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九十七章:行軍途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九十七章:行軍途中字體大小: A+
     

    高遠揉了揉太陽穴,看著面前剛剛送到的又一疊公文,不由苦惱地嘆了一口氣,大案之上的油燈並不明亮,只能照亮面前一小塊地方,這使得高遠甚至懷疑長期以往,自己會不會得近視眼,這個時代,可沒有近視眼鏡,也沒有激光治療,一旦眼睛壞了,只能生生地受著。--x-

    但他不能不堅持,雖然已經離開了積石城,但快馬來自哪裡的公文卻仍然絡驛不絕,有的是已經處理好了的,有的卻還要他最後拍板。哪怕那些已經處理好的公文已經被做成了簡報的形式方便他閱讀,但龐大的數據量仍然讓高遠有些頭疼。

    地盤大了,勢力大了,看似風光了,但肩上的擔子卻更重了,以往的清閑卻是再也尋不回來,只能日復一日的如此勞累。

    人人都爭權奪勢,可只有坐在這個位置之上的人才明白高處不勝寒啊!

    想到這裡,高遠不由笑了起來,自己可真是矯情,如果不坐在這個位置,自己的人生,根本就由不得自己作主,生死貧富,操縱於他人之手如同提線傀儡一般的活著。

    人啊,總是沒有得到時,日思夜想,一旦得到,卻又泛酸了。

    振作精神,重新打開一份公文,這是自己的任務,也是自己的責任,雖說現在自己不再看人眼色,但頭頂之上,仍然有無數坐大山壓著,內務卻不說,光是外部環境,就足以讓自己奮發振作,東胡大戰在即,燕國朝廷在一邊虎視眈眈,更不用說,在遙遠的西方,強秦立志席捲天下,哪有時間讓自己傷風悲秋。

    筆走龍神。飛快地批閱起一份份公文。

    帳簾掀起,上官宏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都督,歇息一下,吃過了晚飯才批閱吧!」

    高遠嗯了一聲,合上手中的公文,看著托盤中一碗紅燒肉,一碟野菜,不由笑道:「還挺豐盛嘛,這野菜新鮮。你去挖來的?」

    上官宏笑道:「不僅僅是我,親衛營除開警戒值勤的之外,倒是全員出動,這小半個月,天天吃肉,都吃得膩歪了。」

    「沒辦法啊!」高遠笑道:「出門在外,一切從簡嘛,好在已經走了一半路程了,等到了先鋒城就好了。許原在哪裡的屯墾幹得有聲有色,不僅種了上萬畝糧食,還有不少的新鮮果蔬,到了哪裡。讓大家吃個夠。」

    「可惜這季莊稼了!」上官宏嘆道:「戰事還能晚上一兩個月就好了,收了這季莊稼,先知城,統萬城。還有在建的大雁城,才算真正扎穩了腳跟,現在。可都廢了。」

    「宇文恪自然也能想到這一點,所以,他在這個時間段發動了攻勢。」高遠搖搖頭,「豈能事事都如人願,不過也好,他們可以決定戰鬥什麼時候開始,就讓我們來決定戰事什麼時候結事,來了,就不要想走。許原開墾的這許多田地,可都是生地,真缺肥料了,將這些來犯的東胡人埋在田下,明年想必就有個好收成。」

    說到這裡,他的臉色也顯得有些猙獰起來。

    「東胡人這一次可算是下了大本錢,光是騎兵就集結了二萬,另外,還有一萬步卒呢!在河套平原,我們的兵力可是大大落了下風。」上官宏有些憂慮。

    「戰鬥,從來就不是看誰人多。」高遠顯得很輕鬆,「東胡人騎兵來自數個部落,在這其中,許多部落以前甚至是世仇,糾集在一起,能發揮多少戰鬥力,還是一個問題,說不定他們自己內部便會產生許多矛盾,十個手指頭,只有捏合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否則,便是被我們一根根折斷手指頭的結果,至於那些步兵嘛,齊國人給他們訓練了半年,戰鬥力很值得懷疑。而他們的步兵裡頭,又夾雜著大量的奴隸,這都是我們可以利用的機會。」

    「齊國人當真該殺!」上官宏滿臉殺氣,「居然偏幫外夷。」

    「這事兒,不可能拿到明面上來說,齊國人根本就不會承認,就算你抓住了那幫齊國人,齊國只消輕飄飄地說一句這些人早就叛逃出齊國就行了。」高遠笑道。

    「那就這樣放過他們了?」上官宏氣憤難抑。

    「放過他們?」高遠輕笑道:「我可沒有那麼寬容,你放心吧,這事兒,我已有安排,你別操心了。對了,燕子還沒有回來?」

    「賀蘭將軍帶著她的那幫黑衣衛出去操練了,還沒有回來。」上官宏道。

    「這麼上心啊?看來她真是對黑衣衛寄予了厚望。」高遠點點頭,「上官,你也是沙場老將了,你覺得,紅衣衛對上黑衣衛,誰勝誰負?誰更強一些?」

    「當然是我們紅衣衛強!」上官宏不假思索地道。

    「說說你的依據,可不能因為你是親衛營的統領,便信口開河。」高遠微笑著道。

    上官宏微微一窘,親衛營的選拔,訓練,都是由他在進行,對於這些侍衛的戰鬥力,他自然是心中有數,亦是信心十足。但聽都督的意思,是要他分析這兩軍的長短,那就不能隨口而言,而是要擺事實,講道理了。

