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賀蘭府中(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賀蘭府中(中)字體大小: A+
     

    雖然明知自己酒量不佳,但此時,這未免不是一個極好的借口,高遠兩掌一合,「三碗倒,昔年往事也,士別三日,當刮目看,老賀,今日便讓你瞧瞧我的酒量,來,擺酒,今日不醉不歸。」

    賀蘭雄大笑,「難得你肯與我對飲,這等機會,以後只怕再難遇到,當然不能放過,來人,上菜,上酒,上大翁酒。」

    賀蘭雄是快意的笑,這兩個找上門來的傢伙在酒桌之上,都是菜得不能再菜的菜雞,活該今日自己大展雄風,將他們一氣兒放倒。

    一邊的吳心蓮亦是拍手叫好,「我來做司酒令,誰也不許耍賴。」

    賀蘭雄臉色一變,「你當司酒令也行,但只許監督眾人喝酒,不許要大家說什麼典故。」

    吳心蓮臉色一紅,當初在吳府,吳凱酒量不敵賀蘭雄,但硬是用這個文謅謅的文字遊戲,將賀蘭雄喝得大敗而歸。

    眾人簇擁著高遠夫婦進了大堂,賀蘭雄一迭聲的吩咐著下人去整菜擺酒,卻渾然沒有注意到,進來的三個人,眼睛都落在了大堂與後堂連接的側門處,賀蘭燕正自俏生生地立在哪裡,一雙妙目從高遠臉上一直看到葉菁兒身上。

    「燕子!」高遠吶吶地叫了一聲。

    賀蘭燕臉上浮起一絲笑容,從容地走進大堂,向著高遠與葉菁兒夫婦欠身一禮:「高遠,夫人,你們來了。」

    聽到賀蘭燕的稱呼,曹天成臉色頓時古怪起來,只聽賀蘭燕的這個稱呼,就算不那麼聰明的人,也能猜到裡頭的古怪,在積石城,征東府,葉菁兒叫高遠為大哥。其他人以前稱將軍,現在叫都督,直接稱呼高遠名字的,唯有賀蘭燕一人耳。便連她的大哥賀蘭雄,以前稱高遠為兄弟,但隨著高遠威權日重,他不知不覺之中,便已改了口。

    不過賀蘭雄亦是燈下黑,自己改了口,對於妹妹一直直呼高遠的名字。卻是絲毫沒有覺得異樣,也許他對妹妹與高遠的感情糾葛習以為常了,是以今天賀蘭燕當著葉菁兒的面直接這樣叫了起來,他也沒有察覺出什麼。

    「難得你們夫婦二人聯袂來我家,更難得高遠居然要與哥哥拼酒,我自然是不能作壁上觀,我來作陪!」賀蘭燕看了高遠夫婦一眼之後,便垂目看著下人們快手快腳地布滿了一桌子的菜,伸手提起一大翁酒。隨手將桌上的數個大碗都一一斟滿,率先端起一碗來。

    「來,高遠,我敬你們夫婦一杯。祝你們琴瑟好合,百頭到老。」

    看著賀蘭燕端酒欲飲,賀蘭雄一把拽住賀蘭燕的手臂,「你還是算了吧?以前你是一碗倒。喝醉了不過是大睡而已,現在卻是一碗瘋,喝一碗便發酒瘋。可不能在客人面前出醜。」

    賀蘭燕一使勁,掙脫了賀蘭雄的手,笑道:「難得高遠與夫人一齊來做客,便是醉了也是值得的。」

    一直沒有做聲的葉菁兒輕笑一聲,走到賀蘭燕跟前,徑自伸手,從對方手中取下酒碗,「妹妹,與男人拼酒,我們可是先天不足,不比也罷,等會兒肯定還有幾位客人來,便讓他們這些大男人去拼酒吧,我們不必理會他們,不若我們姐妹去你屋裡頭說話,說起來我可還沒有進過你的香閨呢?今日既然來了,自然得去看看。讓他們瘋去。」

    葉菁兒從手中奪去酒碗,含笑說了這番話,賀蘭燕卻是直直地站在哪裡,臉上有些苦色,看了一眼高遠,顯然為難之極。但葉菁兒卻似乎沒有看到賀蘭燕的臉色,挽了賀蘭燕的手,徑直便向內走去。

    高遠呆在了哪裡,曹天成急得搓手頓腳,兩人誰都沒有想到,一直溫溫柔柔的葉菁兒竟然忽然有了如此強的攻擊性,上得門來,便直指目標,一下子便抓住了軟脅。

    直腸子的賀蘭雄此時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就是,男人拼酒,女人就不必在這裡搗亂了,吳小姐,你也去吧!」

    吳心蓮脆聲應了,走到賀蘭燕與葉菁兒的身邊,拉住了賀蘭燕的另一隻手,她這些時日在賀蘭府上來來去去,早就熟悉得很了。

    看著三人轉瞬之間便消失在後堂門口,高遠不由呆若木雞,他總不能跟到賀蘭燕的閨房去,轉過頭看著曹天成,曹天成乾咳一聲,轉頭看向別處。

    「夫人說今天還有客人來,不知還有誰來,你們是約好的么?」賀蘭雄問道。

    高遠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外頭已是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門口的衛兵已經跑了進來,「族長,蔣長史,孫將軍夫婦,吳郡守夫婦來訪。」

