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行動的第二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行動的第二步字體大小: A+
     

    一百多鮮血淋漓,傷痕纍纍的士兵或躺或坐在哨卡之外,而路夫人此時則躺在哨卡之中的一具竹躺椅之上,這也是這個哨卡之內最舒適的一個卧具了,在路夫人的身則,路斌與曹天賜兩人一左一右侍立。。。這個哨卡是進入山南郡的最後一道盤查,這一百多人雖然傷痕纍纍,但仍然是軍隊,沒有得到城內的允許,自然是不能進城的。

    哨卡的伍長小心翼翼的在一邊服侍著,只可惜他這裡除了能奉上一點熱水和一盆炭火之外,卻也拿不出其它東西了。

    路夫人是山南郡司馬路超的母親,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遠處傳來馬蹄之聲,路夫人緊閉的眼睛猛地睜開,或許是母子連心,她直覺到路超來了,她剛剛撐著竹躺椅的扶手坐起來,馬蹄聲已經倏然到了哨卡之外,路超飛身下馬,直奔哨卡,慌亂之間,竟然忘了他還穿著長長的官袍,險些被長長的袍服前端絆倒,一個踉蹌之下,路超竭力穩住身子,跨進了哨所之內,看著躺椅之上怔怔看著他的母親,路超眼裡蓄滿淚水,卟嗵一聲雙膝跪倒,膝行到路夫人身前。

    「母親,您受苦了。」

    路夫人張開雙手,將路超緊緊地擁在懷中,放聲大哭起來,路鴻死後的惶恐,傷心,絕望以及雪原之上的亡命,在她的哭聲之中盡情渲泄著。

    好半晌,路夫人才勉力控制住情緒,兩眼死死地盯著路超,似乎怕他又從眼前消失一般,手在身邊摸索了幾下,一邊的路斌會意地解開身上的包袱,解開,從裡面掏出一個木匣子,遞給了路夫人。

    路夫人雙手捧著匣子。輕輕地摸裟著盒子的表面,一時之間,又是老淚縱橫,「超兒,我將你爹帶來了。」

    從路夫人手中接過骨灰盒子,路超緊緊地將小小的盒子摟在懷裡,淚如雨下,數年之前,與父親分別之時,父親還龍精虎猛。那個時候,卻萬萬沒有想到,再見面時,居然只是一抔骨灰。

    有了路超這張最好的通行證,一百餘征東軍就這樣大模大樣地進入了山南郡,住進了守備森嚴的郡守府,對於這些浴血拚命,損失超過一半人馬才將自己的母親護送到自己這裡的征東軍將士,路超異常感激。

    郡守府內的衛兵。絕大部分衛兵已經隨著何仰光出征,空出了不少的房間,路超便將曹天賜等人安置到了這些房間內,隨即又召來了城內的大夫。替這些士兵治傷。山南郡本來缺少藥材,但恰好四海商貿的商隊逗留在山南郡城內,於是這些藥材立即便被路超購來,用在了替這些士兵治傷之上。

    感謝的話不必多說。畢竟對方損失了如此多的人命才將母親送到,大恩不言謝,路超自覺得無法報答對方。只能在這個方面給予他最大的能力。

    曹天賜站在屋檐下,仰天看著天空,晴郎了兩天的老天爺在今天晚上終於又開始飄飄洒洒下起雪來,冰冷的雪花落在臉上,一絲冷意透過面郟,將心頭裡的燥意慢慢地浸透,今天晚上,他喝了不少的酒。

    他更沒有想到的是,路超設宴感謝他,居然還邀請了易彬,看來一切都進展順利,易彬一行人等也取得了路超的信任,這樣一來,在山南郡中,他能動用的人便超過了兩百人。這大大地保證了行動成功的可能性。

    憑良心講,路超是一個不錯的人,有情有義,對他們這些心懷叵測的人毫無懷疑之心,在席間的交談,讓曹天賜了解到山南郡於路超而言,就像是他的一個孩子一般,從無到有,都是路超一手一腳找拼出來的,但馬上,自己就要向他舉起刀,奪走他珍愛的這一切了。

    只能怨彼此站在不同的地場之上。借著雪的冰涼澆透了內心的燥熱,曹天賜大步走回房間,準備大睡一覺,行動應該就在這幾天展開,自己和自己的兄下,都必須保證有良好的體力。

    路超絲毫沒有感受到近在眼前的危險,他也沒有想到遠在遼西的高遠,居然將主意打到了山南郡,於他而言,此時的曹天賜一行人是保護救助自己母親的恩人,而易彬的商隊,則會使他的山南郡在經濟之上更上一層樓。