    親衛營紅衣衛不用多想,那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上官宏腦子裡立刻仔細回想起黑衣衛訓練時展現出來的每一個細節,不過每多想一份,他就不由臉白一份。直到想明白,抬起頭來迎向高遠帶著笑意的雙眼之時,不由尷尬之極。

    兩軍對壘,紅衣衛自然會獲勝,哪怕是只拿出與黑衣衛相當的人數,但問題是,獲勝的代價,似乎是他不願意付出的。每一個紅衣衛的士兵,都是千挑萬選,身經百戰之輩,不管放在那支軍隊之中,都是軍隊里的領頭羊,無謂犧牲一個,上官宏都會可惜,都會跳腳,而黑衣衛呢,成軍不過半年,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娃娃,他們的個人戰鬥力,在紅衣衛面前,似乎可以忽略不計,但結成那種戰陣,可就無堅不摧了。

    四百紅衣衛,如果要擊敗現在賀蘭燕手下的四百黑衣衛,要付出的代價,只怕要陣亡二分之一以上,這個代價,可不是上官宏願意付出的,因為紅衣衛不是阿貓阿狗,隨時都能挑選出來,但黑衣衛還就真是阿貓阿狗,死一個,可以輕易地補充一個,根本就不用在乎傷亡。

    「想明白了?」高遠笑問道。

    「想明白了!」上官宏有些垂頭喪氣地道:「賀蘭教頭,能人所不能,末將拜伏。回頭定要去向賀蘭教頭好好請教。」

    「你不要妄自菲薄!」高遠看著有些蔫了的上官宏,「紅衣衛與黑衣衛所長不同,作戰的方式千差萬別,其實在我看來,紅衣衛的力量要比黑衣衛強了許多,黑衣衛有著極大的局限性,只有在與敵人騎兵對壘之時,他們才會發揮出最大的作用,而對陣遠程武器為輸,堅陣固甲的步卒,或者特殊地形的戰鬥,他們可就差得太多了。他們,只是燕子費盡心血打造出來對付騎兵的產物。而你們紅衣衛,卻是全天候戰士,什麼地形,什麼敵人,在你們面前,都是一樣的。」

    上官宏此時也明白了過來,知道先前的想法是不由自主地被都督帶偏到了溝里。「不過黑衣衛卻對我們來說,是此時最需要的。最妙的是,補充容易,成軍極快!」他想了想,又道:「又了這等妙處,我們的騎兵可就不用再依賴匈奴人了,這也可以解決一個極大的隱憂。」

    高遠眼光一閃,盯著上官宏的,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上官宏心中一跳,知道自己說漏了蹕,不由垂下頭來。

    半晌,高遠才道:「有些事情,不要亂說,你這番話要是傳到匈奴將領的耳朵里,不免要多生事端.現在匈奴人也好,燕人也好,都是我征東府的親密戰友,兄弟,這一點,你要牢記.」

    「屬下明白了!」上官宏連連點頭.

    「飯等會兒再吃吧,等燕子回來后,再端上來,我與她一起吃,對了,這種野菜如果還有的話,多弄一點,再弄個湯.」高遠道.

    「那需要酒嗎?」

    「不用了,軍中禁酒,我身為主帥,豈能知法犯法?」高遠搖頭道:」陪我出去轉轉,透口氣吧,批了這一個時辰的公文,腦子都有些迷糊了.」

    兩人出了大帳,便聽到不遠處傳來陣陣喝彩之聲,看聲音傳來的方向,卻是紅衣衛的所在,此時,一大群紅衣衛正圍了一個大圈子,又叫又跳,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他們在幹什麼?」高遠抬了一下下巴.

    上官宏掃了一眼,看到那是一連楊大傻的地盤,心中便已明白,笑道:」都督還記得那兩個您親自點名調到親衛營的新兵嗎?」

    「我親自點名的?」高遠略有些驚訝,他倒是真有些忘了,上官宏這一提醒,腦子裡倒是立時浮起來兩張稚嫩的面孔來.

    「一個叫梅花,名字挺奇怪,一個叫吳崖吧?」

    「梅華,吳崖!」上官宏糾正道:」這兩個小傢伙倒也有趣,您是不知道,這兩人去找郭老蔫報到的時候,居然向郭老蔫行賄!」

    「於是郭老蔫就將他們兩個丟到了楊大傻哪裡?」聞弦歌而知雅意,高遠一下子便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