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三章:接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五十三章:接俘字體大小: A+
     

    牛欄山仍然是一片雪的世界,不僅是山下的大營,整個牛欄山依舊為冰雪所覆蓋,放眼往去,儘是白茫茫的一片,偶有一點點的綠色自雪白之中頑強的探出頭來,成為這片茫茫世界之中的一抹亮色。太陽照在無數長長的冰凌之上,五彩的光芒閃爍,伴隨著啪啪的聲響,一點點冰珠自冰凌之上落下,砸在雪地之上,蝕出一個個小洞,天氣往後會一天比一天轉暖,這些被蝕出的小洞也會一天天變大,最終這厚厚的積雪將化為沽沽流水,滋潤這片肥沃的黑色大地。

    從牛欄山往東胡方向,征東軍這些年來開闢出了一條寬敞的大道,敲碎的石子鋪地,壓實,即便在雨季,亦可以承受馬車的輾壓,去年大燕遠程之時,無數的馬車載著物資,順著這條大道,深入東胡境內,亦沒有讓這條道路有多少損毀。即便是現在,這條道路仍然是往來東胡與大燕商人們的一條坦途。

    雙方已經解除了戰爭狀態,秉承著利潤至上的商人們,便已經蜂擁而至,但凡有點眼光的商人都很清楚,大戰過後,正是賺大錢的時機,從大燕運往東胡的是無數的日常用品,針頭線腦,茶磚以及鍋碗瓢盆,而從東胡帶回來的卻是真金白銀,皮毛以及藥材,這是典型的一本萬利的生意,不僅有大型商隊,也有獨腳行商,反正只要順利抵達,便能賺得盆滿缽滿。

    當然,這一路之上,也不是沒有風險的,通往東胡深處,沿途之上,因為大戰過後而殘存下來的潰兵。極有可能演變成土匪,而如果碰上巧取豪奪,你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一般的大型商隊都有隨隊護衛,配備精良。而且這些商隊一般都與當地政權的實權人物有勾連,並不擔心這個,而實力薄弱的商人,則當真是冒著極大的風險。

    當然,高遠並不關心這個,任何時候,都不可能禁絕兩地的商業交流,而且。禁絕並不見得就是一件好事,比方說東胡的一些特產,便是遼西所需要的,如果斷絕商路,這些東西自然也就不能順利獲得了。反正商人們往來,都是要交稅的,而這些稅銀的最終去向,又只能是征東府。內心深處,高遠甚至希望兩地的商業交流更頻繁一點,這樣。自己可以收取更多的稅銀。而在這些銀兩的利用率上,高遠自信這個世界,沒有那個政府能經自己的征東府更有效。

    當然。這並不代表著征東府便對商業的來往放任不管,比如鐵料,武器等便是禁止的,公然向東胡出售這些東西,一旦抓住,便只有殺頭一條路可走。

    不過自兩國停戰之後,根據監察院的調查報告,高遠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東胡人對於耕種的農具突然大幅度的增加。曹天賜曾經懷疑,東胡人是另闢蹊徑。將這些農具引進之後,重新融化成鐵。打制兵器,高遠卻哧之以鼻,如果靠這些玩意兒來籌集鐵料,打造兵器,東胡只怕早就滅亡了,還能等到今天。大量進口農具,應當是東胡人在國內政策之上出現了大的變動,或許,他們正準備從游牧向農耕過渡。對於東胡國內的任何一點變化,高遠都感興趣,因為這是他接下來的敵人,監察院大量的人力物力,已經向著東胡方向傾斜,力爭為了將來雙方的戰爭,打下堅實的情報基礎。

    今天,是周淵抵達牛欄山大營的日子,高遠親率東方野戰集團各級將領,親出大營五十里,迎接這位昔日權傾大燕朝野,顯赫一時的前大燕太尉。

    先期出發的前鋒部隊,已經紮下了營房,一千全副武裝的步卒與五百騎兵,嚴陣以待,而在他們的對面數里的地方,便是東胡人的營房,看旗幟,卻是阿固部。

    看著對面飄揚的阿固部旗幟,高遠搖頭嘆息,「城頭變幻大王旗啊,想阿固部,原先可是東胡部至少排進前三的大部落,現在,卻被打發來做這些無聊的事情,可見,阿固部已經要衰落了。」

    賀蘭雄點頭道:「阿固一部在東胡內爭之中站錯了隊伍,哪怕阿固懷恩反戈一擊,保住了阿固一部分元氣,但失去索普的眷顧那是自然的,像在這種事情之中做錯了事情還能倖存下來,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一般的情況之下,阿固一部的親族都會被斬盡殺絕,部屬都會被分給其它部落,現在還有事讓他們做,只怕阿固懷恩心裡高興還來不及呢!」

