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八章:不速之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八章:不速之客字體大小: A+
     

    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個驛卒一手提著一個木盆,一手提著熱氣騰騰的木桶走了進來,進得門來,放下手中的物事,轉過身去,又將房門掩好。

    「將水倒在盆里便好了!」鄧公明坐在椅上,除去了靴子,又脫下厚厚的襪子,伸手揉了揉腳板,道。

    「大人,小人有一手按摩穴道的本領,不知大人要不要試一試?」驛卒垂著手,低著頭,聲音之中帶著討好。

    「哦,你還有這手本領?」鄧公明大為驚訝,抬頭看了一眼驛卒,可惜驛卒所站位置,正好背光,他又低著頭,卻是沒有看清對方的容貌,足底按摩,在薊城,也只有那些上好的堂子里才提供這樣的服務,鄧公明亦去嘗試過,那一遍按摩下來,當真是遍體舒泰,只不過是收費也的確高了一些。

    那些地方,提供按摩的都是一些容貌姣好的女子,不過在扶風這種小地方,有人會這個玩意兒已經很不簡單了。

    「好,好,那本官就讓你服侍一回,按得好,重重有償。」鄧公明興緻勃勃地道。

    驛卒彎腰蹲身,端起熱氣騰騰的腳盆,放到鄧公明的身前,腳沒入熱水,鄧公明舒坦的長出了一口氣。

    驛卒蹲在他的面前,手伸入水中,輕輕地替鄧公明揉洗了片刻,抬起對方的腳,擦乾水跡,放在自己的膝蓋之上,翹起大拇指,對準腳底一個穴位,輕輕一按,一股酥麻頓時只傳到心裡,鄧公明長長的哦了一聲,舒坦的閉上了眼睛。

    「鄧老爺。這些日子想必煩燥難安,虛火上升吧?是差事有些麻煩?」驛卒笑道。

    鄧公明嗯了一聲,忽地反應過來。一個小小的驛卒,安敢打探自己的公事。也太不懂規矩了,霍的睜開眼睛,便想訓斥對方几句,恰在此時,那驛卒也抬起頭來,四目相對,驛卒臉上滿是笑容,鄧公明卻如同被雷電劈中一般。整個人都僵在了哪裡。半晌,一隻手抬起,指著驛卒的頭,「你,你……」

    驛卒的手按著鄧公明的腿,如果不是這樣,這個傢伙這個時候鐵定會跳起來。

    「鄧大人,安靜!」

    鄧公明緊繃的肌肉慢慢地放鬆下來,只是看著對方,眼中仍然充滿著不可思議的神色。壓低了聲音問道:「李大人,你怎麼會在這裡?」

    李大人,自然就是潛入遼西的李雲聰了。他奉檀鋒之命潛來遼西完成兩項任務,一個就是刺殺嚴聖浩,另一個就是幹掉周淵。

    第一個任務已經失敗了,嚴聖浩雖然受了傷,但性命無礙,當確認這一點之後,李雲聰毫不猶豫地便離開了積石城的控制範圍,像嚴聖浩這樣的征東府高官,你沒有把握住機會。便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給你,如果有。那也絕然是陷阱。

    李雲聰絲毫沒有想過完不成任務的後果,他只是知道。此事已經不可為。

    征東軍的監察院正在滿世界地打他,他卻無事人一般出現在了遼西城。

    「我在這裡,自然是奉了檀統領的命令。」李雲聰無事人一般,不緊不慢地替鄧公明按著腳底的穴位。

    「積石城外刺殺嚴聖浩的事情,是你做的?」鄧公明問道。

    「可惜,沒有成功,讓這叛賊逃脫了。」李雲聰遺憾地道:「我低估了高遠對於危險的直覺性,當然,如果不是部下行動時有誤差,其實還是能成功的,他們將手裡的弩箭分散射向了數個目標,如果當時所有的弩箭集中攢射嚴聖浩的話,他是絕對活不下來的。」

    說到這事兒,李雲聰到現在仍然感到很惱火。老一發的燕翎衛被清洗得很嚴重,自己這一次來,帶的卻不是自己用慣了的心腹用下,一幫新丁,做事的時候,不是這裡出問題,就是那裡出問題,這讓他泛起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你來找我幹什麼?」鄧公明隱隱感到有些不妙,被李雲聰這樣的人盯上,鐵定不是什麼好事。

