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漁陽之變(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漁陽之變(下)字體大小: A+
     

    廳內一眾賓客一時之間都不由有些傻眼,目瞪口呆地看著門口扶刀而立的姜新亮,姜大維卻是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你這個不知禮儀的東西,長輩在此,居然如此狂悖!」

    姜新亮微笑著道:「是我失禮了,各位叔伯,新亮在這裡給大家賠禮道歉了。」他笑嘻嘻的雙手抱拳,向廳內眾人作了一揖。

    已經有曉事的知道事情不對,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面露惶恐,九原郡守方輝平更是臉色青白,坐在哪裡,只是拿眼看著姜大維。

    只有姜大維,或許是這兩年留戀后宅,給酒色迷昏了頭腦,又或者是自小就瞧不起這個長子,根本沒有想到其它地方去,只是瞪著眼睛,吼道:「今兒個你弟弟百日大喜,你一身戎裝,披甲帶刀,也不怕將凶煞之氣帶了進來嚇著你弟弟,滾出去。」

    姜新亮看著面容猙獰的父親,冷笑一聲:「原來父親還知道我是您的兒子,可是您續娶之事,可有問過您這唯一的長子有無意見?今日弟弟百日大喜,父親可有去讓孩兒來喝一杯喜酒?」

    直到此時,姜大維才覺出事情不對,手下意識地按下腰間,可哪裡除了掛著玉佩之外,哪裡還有佩刀,臉色不由一變,「你想幹什麼?想要喝杯喜酒還不容易么?去換了衣物,便來這廳里陪各位叔伯。」

    姜新亮微微一笑,大踏步走了過來,看著作陪的一眾人等,笑道:「我與父親有些話要說,各位叔伯,請自便吧。我便不留大家了,改日設宴向大家陪罪!」

    此時廳中諸人哪裡還不知道這是要父子反目了,一個個都是汗流浹背。面色蒼白,生怕遭了池魚之殃。姜新亮這一句話一出,一眾人等立時如蒙大赫,紛紛站起來,「如此便不叼擾了,告辭,告辭。」

    轉眼之間,陪客們便走得一乾二淨,只是一出院子。看到一隊隊持槍帶刀肅立的士兵和戰戰兢兢,瑟瑟發抖的院中散客,無不是乾咽了一口唾沫,也不用招呼,自覺地走到被圍著的賓客之間。

    屋中,只剩下了姜大維父子以及方輝平。

    「小子,你想要造反么?」姜大維此時反而冷靜了下來,穩穩地坐下,伸手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想不到你倒是長了本事了?我倒是小瞧了你,單看你竟然敢做這種事,倒也不是一無可取之處。老老實實的放下刀子。給方郡守陪禮道歉,我看在你尚有幾份血勇的份上,不再追究此事。」

    姜新亮哈哈大笑,「父親,你大概有一年之久沒有認真理過郡治之事吧?」

    「哪又如何?漁陽郡上上下下,哪一個不是我姜某人提拔的,哪一個不是我姜某人的心腹,就憑你這個紉絝小兒,居然敢玩兵變這套把戲。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讓跟著你的那些大頭兵。紛紛倒戈相向!」姜大維傲然道。

    姜新亮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連連點頭。「好好,我倒是要給父親一個機會,瞧瞧您是不是虎威尚在,來人啊,都給我進來。」

    房門之外,漁陽司馬,長史等各級文武官員,以及各縣縣尉,郡兵將領,一個個魚貫而入,最後頭,卻是一排排士兵手持明亮的刀槍,走進屋子,分左右兩立。

    「你們,你們……」

    看著進來的這一群文武官員,姜大維面色大變,看他們的模樣,竟然都是姜新亮的同謀。

    「父親,你且下下令看,看看他們是不是會倒戈相向?」姜新亮微笑著,得意地看著姜大維。

    「蘇立康,陳振群,曾憲一,我待你們不薄,你們居然膽敢背叛我?」姜大給終於變色,看著姜新亮身後的幾名官員,怒吼道。

    這三人,是漁陽司馬,長史,以及護衛這郡守府的親兵統領。

    「郡守,大勢所趨,蘇某不敢隨著郡守一條道走到黑,到最後被抄家滅族,抱歉了。」蘇立康躬身一揖,道。

    「郡守,大公子英明神武,我等追隨大公子,不也是效忠姜氏一族么?何來背叛一說?」陳振群滿不在乎。

    曾憲一卻是扶刀而立,大聲道:「郡守,故主母對曾某恩重如山,今郡守有了新人忘舊人,慢待大公子,曾某人忍氣吞聲,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大公子能奮起一搏,今大公子洗心革面,不負主母臨終所託,曾某心甚喜之。郡守,漁陽郡上上下下文武官員以及數萬郡兵,都已發誓效忠大公子,您還是死心吧!」

