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戲開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大戲開演字體大小: A+
     

    當馬匪再一次出現在車隊的前方之時,馬力一直自信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慌亂,與先前的數騎不同,這一次,馬匪的數量到了數十人,他們仍然在里許之外,像一頭頭野狼一般在打量著他們的食物。

    「曹將軍!」馬力霍地回頭看著曹天賜。

    「不行!」曹天賜想也沒想,直接便回絕了馬力,「馬校尉,我們絕不能再派出人手了,派得少了,這是給對手送腦袋,派的多了,哼哼,他們只怕正希望我們被激怒,一股腦地全軍出擊吧!」

    「你是說?」馬力問道。

    「這是一個陷阱。」曹天賜斷然道:「馬校尉先前說過,這很有可能是從遠方流竄而來的一股馬匪,現在看來是真的,他們肯定缺少食物,身缺少被給,所以盯上了我們,哪怕我們是有軍隊護送的車隊,」

    「他們的人應當不多!」馬力沉吟道。

    「是不多,我估計著,他們應當在五十到一百之間,如果超過了一百的話,他們就會強攻,而不是弄些鬼魅伎倆儼引誘我們了。」曹天賜點頭道,絲毫不顧忌馬力有些難堪的臉,「他們期望著我們被激怒,然後全軍出擊去追擊他們,然後呢,他們藏起來的人便會來襲擊我們的車隊。」

    「我們分兵一半出去,應當與他們有一戰!」馬力道。

    「不行!」曹天賜搖頭拒絕,「馬校尉,這些馬匪既然能從遠處一路逃竄至此,他們的戰鬥力便不容低估,再說了,我的任務是護送路夫人,而不是殲敵建攻,將路夫人送至山南郡路公子手中。我便算完成了任務,我不想節外生枝。不必理會他們,我們走吧,他們人也應當不多,只能採取這種詭計,只要我們聚攏在一起,他們便不處下嘴。」

    「我死了三十個人,你也同樣死了三十個,你不想報仇?」馬力想再努力一次。他帶著的數十騎人馬,此時只剩下了十個人。如果這樣回去,免不了要受軍法相責。

    「戰場傷亡,誰也無法預估,就算是想要報仇,那也是將自己的任務完成之後再說。」說到這裡,曹天賜的語氣已是冷了下來,「馬校尉,不必多言了,等我們到了山南郡。完成任務之後,我會帶著我的兄弟們去草原上尋找這些馬匪,將他們殺個精光報仇。」他回頭看了一眼車隊,搖頭道:「現在。不是時候。」

    馬力嘆了一口氣,他知道曹天賜是對的。

    幾十名馬匪在一側窺伺,這前進的速度自然也可想而知了,半天時間。還沒有走出十里地,這期間,曹天賜也曾擺出分兵而擊的姿態。但只要他的人馬一出動,馬匪就立即後退,而曹天賜收兵,他們便又逼近,便如同牛皮糖一般粘在這支車隊之上。

    有這樣一支馬匪呆在一邊,大家的午飯便只能啃著冰冷的乾糧,和著地上的雪花胡亂地吞咽下去,稍事休息,便又開始趕路,遠處的馬匪看到始終不能再引誘出對方的人馬,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了,終於開始緩緩向遠處退去。

    「看來他們是見著無機可趁,退走了!」馬力鬆了一口氣。

    「不見得!」曹天賜反而更擔心起來,「馬校尉,我擔心他們會集結人馬來強攻。」

    「那豈不是更好么?」馬力道:「他們一齊來了,正好聚而殲之。」

    「我擔心打不過他們。」曹天賜嘆著氣,「我們要分心兩處,一邊要保護路夫人的安全,一邊又要與敵作戰,要知道,馬匪可不在乎路夫人是死是活,而路夫人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倆,就算打贏啊這場仗,只怕也活不了吧?高將軍會要我的命,而路公子會饒了你?」

    馬力臉色微變。

    但讓馬力更驚恐的事情在一個時辰之後出現了,正如曹天賜所說,馬匪聚集了起來,在這個距離之上,他們完全可以數清楚對方的人數,竟然超過了一百五十騎。

    咕咚一聲,馬力與曹天賜不約而的咽了一口唾沫,互看一眼,兩人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畏懼,一百五十騎馬匪,再加上先前馬匪表現出來的戰鬥力,這仗,只怕是不好打了。更何況,他們還要分兵保護路夫人。

    「他們為什麼還沒有展開進攻?」馬力強壓住心頭的驚惶,看著曹天賜,問道。

    「我懷疑他們還有人手。」曹天賜的聲音很低,有些顫抖。「這肯定不只一支馬匪隊伍盯上了我們,先前那一支想吃獨食,但發覺我們有些扎手,又不肯上他們的當,無法可施,現在恐怕是去聯絡更多的人手了。」

