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四章:賀蘭府中(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四章:賀蘭府中(下)字體大小: A+
     

    賀蘭燕的閨房,比之中原女兒家的閨房卻是有著相當大的差別,紅粉胭脂幾乎沒有,倒是牆上掛著不少殺伐之器,室內陳設雖然價值不菲,卻都簡潔之極。本文由。。首發

    一行人進了房間,賀蘭燕坐在床榻之上,葉菁兒亦徑自尋了一把椅子坐下,兩人一個仰首看天,一個側頭看著窗外,都是沉默不語。門邊,蘇拉烏拉兩人面色有些驚惶,垂首站在哪裡,起先一臉興奮跟進來的吳心蓮此時也覺察到了氣氛的異常,看看這個,瞧瞧那個,臉上的笑意慢慢被驚愕所代替,一時之是,只覺得手足無措,走也不是,站也不是,渾身便似爬滿了毛毛蟲,渾身上下都是不舒服。

    片刻之後,賀蘭燕卻是嘆了一口氣,「吳小姐,你卻去前廳吧,你是司酒令,卻卻監管他們,免得他們喝酒耍賴。」

    得此一說,吳心蓮立時如蒙大赫,當即向兩人欠了欠身,飛一般地便退了出去。

    「蘇拉烏拉,你們也下去吧!」賀蘭燕看向自己的兩個貼身丫頭。

    蘇拉烏拉擔心地瞥了一眼賀蘭燕,無聲地退出房門,在輕手輕腳地將門掩上。

    房中再一次沉默下來。

    房中時間沒有過去多少,但房中兩人,卻似過去了許久。

    「賀蘭妹子,你難道不想跟我說些什麼么?」葉菁兒淡淡地問道。

    賀蘭燕臉色有些發白,「夫人是來興師問罪么?」

    「賀蘭妹子何罪之有?需要我來興師問罪?」

    賀蘭燕眉眼低垂,蒼白的臉上陡地浮起一絲紅暈,顯然是被葉菁兒激得有些惱了,她本是敢愛敢恨之人,性子更是極烈,被葉菁兒這一逼,反而激起了胸中傲氣。當下淡淡一笑,「是啊,我何罪之有,賀蘭燕自問行事光明磊落,沒有半分對不起夫人之事。如果夫人是為了我心慕高遠一事而來,我倒願意與夫人分說分說這件事情。」

    葉菁兒轉過頭來,看著陡似換了一個人一般的賀蘭燕,心中暗嘆一聲,此女不但艷麗不可方物,可兼英氣逼人。比起自己這等中原女子,自有另一股風姿。

    「願聞其詳!」

    賀蘭燕站了起來,走到葉菁兒身側,自尋了一張人凳子坐下,抬眼看著窗外悠然飄飛的雪花,眼神陡地有些迷茫起來,「數年之前,我便識得高遠了,那時的他。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兵曹罷了。」

    賀蘭燕語氣平靜,將她與高遠之間的糾葛娓娓到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時而迷茫。時而激奮,時而情意綿綿,說到最後,竟是情難自已。淚水潸然而下。

    聽著賀蘭燕的情緒變化,初時還算平靜的葉菁兒已是動容,這種深愛之而不能得之。近在眼前卻又似遠在天涯的感覺,她也曾經歷過,只不過她最終丕極泰來,得償所願,此時看著賀蘭燕,竟似看到了兩年前的自己。

    從袖中掏出手帕,遞到了賀蘭燕的面前,柔聲道:「擦擦吧!」

    接過手帕,賀蘭燕輕輕拭去臉上的淚痕,「高夫人,我與高遠之間的糾葛,便是如此,不錯,我是深愛他,但我與他兩人之間,卻是清清白白,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而且他亦從來沒有應承過我,說起來,也只不過是我對他的一廂情願,單相思罷了。你如生氣,那我亦無法可施。」

    葉菁兒嘆了一口氣:「賀蘭妹子,高大哥於你只怕也不是毫無情意,如果他真對你沒有意思,你與他之間的事情,他應當早對我說起了,但事至今日,他卻從來沒有在我面前吐露過只言主半語,直到今日,我才從憐兒口中得知此事,突如其來,到你府上,高大哥卻是有些驚惶失措,如他對你毫無情意,又何須如此?自是坦坦蕩蕩。」

    賀蘭燕默然片刻,眼中雖然閃過喜意,但終究亦只是一閃而過。也就如此了。

    「請恕我直言,賀蘭妹子,如果高遠不娶你,你當如何?」

    賀蘭燕慘然一笑,「那又如何,大不了終老一生,孤苦零丁罷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愛過高遠,何人再能撥動我心弦。」

    「賀蘭妹子,你有沒有想過,我既已是高大哥正妻,即便他願意娶你,你亦只能為妾,你是賀蘭一族公主,現在在匈奴一族之中身份特殊,即便你願意,你大哥,還有那許多匈奴族人又怎能如你所願?」葉菁兒問道。