    聽著曾憲一的話,姜大維頓時面如死灰,一邊的九原郡守更是渾身都篩起糠來,以為找著了一個靠山,卻渾然不知竟然自投羅網。

    姜新亮看著兩人,冷笑不已。

    「你要弒父么?」姜大維有氣無力地道。

    「父親大人這是說哪裡話來!」姜新亮看著已經泄了氣的父親,搖頭道:「父親雖然不待見兒子,但終歸是兒子的爹,兒子已經為父親另尋了一處宅子卻養老,以後這漁陽郡的事情,父親也就不用操心了,左右這一年多來,父親也並沒有怎麼管過漁陽郡的事情,乾脆就此全部摞下,交給兒子吧,兒子自然不會辜負了父親的殷殷希望。」

    「那你二娘?」

    「父親如此喜歡二娘,兒子自然會讓二娘去陪著父親,不過弟弟么?以後就由兒子來教養了,父親和二娘便安心休養,賞花養魚,撫琴鼓瑟,如果想出去走走,兒子也會派人護送,斷然不會委屈了二位。」

    姜大維驚恐地抬起頭來,「那是你的弟弟,只不過百日而已。你,你怎麼能狠心……」

    姜新亮冷笑著轉身看向曾憲一,「曾叔!」

    曾憲一會意的點點頭,一揮手,數名士兵走了過來,架起姜大維便走。

    姜新亮看著父親被架出廳去,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旋即又恢復了正常,轉過身來,走到桌前,緩緩坐了下來,看著對面臉如死灰的九原郡守方輝平。

    「方郡守,我想,我們要好好談談了!」姜新亮緩緩地道。

    「賢侄,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方輝平討好地看著姜新亮。

    姜新亮嗬嗬一笑,如果要認真地論起輩份來,這位方郡守可是比自己高了兩輩,此時竟然如此口不擇言,叫起自己賢侄來了。

    漁陽之變的消息傳到高遠的耳中之時,卻是只過了十幾天的時間,剛好高遠正在河間郡巡視,在河間郡守吳慈安與南方野戰集團軍司令官葉真的陪同之下,高遠將河間郡的重鎮幾乎走了一個遍,剛剛回到郡城,漁陽姜新亮發動兵變,囚禁其父,奪了漁陽郡大權的消息便已傳來。

    耐人尋味的是,幾乎就在姜新亮獲得漁陽郡大權沒兩天功夫,王都薊城,燕王姬陵便頒下王命,承認了姜新亮的的合法地位,同時任命姜新亮為燕國鎮西將軍。

    「如果說此事沒有周玉與檀鋒的摻合,我還真不信了!」高遠揮舞著手中的情報,對陪同他前來視察的蔣家權道,「想不到姜大維英明半世,最終卻倒在他最瞧不起的兒子手上,再無翻身餘地。」

    感嘆地放下手中的報告,高遠搖頭道:「倒是瞧不出姜新亮此人倒也是心狠手辣的,連不滿百日的同父異母的弟弟也害了。」

    「姜新亮此人,並不妨聰明與才智,以前只是沒有省悟罷了,現在他已經強勢崛起,再加上身後有了周玉與檀鋒的支持,只怕就此以後,河間郡要不安生了。」蔣家權皺著眉頭道。

    葉真冷笑,「如今南方野戰集團軍雖然還只是一個空架子,但這半年來,我已經訓練出了三千精況,姜新亮當真敢來犯我河間郡,便讓他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戰爭,都督與議政盡可放心,有我葉真在河間一日,姜新亮就不可能越雷池一步。」

    高遠點點頭,「雖然話是如此說,但漁陽郡實力雄厚,擁兵數萬,而我們現在主要的敵人還是東胡人,能不沾惹他,就不沾惹他。蔣先生,你安排一下,我想見這個姜新亮一面,也許雙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或許能得到一個雙贏的局面,你說呢?」

    「此事只怕極難吧!」吳慈安搖頭道:「姜新亮接了鎮西將軍一職,漁陽已經擺明了投入到了朝廷的懷抱,朝廷收回漁陽改為郡縣只是遲早的事情,這其中,姜新亮必然得到了極大的好處,他與朝廷此時正是蜜裡調油的時刻,肯與我們和談?」

    「沒哪么複雜!」高遠揮揮手,「漁陽或許會改制,但姜新亮絕不會鬆手軍隊,最終的結果就是漁陽改制,朝廷收回,但仍然由姜新亮鎮守,則漁陽郡兵的所有開支也由改制后的漁陽郡支付,其實朝廷就只得了一個名義,漁陽郡還是姜新亮說了算。姜新亮想必也明白,他的依仗,便是手中這數萬郡兵。所以,談還是有的談的。」

    「都督說得是,此事我來安排!」蔣家權沉思片刻,「依我與他的舊情,見面一唔,哪怕談不出什麼結果,也不至於當場翻臉。」(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
    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