    果然,李雲聰看著他,淡淡地說了一句讓他魂飛魄散的話,「上頭的意思,是絕不以允許周太淵活著進入薊城,所以,他必須死,而且要死在遼西境內。」

    「這不行!」鄧公明立刻道:「周太尉如果死了,我怎麼交差,你這是要置我於死地么?」

    李雲聰嘿然一笑,「鄧大人,你莫非糊塗了么?周淵不死,你才難以交差,如果他死了,短時間內,或許會讓你受些委屈,但從長遠來看,你做下這事之後,檀統領還記不得你么?」

    「周玉周太尉豈會放過我?」鄧公明顫聲道。

    「如果沒有周玉周太尉首肯,檀統領豈會任意做下這樣的決定?鄧大人,周玉周太尉現在已經是周氏一族的領頭羊,如果周淵回去了,周太尉如何自處?而且周太尉已經與周淵分道揚鑣了,難不成你還認為周太尉會維護他不成?」李雲聰笑咪咪地換了鄧公明的另一隻腳,繼續按摩起來。

    「殺了周淵,你我如何脫身?」

    「鄧大人何必擔心如何脫身?你是薊城派來的特使,莫不成高遠還敢扣留你不成?而我,更不用你擔心了,就算不能脫身,落在對方手裡,你也不要擔心會牽扯到你。」李雲聰淡淡地道。

    「李大人,你……」聽到對方語氣之中透露出來的信息,鄧公明不由一陣悸然,驀地想起李雲聰的出身,頓時明白了過來,李雲聰是無路可退。

    「你想讓我怎麼做?」他問道。

    「我在積石城外行刺嚴聖浩,已經驚動了對方的監察院,或許他們也猜到了我有可能還要刺殺周淵,所以現在周淵身邊防護嚴密,我根本無法走近到周淵身邊,你要做的,便是將我帶到周淵房中就可以了。」李雲聰替鄧公明擦乾淨了腳,拍拍手,卻仍然蹲在地上。

    「據我所知,在周淵的房中,仍然有兩名親衛。」鄧公明道。「一旦動手,必有動靜,外面的護衛就會破門而入,你哪有機會得手?」

    「只要進了周淵的房門,我就有機會,而且機會很大!」李雲聰微笑著道:「對於殺人的本領,我還是有幾分的,兩個親衛而已,我完全可以在他們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便得手,至於後面嘛,反正我只要殺了周淵,能不能逃出去,便聽天由命了,而你,事後只消將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就可以了。」

    「你真這麼有把握?」鄧公明疑惑地問道。

    「當然,鄧大人,你也應當知道我以前是幹什麼的?這幾十年,我一直就在干這個!」李雲聰站了起來,眼中的笑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

    鄧公明激凌凌的打了一個寒戰,檀鋒和周玉要殺掉周淵,如果自己不肯附和這個李雲聰的意思,只怕回去之後,也沒有好果子吃。

    他突然後悔起來,當初這個任務派到自己頭上時,自己還以為這是一個露臉的好機會,誰知道,卻是一個大大的火坑,現在由不得自己跳不跳下去,而跳去之後,能不能爬起來,卻是一點底也沒有。

    「那個箱子里有我的一些便服,你我身材差不多,且穿上吧,我帶你去見周太尉。」鄧公明橫下一條心,周淵已經過氣了,而自己卻是萬萬不能得罪新科太尉周玉與御史大夫檀鋒的,否則,不僅自己難以善終,只怕連家人也會受到牽累,更何況,此事之後,自己也不見得全有性命之憂,正如李雲聰所說,自己可以完全推到他身上,聲稱自己是受到了他的脅迫。

    片刻之後,鄧公明帶著李雲聰出現在了周淵所居房門之外。

    「鄧大人!」門外,一名衛兵迎了上來,「時候不早了,不知這個時候鄧大人過來有什麼事情?」

    鄧公明臉上帶著笑意,「是這樣的,明日我們便要出發,但這四五千人的後勤啊什麼的一些繁雜事務,我想來請示一下太尉,我是一個文官,這些東西,實在有些搞不懂,周太尉戎馬一生,這些事情卻是門兒清,我想請教太尉一翻,這樣免和在路上出了什麼問題手忙腳亂而誤了行程?」

    「這位是?」衛兵看向鄧公明身後的李雲聰。

    「他是我帶來的吏員,正是負責軍隊後勤調撥的,帶他來向太尉稟報,可比我說得要清楚多了。」

    衛兵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鄧大人,您請吧,太尉還沒有歇著呢,你再晚來一會兒,可就不成了。」

    「多謝多謝!」鄧公明點頭示意,與李雲聰兩人向著房門走去。

    在他身後,剛剛還笑容滿面的衛兵,此時臉上卻露出了奇異的笑容。站在哪裡,凝定不動,背在身後的手,卻做了幾個手勢。做完這幾個手勢之後,那名衛兵緊跟著兩人走向了門邊。

    鄧公明輕輕敲響了房門,「周太尉,鄧公明求見!」

    「公明啊,請進吧!」內里,傳來了周淵沉穩的聲音。

    鄧公明只覺得一顆心咚咚的跳了起來,回頭看了一眼李雲聰,伸手推開了房門,屋內的燈光,一下子將兩人照亮。(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
    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