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殊死之斗〔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七十四章 殊死之斗〔上〕字體大小: A+
     

    積石城護城河的水源被堵住,城上眾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護城河在一夜之間,便露出了黝黑的河床,除了一些較低的水坑裡還積存著少量的水外,盡數露出了河底的淤泥,數量眾多的魚蝦在泥漿之中拚命掙扎著,竭力想將自己埋進泥水之中。

    鼓聲之中,一輛輛蒙衝車,攻城車蒙著厚厚的牛皮被推了上來,後面是螞蟻一般扛著沙包衝上來的遼西郡兵與天河郡兵。

    「床弩,瞄準那些車仗,給我將他們射垮,投石機,作延伸射擊。」攻軍者衝擊的個方向上的征東軍將領是唐明,此時的他,臉色冷如鐵石。

    床弩的底盤緩緩轉動,巨大的弩箭瞄準著那些體形巨大的蒙衝車,攻城車,伴隨著尖厲的嘯聲,一枚枚巨大的弩箭破空而出,瞬息之間,城下那些正在靠近的大型攻車器具之上,或多或少地挨上了數枚床弩,床弩巨大的破壞力,在這一瞬間表露無疑,看似一間房子高矮的攻城車發出咯吱咯吱不堪重負的聲音,巨大的體形開始搖晃,推動這些攻城車的士兵驚呼著四散逃開,轟隆隆的聲音之中,巨車四散倒下,一根根尺余粗細的柱子從半空中落下來,狠狠地砸在地上,或者砸落在一些倒霉的,走避不及的士兵,第一批上來的數十輛攻城車,上百輛蒙衝車,頓時又一半散了架,變成了一堆廢墟。

    「臂張弩,覆蓋射擊!」唐明又冷又硬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嗡嗡之聲不絕於耳,宛如一片烏雲自城上飄下,那些失去蒙衝車,攻城車掩護的進攻士兵成片的倒下。

    與此同時,城內無數的投石機射出的石彈。越過城牆,遠遠的落在燕軍的後部,第一次落下時,造成的傷害並不大。但接下來的二次傷害。卻更令人恐怖,這些圓球般的石彈落地之後。彈將起來,毫無規律的四散飛濺,從空中落下時,軌跡可辯。但落地之後,卻再也無法判斷這些石彈將會飛向何方,也許,地上一顆小小的石頭,就能改變他原本的方向。

    這些石彈在人群之中砸倒,碰倒一個又一個的士兵,有些落地之後粉碎的石彈。那尖厲的嘯叫著旋轉飛舞的石片,更是讓人防不勝防。

    傷亡不小,但進攻者並沒有因此而畏懼,沒有被摧毀的蒙衝車。攻城車以更快的速度沖了上來,無數的羽箭仰射而上,對城上進行壓制,蒙衝車,攻城車沒有停留,直接被推進了護城河中,後面的士兵飛快的將沙袋扔了下去,然後轉身便跑。

    只是一次攻擊,便有近百米的護城河道被填平。而燕軍陣容之中,第二批攻擊者又已經在鼓聲之中出發。

    積石城城防的總指揮葉真走到了唐明的身邊,看著不斷逼近的燕軍,喃喃地道:「為什麼是遼西郡兵與天河郡兵?」

    唐明回頭看了一眼葉真,「沒什麼好奇怪的,填平護城河,是個送死的活兒,反擊有限,被動挨打,自然要讓這些魚腩上來,等護城河填平,可以直接攻擊城牆的時候,常備軍就該動手了。」

    「應該是這樣吧!」葉真點點頭,「我只是有些奇怪,天河郡兵可是姬家親兵,並不差的。唐明,頂得住吧?」

    唐明咧嘴笑了笑,「不瞞葉將軍,心裡挺緊張的,這樣的大的陣仗,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第一次經歷,以前打過的河間郡兵,跟對面的這些傢伙比起來,差了不少。」

    「那是自然!」葉真笑道:「不過人都有第一次,便如同你跟著高將軍打第一仗的時候,想來心裡也是挺緊張的吧?吐了沒有?」

    唐明大笑起來,「吐倒是沒吐,不過下了戰場之後,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最後還是老上司孫將軍去暴揍了我一頓,這才緩過神兒來。」他搖了搖頭,「以前我殺過豬,殺過羊,可殺人,那感覺真是不同啊!」

    「沒有人想殺人,我們又不是野獸!」葉真臉上笑容慢慢斂去,「但現在,我們卻只能將他們當成野獸,當成牛羊。」

    唐明點點頭,「葉將軍放心吧,城上遠程武器密集,每五個新兵,便有一個老兵帶著,野戰不足,守城卻是有餘。只能弩箭,石彈充足,敵人休想靠近城牆。」

    「好,那我去別的地方看一看,你當心一些。胡彥超是攻城的行家,萬萬不可小覷他。」

    「明白!」

    燕軍中軍,張君寶看著一批又一批倒下的遼西郡士兵,心裡一陣陣的抽搐,偷眼去覷胡彥超時,卻見他面色如常,臉上一絲兒的表情也沒有,心中不由更恨。

    「胡將軍,如此打法,只怕天河郡兵與遼西郡兵支持不到天黑,便會失去戰鬥力了。」檀鋒緩緩搖頭。「城內的弓箭太密集了。」

    胡彥超嘆息道:「培養一個合格的弓箭手不是容易事,但是征東軍用的是他們自己獨制的臂張弩,這種弩超越了一般的弩箭射程數倍有餘,而且這種密集的射擊,根本不需要瞄準,看來積石城中,當真不缺弩箭啊。單是這一陣子攻擊,城出的箭支便有數萬支了。」