    「那怎麼辦?」馬力也怕了起來。

    「你先前不是說,你們何將軍的人馬離這兒不遠嗎?」曹天賜問道:「要是你快馬去求救兵,這一來一回,要多長時間?」

    「只怕要一天時間。」馬力道。

    「一天便一天。」曹天賜咬牙道:「你馬上出發,去找何將軍討救兵,你最好快一些,不然就替我們收屍吧!」

    「你們能挺一天?」

    「我會找一個有利的地方紮下營來,不走了,守。」

    「守得住?」

    「守不住也得守。」曹天賜指了指身後那些馬車,「那裡頭,我們還帶著一些防守器械,本來就是擔心碰到這種情況,馬校尉,你覺得怎麼樣?」

    「好,我去。我這十個人也留下來幫你。」馬力咬了咬牙。

    「算了吧,多十個人少十個人於我們沒有多大幫助,馬校尉,你以為你可以輕輕巧巧的便跑去救援啊,馬匪肯定會攔截你的,帶上你的兄弟吧。」曹天賜淡淡地道:「讓他們掩護你,如果你們都被馬匪截住了,那我們可就真的完了。」

    「好,那你保重!」馬力伸出手去,用力地握住曹天賜的手,「一切都拜託你了。」

    十餘騎秦兵從車隊之中奔出,向著一側狂奔而去,果然不出曹天賜所料,那些馬匪立刻便分出數十騎人馬,繞過車隊,向著馬力一行人狂追而去。

    看著馬力遠去的身影,曹天賜嘿的一聲,偷笑了起來。「前進,加快速度,前進!」

    不知是不是馬匪的援軍沒有到,不遠處的馬匪一直沒有發動進攻,就這樣一直尾隨著車隊緩緩前進,直到夜幕降臨,曹天賜決定停下來紮營,馬匪就在不遠處,自然不可能再好整以暇的搭帳蓬,眾人將所有的馬車圍攏過來,卸下了馬匹,將所有的馬車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個車陣。

    車陣里只生起了一堆篝火,路夫人與路鴻坐在火邊,有些擔心地看著不遠處的馬匪,他們也紮下了營地,數十堆火熊熊燃燒著,隱隱約約地傳來馬匪們的怪笑之聲。

    曹天賜走了過來,坐在火邊,滿臉的沉重之色。

    「曹將軍,會不會有危險?」路鴻的聲音里透著驚慌。

    曹天賜低頭想了片刻,抬起頭來,「路夫人,末將不敢瞞你,情況糟得很,現在土匪的力量已經不比我們弱,他們一直沒有進攻,只怕是在等待著援軍,如果他們的同夥一來,我們只怕就擋不住了。」

    「哪怎麼辦?」路鴻驚叫起來。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曹天賜道:「路管家,我派十名最好的士兵,由你率領,再過兩個時辰,便悄悄地離開這裡。我們留在這裡吸引對方的兵力,這樣,或許還有一條生路。」

    「十個人?」路鴻瞪大了眼睛。

    「這個時候,並不是人多就好,也許,人少更能逃出去,馬匪肯定想不到我們會來這一招,他們的主意力只會集中在我們身上,現在的他們,以為我們是他們氈板上的魚肉,警惕性已經降到最低,如果你們還留在這裡,那就真是有死無生了。」

    「我們走了,你們怎麼辦?」路鴻看著對方,雖然這樣潛逃,危險亦然很大,但留在這裡,卻是一點生路也沒有。

    「我估摸著,等他們援兵一到,就會發動進攻,我們能拖他們多長時間便是多長時間,如果命好,我們能逃出來,會來找你們的。」曹天賜道。

    「曹將軍,是我連累了你們。」路夫人眼角含淚,曹天賜這是拿這數百條人命在掩護她逃走,由不得他不感激。

    「路夫人別這麼說,既然被馬匪盯上,我們便是想逃也逃不了。」他看了看車陣之中的馬車,「就是這些財物,只怕都帶不走了。」

    「錢財不過身外之物。」路夫人搖頭道。

    「那就這樣吧,我去為夫人挑十個最好的士兵。」曹天賜站了起來,離開了路夫人兩人。

    午夜時分,十名士兵護衛著路夫人與路鴻兩人跨上了戰馬,馬蹄之上包著厚厚的布皮,嘴也被勒了起來,在夜色的掩護之下,十餘人悄悄地離開了營地,向著遠處悄無聲息的離去。

    看著路夫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曹天賜大大地鬆了一口氣,路夫人當然是安全的,沒有馬匪會去追擊他們。

    「大戲開演了!」他得意地笑了起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