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六十五章:荊如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六十五章:荊如風字體大小: A+
     

    數年前由趙杞主導的那一場慘敗,如今傷痕已被慢慢地撫平,函谷關一戰,趙軍雖然沒有打破函谷關,卻擊斃了秦軍大將贏騰,這在中原各國看來,也是一場了不起的大勝。趙國仍然是這片大地之上僅次於秦國的第二號大國,哪怕楚國的地域比起趙國更廣闊,人丁更眾多,更富裕,但在評判各國實力的時候,楚國卻仍然只能屈居第三。

    秦國已經拿下了韓國,正在圖謀魏國,如果魏國再一次失守,那趙國就將完全暴露在秦軍的攻擊之下,趙王絕不能允許這種情況出現,是以當新鄭將被圍,鐵定要失守之後,趙軍便開始動員,準備進入魏國,協同魏國抗擊秦軍。

    這一次的統帥是趙牧。

    如果有的選擇,趙王是真不想用趙牧,但很可惜,趙國雖然兵多將廣,但能與李信對抗的,找來找去,也只有趙牧一人。更何況,在如今子蘭強勢崛起的時候,他也不得不啟用趙牧,盡一切可能地將這位名將拉攏在手中,否則一旦趙牧與子蘭合流,他的王位可就真的不穩當了。

    看著趙牧與子章並肩立去,趙無極的目光之中,閃爍著有些惱恨的光芒,看著他最為信任的趙杞,嘆息道:「趙牧大才,只可惜總是這樣油鹽不進,如果有一個能完全聽命於我的趙牧該有多好啊,可惜我大趙竟然尋不出一個可以替代他的人選。」

    趙杞笑道:「王上,不是沒有,就看您敢不敢用?」

    「嗯?」趙無極看向趙杞,「有這等人物,我怎麼不知道?」

    「王上知道,他叫荊如風!」趙杞身子微微前傾。

    「荊如風?」趙無極呵呵一笑。「那個秦人,他逃到我們趙國,也有二十年了吧。現在應該有六十齣頭了,居然還雄心勃勃?」

    含笑看著趙杞。「趙卿,為了讓你在我面前推薦他,他送了你不少財物吧?」

    趙杞毫無羞愧之意,「王上明察,他送了我十萬兩銀子。請我在王上面前為他美言。」

    趙無極大笑,「荊某老矣,尚能飯否?」對於趙杞收了荊如風多少錢財,他毫不在意。趙杞也從不在趙王面前隱瞞他的貪財,也正是因為如此,趙王對他信任有加,他不怕臣子貪財,但怕臣子貪權。

    「如果荊如風無能,那他哪怕送臣一百萬兩銀子,臣也不會在王上面前為他說上半句好話。」趙杞道:「但此人原本就是秦軍大將,像現在駐守在函谷關的王逍,當年在他麾下只不過是一介小校而已。而且此人全家上下皆被秦王所殺,僅以身免。心中對秦武烈王的仇恨,比我們任何人都要強烈。」

    「你覺得他可信?」

    「臣認為他可信,此人來我趙國之後。重新娶妻生子,落根散枝,最妙的是,他無根無憑,便似一水中飄萍,能依靠的便只有王上,如果王上給他機會,我相信他能給王上帶來驚喜。」

    「這一點我倒相信,我擔心的。是他能不能對信得了王逍,雖說當年他為大將。王逍為小校,但時過境遷。王逍早已不是當年了,而一心想要報仇的荊如風,很有可能被仇恨蒙蔽頭腦,不見得對付得了王逍,要知道,當年的李信,只不過是秦武烈王的一介伴當而已,可現在,已經隱隱有天下第一名將之勢了。」

    趙杞微微一笑,伸手入懷,從內里掏出一疊文稿,遞給趙無極,「王上請看,這是荊如風托我轉交給王上的。」

    「這是什麼?」趙無極好奇地接了過來。

    「這是荊如風對秦國國內局勢,以及秦軍各個大將的作戰風格等等的分析以及對策,臣看了自覺受益非淺,如果這還不能讓王上滿意的話,王上可還記得當年秦國內亂,荊如風隻身逃到我國避難的時候,當年的國相子蘭,太尉趙康,以及當年已經開始嶄露頭角的趙牧都是彈冠相慶,慶賀秦國自斷一臂么?」

    趙無極仰頭思索片刻,「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好像當天子蘭和趙康都很高興,趙康還喝醉了。」

    「王上真上好記性!」趙杞笑道:「這二十年來,我趙國一帆豐順,對外作戰,勝多敗少,將才濟濟,荊如風自然沒有什麼出頭之日,我們也不會用他,但秦國勢力日大,咄咄逼人,而隨著趙康趙太尉等上一代大將紛紛故去,漸漸出現了青黃不接,除了趙牧一支獨秀之外,其它人,竟是無力撐起一方局面,荊如風自然也看到了這個機會。所以才不顧一切幾乎是傾家蕩產來請我遊說王上,希望王上能用他。」

