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五零零章:深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五零零章:深談字體大小: A+
     

    似乎看到了高遠眼中的異樣,葉菁兒有些羞澀地笑了起來,揮舞著手掌,用力地拍打著沾在身上的絮毛,但卻怎麼也無法拍打幹凈,終於,她放棄了這個無意義的行動,下一刻,她又恢復成了高遠熟悉的那個小女孩,如同一片雲彩飄了起來,奔行到高遠的身邊,張開雙臂,緊緊地擁住了高遠。

    緊緊地抱住了那強壯的身體的時候,這段時間已經被她深深隱藏起來的柔弱這一時刻,突然爆發了出來,將頭埋在高遠的懷裡,她放聲大哭起來,身子劇烈的顫抖著,如同一隻受到極大驚嚇的小貓一般,縮著身子,恨不得將整人都融入到高遠的懷裡。

    輕輕地拍打著葉菁兒的後背,高遠很理解葉菁兒此時的心情,從蔣家權哪裡,他知道那一夜,葉菁兒勇敢地做出了什麼樣的事情。此刻他的腦海里,就浮現著一襲白袍的葉菁兒平靜的走在積石城的大街之上,在她的身後,無數的積石城百姓手持著棍棒,刀槍,石塊,一起走向城牆的場景。

    那隆隆的戰鼓,那宛如仙子臨凡的擂鼓的身影,在那一夜,也不知激勵了多少人拚死戰鬥到最後一刻。

    「好了,一切都會好起來。」他輕聲道。

    「我害怕!」葉菁兒聲音弱弱地道。

    「有我在,你不用再害怕。從今以後,你再也不用害怕了。」看著葉菁兒的淚臉,高遠的心突然悸動了一下。他不知道葉菁兒如果知道葉氏夫婦死亡的消息之後,會怎麼樣。

    他沒有馬上將葉楓帶來見葉菁兒,而是先將葉楓交給了葉真,他準備先與葉菁兒談一談。

    「身上怎麼沾了這麼多羊毛?」伸手摘去葉菁兒頭髮之上的幾根羊毛,高遠好奇地問道。

    葉菁兒牽著高遠的手。向著屋內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城裡每個人都在勞動,都在為你的積石城出著一份力量,我卻不知道做什麼好。每每站在府內的高處看著忙碌的百姓的時候。我都有些慚愧,後來憐兒告訴我可以紡線織布。我便拿了一些錢出來,委託吳凱給我弄了這麼一個工坊,招了一些婦人,一起紡線織布。」她抬頭看著高遠。驕傲地道:「我們已經織了十幾匹布出來了。」

    「你真厲害!」探了探葉菁兒鼓起的腮幫子,那上面,還有未乾的淚滴,這一場戰爭,改變的不僅是燕國的局勢,自己今後的道路,他更心變了無數人的命運。

    葉菁兒本來就不是那種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貴族女子,從小的困頓讓她有著比一般人更為強大的內心,她的行動或者是無意,但對於高遠來說。這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對於他聚攏積石城的人心,極有幫助。

    葉菁兒或許還沒有想到這一層,但吳凱,葉真他們一定都想到了,所以才沒有阻止。

    走進房間,葉菁兒先是快手快腳的替高遠泡上了一杯熱茶,她身邊的丫頭都去工坊了,此時也沒有跟著回來,便只能親歷親為,「你先喝著茶,我先去洗一下,一身的羊毛。」看著高遠,她嫣然一笑。

    高遠牽住了她的手,「菁兒,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你先別走。」

    葉菁兒歪著頭,「什麼事啊,還是等我先去洗一下,換一件衣服,別讓羊毛沾在你的身上。」

    高遠搖頭,「不是,菁兒,這件事情,很大,我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

    看著高遠嚴肅的面容,葉菁兒的神色也漸漸地凝重起來,不安地看著高遠,「高大哥,怎麼啦?」

    「葉楓已經到了積石城了,現在他在葉真將軍哪裡!」高遠輕聲道。

    「葉楓來了!」葉菁兒臉上頓時現出驚喜的面容,「他在哪裡?大哥你也真是的,盡嚇我,他來看我了,這是好事啊!」

    高遠不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慢慢地,葉菁兒有些回過味來,「葉楓在父母的身邊侍奉著,前段時間,我聽蔣大人說過,琅琊郡可能有麻煩,這個時候,他不在父母身邊,怎麼到這裡來了?」

    她的身子抖了一下,臉上驟然現出驚懼的模樣,「高大哥,我父親和母親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高遠輕輕地按著她的肩膀,「菁兒,我希望你能堅強一些,岳父岳母兩人,已經不在了。」

    盯著高遠的眼睛,葉菁兒眼神之中有些迷茫,「不在了?去哪兒了?」

    「兩位老大人已經仙去了!」高遠慢慢地道。

    葉菁兒眼睛眨巴著,盯著高遠的臉龐,嘴唇微微蠕動,似乎在想著高遠話里是什麼意思,高遠也盯著她的眼睛。

    兩腿驟然一軟,葉菁兒整個人便向地上溜去,早有防備的高遠一把便摟住了她。

    在城門口,蔣家權說要去好好睡上個一天一夜,實則上以他現在所處的地位,根本就沒有可能讓他去好好的休息一番,他剛剛安定下來,吳凱與曹天成已經聯袂而來。看著兩人,蔣家權不由露出一絲苦笑,「二位,就不能讓我好好歇一會兒再過來么?」