    「愛便愛了,哪想得這許多。」賀蘭燕嘆息一聲,看著葉菁兒,「高夫人,我知道我給你們帶來了困撓,惹你心中不喜,你不喜,高遠自然不快活,明白我便離開積石城,遠遠的離開你們,你不必擔心我會給你們帶來麻煩了。」

    「離開積石城,你要去哪裡?」葉菁兒搖頭道:「你的族人,親人可都在這裡。」

    「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去得,草原廣袤,哪裡不能安家?」

    葉菁兒雙手前伸,握住了賀蘭燕冰冷的雙手,「賀蘭妹子,在你心中,我就是這種善妒之人么?」

    賀蘭燕身子一震,眼眸抬起,盯著葉菁兒。

    前方大堂之中,人數雖多,卻是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在不安地等待著,除開蔣家權還算鎮定之外,其他人神色都是有些不安。特別是高遠與賀蘭雄,更是顯得焦灼不已,高遠是始作蛹者,當事人之一,而賀蘭雄卻是心懸他那唯一的妹子,關心則亂,自是難以心安。

    吳夫人已經是第三次站了起來,「我還是去看看吧?」

    蔣家權搖頭,「不必,心蓮不是說了吧?她們二人之間,不會起衝突,而且賀蘭教頭的兩個丫頭就守在屋外,如有什麼事,她們必來報信,既然沒來,就說明不會有事。」

    吳夫人惴惴不安地又坐了下來,在她身側的曹憐兒臉色蒼白,顯然是後悔不已,早知會惹出如此大的風波來,便是打死,也不會將此事泄露出來了。

    在眾人的焦灼等待著,內里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眾人神色一振,都是站了起來。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葉菁兒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

    所有人的目光隨著她的腳步移動而移動著。

    葉菁兒徑直走到了高遠面前,「高大哥,你不去看看賀蘭妹子么,她有話與你說。」

    高遠遲疑片刻,點點頭,大步向內里走去,賀蘭雄遲疑了一下,準備跟上去,腳步剛一移動,葉菁兒的眼光已是看了過來,「賀蘭將軍,還請留步,我有話要說。」

    賀蘭雄驚疑不定地看了她一眼,邁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葉菁兒緩緩坐下,目光掃過蔣家權一行人,眾人在她眼光逼視之下,不由都是將頭垂了下來。

    「蔣議政,這件事情,你們是不該瞞我的。」

    蔣家權咳漱了一聲,「夫人,不是我等瞞你,實是一直沒有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想來夫人也明白,此事干係甚大,我等不明白夫人心意,不敢冒昧行事。」

    葉菁兒雙眼微閉,若說她心中不委屈,不在意,哪怎麼可能?從來她都一直以為高大哥心中在意的只有她一個女子,現在陡然發覺,原來在高大哥的心中,還有一個影子一直便存在於哪裡,怎不叫她傷心難過?

    如果她還是數年之前的那個扶風縣普通女兒家,如果知道此事,自然是難以容忍,但隨著身入相府,見識逐漸開闊,而嫁與高遠之後,隨著時局的發展,他對於高遠所處局面自然亦是一清二楚,賀蘭一氏,對於眼下征東府的整個布局實在是太重要了。

    更重要的是,高大哥太優秀了,像這樣的男子,有女兒家傾心愛慕,太正常不過了,只不過她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賀蘭燕亦是其中之一而已。

    自己嫁入高門,身為高遠的夫人,自然得為高遠的未來謀划,為他的基業添磚加瓦,而不是添亂,即便心有不願,也得促成此事,更何況,如果自己一力拒之,不但會使賀蘭氏離心離德,更會使匈奴一族心懷不滿,更重要的是,只怕高遠心中也不快活。

    想到這裡,她睜開雙目,看著蔣家權,「議政,賀蘭妹子身份高貴,自然不能以姬妾身份嫁入高氏,議政可有法子解決?」

    此語一出,屋內頓時傳來一片長長的呼氣之志的,顯然剛剛所有人都是緊張之急,一口氣憋在胸中,此時方如釋重負,吐了出來,不過這麼多人一齊吐氣,卻是顯得有些怪異了。

    「這麼說,夫人是同意了?」蔣家權大喜。

    葉菁兒美目閃動,看著蔣家權,「在蔣議政心中,我亦是那種不能容人的婦人么?」

    蔣家權笑道:「自然不是,自從看到夫人白衣素手,城樓擂鼓助戰之時,吾便知夫人非常人也。」

    「想來此事議政謀划已久了吧?卻不知議政準備如何解決?」葉菁兒不動聲色地刺了蔣家權一句。

    蔣家權微微一窘,心道夫人心中終究還是不爽利的,不過相對於大局來說,夫人對自己的那一點不滿,終是算不得什麼。

    「此事,我早已想妥當了!」他胸有成竹地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
    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極品贅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