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百零五章:求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百零五章:求見字體大小: A+
     

    眼下高遠隱隱已有控制住大草原上的匈奴人趨勢,如果讓他成功,高遠便會成為新一代的草原之王,哪怕他不是匈奴人,但是他能做到的事情,卻與匈奴王一般無二。潘宏擔心的便是高遠會不會與以前的匈奴人一般,與代郡為敵。

    「不,高遠如果當真成為匈奴人的王,在目前的局勢之下,我們反而要安全許多。」子蘭捻須微笑,「他還是一隻沒有長成的獅子,我們能夠看他控制大草原的慾望,秦人不會看不到,秦人設山南郡,主要想對付的是我們,但同時又是監控chuxian新一代的草原之王,所以,一旦高遠有了這個可能,第一個要對付他的便是秦人,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所以,高遠與共同的利益,便會成為朋友。」

    「以後擊敗秦人之後呢?」潘宏道:「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也不是絕對的,有時候,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

    子蘭哈哈大笑,「你說得也有道理,但是潘先生,我們有必要看那麼遠么,我們現在想要的是什麼,是在秦人的咄咄逼人的趨勢下存活下來,只能先存活下來,才能考慮別的。如果當時候高遠當真能擊敗秦人的時候,我們再來考慮這件事吧,也許到時候,我們又會和秦人成為朋友,誰能說得定呢?」

    潘宏亦是失笑,「是我想得太多了,眼下,的確是要集中精力對付秦人的時候,而且郡守,不是我說喪氣話,短時間內,我看不到擊敗秦人的可能性。」

    「是啊,這不是喪氣話,這是大實話,想要擊敗秦人。除非六國能聯合起來,但這可能嗎?你卻kankan,韓國快被秦人打到國都了,與他相鄰的魏國,內部卻還在為此吵鬧不休,急得不亦樂呼,等他們搞明白狀況,韓國都沒了,然後便輪到他們了。」子蘭冷笑,「趙牧是個明白人。可惜啊,秦國對於我們一直是防處甚緊。」

    「魏國亦不是沒有人傑,為何總是看不清形式呢?」潘宏嘆息。

    「不是看不清,而是利益糾葛太眾,都在備算著zi的那點利益,如何能萬眾一心?這便是秦人的最高明之處了,秦武烈王一聲令下,全國莫不敢從。」

    「我們趙國為何不能如此?」潘宏這句話脫口而出,看著子蘭搖頭苦笑。不由大為後悔,他的東主,子蘭便是趙國最大的封建割劇者,趙國當真這樣做。受害最大的便是子蘭了。

    「趙無極沒有這等魄力,趙國現在也沒有這個基礎。」子蘭卻不以為忤,「秦國從幾十年前便開始了,幾十年的經營。才有了今天,趙國即便現在開始,那也是晚了。反而會白白地讓趙國陷入內亂之中,那覆亡之期會來得更快。現在燕國也在這樣作,但他們與我們不同,我們替他們擋住了秦人啊,秦想來燕,必先滅趙。」

    兩人說來說去,儘是個無可開解的死結。

    「如果讓燕人成功建立了類似一個秦國的中央集權的國家,大趙夾在他們中間,那時可就左右為難了。」

    「倒也不盡然,其一,燕國現在內部問題多多,不見得能成功,即便成功,他們第一個要對付的也是東胡,即便他們收拾了東胡,國力大漲,與秦國相比,也還是大有不足,那時候,我們大趙反而安全一些了,因為一個可以與秦國相比美的國家的存在,反而會互相牽制,那時候,我們倒向誰,便可成為壓倒另一方的重要砝碼,真是這樣的話,反而安全了。」

    「郡守,既然我們無法改變,那為何不促成燕國?」潘宏卻然大發奇想。

    「想法是好的,但誰敢去做,夾在兩頭老虎之間做一頭綿羊,那日子也不好過。」子蘭苦笑。

    兩人都是搖頭不語,潘宏看著對面白髮斑駁的子蘭,想著趙國如果是他為王,或許不會落到今日的地步,也許,早就開始了類似於秦國一樣的吏治大改革了。

    兩人默然地啜著酒,談到這些話題,總是令人不愉快的,看著眼前,似乎yiqie都在變好,但展望未來,卻是一片黑暗。無知者無畏,有時候看得太遠,知道得太多,反而成了一種苦惱。

    在兩人的沉默之中,一名侍衛腳步匆匆而來。

    「郡守大人,馮將軍回來了,正在外頭求見。」侍衛躬身道。

    「馮發勇,他不是去了燕國么,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潘宏訝然。

    「看來是有什麼事情chuxian了。」子蘭放下了酒杯,沖著侍衛道:「讓他到這裡來。」

    「馮發勇在虎豹騎只怕也呆不下去了。這一次回來后,乾脆就讓他zi離職吧,免得讓人攆了出來。」潘宏笑看著子蘭,「此人雖然一直在虎豹騎,但上陣打仗,也不失為一員驍將。」

    「此人與高遠方面一直關係良好,還是先讓他做著這件事吧,作好這件事,比起他帶兵上陣殺敵要強多了。」

    兩人說話間,馮發勇已是大步而來,看他moyang,竟是在風雪之中疾馳了不短的時間,身上污泥片片,頭髮之上,竟然還結著冰霜,此時冰霜融化,化著絲絲流水,順著髮絲流淌下來。