    無論是曹天賜,還是易彬,他們所處的地方,都是山南郡最要命的所在。

    山南郡在平靜地過去了兩天之後,終於嗅到了不平常的氣味,何仰光的軍隊已經整整兩天,沒有發回任何信息了,這讓路超感到有些不安,按照先前的約定,每天,何仰光都會向山南城派出一撥信使,回報他們的所在以及現在的行動,而信使也將帶回山南郡現在的狀態。

    但整整兩天,何仰光沒有派回信使了,如果是一天還可以理解,但兩天都沒有,就值得警惕了,何仰光是標準的軍人,所有的行動都會遵照條規,這樣的事情出現在他身上,讓路超感到不安。

    但他又找不到這種不安的源頭,何仰光帶著一千鐵騎,三千步卒出去拉練,這股力量在方園百里,甚至整個草原之上,根本找不到對手,唯一有這個力量的趙國人,距離他們的距離實在太遠,而且,也沒有任何情報顯示趙國現在有對秦國對武的意思。

    路超在焦燥不安之中又度過一天,何仰光依然沒有任何信息,這一次不僅是他,便連留守山南郡的副將周澄也坐不住了,找到了路超,開始商議這不同尋常的事情。

    「派出去哨騎了么?」路超看著周澄,問道。

    「昨天已經派出去了,但天氣又變得惡劣了,我們不知道何將軍的具體行蹤,只怕很難找到。只能出去碰運氣。」周澄也是坐卧不安。

    「何將軍要去撲滅的幾股匈奴人的大營在哪裡,何將軍就應當在哪裡!」路超大聲道:「怎麼會找不到?」

    「這些部落的地點我也派人去了,在哪裡發覺了匈奴人的營地,已經被撲來池,但就是沒有找到何將軍的蹤跡。」周澄臉色發苦,「現在哨騎已經開始擴大範圍了。

    「還沒有回?」路超追問道。

    「昨天的都還沒有回來,今天我又派了一撥出去了!」

    路超楞怔了片刻,突然道:「我母親過來的時候,曾遭遇過人數超過兩百的馬匪,何將軍是不是遇到了他們?」

    「兩百餘馬匪,又如何是何將軍的對手!」周澄搖頭否定,「他們這點人手,也沒有力量撼動何將軍。」

    「我聽曹天賜說,襲擊他們的馬匪是幾股不同的馬匪組織在一起的,周將軍,你說會不會方園數百里的匈奴人和馬賊都糾集到了一起,突然襲擊了何將軍?他們每一股的人手是不足,但如果合在一起,只怕也是一個不少的數目。」路超道。

    「這怎麼可能?」周澄訝然,「匈奴人已經是一盤散沙,互相之間也是攻伐不休,哪有人能有這個本事,能讓他們放棄仇恨,糾集到一起?」

    路超點點頭,周澄說得也是事實,但轉念一想,卻又道:「這兩年,何將軍每到冬季,便會派出軍隊去襲擊這些匈奴部落和馬賊,已經有了規律可循,有不有可能匈奴人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想到何將軍會出兵,他們這才聯合起來。」

    這話一出,周澄也動搖起來,的確,這兩年,他們每到冬季便會以匈奴人作為練兵對象,出兵襲擊他們,已經形成了規律,如果真如路超所言,匈奴人知道了這個規律,為了避免再被何仰光這樣予取予求,暫時的放棄矛盾,聯合在一起,與何仰光並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可即便是這樣,也不該沒有信使回來了?」

    「那些馬賊騎術精奇,我懷疑他們遮蔽了何將軍與我們之間的信使通道。」路超道:「何將軍,這兩天你派出了不少信使,哪個方向上的一直沒有回來?」

    被路超一提醒,周澄頓時毛骨悚然,霍地站了起來,「路司馬,我要帶兵出城去接應何將軍,你所猜想的,只怕是真的。」

    「城內只有三千人。」

    「我帶兩千人去,留下一千人由你指揮防守,這些馬賊沒有攻城的能力,一千人應當夠了,我建議山南郡馬上進入戰備狀態,所有士兵準備上城,預防匈奴人的突襲,就算他們突然來了,但只要城內戒備,他們根本不可能打破山南城。」

    「那就這樣吧!」路超站了起來,「周將軍,你一切當心,但你這次出去僅限於城外五十里,一旦在這個範圍內找不到何將軍,你必須馬上返回。」

    「我明白了!」

    曹天賜是在軍號聲中被驚醒的,他披著被子,湊到窗前,便看到一員將領正全身披掛的走出了郡守府,而在他的身後,一波秦將依步依趨,他微微一笑,又跳回到床上,將自己捂了一個嚴嚴實實。

    第二步,已經展開了。從山南城出去的秦軍,等待他們的將是全軍覆滅的命運。(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