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二十一章:仇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二十一章:仇恨字體大小: A+
     

    「我不會感激你,只會恨你!」路超站在高遠的面前,「哪怕你不殺我放我一條生路。高遠,你可要好好地活著,活到我再次走到你的跟前。」

    看著路超fen的臉龐,高遠點了點頭,「大兄,一路保重。」

    路超的手揚了揚,似乎想摑高遠一巴掌,但終究是沒有舉起來,他只是用力地盯著高遠的臉龐,似乎想將高遠的moyang深深的映進心裡。一邊的路斌慌忙走了過來,扯著路超向馬車走去,他生怕路超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來,惹怒了高遠,從而招來殺身之禍。現在是人為刀殂,我為魚肉。

    將路超塞進馬車裡,關上車門,路斌回過頭來看向高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是路氏的老人,也是看著路超與高遠一路長大的見證人之一,今天,他又見證了兩個人之間的決裂。

    高遠走到了路夫人的馬車前,車門仍然開著,此時的路夫人,臉上的淚痕已經擦乾,神色也已平復,看著走到zi面前的高遠,她沒有說話,只是身子前傾,一隻手伸到馬車門上,輕輕的,卻是毫不猶豫地關上了馬車門。

    看著在zi面前緩緩關閉的那扇車門,高遠鼻子一酸,他知道,這扇門永遠對他關上了。這一刻,他不由得想起了路鴻的臉龐。

    他緩緩地跪倒在了路夫人的馬車之外。

    馬車慢慢啟動,馬蹄輕揚,一輛輛馬車從高遠的身前駛過,向著遠方而去。

    曹天賜走到高遠身邊,將高遠扶了起來,「將軍,他們已經走了。」

    高遠抬頭,沉默不語,遠處。只剩下一片茫茫的霧藹,地上除了數條深深的車轍,什麼也沒有留下,人走了,情也盡了。

    「將軍,路超是個極有能力的人物,或許,不應該放他走,他對將軍您的恨意已深,將來。或許會成為我們的大麻煩。」曹天賜道。「我知道將軍不想為難他,但將他帶回遼西,放在扶風看管起來,讓他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其頻譜是最好的。」

    高遠看了曹天賜一眼,沒有回答他,徑直轉身,向著山南城方向而去。

    放走路超,是他對路氏心中的愧意。無論是路鴻還是路夫人,從小對他便照料有加,他一直記得當zi從重傷之中醒來之後,看到的路鴻那些驚喜交加的臉龐。

    至於路超會成為zi的敵人。高遠並沒有太放在心上,zi的敵人還少么?無論是索普,還是檀鋒,周玉。哪一個會比路超差,現在的路超比起他們來,還顯得稚嫩。再往遠處想一想,將來趙牧,李信這一類的人物,也會成為zi的敵人,比起他們來,路超還不夠看,如果zi連路超都擔心的話,那怎麼去應付這些人?

    山南城中,馮發勇喜氣洋洋的迎接著高遠的到來,這一次,他統帶著一萬餘人的代郡左軍秘密出擊,一舉拿下山南城,而付出的代價,幾乎是微不可計,在趙國與秦國的戰事之中,這幾乎可以算得上近幾十年來的最大勝利了。

    而他更看重的是,拿下山南郡之後,代郡終於不用在時時擔心著秦人的威脅了,相反,代郡只需要山南郡屯集大軍,還會讓秦人食不知味,睡難安寢。

    「高將軍,我現在終於知道什麼叫用兵如神了。」他笑意吟吟,「調虎離山,聲東擊西,分化敵軍實力,在局部戰事之上,始終保持著以強擊弱的碾壓性優勢,秦軍再強,在高將軍的面前,亦是土雞瓦狗耳。」

    高遠卻沒有他這麼樂觀,搖搖頭,道:「馮將軍,拿下山南城,的確值得高興,但我們也要從這場戰事之中,吸取足夠多的jiaoxun,這一場戰事,之所以能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是因為我們雙方始終處在一個不平等的環境之中,以有心算無心,以情報暢通來對付消息閉塞,如果不能輕易取勝,哪才是怪了。但這樣的戰鬥,只會有這樣一次,不會再次chuxian了,而在戰鬥之中,秦軍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和頑強的鬥志,卻讓我感到心驚,何仰光只是秦軍之中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將領,在此之前,我還從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他已經足夠棘手了,以後,你要面對的,恐怕是要比何仰光更為強大的對手。萬萬大意不得。」

    「高將軍放心,我們大趙與秦人交手數十年,我們一直被死死的壓制,對於秦人,沒有誰比我們更了解他們了。所以我絕不會掉以輕心的,山南郡將成為我們反制秦人的重要據點,接下來,郡守大人還會向這裡源源不絕的派來兵馬,守住山南郡,我們便擁有了一個克制秦人的利劍。」馮發勇點頭道。

