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東胡內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東胡內事字體大小: A+
     

    索普是為高遠只不過是強壯一些,聰明一些的蟲子,與現在的他不在一個檔次上,沒有必要將其當作一個主要對手,等忙完手裡的這件大事,抽出身來再去關注一下即可,等東胡完成了集權的所有事宜,集全國實力,撲滅高遠不過是翻翻手的事情,是以明明知道高遠派出了人進駐了河套平原,開始建城屯田,也並不在意,甚至認為讓高遠先撲騰一陣子,當時候大軍一出,倒是可以撿撿便宜。

    索普是這樣認為的,但霍天良卻並不這樣認為,他對高遠了解甚深,深知此人是只要給他一點陽光,這人就能晃花你眼睛的人物,當年輕視,瞧不起高遠的人物,不是一個一個都栽在他手中了,下場凄慘,霍家就有切膚之痛。

    所以他在得知高遠所部進駐河套平原之後,立即便求見索普,想要痛陳厲害,趁著這個高遠在河套平原還沒有站住腳跟,先將他攆了出去。

    霍天良歷經大變,現在倒是像是變了一個人,得索普看重,在東胡正兒八板地當上了官兒,又指望著東胡強大起來之後征服燕國,將他家的仇人一個一個殺個乾淨,自然是盡心竭力。他本自也聰慧,只是自小被父母慣壞,才造就了一個紉絝,但家族慘事之後,自然就成長起來,現在手裡掌握著往燕國的走私線路,以前他只不過是為了替人賺錢,得看這些東胡貴人的臉色,現在卻是索普眼前的紅人,走私進來的許多戰備物資盡皆掌握在他的手中,自然便有人要來巴結了。磨練得久了,以霍天良現在八面玲瓏的性子,自然是混得如魚得水。

    「王上。高遠此人,必然趁他立足未穩之時便將之驅除,否則等他站穩腳跟。到時候就難說了。」跪坐在索普面前,霍天良痛陳厲害。為了讓索普更重視一些,他甚至不惜將對方的本領更誇大了幾分。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索普顯得並不怎麼在意。

    「霍卿,聽說你與高遠有滅家之恨,你滿門被殺,雖非此人下手,但著實因此人而起,與此人有脫不開的關係?」索普問道。

    「王上。臣下現在是王上之臣,所思所想,自然一心為了東胡強大,臣下族滅與高遠有關,臣自然是恨不得將此人剮了,但事關國事,臣怎敢拿這個開玩笑,實是這個高遠,萬萬輕忽不得。征東軍現在在河套平原駐城,一旦讓他們羽翼豐滿。到時候可就難驅除了,我們的軍隊,並不擅於攻城啊!」霍天良當年為了逃避追捕。在臉上劃了幾刀,此時有些發急,臉上刀疤更是顯得猙獰,換在中原各國,這樣體貌不端的人,只怕根本不能入朝為官,但東胡卻沒有這種講究,東胡人日日征殺,便是族內彼此之間。也經常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臉上有傷的不在少數。倒不看重這個,索普反而因為此人的狠厲。對其多了幾分欣賞,不是每個人都有膽子向著自己下刀子的。

    「我們現在不是正在齊國的幫助之下訓練步卒么,等到時機成熟,倒是可以拿他們去檢驗一下戰鬥力,如果連高遠在河套平營修駐的那些簡易小城都拿不下來,我們如何有能力西進?」索普笑道:「你亦負責此事,現在進行的怎麼樣了,可有些成效?」

    霍天良欠身道:「王上不問此事,我也要稟告,第一批遴選出來的一萬奴隸,如今還只到位了一半,不過已經開始了正規訓練,那些齊人軍官倒也盡心儘力,瞧著不是敷衍咱們。三月成軍,一年有戰力,三到五年能成精銳,這是那些齊人軍官對臣下所說的。」

    索普皺起了眉頭,「為什麼只到位了一半?」

    霍天良臉色微變,「王上,現在的變法還正在進行當中,奴隸還是各部私產,想要從他們那些人手裡淘摸出人手來,有些不容易。」

    「他們不肯?」索普臉色一冷,看來某些人是記吃不記打,幾天不收拾,便又開始蹬鼻子上眼了。

    「倒也不是不肯,只是送過來的大都是些老弱之輩,這些人別說上陣作戰了,只怕在訓練場上,就會送了性命,實在有些不堪,只能退了回去,如果不是烏蘇,鐵嶺,阿固幾個部落族長深明大義,只怕連五千人也湊不齊。」

    索普點點頭,「這件事情我會讓顏乞去處理,你只管盯著齊人軍官,別讓他們藏了私,我東胡人鐵騎縱橫,天下無敵,對於步卒作戰,雖然不說完全不懂,但的確是不精。」烏蘇部,鐵嶺部,一個是自己夫人的娘家族,一個是自己的鐵杆心腹,竭力支持倒也不意外,只是想不到阿固部的阿固懷恩,竟然也有如此眼色,看來是老王當年的雷霆之勢讓他們怕了,既然他誠心想投過來,自己倒也可以抬舉一下阿固懷恩。

