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七章:回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七章:回程字體大小: A+
     

    數天之後,自薊城而來的迎接這批自東胡返回士兵和將領的官員才姍姍來遲,這個叫鄧公明的官員,以前藉藉無名,看來也是這一次燕國內變之中的受益者。

    對於大燕的前太尉周淵,鄧公明倒是極為有禮,「太尉,卑職奉命前來迎接太尉歸朝,周玉周太尉請我向您致歉,因為齊*隊最近動向頻頻,周玉太尉懷疑他們有進犯大燕的可能,必須要有所應對,是以不能前來親迎太尉,還請太尉恕罪。」

    周淵嘴角微微撇了一下,周玉是周氏本族人,哪怕只不過是一個旁枝末族,但總也是周家人,是以當他表現出在軍事之上的才能時,周淵便大力扶持,如果沒有周淵的一力力捧,周玉如何能以這個年紀,便在軍中坐到了如今的地位,只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最關鍵的時候,卻是這位他視為嫡系中的嫡系的遠房侄子,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刀。

    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周氏一族,自己這一脈的嫡系一族,這一次恐怕是難逃劫難,但好歹周氏不會因此而沒落,沒了自己,還有一個周玉,周氏不會像寧氏那樣一敗塗地,一蹶不振。

    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國事為重,我一個敗軍之將,卸職官員,也不敢勞動堂堂一國太尉前來迎接。」周淵淡淡地道。

    鄧公明有些惶恐,他剛剛被提拔上來不久,對於這位以前聲名赫赫的太尉,骨子裡仍然有一種畏懼。

    「太尉言重了。太尉羈留東胡,周玉周太尉是日夜憂心啊。」

    周淵嘿了一聲,卻是不置可否。鄧公明不敢再與他對面。轉而對周淵身旁的孟沖道:「有勞孟將軍了,下官請拜見高遠高將軍。」

    孟沖大大咧咧的一揮手,「我家都督早就離開這兒了。都督日理萬機,來見周太尉一面就不知累積了多少公文。哪有空在這兒等著你。來人,將兵冊交給這位鄧大人。」

    聽了孟沖的話,鄧公明又羞又惱,孟沖話里的意思很明白,高遠來見周淵,但不會見你,因為你沒資格。別看他在周淵面前惶恐,膽怯。但在孟沖面前,卻自覺身份要高了不少,怎麼說自己如今也是大燕的上大夫之一,你一個微末小將,居然也敢大厥詞,一挺腰杯,正想發作,一邊的周淵淡淡地插了一句話,「鄧大人,這裡可是遼西。」

    周淵一句話。陡地讓鄧公明反應過來現在征東軍與朝廷的現狀,高遠根本就不尿薊城,甚至已經擺明了一種敵對的架式。自己要是不識相,惹惱了這些大頭兵,一刀子砍了自己腦袋下來,薊城的反應多半是再派一個官員來,而不是替自己伸冤報仇。

    當下硬生生的吞下這口氣,接過燕軍的兵冊,一看頭裡的總數,便不由為了顏色,五千燕軍的總數。已經被一支粗粗野之極的改成了四千五百之數,那一道狂野地劃去原先數目的墨杠。讓鄧公明幾乎氣得七竅生煙。

    「孟將軍,東胡人釋放的應當是五千人。為何卻少了數百人?」他將兵冊舉到孟沖的面前,大聲質問道。

    孟沖抬起眼皮,瞟了一眼,不以為然地道:「怎麼啦,死啦!」

    「這怎麼可能?」鄧公明大聲咆哮起來,「東胡人釋放他們的時候,還是五千人,這才過了幾天,就死了幾百人?他們是怎麼死的?」

    孟沖咳漱了一聲,啪的一聲,一口濃痰直接標到地上,看得鄧公明眼角一陣亂跳,「怎麼死的?脹死的!」

    「你說什麼?」鄧公明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死的?」

    「我說脹死的!」孟沖提高了音量,「鄧大人,你是不知道啊,這些士兵一個個都餓得皮包骨頭啊,顯然是從來沒有吃飽過飯,咱家都督一看這樣子,就生了惻隱之心,這都是燕人啊,都是咱們的袍澤啊,怎麼給餓成了這個樣子呢?於是就下令我們殺豬宰羊,肉哪是一盆一盆地往上端啊,白面饃饃那是一筐一筐地往上抬啊,就是想讓這些可憐的士兵吃了頓飽飯,可哪裡知道,這幾百人許是餓得狠了,又吃得太多,就給脹死了!」

    孟沖說得是一本正經,鄧公明卻是氣得發瘋,翻開兵冊,更是眼前一陣陣發黑,裡面的名冊上,那一個個被劃掉的名字,絕大部分都是基層軍官,校尉一級的便有數十人,其它哨長,兵曹更是佔了大多數,什麼被脹死的,明顯這些人都是被征東軍扣下了。