    「拿下積石城后,這種弩箭的製造匠師一定要拿到手中,以後常備軍裝備了這種弩箭,戰力將成倍提升。」檀鋒道。

    「讓他們堅持到午後,就換常備軍上去吧,常備軍的戰鬥經驗與身體防護都比他們要強。」

    「那什麼時候開始另一面的戰爭?」

    「先打兩天吧!」胡彥超眉毛挑了挑,「想騙過葉真,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呢!」

    兩天,便意味著更多的傷亡,檀鋒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於他而言,現在最不想的就是太大的傷亡,燕國如今正需要大量的兵力,漁陽方向,戰爭的警報已經拉響,姜新亮所屬與趙軍的小規模衝突日漸加大,大戰一觸即發,這幾萬好不容易突圍而出的常備軍,檀鋒本來是打算要投入到漁陽去抵禦趙軍的。如果在這裡傷亡太多,不免到時候在漁陽便要捉襟見肘了。

    但胡彥超的判斷是有道理的,他這樣的老將,不會隨意的拿著士兵的性命去開玩笑,既然他說需要如此,那就肯定是要如此。

    一念至此,檀鋒對於高遠那最後一點愧疚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濃濃的憤恨,此人悄無聲息的在草原深處建起如此雄偉險峻的一座城池,不臣之心昭然若揭,如果不是這座城,高遠的老巢早已被他握在手中,他此時應當已經在去漁陽的途中。

    國事敗壞,儘是這些心懷私利之徒導致的,倘若人人為國,豈會有燕國如今的慘狀。

    「打吧,為了日後燕國的強大,現在付出一些犧牲也是值得的。」

    「漁陽那邊怎麼辦?」胡彥超嘆了一口氣:「檀將軍,我估計真要拿下積石城,傷亡恐怕要近萬。到時候一支殘軍去漁陽,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啊!」

    「淳于燕自東胡返回后,已經在趕往漁陽的路上。」檀鋒道:「與趙國談判吧,了不起,便是將那四座城池還給他,來換取我們所需要的時間。十年,不,也需只需要五年,我們就能重新崛起,五年時間,足夠我們再建起一支強大的常備軍,有了全國上下齊心協力的支持,現趙國再戰,我們便遊刃有餘,不要忘了,在趙國的身後,還有強大的秦軍,我們只需要展現出我們的實力,趙牧就會知難而退,甚至會聯合我們去對付秦軍,到了哪時候,我們便能再次進軍東胡,甚至去拿下齊國,魏國.」

    檀鋒的眼中閃著光.」所以胡將軍,盡你所能吧.」

    午時過後,唐明驟然之間便感到了極大的壓力,因為攻擊者換成了燕國常備軍.護城河在上午已經被填平,上百座攻城車被推到了城前,攻城車幾於城牆一樣高,上面布置的床弩以及弓箭手,與城上對射,極大地牽制到了守城者.

    常備軍的戰術水平遠遠高於郡兵,單是床弩射擊的準確性,便遠超城內的征東軍,城內只能依靠密集的覆蓋射擊,而這些攻城車上的燕軍,卻能準確地一台一台摧毀城上的床弩.

    在攻城車一架一架倒塌的同時,城上也開始出現了驚人的傷亡,在燕軍的攻車城背後,更多的投石機立了起來.

    燕軍越過了護城河,長長的雲梯立了起來,梯子頂端的錨鉤鉤住了城垛,燕軍開始蟻附登城作戰.

    唐明將遠程打擊的指揮交給了副將,自己開始指揮士兵們對付蟻附攻城的燕軍.

    一架架的雲梯被斬斷錨鉤,掀翻在地,雲梯之上的士兵慘叫著墜落下去,但更多的雲梯被豎了起來.

    葉真在燕軍開始登城的時候,出現在了這一面的城牆之上.在他的身後,是五百名整裝待戰的預備隊員.

    第一名燕軍終於出現在城頭之上,唐明怒吼著撲了上去,刀光一閃,這名燕軍立足未穩,斗大的腦袋便已是凌空飛起,無頭的屍身噴濺著鮮血,倒栽了下去.

    唐明撲到這架雲梯前,來不及掀翻雲梯,他便站在這裡,一刀一刀的進行著機械運動,只到身後的士兵衝上來,斬斷了錨鉤,推桿頂住了雲梯,一聲吆喝,將這架雲梯遠遠地推了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棄婦再嫁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我的老婆是土匪總裁大人玩夠了沒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