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八章:路夫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八章:路夫人字體大小: A+
     

    遼西郡的長史彭彬溜之大吉,到現在也沒有緝捕歸案,臨時擔當起遼西城主事的王玉龍等人都是一幫大頭兵出身,對於文牘之事,著實一竅不通,現在遼西的各類公務是堆集如山,埋頭處理各類公務的高遠著實有些後悔將蔣家權留在了扶風,如果他在這裡,zi也不必這麼辛苦。

    好不容易終於處理完了最後一份公文,高遠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抬起頭來,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侍衛竟然將燈都點了起來,zi專心處理公務,竟然沒有注意到。這可真是一個苦活兒!高遠苦笑著搖頭。

    揉著手腕,走出房間,高遠便看到門外的步兵,看他全副武裝的moyang,竟然是在替高遠警戒。

    「怎麼是你在這裡?」高遠笑著走了過去,「營里meishi么?」

    「有賀蘭雄在哪裡,能出什麼事!」步兵道:「倒是將軍這裡我不大放心,現在遼西城雖說是臣服了,但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說不定就有什麼心懷叵測的傢伙藏在暗處,將軍這次輕裝而來,親衛都沒有跟著,自從鐵泫和丁渭下到隊伍之中帶兵后,您也沒有再選任貼身侍衛,說不得,我只能親自來替您站崗了!」

    高遠哈哈一笑,「就算有什麼刺客想來暗算我,難道還是我的對手不成?我正手痒痒呢!」

    「將軍,你這個念頭可不行!」步兵正色道:「刺客暗殺,還會與您明刀明槍不成,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不說別的,要是這些傢伙帶著弓弩,您可有把握在電光火石之間避開?所以,這貼身侍衛還是要儘快選出來。親衛營也要重新組建。」

    高遠搖頭,「你這傢伙,看來與蔣家權在一起處了一段時間,受他影響頗深啊!」

    「蔣長史那裡道理一套一套的,大多兒我是不懂的,但有一條,深合我意,現在千千萬萬人的福祉都繫於將軍一身,將軍不再是以前的光腳漢了,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將所有對將軍不利的東西都扼殺在搖籃之中,方是最佳選擇,。」

    看著面前這個以前連大字也認不得的傢伙,居然跟zi掉起書包,高遠不由哭笑不得,不過他也意識到,隨著zi的實力日增,zi手下的這些將領的眼光,見識也都在與日俱增。zi看他們的眼光,恐怕也要重新審視了。

    「得,這事就按你說的,等回去之後我們便辦。不過現在你既然充當警衛了。那便跟我出去一趟吧。」高遠招了招手。

    「將軍要出門,要去哪裡?」

    「我去拜見路伯母!」高遠的眼中突然蒙上了一層陰鬱,這些年來,她一直與路叔叔相依為命。現在路叔走了,也不知她怎麼樣?

    「是,我馬上去召集衛隊!」步兵道。

    「對了。把天賜也叫上,讓他也隨我們一起去。」高遠突然想起一事,對步兵道。

    「天賜,他今天可忙得很。」步兵道,「也不知道能不能馬上找到他的人。」

    「誰說找不到我的人了!」步兵話音剛落,曹天賜已是風風火火地跑了起來,從他身上,傳來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高遠不由眉頭一皺,「殺人了?」

    「是,今天一天,我都忙著在抓耗子呢!有些不識相的耗子還想反抗,自然就格殺勿論了!」曹天賜滿不在乎地道。

    「是些什麼人?」

    「燕翎衛的傢伙。燕翎衛設在遼西城的分部里那些身份公開的人都跑了,但還有大量的釘子埋在遼西城裡,我怎麼能容忍他們在遼西城裡搞東高西!」曹天賜道。

    「你怎麼會將他們的qingkuang摸得這麼清楚?」高遠奇怪地看著他,「我可不認為咱們的狼群現在有這個能力。」

    曹天賜臉紅了一下,「大部分的情報都來自趙國的虎豹騎,有一小部分是我們zi的人挖出來的。」

    「馮發勇又跑到遼西城來了?」高遠瞪大了眼睛。

    「是,不過這一次他又幫了我的大忙。」曹天賜笑道。

    高遠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他,「這天下就沒有白吃的午餐,他豈會白白幫你,你忘了鍾離那回事了,要不是蔣長史處理及時,你就給我添了大麻煩。」

