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嫩的遭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新嫩的遭遇字體大小: A+
     

    現在的積石城中,並沒有嚴格意義上的駐防軍隊,征東軍現在能動用的軍隊其本上都以調到了東方和北方兩個野戰集團軍,積石城又處於徵東府控制的中心區域,各個方向上有可能來的敵人都被賭在外頭,草原上的匈奴人亦奉征東府為主,這也是高遠敢以將所有駐防軍隊盡數調到前線應付東胡人的原因。

    積石城中,除了捕快衙役,便只有隸屬於高遠的親衛營,親衛營沒動彈的時候,便以臨時充當積石城駐軍,分駐在積石城各處。親衛營一旦要動彈,吳凱便會得到征東府授權,可以徵調積石山軍事大學的學員以及訓練營士兵以應付不時之需。

    梅華與吳崖要去的第一連第二排第三隊,駐紮在南城門附近的一處軍營之中,距將軍府卻還很有一段距離。

    校尉大步走在前頭,一臉的壞笑,卻是看也不看跟在後頭的兩個新嫩,兩人跟在校尉的身後,雖然有些忐忑,但見那校尉收了銀子,倒也不怎麼害怕。

    「楊大傻,楊大傻!」跨進兵營的大門,那校尉便揚聲叫了出來。兵營前的校場之上,一百多個正在各自訓練的漢子目光齊唰唰地便看了過來。那眼神,讓梅華與吳涯不由打了一個冷顫,二人不由擔心下一刻這些漢子便會撲上來將他們撕碎。更讓二人膽戰心驚的是,這裡一百多條漢子,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條條縱橫來去的傷疤。

    呼的一聲,從窗戶里飛出一陀黑乎首的東西,徑自便沖著校尉的面門而來,梅華反應倒是快,一個閃身便搶到了校尉的身側,手一伸。便接住了飛來的東西,一股惡臭頓時撲面而來。轉過頭來,頓時嚇了一跳。校尉的手揚在空中,手中握著的卻是一柄寒光閃閃的佩刀。刀鋒凝在自己的手臂上側。

    「校尉!」梅華臉上浮起笑容,「擋住了!」

    校尉臉上似笑非笑,「身手倒是不錯,不過你不覺得太臭么?」說完這句話,他已是連退幾步,嗆的一聲,還刀入鞘。

    梅華回過頭來,自己緊緊抓在手裡的是一隻馬靴。直到此刻,他才聞到那奇臭無比的味道,胃裡頓時翻江倒海,手一松,啪的掉在地上。

    咣當一聲,面前的門被拉開,一個赤著上身的大漢陰沉著臉走了出來,看到出現的這個人,梅華與吳崖都是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個赤著的上身上。幾乎看不到一塊好肉,盡數被一條條刀疤覆蓋著,便是臉上。也有一條刀疤從左額一直拉到右下巴下,整整個個破了相,那兇惡與猙獰,簡直不敢讓人直視。

    「郭老蔫,你又皮痒痒了吧,不要以為你現在調到了將軍府,惹惱我,照樣揍你。」猙獰漢子一步跨了出來,兩個拳頭一捏。身上的肌肉頓時鼓了起來,連帶著身上的一條條傷疤也不停地抖動。

    「還怕了你不成?」被稱做郭老蔫的校尉也是兩個鼻孔朝天。「不過今天我可不是為了跟你打架來的,是給你送人來的。」

    一回手。將梅華與吳崖兩個人扯到了身前,直到此刻,梅華與吳崖兩個人才發現,帶著自己兩人過來的這個瘦瘦小小一點都不起眼的校尉力氣驚人,一手提了一個,毫不費力地就將兩人拄在了那漢子面前。

    「郭老蔫,你又整我是不是,這兩個小傢伙一看就是新嫩,說不定還是剛剛從訓練營中出來的,哪裡有資格進親衛營。這是從哪裡鑽出來的?」楊大傻只瞟了一眼梅華與吳崖,便一口道破了兩人的來歷,「老子扔了東西出來,這小傢伙連什麼東西都沒搞明白,便伸手去接,操你奶奶的,這要是在戰場上,一下子便送了性命,哪裡來的,送到哪裡去,老子不要。」

    「這兩個人的確是新人,但你卻不能趕走,因為他們是都督點名要到親衛營中來的。」郭老蔫嘿嘿笑著。

    「都督點名要來的?」楊大傻圍著兩人轉了兩個圈,搖頭道:「有什麼特別的技能?不像啊!我一聞他們身上這味,便曉得是兩個菜得不能再菜的鳥,隨便從哪個野戰部隊里抓兩個兵來,都比他們要強。」

