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六章:以德服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九十六章:以德服人字體大小: A+
     

    大帳之外,響起步兵那隻鐵腳走路所特有的叮叮之聲,「將軍。」旋即,腳步扭停在大帳門口,步兵的聲音響了起來。

    「步兵啊,進來吧!」高遠揚聲叫道。

    帳簾掀起,步兵帶著一股寒風踏了進來,微笑著道:「將軍,城內來了不少人,要見將軍您呢!」

    「哦,這麼快?」高遠眉毛一掀,「都是誰啊?」

    「以王玉龍為首的一幫縣兵頭頭。現在遼西城郡龍無首,正是這個王玉龍在主持各項事務呢!」步兵道。

    「請他們進來吧!」高遠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灰,拍拍手道:「這個人能知進退,明時務,也算是一個人物,我能不費吹灰之力得到遼西城,也要算他一份功勞呢!」

    葉重亦站了起來,「那末將便告退了。」

    「葉將軍,葉楓哪兒里,你與他好好講一講,他還是個孩子,有些事情,想不透,看不穿,見我不肯馬上發兵琅琊,必然心中不喜,我不想他鬱鬱寡歡,這樣子,菁兒也不會高興的。」

    「末將明白!」看到高遠如此關心葉楓與葉菁兒姐弟兩人,葉重心中也是高興,「葉楓雖小,但這幾年,卻也頗讀了不少史書,只須將厲害關係與他剖析明白,他自然也就懂了。」

    「那就有勞葉將軍了。」高遠微笑點頭。

    「份內之事,豈敢言勞。」葉重躬身,退了出去。

    高遠坐回到帳內大案之後,隨手拿起一份報告看了起來。帳外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步兵的聲音也傳了進來,「王大人,何大人,請進。」

    放下手中的報告,看著進帳來的一群人。高遠不由稍稍楞了一下,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為首,此人定然是資格最老的王玉龍,林林總總差不多二十餘人,出奇的是,除了少數人,大部分居然都身著常服。

    「王玉龍叩見將軍!」老頭一進帳內,便推金山,倒玉柱拜了下去,其它縣尉。跟在王玉龍身後,都是緊接著拜倒在地。「遼西無主,人心惶惶,王玉龍率諸縣縣尉以及各衙門官員,請高將軍馬上入城,主持遼西事物。」

    高遠急步從案后繞了過來,一彎腰扶起了王玉龍,「王縣尉快快請起,這不是要折煞我了么?」他大聲道:「王將軍與我路鴻叔叔乃是戰友。兄弟,於我便是長輩,高遠豈當得起各位叔輩如此大禮,快快請起。」

    王玉龍以前並沒有見過高遠。只是聽聞過高遠的諸多傳奇,盛名之下,心道高遠必然是那種少年得志,盛氣凌人的青年。心中早已做好了被對方折辱一番的準備,只要能平安退休回家含貽弄孫便心滿意足,倒是沒有想到。對方居然禮遇如此。

    抬起頭來,看到的便是一張微笑的,平易近人的臉龐,絲毫看不出有什麼煞氣,殺氣,簡直就像一個鄰家熱情好客的小哥。

    「步兵,還不替王老縣尉搬椅子過來,把火盆也挪過來,王縣尉年紀大了,這天氣天寒地凍的,大帳又不耐寒,老縣尉戎馬一生,身上肯定落下了不少毛病,可不能讓老縣尉受罪。」

    「好吶,將軍!」步兵笑盈盈地搬過椅子,又將火盆搬過來,「將軍,要不我再去弄兩個火盆來?」

    「好,你想得周到,另外再多弄些小馬扎來,大家圍坐在火盆前,好說話。」高遠歉意地看了其它人一眼,「各位,不好意思了,大軍之內,東西都不齊備,椅子沒兩把,便弄些小馬扎來,大家委屈一下。」

    眾人都是目瞪口呆,出城之時,眾人千思萬想,也絕沒有想到,與高遠見面的場景,居然會是這樣。

    步兵的手腳極快,轉眼之間,便又弄來了兩個火盆,十幾個小馬札,將三個火盆並在一起,大帳之內,頓時便有股股暖意升騰而起。

    高遠拖一個小馬札過來,挨著王玉龍坐下,伸手指著剩下的小馬札,揚聲笑道:「大家都隨意些兒,坐下說話。」

    眾人你kankan我,我kankan你,最後還是何保田第一個拉過一個小馬札,向著高遠說了一聲得罪了,便在王玉龍的另一頭坐下來之後,其餘人這才有些畏畏縮縮地坐了下來。

    步兵則充當了高遠的貼身侍衛,跑前跑后的替眾人沏上了熱茶,接過步兵遞來的熱氣騰騰的茶水,眾人都是恍然在夢中,那叮叮的鐵腳踩在地上的聲音,也恍若在天外響起一般,步兵,這可是高遠的心腹悍將,隨著高遠大鬧過薊城的人物,失去一隻腳后,本以為他就此廢了,但此人驍勇著實嚇人,居然憑著一隻鐵腳,仍然成為了高遠軍中的騎兵大將。他們可從來沒有想到,跑前跑后服侍zi的居然是這樣赫赫有名的人物。

