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二十六:鑰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二十六:鑰匙字體大小: A+
     

    從溫暖的王宮走出來,迎面而來的寒風,讓檀鋒身子縮了一縮,裹緊身上大氂,抬頭看向白雪飄飄的天空,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飄落的雪花之中,似乎出現了寧馨那靜靜的,淡淡的笑容,張嘴欲呼,那張恬淡的笑臉卻漸漸模糊,留給他的只是一個愈行愈遠的背影.

    手動了動,想探出去抓住那漸漸遠去的背影,但剛剛從大氂內伸出來,落在手上雪花那涼意卻讓檀鋒從失神之中猛地驚醒過來.

    輕輕地咬了咬嘴唇,他低頭向前走去,地上薄薄的積雪裡,留下了一行清晰的腳印.走過的路,便會留下腳印,哪怕是雪花落下,將這些腳印盡數掩去,卻也無法抹平那些痕迹,因為有些痕迹是留在人的心中的.

    心中戚戚的檀鋒回到王宮外邊那幢不起眼的小門戶之中時,李雲聰已經等在了哪裡.

    「剛剛傳回來的消息,河間郡嚴聖浩向高遠投降了,周將軍先前的布置沒有起到作用.」李雲聰畢恭畢敬地對檀鋒道.

    「周將軍留下的那五百人呢?都死了?」檀鋒掃了一眼李雲聰,嚴聖浩在最後關頭,居然不戰而降,讓他略略有些詫異,這樣一個老牌貴族居然肯低下頭顱,倒也真是能屈能伸,但他也只是略微驚詫了一下,本來就沒有指望嚴聖浩能擋住高遠的兵鋒,可惜,這個傢伙沒有掙扎一下,否則,讓高遠損失一點人馬也是好的.

    「全都驅逐回來了,如今正在返回薊城的途中.」李雲聰道.

    檀鋒坐到案卷堆集如山的大案之後,隨手抽出一份捲軸,看了起來,似乎忘了李雲聰的存在,而李雲聰也畢恭畢敬地垂手立在案邊.

    提筆在面前的案卷之上批閱了起來,寫了幾行字,檀鋒頭也不抬地道:」有一件事,需要你去辦!」

    「請統領吩咐!」

    「收拾一下,你要駢遼西一趟.」將批閱好的案卷擱到一邊,檀鋒另抽出一卷.

    「去遼西?」李雲聰一怔,臉上露出有些惘然的神色,遼西,正是他的心結所在.

    「周太尉要從東胡回來了,但王上不希望他活著從遼西走出來.」檀鋒似乎是在說一件很小的事情,李雲聰卻是心中大震,周淵,那可是燕國最頂尖兒的人之一了,但在檀鋒的嘴裡,卻如同殺一隻小貓小狗一般不在意.

    「遼西在高遠的控制之下,不好下手,但你是這方面的行家,所以,我希望你能圓滿地完成他.」

    「是,屬下定然不辱使命!」

    「除了周淵之外,你還有另外一個人要殺.」檀鋒終於停下了手裡筆,抬起頭來,看向李雲聰.

    「嚴聖浩?」李雲聰試探地問道.

    檀鋒笑了起來,」你很聰明,一猜就准,周淵如何死我不管,只要他死在遼西就可以了.但是殺嚴聖浩,就要多講究一些了,此人最好是死在積石城之內.」

    李雲聰臉上變色,積石城現在可是高遠的老巢,必然也是控制最為嚴厲的地方,想在這個地方刺殺類似嚴聖浩這樣的大人物,難度可想而知,只怕就算辦到了,自己也再也無法回來.

    但他無法拒絕.

    「回來之後,燕翎衛副指揮使仍然是你的.」檀鋒似乎沒有察覺到李雲聰的神情變化,」你也知道,現在燕翎衛的變化很大,想要回到這個位置之上,便必然要有拿得出手的功績.當然,如果你不願意去,我可以換人.」

    「多謝統領栽培,我願意去!」李雲聰躬身道.

    似乎很滿意李雲聰的爽利,檀鋒終於放下了手中的筆,抬起臉來,看著李雲聰笑道:」這一次你出去的任務做得很好,王上很滿意,但仍然對你以前的身份有些疑忌,只說是這一次算你戴罪立功,我好說歹說,王上才決定要賞賜你,不過這份賞賜卻不是落在你的身上,而是你的兒子,他已經被蔭補為宮庭侍衛,即日便要入宮宿值.在王上身邊做事,只要王上喜歡,那日後飛黃騰達那是唾手可得,恭喜你了!」

    李雲聰這一次真得臉色變得慘白,在檀鋒面前,深深彎腰,」我一定會完成這一次的任務.」

    「你有這個能力,我相信你,對了,還有一件事,寧大人以前最為信任你,你可知道在燕翎衛之外,寧大人是不是還有一支不為人知的秘密力量?」檀鋒緊緊地盯著李雲聰,只要對方的眼神有稍微的變化,絕難逃過他的雙眼.

    李雲聰的眼神的確是有變化,不過不是檀鋒所希望的,那是一種絕對的出乎意外的神情,」另外一支力量?」

    「你不知道?」檀鋒繼續問道.