    郭老蔫哈哈一笑,「他們有沒有別的技能我不知道,不過他們有這個!」手中一上一下地拋著銀子,「今天一見面,便送了我五兩銀子,怎麼樣,不錯吧?」

    楊大傻瞪眼看了那銀子半晌,「難怪送到我這裡來,小子,剛進親衛營便想著行賄,這路數不對啊!」

    梅華與吳涯汗如雨下,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郭老蔫如此不上道,你收了銀子,那能這樣公然地擺出來,現在只所這楊大傻要給自己好看了。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兩人直接傻了眼。楊大傻直接向他們兩人伸出了手,「既然給了郭老蔫,哪我的呢?」

    梅華咽了一口唾沫,我擦,這是公然索賄呢,看著周圍那一百多個抱著膀子看熱鬧的大漢,梅華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幸好老子早有準備,伸手入懷,又掏出一個五兩的元寶,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楊大傻伸出來的手裡。

    楊大傻哼了一聲,卻不由回手掌,「郭老蔫不過是一個專門招新人的傢伙,你都給了五兩,老子可是你接下來長官的長官的長官,你他媽居然給我的與他一樣?」

    梅華又擦了一把汗,還真是直接啊,不過現官不如現管,當下老老實實的又伸手入懷,再掏了一個,入在對方的手裡。

    楊大傻似乎是滿意了,收回手掌,「十兩,再加上你五兩,十五兩,差不多了。」

    不等兩人明白什麼叫差不多了,楊大傻已是收回了手掌,對兩人道:「既然是都督點名讓你們來的,那收下你們是沒問題的,不過要進我這個連,卻還是有講究的。」

    梅華明白了,這個楊大傻是個連長。當下恭恭敬敬地道:「楊連長,不知有什麼講究?」

    「這個講究很簡單,那就是新進的菜鳥,要連續單挑全連所有人,只有與每個人打了一架之後,才算是真正進入了我這個連,小子,你可曉得,親衛營每個連的編製是三百人,就老子這個連只有不到兩百人,為什麼差了一百多,因為那些分來的人很多都沒有過個坎。但老子這個連雖然人最少,但在整個親衛營中,卻是最強的。你們想要留下來,就先與這一百多兄弟一人幹上一架再說。」

    圍在周圍的一百多條漢子頓時轟笑起來,梅華剛剛擦乾的冷汗又唰唰地冒了出來,心道壞了,這個郭老蔫在整自己,不然親衛營四個連,他幹嘛將自己分到這個連來,吳崖也回過味來,「梅花,你個王八蛋,你送銀子送出禍事了。這下我們兩個可要遭殃了。」

    楊大傻卻沒有理會兩個新嫩,一振手臂,道:「留兩個與兩個新嫩先干一場,其它的人,跟我喝酒去,十五兩銀子,今天咱們可以嘗嘗吳氏出產的最好的酒。」一伸手勾了郭老蔫,剛剛還惡語相向的兩個人,居然勾肩搭背的便向外走去,而身後,轟的一聲,其它的士兵三下五除二地套上軍服,一個還提著一件,便跟著二人往外走去,邊走邊喊,「老大,你的軍服,這個樣子出去,被軍法司逮到,要挨板子的。」

    「郭老蔫,你存心要整治這兩個小子啊?」出了門,一邊往身上套衣服,楊大傻一邊問道。

    「那是,上官營長的意思本來是要將這兩個小子就安置在將軍府,哪曉得這朵梅花一見我面居然就遞銀子,這樣的人,不整治一下怎麼行?」

    「都督親自點名,應當來頭不小吧?」

    「管他呢?先整治了再說,讓這樣的傢伙進了親衛營,豈不是要壞了我們親衛營的名聲,丟到你這裡,要是他挺不過你的規紀,自己跑了,那可不怪我們親衛營不要他,便是都督也不能說我們什麼吧?都督可是知道你這個連隊的土規紀的。」郭老蔫嘿嘿地笑著。

    「這個老蔫,當真是吃人不吐骨頭!」楊大傻哈哈笑道。

    校場之上,兩個大漢嘿嘿笑著沖著梅華與吳崖勾勾小指頭,「小子,快一點,揍趴下了你們,老子還要趕去喝酒呢,去得稍晚一點,酒就舉被那幫小子喝光了。」

    梅華與吳崖兩人都是大怒,兩人在訓練營中都是姣姣者,何曾受過如此親視,吳崖一挺身便站了出來,「剛剛連長不是說要與每個人打一架么,他們怎麼都走了,今日一併幹了,豈不是便當?」

    一個大漢哈哈大笑,「小子,你以為與老子打過一架之後,今天你還爬得起來嗎?」

    另一個大漢手指捏得卡卡作響,「跟他們廢話幹什麼,趕緊幹活兒,幹完了出去喝酒。」

    校場之上,四個人立時分作兩堆,斗到了一起。

    不到十息時間,兩個漢子已是身著整齊的軍服,從軍營內走了出來,一溜煙地追著前頭的大部隊而去,而院子里,卻留下了兩個新嫩,仰面朝天地躺在那裡,除了喘氣,竟是動彈不得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
    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