    「臣下明白。」

    「只是三到五年成為精銳也太慢了!」索普沉吟了一下,道:「告訴那些齊人軍官,一年,一年時間,我就要這些步卒能上陣作戰,至少不能比燕國常備軍差了。訓練中有死傷不打緊,只管嚴厲一些,有些死傷,倒說不定能促進軍隊的成長。」

    「是,臣會與那些齊人軍官分說。」

    「與中原的那些生意如何?」索普又轉到另一個話題之上,「我也知道,步卒作戰,裝備精良,便可以大幅度提高作戰能力,那些東西卻是少不得的。」

    「從齊人哪裡,我們得到了極大的補充,便是從燕國,這幾個月來的進貨量也是大增,只是燕國方面倒是一直摧著我們出兵遼西。說只要我們出兵了,他們的出貨量還可以增加,價格也可以商量。」

    索普哈哈大笑起來,「檀鋒倒還真是賊心不死,想用這點蠅頭小利便驅得我去為他衝鋒陷陣,高遠是要收拾的,不過終得等到手頭這件事情做完。霍卿,你是討價還價的行家,便去勾著他們,盡量多弄一些東西來,精鐵么,只嫌少,不嫌多的。齊國那些大匠來后,我們也終可以自己冶練了,說到鐵礦,我東胡難道就沒有嗎,只不過冶練上頭技術不行,這才產量低下,有了這些大匠,用不了多久,我們便能自給自足,也就是熬過這一兩年功夫了。」

    「王上聖明。」

    「好了,你做事用心,我看在眼裡,你卻放心,替我做事,按功行酬,斷然不會讓你受了委屈,也不會讓你落得跟你爹一般被人滅口。」索普擺手道,「你下去吧。」

    「多謝王上。」躬著身子,退出了房間,霍天良長出一口氣,如今他極受信任,索普也承諾過他,這此大事終了,便會給他高官顯爵,比起在燕國如同過街老鼠,現在他在東胡,可算是春風得意,早已是將這裡當成了自己一生的事業,便是娶的婦人,也是一個東胡女子,就是為了向索普表忠心。東胡愈強大,自己就愈得意,但一想起遼西的高遠,仍在卧榻之側,他便不由得有些心神不定。

    當年在扶風之時,自己何曾不是春風得意,但與此人碰上之後,便落得了一個家破人亡的下場。沒有說動索普馬上去對付高遠,當真是失望得緊.

    室內,霍天良走後,索普轉頭看著身側一直沒有言聲的顏乞,」顏將軍,從明天開始,你便去敲打敲打某些人,訓練步卒,這是國之重事,膽敢有在這上面阻難者,我不吝於讓他們去閻羅王哪兒吃飯.」

    「是.」顏乞點頭道,遲疑了一下,看著索普,」霍天良此人,數次背叛,秉性卑劣,王上還請留心一些.」

    索普微微一笑,」我用其才,中原人有一句話,水至清則無漁,人至察則無徒,他只要忠心為我東胡作事,秉性差一些,倒也無妨.更何況,此人現在恐怕也只有我們這一根救命稻草,他會牢牢抓住的,對了,我吩咐魯圖要去尋訪一些中原中有才能的人來我東胡作官,他可在認真作?我知道他心中有些不滿,擔心他出工不出力呢!」

    顏乞與圖魯,是老王的心腹,也是索普登位的大力支持者,論年紀,論與老王的交情,倒是索普的長輩,與他們說話,索普倒也隨意得很.

    顏乞搖頭道:」王上吩咐的事情,圖魯怎麼隨意應付,當然是認真在做,只不過王上您也知道,中原之中,那些真有本事的人,對我們都有偏見,認為我們是蠻夷,又豈肯為我們效力,而那些沒本事的,來了也沒用.」

    其實顏氣對此也有些不滿,索普想尋訪一些中原讀書人來東胡任職做官,這不是說東胡無人么?

    「顏將軍,你勿需不滿,我東胡人有東胡人的優勢,他們有他們的長處,我用他們,只是取其才,難不成還能對他們親近超過你們?再說了,中原地大物博,有本事的人-大有人在,這其中,不知有多少不得意之人,有多少被壓制之人?不說別的,這個霍天良,就很有能力,以前何曾名聲彰顯,還有高遠的那個謀士蔣家權,數十年銷聲匿跡,一旦出山,立即便名震天下,像這樣有本事的人,只要肯來我東胡,我當於高位酬之,只要將這個意思宣講出去,我相信會有有野心的人來我們這裡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