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給你一個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給你一個機會字體大小: A+
     

    征東騎兵呼嘯而至,一排排正在田間揮汗如雨勞作的燕軍戰俘呆若木雞,一個個騎兵從他們的身邊掠過,縱馬直向遠處那一排排的營房奔去。

    一名征東軍將領縱馬上了陳斌所在的高坡,手腕一振,飄揚的大旗奪的一聲,深深的插入地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這面大旗所插下的位置,離著陳斌只有一步遠。

    陳斌本來注視著下面的情況,大旗插在他身旁,旗幟竟然掃著了他的腦袋,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看著他面帶不善的看著他的征東軍將領,眉頭一皺,愕然道:「匈奴人?」

    那將領冷冷一笑,「某家是匈奴人,可也是征東軍北方野戰集團軍第一軍麾下將領,某叫公孫義,你又是哪個?」

    掃了一眼下頭那些或衣裳襤縷,或赤著上身,滿身污漬的大頭兵,公孫義不屑地道:「原來是個當官的,難怪能舒舒服服地坐在這裡?」

    看著對方滿臉的輕鄙之色,陳斌不由大怒,「你什麼意思?就算你是征東軍將領,也用不著看不起人,老子可也是在戰場上百戰餘生的人。」

    公孫義哈哈大笑:「百戰餘生?舉了白旗投降的傢伙,居然還如此強項,當真不知羞恥!」

    陳斌滿臉通紅,屈辱地垂下頭去,不管怎麼樣,自己的確投降了,但對方的不屑仍是深深刺痛了他的心臟,垂頭半晌,卻又昂起頭來,「我是熊本將軍麾下裨將陳斌,我部二萬餘人,死在和林城下的便有五千人,算是我們從遼西一路出發的損傷。我們這支先鋒軍傷亡過半,我身為裨將,統率一千人。最後還能活著的只不過一百餘人而已,我們。那個沒有砍過東胡人的頭顱,的是,我們最後是投降了,但那是當官的下的命令,我們能怎麼辦,能怎麼辦?」

    最後幾句話,他幾乎是嘶聲吼了起來。

    看著陳斌有些歇斯底里的模樣,公孫義倒是一怔。身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司有令,作為一個裨將,的確沒有反對的資格和餘地,「聽起來倒是頗有血性的一條漢子,可是你在這裡,帶著數千人,看守你們的只不過區區五百東胡人,居然也不敢反抗。嘿,你所說的,我可有些懷疑。多半是虛言堆砌,哄騙於我!」

    「哪個哄騙於你,不錯,這裡的確有兩千人,但你也看到了,他們手中只有農具,而且大多數還是木頭制的,守軍只有五百人,但卻是全副武裝。反抗?找死嗎?現在雖然辛苦,但他們最多只要熬五年便可以回家。那為什麼要白白送死?而且在東胡,現在有數萬這樣的人。如果一處出了亂子,就會牽連到其它地方的兄弟。」陳斌道,其實心裡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如果下頭的反抗,只怕仍然呆在和林的熊本大將軍日子就不好過了,陳斌別的人不大服氣,對於這個打仗一直衝在最前頭的熊大將軍,卻一直是敬佩有加,他們出來的時候,熊本可是淳淳叮囑他們不要生事,以便能在數年之後,活著返家。

    「為了活著,就要當五年的狗啊!」公孫義不屑地搖頭,「哪還不如死了算了,而且,就你們這些降兵,就算回到燕國去,只怕也是被人唾棄的對象,有臉去見爹娘么?有臉去見妻兒么?只怕連你們的家人在家鄉都抬不起頭吧!」

    陳斌喉頭蠕動,想要反駁,卻是說不出話來,只憋得滿臉通紅。

    看著對方的模樣,公孫義嘿嘿笑了一聲,指了指下頭,「去招呼你的兄弟吧,集合起來,呆在哪裡,最好不要動。不然老子們的刀可不是吃素的。」

    丟下這句話,公孫義摧動戰馬,向著坡下馳去,丟下了失魂落魄般的陳斌。

    整個騰格里營里,只有數十名東胡騎兵,連個小小的浪花也沒有翻起來一個,便被征東軍盡數生擒活捉。

    近兩千名燕軍戰俘從最初的震驚過渡了驚慌與擔心,他們向著陳斌所在的方向彙集而來,擁濟在一起,有的丟了手裡的農具,有的卻是緊緊地抓著,似乎手裡握著的是一把刀。陳斌雖然被公孫義嗆了一頓,有些失魂落魄,但卻沒有失去理智,心知現在這些人可是一點也亂不得,否則那些征東軍,可不會有什麼顧忌,如果沒有死在東胡人手中,反而倒在了征東軍的刀下,那可就冤死了。