    曹天賜不由大窘,「可是這一次他提供的情報,都是非常zhunque的,能用,當然要用了。」

    「行了,我知道了,那些抓住的燕翎衛暗哨,都逐出遼西就行了,另外,從明天開始,對虎豹騎也別客氣,他們明面上的人不動,但暗地裡的那些傢伙都給我逮了。」高遠道。

    曹天賜一愕,但轉眼便明白過來,「對呀,這些虎豹騎的傢伙知道燕翎衛的這些暗探,那麼我們通過這些被抓住的燕翎衛來逮虎豹騎,必然也是事半功倍。」

    「馮發勇仗著與我們有點交情,有點肆無忌憚了,我的確不想對他怎麼樣,但對於那些暗藏的虎豹騎,可不必客氣!」高遠冷笑道。「遼西城不是他們的樂園。」

    拋開這個小插曲,高遠一行人趕到了路鴻在遼西城的家。

    路鴻自從有了吳凱酒業的股份之後,兜里的錢便鼓了起來,在遼西城中所置的新家,可謂是美倫美煥,不僅地盤大,便連裝飾也是一等一的,只怕連郡守府也比不上,張守約比路鴻要有錢的多,但是他的錢要用來養兵練兵,養一大群官員,路鴻卻只用養zi。

    只是眼前這幢豪華的宅子,如今卻陷入在一片黑暗之中,門口掛著的兩盞白色的燈籠分外顯眼,整個宅子顯得有些陰氣沉沉。

    曹天賜走上台階,想要去叫門,高遠卻叫住了他,「天賜,我zi來。」

    邁著有些沉得的腳步走到門前,伸手敲響了銅製的門環。

    半晌過後,門才被拉開了一條縫,一個人露了半張臉出來。「你找誰?」

    「我是高遠,我要見路夫人!」高遠對他道。

    那人的臉瞬間僵直,緊接著他開始倒退,門外的高遠聽著那急促的腳步聲,顯然那傢伙在飛奔進去報信。

    搖搖頭,高遠推開了虛掩的大門,帶著步兵與曹天賜兩人走了進去。

    片刻之後,一個全身著白的老人急步而來。

    「路管家!」高遠迎了上去,叫道。

    「高將軍,您來了!」路斌的話語之中帶著濃濃的悲傷。「您總算是過來了。」

    「伯母她還好么?」

    「每天就是哭!」路斌無奈地道,「怎麼也勸不好。您來了就好了,可以好好地勸勸老夫人,老爺已經去了,夫人總得保重身子才好。」

    高遠點點頭「帶我去見伯母吧!」

    路夫人病懨懨地躺在床上,哪怕在昏暗的燈光之下,也能看出她臉色蒼白,兩郟削瘦的她,哪裡還是高遠映象之中的那個福態豐腴的路夫人。

    「伯母,我來看您了!」高遠走到路夫人身前,躬身行禮,問候道。

    倚靠在丫頭懷裡的路夫人看到高遠,眼淚唰地一下又下來了,「高遠,你路叔叔沒有了,沒有了,他死得冤枉啊,你要替他報仇,替他伸冤啊!」路夫人伸出手,緊緊抓住了高遠。

    高遠斜身坐在床沿之上,伸手握住路夫人瘦骨嶙峋的雙手,「伯母,你放心吧,張君寶,張灼,吳溢這些元兇如今都已落在我的手中,跑了的彭彬我也會上窮碧落下黃泉將他抓住的,我絕不會讓叔叔白死的。這些人,我會把他們殺光。」

    「謝謝你,高遠,你叔叔沒有白照應你一場。」路夫人哭得更加傷心起來。

    「伯母,你不能這樣作踐zi身子啊,我已經派人前往碧秀峰,去將叔叔他們的遺體帶回來,等叔叔回來后,後來還得您來主持呢,叔叔已經去了,你總得保重身子再好,不管怎麼樣,您總得替路超大兄想想吧,不要讓他太過於擔心您了。」高遠輕聲anwei道。

    「超兒,超兒再也見不著他爹了!」路夫人又是大放悲聲。

    「伯母,我會將下手殺害伯父的兇手張灼給路超大兄送去,讓大兄親手復仇。」高遠道:「您放心吧,我不會讓大兄心有遺憾的。」

    「謝謝你,高遠,你想得周到,我替超兒謝謝你。」

    「路叔叔照顧了我這麼多年,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高遠輕聲道:「伯母,等處理完了伯父的後事,您還是回扶風去住吧,那裡左鄰右舍都熟悉,有這麼多的鄉鄰在,您也可以高興一些。」

    「回扶風?」路夫人呆了一下,搖起了頭,「我不去,我和你叔叔在哪裡生活了幾十年,那間老宅子里,到處都有他的東西,到了哪裡,我會更加傷心。」

    「那您就一直住在這裡嗎?我不久之後就要離開遼西城回去了,隔得遠了,我也不能更好的照應您。」高遠輕聲道。

    「不,我不想在呆在遼西城了,也不想回扶風,高遠,伯母求你一件事,你不是要派人押著那個兇手去給超兒嗎?便讓我也隨著去吧,我去找超兒,我再也不想在遼西呆了,我要遠遠的離開這裡。」(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
    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