    「必竟年過六十了啊,只怕精力不濟!」趙王有些猶豫。

    「王上如果看到了他本人,就不會這麼懷疑了。此人二十年來,無一日不思報仇,雖然年過六十,但仍騎得奔馬,舞得大刀,精力充沛,身體比起臣下要好得多。」

    「你的意思是讓此人去河東大營,代替趙猛?」趙無極問道。

    「不錯!」趙杞點頭道:「趙猛可為猛將,但讓他獨撐一面,卻是為難他了,河東大營由他執掌,難維持住現在的局面,已算難能可貴,趙晉也已多次表達了同樣的意見,作為河東郡的郡守,他很焦慮。」

    趙無極點點頭,「既然你如此推重他,明天卻帶他進宮,我與他先談一談。」

    「王上睿智,如果此人能在河東打開局面,那魏國方向便也輕鬆不少,我們亦能抽回不少軍隊以防代郡,更重要的是,王上也有了一個可以與趙牧相抗衡的大將。」

    「只可惜是秦人!」趙無極嘆息了一聲。

    「秦人?」趙杞笑了起來,「此人來我大趙已二十餘年,生兒育女,生根發芽,還有幾個記得他是秦人?就算有少數人想要興風作浪,臣也能防患於未然。」

    「虎豹騎內,子蘭的餘孽清理乾淨了么?」趙無極有些擔心。

    「中高層肯定已經清理乾淨了,不過最基層的就不好說了,還有駐其它國家的一些秘密頭領,這些人,不能擅動,只能拉攏,否則動一個,就有可能將數年甚至十數年的辛苦廢於一旦。」

    「這些人中,如果有子蘭的人?」

    「王上,當初敢於去國外潛伏的,都是對趙國極為忠心的人,他們或許曾經是子蘭的人,但我更相信,當他們必須要選一個的話,他們會選擇王上。」

    「話雖這麼說,但仍要小心,還是慢慢地調換吧!」趙無極仍是憂心忡忡。

    「臣下明白了,這事,要在不傷元氣的情況下,慢慢來,現在正在用兵,更是不能輕動。」趙杞點頭道。

    數天之後,趙王一紙任命,趙軍河東大營主將易人,六十有餘的荊如風走馬上任,原主將趙猛,被調往趙牧麾下任副將。

    荊如風,二十餘年前從秦國逃到趙國,除了當時在趙國引起一陣轟動之外,隨即便銷聲匿跡,在虎豹騎的協助之下,平安過了二十餘年,秦國黑冰台,數次行刺荊如風,損兵折將,終是沒有得手,最後不得不放棄。

    二十年過去,已經沒有多少人記得荊如風了。普通百姓更是早已將其忘到了九宵雲外,但趙人忘了他,秦人卻沒有忘記。

    函谷關內,王逍聽到荊如風的名字之時,先是一楞,繼而大怒,荊如風,是秦人近百年來唯一一個叛逃的大將,數十年來,黑冰台一直欲殺他而不可得,現在,此人居然當上了趙人河東大營的主將。

    「這是趙人對我大秦*裸的宣戰!」王逍臉色陰沉,「如果不給以有力的回擊,我大秦顏面何存,來人,召各營將領齊聚函谷關議事。」

    平靜許久的河東,因為荊如風的走馬上任,陡然之間便戰雲密布,秦軍調動頻頻,偵騎頻出,而剛剛換帥的趙軍,也一反以前的策略,不再小心翼翼以防禦為主,小股部隊亦是無數次地插入函谷關區域,雙方的哨騎,開始持續交手。

    戰事,一觸即發。

    河東郡守趙晉是知道荊如風的,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更加擔心荊如風會被仇恨蒙敝雙眼,而且荊如風數十年沒有再上過戰場,沒有打過仗,就算以前名聲赫赫,但老邁的他,還適應現在的戰爭形式么?趙軍在河東大營的實力他很清楚,比起函谷關的秦軍來說,實力處於下風,而王逍因為與匈奴一戰,卻是名聲大振,聲名直追秦國第一大將李信。

    「荊將軍,我國精銳,絕大部分被趙太尉調走,河東局勢,一動不如一靜啊!」趙晉看著白須飄飄的荊如風,苦口婆心的勸說。

    荊如風拈鬚微笑,「趙大人,為了報仇,我等了二十年才等來機會,你認為我會衝動嗎?這是我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機會,而且我也知道,我有且僅有一次機會,我豈會浪費?我雖然多年沒有出山,但如果論起對秦軍的了解,我相信這個世上,沒有誰比我更清楚,而且,我更了解王逍,當年,他是我麾下最有前途的將領,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是這一次,我要讓他明白,我荊如風,永遠都比他強。」(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
    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