    他大聲地招呼著士兵之中的領頭者,用最快的速度,將士兵的情緒安撫了下來,按照原本的編製,列成了一個個的分隊,蹲在了地上。

    做完這一切,他回過頭來,看到大營的方向,戰事早已結束,征東軍從騰格里大營內里,牽出了上百匹戰馬,那是東胡人留在哪裡備用的,現在都成了征東軍的戰利品。

    陳斌心中充滿了屈辱,他從來沒有想過,會被一個蠻夷狠狠地奚落了一頓,卻無法還嘴,只能生受著。

    馬蹄聲響,征東軍上千騎兵迴轉,卻是將這些蹲在地上的戰俘圍在了中間,一個個面色不善,手中雪亮的馬刀,在陽光下寒光閃閃。

    看著自己被圍在了中間,蹲坐在地上的燕軍戰俘們又是一陣慌亂。

    「安靜,安靜。」陳斌大聲喊道:「他們不是敵人,他們是征東軍,也是大燕軍隊!」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的這些手下,其實心裡也在打鼓,因為此時他也看得很清楚了,這支軍隊,雖然打著征東軍的旗幟,但其中絕大部分人,卻都是匈奴人。

    許原策馬上了陳斌所在的坡地,冷眼掃了一下下面抱頭蹲坐的地燕軍戰俘,眼中閃過一絲恙怒。

    「軍長,這個人是他們的頭兒,叫陳斌。」公孫義指著有些惶恐的陳斌,介紹道。

    「熊本將軍麾下裨將陳斌見過將軍!」陳斌不知道軍長是個什麼官兒,總之叫將軍是不會錯的。

    「看你也是個有能力的,奈何當了降卒!」許原沒有下馬,眼中帶著不屑。

    陳斌咬著牙,大聲道:「末將投降,也不是甘心情願的,不過上峰有令,不敢有違罷了,許將軍也不必埋汰人,我陳斌卻也手刃過十數個東胡人,不過上頭不爭氣,我們能怎樣,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上頭無能,將軍卻來責怪我們這些底下人么?都是一條漢子,哪個想當個人人瞧不起的降人!」

    「大膽!」公孫義縱馬上前,揮鞭便欲擊下去,「竟敢頂撞許軍長。」

    「罷了!」許原厲聲喝止,看著陳斌的眼睛,卻是帶了笑意「倒也是個膽大的,你說你也殺過東胡人?」

    「當然,我是熊本將軍麾下裨將,一路從遼西打過來,一直都是先鋒,屍山血海中拼殺出來的。」

    「那如果再給你一個機會,你還會去殺東胡人么?」

    「當然,為什麼不殺,我麾下一千弟兄,只剩下百餘人,此仇焉能不報!」陳斌大聲道。

    許原大笑,「好,我給你這個機會。洛雷,將那些雜種都給我拖了上來。」

    「好嘞!」後頭的洛雷大聲應著,將幾十個東胡戰俘盡數拖到了坡上,按著跪倒在地。

    陳斌看著這些戰俘,不明所以,不知道許原想幹什麼。許原卻是直接抽出了自己的佩刀,振腕一擲,刀嗖的一聲,插在了陳斌身前。

    「去,殺一個東胡人與我瞧瞧!」許原看著陳斌,「證明給我看。」

    「他們?」陳斌指著那些被按在地上,滿臉恐懼的東胡人,這些人,與他都是面熟的,作為這二千燕軍戰俘的燕方管理者,陳斌是唯一一個有資格與東胡人打交道的人。

    「對,就是他們!」許原玩味地看著陳斌,「殺一個給我看看,用敵人的鮮血來證明你自己的確曾是一個勇士,如果是勇士,我們征東軍從不吝嗇。」

    陳斌聽出了許原話裡頭那隱約的招攬意思,他本身就是一個聰明人,要不然雖有勇力,也不可能從一介小兵,爬到裨將的位置,雖然這已是他進步的極限了,但於絕大多數的寒門子弟來說,他仍然是一個成功者。

    征東軍血洗了這裡,五百東烏蘇騎兵,將不會有一個生還者,這便也絕了自己這些人的後路,即便征東軍願意放他們回去,等待他們的也將是東胡人凌厲的報復,雖然東胡人答應要放他們回去,但也是有前提條件的。

    也許,去征東軍亦是一條出路。他低頭,看著面前的刀,沒有多少猶豫,伸出手去,拔出了那一柄寒光閃閃的利刃,大踏步向前走去。

    他站在一個東胡人面前,那人仰起臉,看著他的眼中露出乞求的神色,這張臉很熟,陳斌記得,自己甚至還和他在一張桌上喝過酒,年紀並不大,最多只有十**歲,平素對他,也還算和顏悅色,對這些燕軍戰俘也不像其它東胡人那樣如看牲口一般。

    他閉上了眼睛,在心裡說了一聲對不起,猛地揚起刀來,寒光一閃,一股溫熱撲在臉上,旋即血腥氣衝來,有東西流進了嘴裡,竟然帶著絲絲甜意。(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
    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