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二章:這個世界太瘋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一十二章:這個世界太瘋狂字體大小: A+
     

    高遠接到曹天賜的報告之後,真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他本來擔心寒冬臘月的,秦軍要在山南郡城之中貓冬,想將他們誘出來,是一個不小的難題,萬萬沒有想到,秦軍居然會在這個季節出來拉練。

    這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當初在扶風城,在居里關的時候,也經常在大雪紛飛,寒冷刺骨的時節,將士兵從溫暖的軍營里拖出來進行一系列的訓練。

    難怪秦軍如此驍勇善戰,感慨之下,心中也微凜了一下。不過這對於他來說,的的確確是一件好事。

    「看來我們的計劃,需要有一些小小的改變!」看著身邊的步兵,賀蘭雄,白羽程,他微笑道。「也許,比以前的難度要降低一些。」

    何仰光是勤勞的,但早起的鳥兒不一定有蟲吃,因為他們也有可能碰上早起的獵人。

    數名信使從高遠軍中飛奔而出,他們所去的方向,卻是馮發勇所率領的趙軍所在。

    又是一天清晨到,肆虐多日的大雪終於停止,但寒冷刺骨的風卻沒有收斂,一夜風過,原本還有些蓬鬆的積雪被凍得結結實實,曹天賜卻覺得神清氣爽,昨天晚上,去報信的士兵歸隊,帶來了高遠新的命令,大幕即將拉開了,這讓他實在很興奮,寒風拂面,帶給他的卻是清爽而不是冰冷,回頭看了一眼馬力,嘴角不由噙起一絲冷笑。

    馬力是驕傲的,在他的心中,秦國的軍隊天下無敵,秦人鐵騎足以擊敗這個世上任何一支騎兵,在上一次大戰之中,他們擊敗了匈奴,王子贏英率領兩萬鐵騎千里追蹤,斬匈奴王野芒於陣前。更是讓他們自信不已。

    曹天賜嘴上自然奉承著,但心裡卻在冷笑,他很想告訴馬力,他嘴裡所說的足以以一擋十的他帶來的這些騎兵,還遠遠稱不上天下第一,如果雙方現在衝突起來,曹天賜就算只出動與對方相同的人數,也可以輕而易舉地將馬力和他的部下拿下。

    但有什麼必要呢?曹天賜在心裡想到,這些秦兵終究只是征東軍網中的獵物,便讓他先快活一下嘴吧!

    不下雪了。雖然沒有太陽,但視線也比昨天要好上許多,不過一眼望出去,完全的一片白茫茫的原野,連那些高低起伏的地形,也完全看不出來,讓人心裡沒來由的一陣陣慌悸。

    而就在這一片白茫茫的原野之中,卻突兀地出現了數個黑點,在一片雪白之中。異常扎眼。對方在緩緩靠近著這支車隊。

    「馬匪!」曹天賜眼孔收縮,大聲喝道,隨著他的怒喝之聲,兩百征東軍騎兵幾乎在同一時間拔刀出鞘。沿著馬車形成了一個圓陣。

    的確是馬匪。雙方的距離此時不過相距了里許,雖然看不清對方的面目,但卻能清晰地看清對方的打扮,馬力隨著秦軍多次出擊清剿草原上的馬匪。對對方自然也是熟悉得很。

    對方只有十數騎人馬,面對著這支多達數百人的騎兵,卻奇怪的沒有逃跑。而是駐足觀看,竟然對著他們指指點點。

    「是馬匪的哨探!」曹天賜臉色有些難看,「馬校尉,是馬匪的哨探,他們發現我們了。」說著話,他回頭看了一眼隊伍之中飄揚著的秦**旗,這一眼看得很奇怪,但馬力卻懂對方的意思,昨天他剛剛說過,草原上的馬匪只要看到秦軍的旗幟就會望風而逃,但現在,馬匪真得來了,卻對他們的旗幟恍若未見。

    馬力心裡一陣惱怒,心道如果這裡是數百秦軍鐵騎,對方自然要望風而逃,但現在,他手裡只不過數十騎而已。

    不過數十騎收拾對面那些膽大妄為的馬匪也足夠了。

    他哼了一聲,「不逃更好,我秦人以賊首計算戰功,他們既然不逃,正好為我的功勞薄上添上幾笑。」

    揮了揮手,身後的騎兵摧動馬蹄,走了上來,馬力指著不遠處的那幾個馬匪,「看到了吧,大概是從哪裡過來的生匪,還不知我們的厲害,去十個人,給我將他們拿下。」眼下天氣寒冷,大雪漫天,草原之上,生存艱難,或許這是一些餓瘋了,窮瘋了的流竄而來的馬匪,既然不知厲害,那就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

    十名秦軍興奮的策馬出列,一聲吶喊,馬刺輕叩馬腹,徑直向著遠處的那幾騎馬匪撲去,曹天賜斜睨這些秦軍,清一色的手執騎槍,馬鞍旁懸著一批馬刀,看他們縱馬而出的姿態,也算是不錯的騎術,但這不錯,要看跟誰比,比起中原各國來說,他們的騎術的確不錯,甚至可以說很出色,但比起匈奴人,東胡人,他們還差上許多。