    高遠坐在王玉龍身側,卻是絕口不提遼西城的事情,只是撿著些昔日舊事與眾人閑談,這些事兒,都是以前路鴻與他提起過的,當年路鴻,高遠的父親高子達,以及黃得勝等一干舊人隨著張守約在前線拼殺,王玉龍自然也是其中一員,只是不如這些人一般聞名罷了。

    果然提起這些往事,王玉龍的眼神便有些朦朧了,一個老人,陷入往事的回憶之中,自然便有些難以自拔,看著高遠的眼睛,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防備和敬畏,倒像是看著一個兄弟的子弟,終於長大成人的喜悅。

    兩人絮絮叼叼的說得時而沉重,時爾興高采烈,卻將其餘人看得目瞪口呆,其它的人,年紀與王玉龍相差得大了一些,當年那些舊事,自然是插不上嘴。

    雖然插不嘴,說不上話,但眼見此情此景,眾人自然也是欣慰,高遠如此平易近人,眾人是不必擔心後路問題了,看來這一次出來,請高遠入城,倒是做出了平生最正確的一個決定。

    何保田也是張守約的親兵出身,不過他進入這個隊伍的時候。戰事已經結束,高子達也陣亡了,算是后一撥人,看著高遠此刻與王玉龍聊得火熱,心中不由感慨,非常人果然不能用常人的心思來猜度,只看高遠對待他們這些人的態度,便可知一二,張君寶那廝,當真給高遠提鞋兒也不配。

    看著王玉龍給高遠引入了往事這中難以自拔。他輕輕地咳漱了一聲,「高將軍,請恕我無理了,王縣尉,我們這一次來見高將軍的緣由,還請王縣尉稟報於高將軍。」

    高遠微笑著沖他點了點頭,王玉龍也是霍然驚醒,歉意地看著高遠道:「瞧我,當真是老了。一說起往事,便難以自拔,高將軍啊,眼下遼西局面您也看到了。老郡守死難瞑目,二公子含冤而死,張君寶這個喪盡天良的東西,哪裡還有資格出任這遼西郡守一職。但遼西不可一日無主,我與城內諸多官員,鄉紳商議。此職,除了高將軍之外,竟是無人有資格擔當,所以請高將軍您能早些入城主持大事啊!」

    高遠沉吟地著看著王玉龍,「王縣尉,不瞞你說,對於這遼西城,我是毫無野心的,想來王縣尉也知道,我在草原深處,已經有了zi的存身之所,而經略大草原是我接下來的重點,這一次率兵來遼西城,也只不過是因為張君寶所做之事shizai天-怒人怨,我受老郡守大恩,尚不得報,豈能任由這混蛋逍遙法外,原本我只是想將張君寶在老郡守墓前斬首之後,便率兵回去的.」

    聽著高遠的話,王玉龍大感意外,看著對方的臉龐,聽著對方的話語,意似沒有絲毫作偽的意思,不由有些急道:」高將軍,這可使不得,遼西如今已是這般moyang,如果將軍不來主持大局,遼西豈不要糜亂下去,眼下東胡人打了大勝仗,對於興兵的大燕必然要bao,將軍有退路可走,這遼西上下,可是走不了,將軍不來主持大局,東胡人打來,如何是好?」

    何保田站了起來,雙手抱拳,」高將軍,還請以遼西大局為重,出任遼西郡守一職.也只有將軍的赫赫威名,才能震懾東胡,使他們不敢犯遼西啊!」

    「請高將軍以大局為重!」圍坐在火盆前的眾人一齊站了起來,抱拳一揖到地,異口同聲地道.

    「諸位請起,請起!」高遠看著長身而立的眾人,有些犯難地道:」諸位,不瞞你們說,我如果進了遼西城,當了這郡守一職,只怕就有人會說我殺張君寶不是為了替老郡守報仇,替叔寶兄弟等人伸冤,而是要說我存心想要謀奪遼西,人言可畏啊,我高遠光明磊落,卻是不願背上這等黑鍋.」

    「高將軍既然說光明磊落,又何須畏人言?」王玉龍站了起來,」在遼西那個敢亂言,我王玉龍雖老,卻也還提得刀,定然親自去割了他的舌頭.」

    「老縣尉卻請坐下.」高遠伸手扶住王玉龍.」老縣尉有心,高遠卻是惶恐了.此事從長計議可好?」

    「高將軍,此乃當前遼西頭等大事,怎可從長計議,遼西現在上下人心惶惶,一片混亂,高將軍如不能馬上撐起這遼西大局而是甩手離去,只怕這遼西就要淪為東胡人的馬場了.」王玉龍推開椅子,屈膝跪倒在地,」高將軍如不答應,老頭子就跪死在這裡了.」

    「請高將軍入城!」一片嘩啦啦的小馬札翻倒的聲音,屋裡除了步兵,全都跪在了地上.

    一側的步兵,看著五體投地的跪在地上的這些人,心中對高遠當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進城容易,收拾人心難,收服這些張守約的老親兵更難,但在高遠的手中,卻是簡單的不像一個事兒,輕輕鬆鬆就給擺平了.

    他不由得想起先前高遠對他說過的一句話,以德服人啊!

    步兵在心中笑了起來,的確是以德服人,當然,前提是你的刀夠利,兵夠壯,然後再以德服人,必無往而不利.(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王牌神醫
    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他比時光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