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七章:善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七章:善後字體大小: A+
     

    遼西城的大門徹底為高遠打開,當第二天凌晨,第一縷陽光灑落在遼西城那古樸的城牆上的時候,高遠在王玉龍等一眾人的簇擁之下,帶著征東軍騎兵開始進城。大開的城門之中,正在進出城門的民眾讓向了兩側,在眾人的眼中,除了理所當然應當這般之外,再也看不到什麼何其它的情緒。

    所有人沒有任何的驚訝,征東軍在城外駐紮了這麼久,眾人都知道,高遠入城,只是遲早的事情。高遠入城,反而讓城內的民心更加安定了一些,征東軍軍紀嚴明,這在遼西是有口皆碑的,他們進城接管防務,興許還能讓那些興風作浪的縣兵們收斂一些,不再禍害普通老百姓了。

    所有人都是懷著期待,看著征東軍的騎兵緩緩入城。

    「高將軍,這就是民心所向啊!」王玉龍看著高遠,膺服地道。

    「不是我有多高的威望,而是張君寶shizai是太失人心啊!」高遠搖頭道:「老縣尉,也許當真如你所言,現在的遼西城需要我來為大家來做些什麼。」

    「高將軍進了遼西城,遼西便有了主心骨了。」王玉龍道:「遼西這麼多年來,一直面臨著東胡人的強勁的威脅,這一次大燕伐東胡失敗,只怕東胡人的bao馬上就會到來,遼西需要一個強力的領袖,當年張老郡守是這樣,如今,又迎來了高將軍,這是遼西人的福份啊!」

    「老縣尉過獎了,老郡守創下的功績,我如何能比得的!」高遠笑著道。「老縣尉,你先前跟我說的要解甲歸田,含貽弄孫,我可是不能答應的。您也知道,現在遼西正處在最危險的時候,作為張郡守身邊的老人。怎麼能在遼西最危險的時候,自顧自便去享樂了呢?這遼西還有大把的事情等著您來做呢!」

    「我已經老了。上不陣,殺不得敵,又沒有讀多少書,shizai是有心無力了!」王玉龍道:「還望高將軍准我告老。」

    「告老可不行!」高遠微笑,「王老縣尉可是一尊大神,我還指望著您幫我鎮守遼西呢,這遼西司馬一職,我已經決定由王老縣尉來擔任了。老縣尉年紀雖大,但需知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啊,老縣尉即便想要去享福,那也得等遼西真正穩定下來之後,才可放心地告老還鄉啊!」

    王玉龍長長地吸了一口氣,面露驚容,遼西郡司馬一職,可謂是真正的位高權重了,他從來也沒有想到,這個位置會落到zi的頭上。

    他雖然想告老還鄉。但這隻不過是形式所迫,認為高遠絕不會重用於他們這些老人,與其被人趕走,倒不如光棍一些。zi騰位子,這樣還能讓對方對zi有些好感,以免將為與zi為難,如果說他真是沒有了功名利祿之心。那就是在zi騙zi了。

    「司馬一職?」王玉龍看著高遠,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老縣尉。現在遼西正如你所說,處在極度危險之中,東胡人說來就來,所以我們要抓緊時間來整軍備戰,老縣尉對遼西各縣熟悉得緊,現在城內的這些縣尉所統帶的兩萬餘縣兵,我準備要從中間整編一支新軍,這個任務,還得交由老縣尉來做,我方才放心。」高遠道。「也不瞞老縣尉,現在這些縣兵的戰鬥力,我是不大信任的,如果對上東胡人,我怕他們撐不住。」

    王玉龍這一下明白了,高遠要整編城內的兩萬縣兵,這些人雖然戰鬥力現在不咋樣,但高遠練兵之能天下皆知,這些人到了他的手下,煥發生機哪是遲早的事情,但整編這麼多人,必然會引起一些反彈,他就需要像zi這樣的一個人去替他鎮著場子,將不利的因素轉化到最低。

    雖然將高遠的用心想得很清楚,但王玉龍並沒有多少不快,相反,心中還很高興,這說明,zi於高遠來說還是有用的,怕就怕zi對他沒用,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將這件事情作好,zi的後半生便算有了保障。

    「將軍說得對,這些兵的確需要好好的練練,現在這個樣子,如果對上東胡人,要麼便是一鬨而散,狼狽逃竄,要麼便是白白送死。這件事,將軍放心,我一定替您做好。保管不會出任何的意外!」王玉龍拍著胸脯道。

    「有老縣尉負責,我就放心了。」高遠微笑,「葉重將軍將擔任遼西留守一職,負責遼西軍政,原扶風縣令鄭均會被調來遼西任長史,負責民政,這遼西郡守一職嘛,便暫時由我兼任。不過我在遼西城不可能留太多時間,到時候,還請老縣尉與葉重,鄭均二人一齊同心協力,將遼西經營好。」