    「見過郡守,見過潘先生。」馮發勇向著兩人一揖到地。

    「馮將軍,一路辛苦了,先將這酒喝了,暖暖身子!」子蘭提起桌上的酒壺,晃了晃,約摸還有小半壺酒,遞給了馮發勇。

    馮發勇也不客氣,接過酒壺,直接拉開了蓋子,仰脖子便灌,竟然是一口氣便將小半壺酒全都喝了下去。

    「真不愧是當了許多年山匪的傢伙,喝酒也是這般豪氣!」潘宏笑道:「馮將軍,你如此急著從遼西趕回來,可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喝完這壺酒,馮發勇臉上浮現出一層砣紅,一股熱氣從肚腹之中升起,冰冷的身子在這一刻也開始暖和了起來,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他點頭道:「正是有大事。」

    「坐下說!」指了指身邊的石凳。那上面沒有鋪上棉墊,不過對於馮發勇這等武將來說,倒也算不得什麼。一屁股坐了下來。

    「郡守大人,高遠已經到了代郡。」馮發勇一張嘴,便將子蘭與潘宏驚得全都跳了起來。

    「什麼,高遠到了代郡,他來代郡幹什麼?」兩人不約而同地發問。直到話出口,兩人這才驚覺到zi的失態,有些尷尬地對望了一眼,重新坐了下來。

    「我不知道。」馮發勇搖頭道。「高遠派人找到了我,告訴我他要到代郡見您一面,當時把我也嚇了一跳,還以為他開玩笑呢,但他不是開玩笑,他只帶了少量的隨從,喬裝打扮后,從大草原一路奔過來,現在他們在東谷縣落腳。他不許我泄露行蹤,派人向您稟告,只是到了東谷縣之後,這才讓我回來稟告郡守。而且還特彆強調此事,只能由我親口告訴守。」

    「這麼說來,他是希望我去東谷縣見他了?」子蘭問道。

    「是。」馮發勇點頭道:「他只是告訴我,他與郡守大人的這次會面。關係到他與郡守大人兩人以後的生死存亡,希望郡守大人能拔冗相見。」

    子蘭看向潘宏,「他這是什麼意思?」

    「生死存亡!」潘宏喃喃地念了半晌。「莫非他此來是想到郡守您結盟,可這也談不上生死存亡啊。」

    兩人對視半晌,慢慢的臉色都變了,「山南郡,他竟然想先下手為強!拔了山南郡。」

    子蘭與潘宏兩人,無一不是當世人傑,高遠只是稍稍透露出了一點點信息,兩人便已猜到了高遠此來的目的。

    「郡守,他此來定然是想聯合我們拿下山南郡,此事我們只怕不能答應,這不諦是向秦人宣戰,如果秦人-大舉bao,我們如何抵擋得住?他在遼西,隔著山南郡可是天高地遠,而且秦人也只會把目標放在我們身上,他們還正愁找不到借口呢,這不是把借口送上門去么?」

    子蘭卻只是沉吟不語。

    「郡守大人!」潘宏不禁有些著急起來。

    「我更好奇的是,高遠怎麼打下山南郡?秦人設山南郡已經兩年有餘了,那裡已經修好了城池,建起了完備的城防體系,秦人善戰,只看函谷關一戰,趙牧集中了我們大趙最精銳的軍隊,打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拿下,山南郡現在又增兵數千,高遠怎麼能打下來?我們離山南郡更近,他既然想打,如此勞師遠征,必然是有一定把握的,他的這個信心到底是從何而來呢?」子蘭使勁地揪著鬍鬚,一不小心,竟然拔下了幾根鬍鬚,不由疼得眯起了眼睛。

    「高遠只怕是想利用我們,打得贏打不贏,都會將秦人的視線集中到我們的身上,而無暇顧及到他在草原上的動作。」潘宏道:「這是一石二鳥之計。」

    「哪有這麼簡單,我們又不是傻瓜,高遠即便想要動手,也得先說服我們才是,難不成高遠認為我們是傻撤,他一說,我們就信了?所以說高遠遠道而來,肯定是有把握說服我們,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啊!」子蘭搖頭,大惑不解。

    「郡守大人要去見他?」

    「當然得去見一見他,不見他,他葫蘆里賣得什麼葯我們怎麼知道?」子蘭心疼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幾根斷須,「馮將軍,你下去安排一下吧,我去見一見高遠,不要帶太多人,帶幾個護衛就好了。潘先生,西陵城這一攤子就交給你,對外就說我感染風寒,病了,要好好地休養幾天,有想要見我的,都擋下來,這一來一去,總得要大半個月,你這邊要辛苦了。」

    「郡守,這怎麼能行?就算要去,也得多帶護衛才行啊!」潘宏驚道。

    「我要去的是東谷縣,那裡也是我們代郡,也是我的地方,高遠這麼遠都過來了,我怕什麼?再者,高遠讓馮發勇如此做法,就是不想讓別人知曉,再得,此事何等要緊,如果讓秦人知道高遠與我秘密相會,那秦武烈王,鍾離,李信等人,那個不是人精兒,還能猜不到我們在打什麼主意?高遠現在如何打我不知道,但不外乎是一個兵出奇招,恐怕保密就是第一位的。我如果大張旗鼓的去,那高遠只怕立馬就會打道回府了。」

    潘宏不由默然。

    「高遠既然如此有把握打動我,我自然得跑這一趟!」(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