    「看來在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阿固部要成為你的對手了。」高遠笑道:「我想,阿固部此來,不僅僅是押送周淵和第一批遣返的燕軍吧,這一來,恐怕就要在這裡紮下營來,與你唱對台戲了。」

    「來得正好,一頭喪家犬而已,正急著在新主子面前立功邀賞,想必這必急切得很,卻正好給我送上門來,以彼之頭顱來染紅吾的戰旗,求之不得。」賀蘭雄冷然道。

    高遠仰天大笑,「一語切中要點,不過也不要大意,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阿固部畢竟曾為東胡排名前三的大部落,實力強勁,即便傷了元氣,隨時也可調集起上萬騎兵,而你的東方野戰軍集團,現在只有三千步卒,三千騎兵,實力之上,可是他們佔優。」

    「都督不是說了,一個野戰集團軍,有六萬編製么?」賀蘭雄笑道。

    「我是答應了,但要你能召到兵啊!只要你召到了,我便給你發餉,配備武器!」高遠道。

    「好啊!」賀蘭雄指著對面,「在哪頭,可有數萬燕軍戰俘,第一批歸來的便有五千人,不如留下,編入我東方野戰集團軍中如何?」

    「這可不行!」高遠笑著搖頭,「原來你將主意打在這個上頭,我與檀鋒有約定,這些回去的戰俘,都要交還給他們。」

    「這傢伙翻臉比翻書還快,咱們學他一回,還怕他翻臉不成?他敢嗎?」賀南雄哧的一笑。

    高遠擺手,「現在還不是最後撕破臉的時候,該維持的面子上的東西,還是要維持的,何必把話頭給別人說?」

    「這些人可是燕軍精銳,如果能拿下,定然能讓我們的實力更上層樓。」賀蘭雄不甘心地道:「你就這樣捨得?」

    「不是舍不捨得的問題。」高遠道:「就算留下這些燕軍,他們也不見得心甘情願聽你指揮,他們可是成建制地被放回來的,如果你想將這樣的戰俘收到麾下,可別忘了現在在東胡境內,有超過五萬名這樣的戰俘,如果他們不是被東胡人遣返,而是被你救回來的,哪又另當別論了。」

    賀蘭雄雙眼放光,「都督,你狡滑大大的。」

    高遠淡淡一笑,這數萬被東胡俘虜的燕軍,可是大燕軍隊之中的精華,說他不眼饞,那是假的,想吞進去,卻也要講究一些方式方法,東胡通過正規渠道遣返回來的,自己不能伸手,但如果自己是從東胡那裡搶過來的,那可就是自己的戰利品,任由自己處置了,檀鋒想要人,可以,找東胡人去要吧,與自己可沒啥關係。

    「都督,來了!」兩人身後一步之處,孟衝突然手指前方,叫了起來。兩人停住話頭,轉頭望去,阿固部的大營轅門大開,上千騎兵自內魚貫而出,列隊於大營之外,而在他們之後,一隊隊身著燕軍軍服,但卻赤手空拳的人從內里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他們每個人的右手,都被繩子串在一起,彼此相連,向著征東軍方向行來。

    「看樣子,倒是吃了不少苦頭。」賀蘭雄搖頭道:「瞧這一個個,面黃股瘦的,都跟竹桿一樣了,都督,這些兵只怕要廢不少,回去也頂不了大用了,我收回我先前的話,這些兵沒用了,人瘦了,總會養得回來,但瞧他們這模樣,卻是連精氣神也沒有了。」

    一側的孟沖冷笑:「這些人,活著也是廢物了,檀鋒還指望他們回去能撐起燕軍的脊樑,這個樣子,頂多當個農夫,看來檀鋒的算盤白打了。要我說,這些人簡直就是軍人的恥辱,數萬人不戰而降,當初要是破釜沉舟,與東胡人拚死一戰,哪怕戰死,也能換不少東胡人的性命,即便戰敗,也不失為一條響噹噹的漢子,哪會有現在這樣的恥辱。」

    賀蘭雄聞言苦笑,孟沖的話,讓他想起了在霍蘭山中,被秦將王逍誘殺的超過兩萬的匈奴騎兵,如果當初拚死一戰,不見得會全軍覆滅,而且拼著一戰的話,便能將秦軍拖在草原之上,那趙國趙牧便能擊破涵谷關,更說不定能當場擊殺秦王,那天下大勢必定大變,大敗而歸的匈奴人,不定就有了一線生機,哪會像現在這樣四處流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可這種事情,事後想來都有無數種可能,但在當時那種情境之下,又哪裡能想得到哪么多。如果事事都是料准,那就不是人,而是神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