    「葉重?是原薊城禁衛軍統領葉重葉將軍么?」王玉龍驚道。

    「正是,葉重將軍離開了薊城,現在正在我軍中。老縣尉認為他擔任這遼西留守一職,可還能勝任否?」高遠笑問道。

    「勝任,勝任,葉重將軍名滿天下,怎麼可能不勝任!」王玉龍此時心中卻是感慨萬千,葉重以前於他而言,那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即的大人物,所交之人,無不是王候將相,現在居然成了zi的頂頭上司了,能在這樣的人手下擔任一任職司,也是zi的榮光了。

    「還煩請老縣尉告訴其它各縣縣尉,讓他們放心,我高遠不是卸磨殺驢的主兒,他們之中,有才能的將留在軍中任職,即便不能勝任,也可回到原縣繼續去擔任縣尉,保一方平安,我相信他們還是能做到的。」高遠勒停了戰馬,郡守府已經近在眼前了。

    「多謝高將軍,說shizai話,他們現在正有些忐忑呢!」王玉龍不由大喜:「有了將軍這句話,他們可以放心睡個安穩覺了。」

    聽著王玉龍的話,高遠不由笑了起來。

    「高將軍,郡守府到了,您這便請入府升堂,召集官員議事吧!」王玉龍翻身下馬,替高遠牽住了馬韁。

    「不!」高遠躍下馬來,「這不急,我要先去祭拜一下張老夫人,張郡守於我有恩,我今要入主遼西,卻不能忘了張郡守的恩情,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張郡守於遼西有功,老夫人不幸故去,我自當前去弔唁。」

    後堂之內,一具棺木之內,躺著遼西曾今的女主人,過去身份顯赫,如今卻是凄涼孤單的躺在寂廖的大堂之內,棺木之旁,除了幾個忠心耿耿的老僕人,其餘人等,早就作了鳥獸散,靈樞之前,連一個披麻戴孝的孝子孝孫都沒有。

    看著這場景,王玉龍也不由得唏噓不已。

    點燃三柱清香,插進了靈樞前的香爐之中,高遠規規紀紀地在靈前行三拜大禮,跟隨他而來的征東軍諸將,以及遼西的一些官員,也依次上前行禮弔唁。這些人的到來,終使得這裡有了一些人氣。

    臉上皺紋深疊的張府老管家哆嗦著走了過來,向高遠叩拜為禮。

    將這個忠心耿耿的老家人扶了起來,高遠輕聲anwei道:「張府諸人,逃亡者甚眾,你能在此守靈,足見忠心,張郡守與夫人英靈不遠,必然會感謝於你。」

    老管家突然號淘大哭起來,掙脫了高遠的攙扶,又是卟嗵一聲跪了下去,「請高將軍開恩,饒大公子一命吧。張家不能斷了香火啊,請高將軍開恩啊!」

    聽到老管家的號哭,高遠的臉色一下了沉了下來,張君寶殺與不殺,於他而言,並沒有什麼要緊的,但是留下他來,或者說張家還有後人的話,於遼西的將來而言,便是不能預測的變數。

    一邊的王玉龍也變了顏色,沉聲喝道:「老管家,你糊塗了么?張君寶弒父殺弟,罪大惡極,這樣的人,怎麼能容忍他活著貽笑天下,老夫人聽聞此事之後,便自盡而去,便是氣憤張君寶的畜生不如啊!」

    「王縣尉,可是張君寶一死,張家就絕後了啊!」老管家仰起了一張淚眼婆娑的臉龐。

    高遠仰起了臉,淡淡地道:「遼西不會忘了張郡守,王老縣尉,此事也便由你一併代勞吧,在遼西城內,為張郡守建一座祠堂,供奉張郡守,為張郡守塑金身,另外,為叔寶將軍,路鴻將軍,得勝將軍,還有顧長衛將軍也在這祠堂之內塑金身為張郡守供衛。建成此堂后,遼西官員每年都必須去祭拜,百姓亦可自由前往,我們要讓所有遼西人記住張郡守對於遼西的恩情,至於張君寶,此等孽子,有不如無。」

    「屬下遵命!」

    「老管官忠心耿耿,此堂建成之後,便由老管家率人看守,一應所需,都有遼西城供給!」

    「是!」

    「就這樣吧!」高遠對此事定論,向著張夫人的靈樞合什一揖,轉身而去。身後,老管家的號淘之聲,仍在響起。

    「儘快公審張君寶,然後處決!」一邊大步向前,高遠一邊道。「另外,馬上遣人去碧秀峰,迎回叔寶將軍,路鴻將軍,得勝將軍的遺體,我希望他們與那千名將士的遺體在公審當天入城。」(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
    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