    匈奴之敗,不是敗在他們的士兵不擅戰,而是敗在整個的戰略之上,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十騎躍馬攻擊,剛剛出列,便形成了一個半弧形的攻擊半徑,看他們的動作,那是先要將對面的幾個馬匪圈起來然後再進行攻擊。

    對面的馬匪似乎小小的驚慌了一下,然後掉轉馬頭,向著雪原深處縱馬逃跑。在他們的身後,十名秦兵大聲吶喊著追擊上去。雙方馬速極快,在曹天賜的眼中,越來越小,在轉過一處雪原之後,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曹天賜知道,那是一處覆蓋上了積雪的小小丘嶺。

    「不會有危險吧?」曹天賜看著馬力,有些擔心地問道。「他們只是馬匪的哨探,追上去,會不會遇上對方的大部隊?」

    「不用擔心,對方跑不遠!」馬力胸有成竹地道:「他們都是有經驗的士兵,在一定的距離之內,他們追不上這幾個馬匪,便會回來的。不必管他們了,我們走吧,等一會兒他們就會跟上來。」

    曹天賜嘴角上揚,似乎想要笑,卻又最終沒有笑出來,「佩服,佩服!」

    那幾個馬匪,領頭一個,他是認得的,那是橫刀,曾經縱橫東胡的馬匪頭子之一。

    這個小小的插曲沒有拖延車隊前進的腳步,在馬力的信心滿滿之中,他們重新出發。一柱香的功夫過去,遠處馬蹄聲響起,不是馬力希望中的那十個秦軍,出現在眾人視野之中的,仍然是那幾個馬匪。

    馬力眼瞳收縮,曹天賜也眨巴著眼睛看著他。此時對面的馬匪只有五騎,經先前少了一個,他們提在手中的刀,還在向下滴著鮮血,將馬蹄邊的積雪染紅。

    而十名秦軍卻一個也沒有回來,這豈不是說,對方只付出了一人的代價,便全殲了這十名秦軍。

    「馬校尉!」曹天賜乾巴巴地叫了一聲。

    馬力頓時惱羞成怒,曹天賜此時沉默也便罷了,但他一開口,不諦便是抽了馬車響亮的一個耳光。

    「去二十個人,拿下他們的腦袋回來。」馬力兇狠地叫道。

    二十名秦軍並沒有先前十名同伴的失陷而有些懼怕,反而顯得更激昂起來,一拉馬韁,便出列而去。

    「馬校尉,敵人兇狠,我也派些兄弟們跟上去,以作後援吧。」曹天賜揮揮,喚過身邊一名騎兵,低聲說了幾句,那騎兵點點頭,拔也馬刀,厲聲喝道:「第一隊,隨我來。」

    三十名征東軍騎兵立即尾隨著那二十名秦軍而去。

    看到這邊數十人氣勢洶洶奔襲而來,那頭馬匪一聲唿哨,轉身便逃,如同先前一樣,奔逃一陣之後,便又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會不會有對方的大部隊藏在某個地方?」曹天賜忽然有些擔心起來,湊近馬力,問道。

    「不可能,我們過來之前,已經偵測過這一帶,根本就沒有大批的馬匪,這裡離山南郡已經很近了,大規模的馬匪在這裡出現,完全就是在找死,而且曹將軍,你也是騎兵,如果有大規模的馬匪接近,你難道沒有感覺?」

    「也是,也是。」曹天賜點點頭。

    橫刀勒住了戰馬,冷冷地注視著向他迅速接近的秦軍,這個秦將蠻有趣的,居然還再來一次。看著尾隨著秦軍而來的征東軍騎兵,他呵呵笑了起來,回顧左右,「你們說,呆會幹起來,這些秦軍是什麼表情?」

    「死不瞑目。」身邊,另一個馬匪介面道。眾人都是大笑起來。

    橫刀亦是大笑不已,笑得滿臉的橫肉抖動,「記住了,呆會打起來后,將那些馬匹也要截住,不能讓他們跑了,要是跑回去得戰馬數量不夠,那個秦將聰明一些的話,可就看出破綻了。」

    「明白。」身邊的幾個馬匪異口同聲地吼道。

    奔殺而來的二十名秦兵奇怪地看到前方的馬匪居然不逃了,他們竟然回過頭來,向著他們反殺過來,不過這正合他們的意思。

    雙方迅速接近著,手中的刀槍舉起,凶氣迸露。

    但攻擊卻首先來自後方。征東軍也在怒吼,他們手中的馬刀高高舉起,突然之間加速,追上了前方的秦兵,手中馬刀落下,一蓬蓬鮮血噴濺而出。

    橫刀笑得很得意。

    正如先前那個馬匪所說的那樣,這些秦兵死不瞑目。戰鬥在幾個瞬息之間,便已經結束,二十名秦兵全軍覆滅。

    三十名征東軍士兵跳下馬來,與幾個馬匪熱情地擁抱,大聲的歡笑,然後他們迅速脫下了身上的征東軍軍服,換上了橫刀帶來的服裝,轉眼之間,剛剛的征東軍士兵便變成了馬匪。

    「這個世界太瘋狂啊!」橫刀打量著新晉馬匪,「轉眼之間,兵便變匪了!」

    眾人齊聲大笑起來。(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