    李雲聰搖頭,」統領,我不知道.」

    「連你也不知道么?」檀鋒失望地搖搖頭,」可是我相信,這樣一支力量是絕對存在的,否則,寧馨不會從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李雲聰沉默片刻,」統領,寧大人做我們這一行數十年之久,您也應當明白,做這一行,最大的優點就是不會絕對信任任何一個人,如果真有這樣一支力量的話,那麼這支力量,肯定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

    「可是現在他身處獄中,我想不明白,他是如何指揮這些人掩護寧馨逃出我們的視線的?寧馨肯定沒有出薊城,要在薊城隱藏一個人而不為我們所知,那可以想象這股力量是多麼的龐大.」檀鋒搖頭道,」實在是想不明白.」

    「也許,這個力量的關鍵就在寧小姐身上呢?」李雲聰突然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寧大人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啊!如果說寧大人還有絕對可以相信的人,那這個人只可能是寧小姐.」

    「馨兒!」檀鋒震驚地看著李雲聰,」這不可能,她那樣一個女子,怎麼可能有這樣的本事?」

    「寧小姐不需要用這樣的本事,她只需要啟動這股力量就可以了.」李雲聰提醒道.

    檀鋒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在屋裡轉了幾圈,」你說得對,或許我當真是身在局中而想不明白其中的關鍵,反而是你和王上想得更白一些,看來找到馨兒,便能解開這個秘團,算了,這事兒我來做,你不用管了.」

    「那屬下告退了.」李雲聰倒退幾步,轉身出屋.

    看著李雲聰離去,檀鋒重新坐了下來,沉思片刻,也站起身來,走出了房門.

    半個時辰之後,檀鋒出現在了刑部的大牢之中.

    寧則誠是大人物,自然也便住在刑部大牢的最深處,沿著長長的階梯下到幽暗的隧道之中,石壁之上畢畢剝剝燃燒的火把,映照著兩邊石壁之上滲出的水珠,顯示著現在他已經深處地下,向前一直走到巷道的盡頭,一扇鐵門出現在檀鋒的眼前.

    跟隨在檀鋒身後的一名刑部官員趕緊上前,掏出一枚鑰匙,打開了鐵門.

    外間很陰冷,盡顯鐵血,殘酷的意味,但這間房中,卻布置得很舒適,不但桌椅板凳俱全,居然還擺著一個火盆,上好的木炭幽幽燃燒,將並不太大的房間烘烤得很溫暖,一盞油燈照亮著整個房間,也照在一個坐在桌邊正在就燈看書的男人.

    聽到鐵門聲響,寧則誠回過頭來,看到站在門口的檀鋒,並沒有顯露出十分憤怒的神色,只是平靜地看了他一眼.

    「來了?」

    「來了!」檀鋒走了進去,摸了摸床上的被褥,」很乾爽,屋裡也暖和,寧大人,你雖然住在這裡,但卻比絕大數的燕人過得要舒適.」

    「這得要感謝檀統領的照應啊!」寧則誠譏諷地笑了起來,」否則我哪裡能住得如此舒適,過得這般安逸.」

    檀鋒沒有理會對方的諷刺,坐到了他的對面,」周太尉已經被東胡人釋放,正在趕回薊城的途中.」

    「你們會讓他活著回來?」寧則誠笑著搖頭.」也是啊,本來是有優勢的一仗,最後卻打成了這般模樣,輸得慘不堪言,周淵的確應該去死.這個糊塗蛋,當初兵敗之時,就應當爽爽利利的死了,也省現在要死在自己人手中,還成了別人利用的工具.」

    「馨兒不見了!」檀鋒又跳到了另一個話題之上.

    寧則誠微微一笑,卻閉上了嘴巴,沒有理會檀鋒.

    「您看起來並不驚訝.」檀鋒盯著寧則誠,」您知道我來的用意.」

    「那你就白來了.」

    「您也知道,我不會傷害馨兒,但我不能容忍有這樣一股力量的存在,寧大人,交出這股力量,我保證馨兒這一生都平平安安.我喜歡她,只要她願意,我甚至願意娶她,她成為我的夫人,就再也不會有人敢動她,寧氏也會因為她而存續下來.」

    檀鋒說得很懇切,但寧則誠卻只是笑著看著對方,半晌才道:」做我們這一行的人,就是絕不會相信已經背判過一次的人,因為他會持續不斷地背判.檀鋒,你來,應當不是告訴我這些的.」

    檀鋒嘆了一口氣,」我想再努力一次.」

    「那你已經失敗了.」

    「不算太失敗,至少我確認了這股力量的存在,而且啟動這股力量的鑰匙就是馨兒身上,只要馨兒現身,那麼一切便可迎刃而解.」檀鋒站了起來,」寧大人,用不了幾天時間,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不過我仍然向您承諾,馨兒不會有什麼危險.」

    檀鋒走了,鐵門砰然關上的時候,寧則誠眼中露出一絲慌亂,他也想到了檀鋒要做什麼.(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