    吳凱和曹天成兩人都呵呵的笑著,這段時間,積石城裡每個人都忙得腳不沾地,吳凱負責著整個積石城的運轉,以及戰後的恢復,而曹天成則在處理著這一戰收穫和堆集如山的物資輜重,燕國為十萬大軍準備的物資現在都落在了征東軍的手中,這其中大量的物資都是征東軍和積石城用得著的,另外的用不著的部分,都發賣給了四海商貿,由他們經手賣出去,跟吳凱一樣,他們兩人一天也最多能休息一兩個時辰,兩眼之上,黑黑的眼圈分外醒目。

    「你是長史,很多公文你不批複,我們就不能做事啊!」吳凱笑呵呵地遞上了一疊厚厚的公文,曹天成亦極有默契的拿出一疊,與吳凱的合在一處。

    蔣家權不由哀嘆一聲。不過吳凱與曹天成二人都能聽出,這哀嘆不是傷心,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只有他們有明白的幸福。

    他們不怕有事做。不怕事兒太多。就怕沒事做,有事做的人是幸福的。是充實的。吳凱忙自己的生意忙了幾十年,卻覺得現在自己做得事情更有意義,而蔣家權曾因為心恢意冷,在漁陽郡磋砣十光數十年。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師兄名滿天下,他卻無人聽聞,現在,他終於有了一個施展自己能力的平台,怎麼不激情滿懷。

    「先放在這裡,明天,明天我一定全部把他做完。」他看著兩人。

    「也好。在路上奔波了十數天,以你的身子骨,也的確夠嗆。」吳凱點點頭,「不過長史你還得真快點。積石城裡的事情太多了,我準備在這個冬季完成積石城的全部大型的建設工作,剩下的,就只是修修補補的事情了,一開春,就要春耕,那就沒有足夠的人手了。」

    「我哪邊也是大事小事一大堆,大量的軍械物資要運回積石城,長史你也知道,東西太多了,而許多又是我們需要的,四海商留只能吃下一小部分,剩下的,我們不能賣,我們現在沒有鐵礦,銅礦等戰略資源,這些東西,我們不可能放棄,都要運回來。而且大戰過後,軍隊出需要補充這些物資,如何分配,也是一個問題,不能讓各軍之間為了這些東西而產生矛盾。」

    「放心吧,我會很快處理好這些東西。」蔣家權掃了一眼厚厚的卷宗,看來睡個一天一夜的夢想,是永遠也不可能出現的。

    「既然如此,我們便告辭了。」吳凱笑道:「晚上我準備了一點吃食,我們把將軍請來,好好地聚一聚,好長時間沒有再一起喝酒了。」

    「說得是。是該好好聚一聚了,咱們與將軍也有近半年時間沒有在一起喝過酒了。」曹天成連連點頭。

    「別忙著走!」蔣家權卻是拖過了椅子,「天成,我正有事兒要與你說呢。」

    曹天成小小地驚訝了一把,吳凱卻道:「既然你找天成有事,我就先走了,我哪裡可是忙得不可開交。」

    「不不不,吳大人,你也得留下來。」蔣家權微笑著道。

    吳凱微微一楞,突然意識到接下來蔣家權要說的事情,恐怕沒有哪么簡單。

    曹天成也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蔣家權找自己有事,卻又特意留下了吳凱,這是要找一個見證人,這幾年來,曹天成也不再是昔日吳下阿蒙了。

    「這一路我與將軍從扶風回來,雖然有風雪阻隔,但我們也藉此機會,將今後的發展構建了一個大致脈絡。」蔣家權沉吟了一下,「這裡頭有我們大致的戰略作向,也有我們現在的組織機構,軍隊建設等等。」

    「這些事情,我不大懂,有將軍與你兩人就夠了。」曹天成道。

    蔣家權點點頭,突然換了一個話題,「將軍說,憐兒與孫曉年紀也不小了,該完婚了,等做完眼下的一件大事之後,就讓兩人完婚。」

    「這是好事啊!」吳凱哈哈大笑起來,轉頭看著曹天成,「老曹,令愛大婚,來賀的人肯定不少,我給兒子說說,到時候好酒給你打個七折。」

    曹天成卻是盯著蔣家權,他知道,蔣家權突然說起這事,後頭肯定還有話。

    果然,蔣家權看著曹天成,不緊不慢地道:「老曹,你是跟著將軍的老人了,深得將軍信任,所以有些事情,將軍沒有想到,或者想到了,卻不曾在意,但我作為長史,卻不得不想,也不得不說,所以,接下來我的話,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與將軍沒有什麼關係,但我希望你能好好地聽一聽。」

    聽著蔣家權的話,吳凱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莫名地看著蔣家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