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賀蘭府中(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四十二章 :賀蘭府中(上)字體大小: A+
     

    曹天成看著高遠夫婦二人在侍衛的簇擁之下,突然改變了方向,不由一楞,「將軍這是要去哪裡?」

    孫曉搖搖頭,這條大街之上的住戶,大都是征東府的高級官員,他如何能猜到高遠要去哪裡?

    「也許,高將軍他們是去賀蘭府!」身邊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曹天成回頭,看著自己的女兒,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憐兒,你說什麼?」

    曹憐兒有些膽怯地向後退了一步,半邊身子都縮到了孫曉的身後,「我說,高將軍與小姐或許是去賀蘭家。」

    孫曉轉過頭,看著自己的小妻子,「憐兒,你是不是跟夫人說過什麼?」

    曹憐兒點點頭,「嗯。」

    「你說了多少?」孫曉的聲音都有些變了,高遠與賀蘭燕的事情,在征東軍的高層之中,幾乎是無人不曉,傳得沸沸揚揚,但所有人都心照不宣地對葉菁兒保持著秘密,雖然蔣家權已經謀划著此事,但以他們的老到,自然會選擇一個合適的時機來與葉菁兒挑明這件事情,而前去挑明的也不會是曹憐兒。

    曹憐兒跟著葉菁兒數年,感情深厚,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如果讓曹憐兒去說,極有可能將一件好事變成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都說了,你跟我說的我都對小姐講了。」曹憐兒突然昂起頭,「我覺得,你們這樣瞞著小姐是不對的。」

    孫曉急的直跳腳,曹天成一時之間,竟然怒不可遏,揚起巴掌,想要一巴掌扇過去,但看了一眼孫曉,卻又放了下來,「你這個不經事的小丫頭。知道什麼,你惹禍了。」

    曹憐兒此時突然顯得倔強起來,「我哪裡錯了,我只是跟小姐挑明了這件事情而已。」

    「你懂個屁啊!」一急之下,曹天成已是原形畢露,「換了是普通人也便罷了,頂多也就是小夫妻鬧個意見,但將軍是什麼身份,賀蘭家又是什麼身份,要是夫人今天鬧將起來。這會導至征東府內亂的。嚴重起來,會影響積石城燕人與匈奴人的不和,將軍先前的種種努力都會化為泡影。」

    曹憐兒怔怔地站在哪裡,她何曾想過這麼多?

    「老曹,現在怎麼辦?」一急之下,孫曉渾然忘了曹天成已經是自己的岳父了,脫口便是以前的老稱呼。

    「我馬上也去賀蘭府,孫曉,你去報信。先去找蔣議政,再派人去找吳凱。」

    「要不要叫葉重和葉真?」

    「你傻啊,這個時候能叫葉重和葉真嗎,他們以前可是夫人的家將。去了還不得給夫人撐腰啊!」曹天成連連搖頭。

    「那好,我馬上去的蔣議政。」孫曉拔腳便走。

    「等一等!」曹天成突然省過味來,「你剛剛叫我什麼?」

    「老曹啊!」孫曉再一次脫口而出,三個字出口。突然看見了一邊的曹憐兒,頓然恍然大悟,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我走了,趕時間!」竟是如飛一般的跑了。

    曹天成哼了一聲,撩起袍子,追著已經走遠的高遠一行人跑去,左右大家都住得很近,倒也省了不少事情。

    隨著離賀蘭家越來越近,高遠心愈來愈忐忑,看著葉菁兒的神色,他心中確認,自己與賀蘭燕之間的那點事情,已經被葉菁兒知曉了。而他也想清楚了緣由,定然是孫曉將這件事情當作閑情逸事講給了他的小妻子曹憐兒聽,而曹憐兒又告訴了葉菁兒。

    回頭得好好收拾一下孫曉,這個大嘴巴,討好自己的老婆,也不想想曹憐兒與葉菁兒之間的關係,這下自己可就要糟糕了。

    說起來高遠與賀蘭燕之間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舉動,只不過高遠自己心裡清楚,面對著賀蘭燕的**攻勢以及深情告白,自己不是沒有心動,自己也不是不喜歡賀蘭燕,只不過因為自己心裡頭的那一點點堅守,這才使兩個一直保持著理智。

    這應當算是精神出-軌了吧!高遠嘆了一口氣,自己不想傷了葉菁兒的心,但現在看起來,自己不僅傷了賀蘭燕的心,又要傷了葉菁兒的心了,早知如此,便應當及時跟葉菁兒坦白,也比現在要好多了。

    眼看著賀蘭府就在眼前,高遠也橫下了一條心,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不管菁兒如何生氣,自己總不能讓賀蘭雄因此而與征東府離心,也不能讓剛剛歸附的匈奴人因此而生出異心。

    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高遠回頭,便看見曹天成屁顛屁顛地趕了過來,曹天成雖然出身軍隊,但從扶風開始,高遠從來沒有要求過他參加軍隊的訓練,一直負責著軍隊後勤的曹天成長年案牘,這體能自然是堪憂。此刻心中發急,一路狂奔著追來,自然是累得夠嗆。