    他喘著粗氣看著孟沖,孟沖也一臉無辜地看著他,雙手一攤,「鄧大人,這事兒,我們是辦錯了,但也是好心啊,你要是痛惜這些人的死,不妨就去他們的墳前拜祭一翻吧!」

    鄧公明瞪著孟沖:「這些人都有家人在原藉,不知我能不能將他們的骨灰帶回去?」

    「當然可以啊!」孟沖一揮手,「來人啊,去將前些天下葬了的那些燕軍士兵挖出來,遺體燒了,撿些骨灰讓這位鄧大人帶回去。」

    外頭傳來響亮的應答聲,鄧公明一下子便懵了,這些人要是真死了已經下葬,因為自己再被挖出來,那可是要被人咒祖宗十八代的。

    「夠了!」一邊的周淵低吼了一聲,孟沖是無恥,這位鄧公明則是無能,既然心中明白這些人都被高遠截留了,難道還能要回來不成,最明智的方法,就是裝作不知道,難得糊塗,這樣也就保住了自己的顏面,幾百人而已,真要惹惱了高遠,一股腦兒地全扣下來,你能奈他何?

    「走吧!」大袖一拂,向著屋外走去,鄧公明臉色發紫,跟在周淵身後,向外急步而行,顯然,他也想明白了這其中的關竅,不過明白的晚了一些。

    近五千燕軍,開始從牛欄山大營向外開拔,與剛釋放時不同,在牛欄山在營,高遠給他們每人發了一件冬衣,這些東西,原本就是燕軍為東征準備的,現在還給他們一些,高遠倒也不可惜。至少能收穫這些大頭兵的感激,這些人回去,不論是還回到兵營當兵,抑或是就此退役回家務農,能幫自己傳傳仁慈的名聲,那也是不錯的。

    隨行的征東軍是由賀蘭雄麾下將領賀蘭捷所率領的一千騎兵,這一千騎兵,既是保護,也是押送,必竟是數千人的隊伍,要是中途出了什麼亂子,也是極麻煩的。

    雖然天氣寒冷,道路盡被積雪所掩沒,但好在也凍得結實,這些好不容易得返故國的士兵們急於返家,走得倒是不慢,一天下來,竟然走了將近百里,遠遠的已經可以看見遠處扶風的城牆,眼見著已經快要天黑,鄧公明便下令全軍紮營。

    大軍不可能被放進扶風城內,但像周淵這樣的大人物,自然是不會在城外硬捱苦寒的,早已得到消息的扶風新任縣令劉新已經帶著縣內各級官員,迎了出來,親請一眾高級官員進城內休息。

    城內,早已騰空的驛館內,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用品,洗了一個熱水澡,用過了豐盛的酒宴,鄧公明心滿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屋裡地龍燒得極旺,一走進房間,一股熱氣便撲面而來,剛剛喝了不少酒的鄧公明,頓時覺得渾身都是燥意,脫掉外頭的棉袍,坐在桌邊,自取了一杯茶水,一口飲盡,一杯涼茶下肚,燥意這才平復了一些。

    這個扶風縣令劉新倒是一個一個知趣的人,比起孟沖那個武將有禮多了,鄧公明在心中暗自道,大頭兵,就沒有幾個知禮的。

    門外響起輕輕的叩門聲。

    「什麼人?」鄧公明發聲問道。

    「鄧大人,我是驛館的驛卒,給您送熱水過來了。」外頭傳來一個謙卑的聲音。

    「嗯,進來吧!」鄧公明很是滿意,這個驛館的服務,比起薊城內的那些驛館都要周到的多,知道老爺一天騎馬奔波,疲乏得緊,這個時候,好好的燙一燙腳,去去乏,美美的睡一覺,明天,便又可精神抖擻了。

    這一次出京,是檀大人親點自己前來迎接周淵周太尉,哦,應當是前太尉,自己可得小心在意,千萬不能學了那陳茂言,押送葉氏夫婦上京,結果讓葉氏夫婦橫死在車中,讓上到王上,下到檀大人,都險些無法下台,許茂言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官職一擼到底,現在已經成了燕翎衛最普通的一個探子,數十年的功果,一朝盡付流水。

    說是迎接,但實際上是押送,這一點鄧公明亦是清楚得很,對這位周太尉如何處理,朝中還沒有定論,周玉周太尉和檀大人都保持了沉默,王上也沒有明言,倒是朝中其它人吵成了一團,到現在也沒有論出個所以然來。

    但不管怎麼說,自己也得小心地伺候好這位前太尉,哪怕他下野了,哪怕他有罪,但周玉周太尉可也是周氏一族人,哪所現在他與周淵兩人已經成了陌路,但一筆也寫不出兩個周字,出了問題,只怕周玉周太尉會藉機找自己的麻煩,好給周氏族人一個交待,哪自己可就冤死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
    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