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七 輕鬆的勝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七 輕鬆的勝利字體大小: A+
     

    洪安帶著從各處屯墾點聚集起來的一千餘騎兵,馳援騰格里已是騰格里駐軍發出發現征東軍哨騎的情報二十餘天後,從和林烏蘇密特大帳里發來的命令亦是含糊不清,只是讓他相機行事,所以,他也並沒有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在不緊不慢地集結了各處屯墾點的駐軍之後,這才向著騰格里出發。

    直到距離騰格里數十里,看到兩個渾身傷痕的士兵步履蹣跚艱難前行,方才吃了一驚,覺得大事不妙。

    從兩個傷兵嘴裡得到的情報,讓洪安又驚又怒,一千餘騎兵立時加速,風馳電摯地奔向騰格里屯墾點。

    這裡已經變成了一片白地,不管是駐軍的大帳,還是戰俘們住的草棚,抑或是那些已能指望在秋天收穫的上萬畝莊稼,都被一把火燒得乾乾淨淨,近半年的努力和心血,全都化為了泡影。

    洪安勃然大怒。

    如果敵人勢大,說不得,他只能退避三舍,但來襲的敵人,只有區區千騎,他豈能讓敵人如此輕輕鬆鬆的離去。

    對手也只有千餘騎兵,與騰格里駐軍一場戰鬥,肯定有了損傷,現在自己在兵力之上,已經佔據了優勢,至於那近二千名赤手空拳的燕國戰俘,在洪安眼中,根本算不上戰士。

    追上他們,殺死他們,將他們的屍體丟在遼河邊上,給對岸那些不長眼的東西瞧瞧,東胡人不是好惹的,十萬燕國大軍都被東胡擊敗,上至太尉,下到小兵,逃的逃。降的降,現在豈能讓只有區區數千人的征東軍給欺負了。

    即便是征東軍,也是從東胡土地之上被喪家之犬一般的打了出去。

    征東之戰。烏蘇密特並沒有參與前方的戰鬥,而是致力於柄合米蘭達與索普。清洗東胡族內反對勢力以及鞏固和林防備,至於鐵嶺部與克勒三部被征東軍殺得大敗虧輸,上頭自然是清楚的,但到了洪安這一級別的將領,卻是不普與聞,被生生地瞞了下來。

    在東胡高層看來,這次燕國與東胡的大戰,應當以東胡沒有瑕疵的勝利來鼓舞整個東胡百姓的士氣。同時為改制創造強大的輿-論氛圍,這幾場敗伏,自然要隱瞞下來。

    這種信息上的不暢通,便造成了洪安認為燕軍都是不堪一擊的弱軍,騰格里駐軍的失敗,只不過是遭到了對手的突然襲擊。只要自己追上了他,便能一擊而勝。

    一天的追擊,洪安終於在距離遼河五十里許處,發現了對方的哨騎,他不由大喜過望。他最擔心的就是敵人逃得太快,已經渡過了遼河,那他可就望河興嘆了。想想也是,對方攜帶了兩千燕軍戰俘,便是想快也快不起來。

    洪安雖然瞧不起敵人,但必竟是軍中宿將,一邊派出哨騎往前探明敵情,一邊下令所有騎兵下馬步行,邊走邊補充飲食,同時也讓戰馬得到充分的休息,騎兵作戰。馬力第一,只要讓戰馬保持充沛的體力。洪安便有強大的自信戰勝敵人。

    輸,他沒有想過。

    半個時辰之後。前方的哨騎飛奔而回,只不過少了數人,看來是被敵人留下了,但帶來的信息也讓人振奮,就在前方十餘里處,他們發現了大量的燕軍,這些燕軍大都扛著剛剛砍下來的樹木,看來是想結筏過河。

    「上馬,出擊!」洪安興奮地翻身上馬。

    追上對手,碾壓他們。

    蹄聲隆隆,一千多東胡騎兵縱馬狂奔,身上帶起的是道道灰塵席捲而成灰龍。

    一柱香時刻,洪安便看到,在他前方,大約數百名騎兵正在策馬緩行,看他東胡騎兵的出現,那些騎兵,明顯出顯了一些混亂,亂糟糟的撥馬便逃。竟是連一刻也沒有停留,便從兩處丘嶺之間的夾縫之中狂奔而去。

    看到對手雜亂的隊形和驚慌的神態,洪安不由更是騰格里駐軍不值,這樣一支毫無紀律的軍隊,居然擊敗了他們烏蘇密特強大的騎兵,哪怕他們這些人,並算不上烏蘇密特的精銳,但放在這些敵人面前,依然是一等一人的好手啊。

    「追擊!」洪安揮刀狂呼。

    一馬當先,從兩道丘嶺之間穿越而過,洪安的眼前陡然開闊起來。猛然勒馬,坐騎狂嘶聲中從立而起,身後的東胡騎兵撥馬旁行,在他兩邊畫了一個半弧,奔行回來,重新形成了軍陣。