    「老曹?」高遠瞪大了眼睛,驚訝之餘,又暗自高興,總算是來了一個救場的。

    「都…督!」曹天成努力地想讓自己露出些燦爛的笑容,但如火一般燃燒的肺部,讓他的笑容實在是有些不好看,「我聽說都督要去賀蘭府,正好,今年過年,我還沒有去他府上拜年呢,正好與都督一塊兒去。我不敢一個人去啊,一去賀蘭府,賀蘭雄那傢伙就要找我拼酒,我這把老骨頭,如何與他較量,喝一次輸一次,一聽到他喊要喝酒,我就發抖。」

    高遠乾咳了幾聲,也虧得曹天成這傢伙,氣喘吁吁的趕來,還能在短時間內找到這個也算說得出來的借口。

    「好啊好啊,今兒個我們一起去,他要是想找你拼酒,我來給你撐腰,咱不將他灌倒便絕不罷休。」高遠趕緊接嘴,一邊說一邊偷覷著葉菁兒。

    葉菁兒嘴角仍然噙著笑容,顯然不以為意,但沒有回頭與曹天成打招呼,腳下卻更是走得快了一些,顯然心中有氣,高遠沖著曹天成使了一個眼色,葉菁兒冰雪聰明,焉能猜不到曹天成心急火燎地跑來是幹什麼的么?

    曹天成連喘了幾口大氣,總算是氣順了一眼,悄悄地作了幾個手勢,示意孫曉已經去搬救兵了,高遠的心裡才停當了一些,呆會兒人來得多了,葉菁兒自然不會發作,等回去之後,自己再與她好好分說,道歉吧!

    賀蘭府大門前,兩名看守府門的衛兵驚訝地看到高遠夫婦與曹天成等人聯袂而來,趕緊上前見禮。

    「見過都督。」

    高遠點點頭,「今天我們幾個來與賀蘭將軍拜年,賀蘭將軍可在家?」

    「在家,在家!」衛兵連連點頭,「都督請。」一邊伸手將眾人往裡讓,一邊示意另一個衛兵趕緊去內里稟報。

    「不必了,又不是外人,我們自己進去便了,你們幾個,還是守著府門吧,說不定呆會兒還有不少大人們要過來呢!」葉菁兒突然道。

    那個正欲跑進去報信的衛兵一呆,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同伴。

    「是啊是啊,不用去報信,自家兄弟,那來這麼多禮節。」高遠苦笑,葉菁兒已經猜到了曹天成的後手了,只怕心裡鬱積的氣更重。

    曹天成也是苦著臉,他從來沒有看到過葉菁兒有如此厲害的一面,平時見她,都是溫溫柔柔,嬌嬌怯怯的。

    葉菁兒打頭,眾人一路長驅直入,徑直向後而去,跨過前後堂的月亮門,眾人看到的一幕,卻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校場之上,兩匹馬並列,一個正是賀蘭雄,另一個女子一身匈奴服裝,手中舉著一張弓,正彎弓搭箭,瞄準著遠處的一塊靶子。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卻是賀蘭雄的上身前傾,一手幫那女子持著弓,另一手握在那女子的手上,助她拉開弓弦,賀蘭雄的這個姿式,自然便是將那女子幾乎擁在懷中。

    嗖的一聲,那箭脫弦而出,流星一般,正中數十步外的靶心,那女子高聲歡呼起來。

    高遠,葉菁兒與曹天成三人都張口結舌地看著那女子的側臉,他們都認得,這是吳凱的寶貝小女兒吳心蓮,前段時間高遠為吳心蓮向賀蘭雄提親,但賀蘭雄不是拒絕了么,這才幾天功夫,兩人便搞到一起去了?這個姿式,不由得眾人不暇想連篇。

    「好箭!」驚愕過後,高遠首先感到的便是一陣歡喜,兩手拍得啪啪作響,緩緩走進了校場。

    聽到掌聲,全身貫注投入的賀蘭雄與吳心蓮兩人一齊轉過頭來,而此時,他們仍然保持著先前的姿式。

    「好箭!」高遠鼓掌而行,「箭好,人更好,賀蘭老兄,好興緻!」

    聽到高遠的調侃,賀蘭雄這才發現自己與吳心蓮的姿式有些問題,觸電一般鬆開了手,翻身下馬,走向眾人,一張老臉卻是通紅。

    「你們怎麼來了?」

    「來得的確不巧!」曹天成大笑不已,轉頭看著高遠,「都督,要不我們改日再來?」

    「來都來了,還說什麼改日再來,老曹,我看你又想享受被抬回去的滋味吧?」賀蘭雄不懷好意地看著曹天成。

    「今兒個我有援兵!」曹天成大拇指向後一翹,得意洋洋地道:「誰躺下還不一定呢?」

    賀蘭雄哧的一笑,「你是說都督?別的我比不上都督,但要說到喝酒么?哈哈,征東府中誰人不知都督的酒量?三碗倒也!」

    高遠臉色微紅,他的酒量的確不佳,賀蘭燕是一碗倒,他是三碗倒。(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鳳回巢
    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盛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