    其實根本不用衛兵來稟報,賀蘭雄已經透過敞開的大門,看到了正急步而來的一行人,孫曉跑在最前頭,吳凱居中,蔣家權在最後,除了孫曉面不改色心不跳,他身後的吳凱與蔣家權都是氣喘吁吁,至與落在最後的吳夫人,此時正被曹憐兒攙扶著,饒是如此,仍是雙手扶膝,顯然是累得壞了。

    大家都在這一條街上住著,得到孫曉的報信,眾人是急急忙忙地便跑了出來。

    看著眾人的模樣,賀蘭雄終於察覺不對勁了,狐疑的目光在眾人面前一一掃過,「你們真是來找我喝酒的?」

    高遠緩緩坐下,曹天成哀聲嘆氣,蔣家權一踏進門來,兩眼掃過屋內,徑直問道:「都督,夫人呢?」

    高遠指了指後頭,蔣家權臉色亦是一變,也跌坐在桌邊。

    吳凱站在門邊,大聲吆喝著自家媳婦,「快過來,快過來,還在哪裡喘什麼?」

    曹憐兒扶著吳夫人進門,吳凱當即道:「快,去後頭,去找夫人與賀蘭教頭。」

    吳夫人應了一聲,在曹憐兒的攙扶之下便向後走去。

    「慢著!」蔣家權突然抬起頭來,叫住了兩人。

    「議政!」吳凱轉過頭,看著蔣家權,「她們兩個在後頭可不行,萬一起了衝突可咋辦?」

    「紙里包不住火,這件事情,在征東府中,根本算不得什麼秘密,只是瞞了夫人一人,遲早都會知道的,本來我與曹吳二位一直在計議這件事情,準備找個妥當的時機不解決這件事情,今日既然已經瞞不住了,倒不如藉此機會攤開來說,一勞永逸。」蔣家權道:「賀蘭將軍,你看如何?」

    賀蘭雄臉上的笑容漸漸笑失,愣了半晌,突然重重地一拳捶在桌上,震得碗兒碟兒一陣亂響,深吸了一口氣,強自壓下心頭的怒氣。

    「高遠,高都督,你既對我妹子無意,又何必招惹她?你與她有什麼?你夫人想幹什麼?是來捉姦的么?好得很,議政說得好,正好藉此機會攤開來說,也不必藏著掖著了,我去叫她們出來,大家當面鑼對鑼,鼓對鼓,說個清楚明白,也好讓我妹子死了這條心,早些找到如意郎君。」

    丟下這幾句話,賀蘭雄轉身便向內里走去。

    「孫曉,攔住他!」蔣家權大喝道。

    孫曉一躍上前攔住賀蘭雄,雙臂一張,已經將賀蘭雄一把抱住,大叫道:「賀蘭將軍,稍安勿燥。」

    賀蘭雄大怒,「鬆開,夫人今天是來者不善,我可不能看著我妹子吃虧,我只有這麼一個妹子。」

    「賀蘭教頭怎麼會吃虧?」孫曉大叫起來,「她勇冠三軍,只怕連你都打不過她。」

    「她能對夫人動手嗎?夫人說什麼,她還不是只能聽著。」賀蘭雄怒道。

    「賀蘭教頭,夫人是什麼樣的人,你也應該略知一二,我想了又想,夫人絕不會做無禮之事,或許,今天便是契機,也許會兩全其美。」蔣家權站了起來,走到賀蘭雄面前,雙手按在他的肩上,」也許,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是做在這裡,飲酒,靜靜地等待.」

    「什麼兩全其美?」賀蘭雄稍稍冷靜了一些,但仍是搖頭不已,」高遠已經有了夫人,我家燕子也絕不會與人做妾,這便是無解的難題.」

    「賀蘭將軍,沒有誰說要賀蘭教頭做妾,賀蘭教頭不僅是你賀蘭族的公主,亦是匈奴一族的鳳凰,更是對我征東府有大功,誰會委屈她?」

    「那你能有什麼法子?」賀蘭雄問道.

    「一正兩平!」蔣家權淡然道:」我與曹吳兩位大人,.」

    「一正兩平,那是君王才有的規儀!你別欺我不知你們中原人的規制禮儀!」賀蘭雄話一出口,陡地楞住,」你是說?」

    「不錯,便是君王.」蔣家權重重一點頭,」我們戮心同力,輔佐都督成就大業,只要都督做了君王,平妻之位,當不至委屈了你家妹子,如何?」

    賀蘭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表情慢慢舒展,孫曉看著他不會再暴走,這才鬆開了手去.

    賀蘭雄坐到了桌旁,思慮片刻,轉頭看著高遠,」都督,你卻如何說?」

    不等高遠開口,蔣家權已是介面道:」都督當然沒有問題,其實我們都知道,都督與賀蘭教頭早就相知相識相愛,只不過相逢恨晚而已,以前都督勢力微弱,自然不能開這個口,但現在都督已經雄據數郡之地,麾下雄兵數萬,殺滅東胡,不過翻掌之間,到時候挾遼西遼東河間草原之地,擁數萬精銳大軍,兵鋒所指,必將所向披糜,賀蘭將軍,可有意馬踏天下乎?」(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永恆聖王
    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至尊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