    終於追上了敵軍,但洪安的心卻覺了下去,因為他看到的,不是亂糟糟的敵人騎兵,而是兩個旗幟鮮明,排列整齊,正來陣以待的步兵方陣。一左一右,虎視眈眈地看著他,而那些本來在他眼中不堪一擊的敵人騎兵,此時卻正在向側方急奔,直看他們奔行的方向,便知道他們是要堵住自己的後路。

    這是一個圈套。他終於省過味來。對手沒有急著逃走,為的就是等待他們這支援軍的出現。

    撤退?還是進攻?洪安稍一猶豫之間,兩側奔行的征東騎兵的最前方已經馳上了丘嶺,馬術之精,絲毫不下於他們東胡騎兵。

    洪安一顆不由沉了下去。

    此時撤退,必然會遭到對手自上而下的碾壓,但如果不退,讓他們堵住了後路,自己連一個也逃不走了。

    「撤退!」他大聲吼了起來。

    一千餘騎兵來得快,去得也急,一言不發,轉身便走。

    看到東胡騎兵撥馬後退,身後那列陣而立的兩個步兵方陣一聲吶喊,整個隊形便緩緩向前壓來,洪安回頭一瞥,心中更是惶然,在這些步兵的方陣之中,居然還有載在車上的床弩。

    果不其然,就在他回頭的這一瞬間,對方陣中已是下達了發射的命令,床弩巨大的嘶鳴聲劃破了空氣,兒臂粗細的弩箭破突而來,身邊發出慘叫之聲,也不知有幾人栽下馬來。

    「走,快走!」洪安打馬急奔。

    已經馳上兩邊丘嶺的公孫義與洛雷兩人隔空相望,互相做了一個手勢,兩邊各自五百騎兵吶喊聲中,已是急沖而來,向著撤退的洪安所部奔去。

    交戰之前,兩人便有一個約定,要看一看誰殺得東胡人更多一些。

    步兵方陣之中的床弩一直發射到雙方膠著在一起的那一刻發才停止,上百名東胡騎兵落下馬來,有的當場身死,有的卻是重傷落馬。

    雙方騎兵數目相當,但一方養精蓄銳,一直在等著敵人過來,另一支卻是陷入絕望,此時逃生的慾望比什麼都大,士氣此消彼漲,縱然雙方戰鬥力相差無幾,但戰鬥仍然打成了一邊倒的局面。

    洪安什麼也顧不得了,如果讓這些征東騎兵纏住,對方那些步兵方陣圍了上來,那自己就插翅難逃了。

    帶著身邊最精銳的數十騎兵,洪安拚死衝殺,終於殺出一條血路,頭也不回的沖向騰格里方向,至於身後的那些族人,此時他哪裡還顧得上。

    征東騎兵纏住了剩餘下來的數百騎兵,外頭兩個步卒方陣已經迅速趕了上來,在外圍一層層將其包圍在其中,凝視著戰場之內,附隅頑抗的東胡騎兵,許原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回首身旁:「吹號,騎兵撤出戰鬥!」

    號角聲響起,正自殺得歡快的公孫義與洛雷兩人愕然轉頭,看著飄揚著征東軍大旗之下的許原和號手,兩人心中都是有所不甘,兩人一邊砍殺敵人,一邊還在關心對手的殺敵數目,打到現在,兩人卻是不相上下,這樣一個結果,自然是不能令人滿意的。

    但撤出戰鬥的命令下達,就不能違逆,公孫義自不必說,他加入征東軍已約,即便是洛雷,進入征東軍不過半年時光,也知道征東軍中最強調令行禁止,但有違抗,立時便會軍法從事,輕者板子,重者或逐出軍隊,或直接便被砍了腦袋。

    「下次再分勝負!」洛雷大聲道。

    「定當奉陪!」公孫義大笑著。

    兩人一聲唿哨,征東騎兵逐一擺脫對手的追逐,互相掩護著退向步卒隊列。這種撤退,看似容易,其實極難,雙方膠著在一起,除非是一方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否則是難以說走就走的。

    征東騎兵離去,在步卒的包圍圈之外,又形成了另外一道看似鬆散的圈子。

    許原伸手召來一直呆在他身邊的陳斌,笑道:「陳將軍,一群喪家之犬,便讓你麾下兒郎展現一下他們的風彩吧!」

    這是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陳斌直看得熱血沸騰,他在熊本將軍麾下之時,每一場戰鬥都打得極苦,何曾見過如此輕而易舉就將勝利抓在手中的戰鬥,眼下,被包圍著的幾百東胡騎兵一個個疲憊不堪,便是胯下戰馬,也是氣力不濟,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時候,他知道許原的用意,自己麾下的這群兵,也是該用一場戰鬥,一場可以獲得勝利的戰鬥,來激起他們的原本昂揚的士氣。

    「屬下領命。」他意氣風發地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
    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