名字,等此戰過後,將他們從我征東府中除名,驅逐出去,我要讓這些不敢,不願為征東府而戰的人,在征東府治下,沒有立錐之地。」

    「是!」屬官凜然。

    地面漸漸震顫,地平線上,陡地出現一道黑線,煙塵漸起,慢慢地遮天蔽日,東胡騎兵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來了,來了!」城下,響起了慌亂的叫聲,不少人開始雙股戰戰,先前鼓聲的熱血,在東胡騎兵鋪天蓋地襲來的威壓之下,竟是一點點被壓了下去。有些人甚至開始哭泣起來。

    咚咚!

    咚!咚!咚!

    城牆之上,響起了沉重的戰鼓聲,郭荃瘦小的身影卓然而立,奮然揮舞著手裡的鼓槌,猛力敲擊著面前的牛皮大鼓。

    「死戰,死戰!」他嘶聲大吼。

    鼓聲,吶喊聲,漸漸地將恐懼驅散,一個個佝僂下去的腰開始挺直,特別是當他們看到站在最前方的那兩百名軍人,手持長矛,喊著整齊的號子向著鋪天蓋地的敵騎堅定地走去的時候,所有人只覺得一股熱血轟然一聲衝上了腦袋。眼中開始模糊,唯一留下的影像,便是那藏青色的軍服以及飄揚著的鮮紅的征東府大旗。

    前進!前進!

    死戰!死戰!(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
    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