    「如此甚好!」高遠滿意的點點頭,山南郡守得住,守得穩,他才能放下心思,去專心對付東胡,經營大草原和對付來自燕國內部的敵意,而如果山南郡再次被秦人奪去,只怕秦人要對付的第一個便是zi,而不是趙人,那時候可就苦了。在東胡與秦人的夾擊之下,高遠不認為zi有勝利的機會。

    「我已備下酒宴,為高將軍慶功!」馮發勇的歡喜是發自內心,「以後我就要駐守在山南郡了,希望還能有與高將軍並肩作戰的時候。」

    「你要離開虎豹騎了么?」高遠看了他一眼,問道。

    「我是子蘭郡守的人,這並不是什麼秘密,現在趙杞控制了虎豹騎,自然要進行一番清洗的,像我這樣的人,便在清洗之列,與其等別人趕出來,還不如zi離開。」馮發勇笑著道。

    兩人並肩走進大堂,坐在案幾之後,高遠有些好奇的問道:「你以前在虎豹騎位置不低,知道不讓的秘密,趙杞就這樣放你離開?」

    「我的身後有子蘭郡守,還能做到全身而退。但有些人恐怕就不行了,這一段時間,我們虎豹騎家裡辦喪事的人很多。」馮發勇嘆了一口氣,道。

    「趙王對子蘭郡守的疑忌仍然很深啊!」高遠笑了笑,目帶深意地看了馮發勇一眼。

    馮發勇卻閉上了嘴巴,無論如何,這是趙國的內政,高遠雖然現在是盟友,但還是外人,這樣的事情,他自然不會與高遠深談。

    「我在遼西還有些兄弟,被天賜扣押著,還請將軍回去之後能釋放他們。」馮發勇沖著高遠舉起了酒杯。

    高遠微笑著舉杯示意,「那是自然要放的。」當時燕國內亂之際,虎豹騎向征東軍軍法司大肆透露燕翎衛,黑冰台在遼西的暗樁,但沒有想到,曹天賜一邊不停地逮捕這些暗樁,一邊卻又利用從這些人嘴裡挖出的情報,將虎豹騎也幾乎一掃而空,現在的遼西,幾乎成了所有國家情報機構的真空地帶,馮發勇響了一個啞巴虧,卻也是有苦說不出。現在,他只想將這些人撈出來了。

    子蘭與趙國明面之上雖然不會對抗,但私底下,必然會有碰撞,這些馮發勇麾下的兄弟,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回來之後,當能在看不見的戰線之上,起到不小的作用,聽到高遠滿口答應釋放他們,馮發勇亦是舒了一口氣。

    這個晚上,高遠喝得大醉,他從來沒有之樣醉過,但心中鬱悶的他,這個晚上只能用酒來麻醉zi,好讓zi忘記路夫人臨去之時,看著他的那雙平靜的,沒有fen,也沒有傷心的眼睛,他明白,這隻有恨他恨到了極致,才會chuxian這樣的表情。

    對不起!他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念叼著。

    第二天一大早,征東軍騎兵開始退出山南郡,踏上歸家的路程,頭痛欲裂的高遠,回頭看著山南郡那高聳的城牆,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濁氣。轉過頭來時,臉色已經恢復了堅毅,兩腿輕夾馬腹,戰馬嘶鳴一聲,向前快步奔去,漸漸的在薄霧之中,隱去了身形。

    子蘭拿下山南郡,必然會在秦趙兩國之間,引發極大的政治震蕩,從另一個方面來說,這幾乎等同於趙國不宣而戰,想來秦趙兩國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必然是一面圍繞著山南郡大打嘴巴仗,另一面,秦人會調集力量來攻打山南郡,力圖奪回這一戰略要地。但子蘭既然敢吃下,必定已經下了決心要守住山南郡,正在對韓國用兵的秦人,能調集的力量有限,在子蘭的全力防禦之下,占不到什麼便宜。

    趙王趙無極或許是又喜又怒,喜者,這是趙國對秦國為數不多的勝利,怒者,這卻是子蘭完成的。子蘭回到代郡兩年,代郡的整體力量穩步回升,這一次拿下山南郡,更會使子蘭的人望在趙國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這不能不讓趙無極憂懼。一時之間,趙杞被召入王宮的次數愈發的多了起來。

    在趙國的高層之中,唯一一個為這件事大喝了一頓美酒的卻只有趙牧一人,代郡這頭出乎意料的勝利,使得他能將注意力,全數投注到另一個方向。

    與燕國的談判,趙國大獲全勝,兩年前丟掉的全城等五座城池,再一次回到了趙國手中,燕國的兩大權臣,檀鋒與周玉,現在忙於國內的異見者,根本沒有精力與趙國在這裡打上一場沒有任何希望的戰爭。重奪五城,趙國重新戰據了對燕國在戰略之上的壓制,現在,趙牧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抵禦秦國的大業之中。

    韓國滅亡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接下來,秦國的兵鋒必然直指魏國,而趙國絕不會坐視魏國再被秦人拿下。(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