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八章: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八章:殺字體大小: A+
     

    檀鋒在城府,心計,謀略之上,自然不是胡彥超能比的,但檀鋒卻有自知之明,以前從軍之時,他統率的是騎兵,來去如風,擅長工的是奇襲,刀馬對撞,以硬碰硬,對於這種攻堅戰,他的確沒有什麼辦法,所以當他面對積石城和積石山的時候,他知道要先拿下積石山,但採用的策略卻是小股人馬的偷襲,在征東軍準備充分的qingkuang,失敗便再所難免。

    胡彥超不同,他一直在常備軍中任職,從一個基層軍官,慢慢地熬到頭髮都快白了的時候,才成為一員副將,是一步一個腳印,一級沒有拉下慢慢升上來的,攻城,守城,他不知經歷過多少,有過無數次勝利,也有刻骨銘心的失敗。當他接過檀鋒的指揮權的時候,投注到對面敵人的第一束眼光,也是積石城。

    不過,他不是偷襲,他是強攻。

    現在他的手中有足夠的攻堅軍械,有數倍於城內的守軍,他根本用不著用些屑小伎倆,直接便是碾壓。

    對積石城與積石山的進攻是同時展開的。

    三千天河郡兵在姬無情的帶領之下,對積石城展開試探性進攻,在他們的身後,是一萬燕國常備軍,而在積石城方向,胡彥超一次性命投入了超過五千人的燕國常備軍。而守衛積石山的征東軍,只有五百人。

    當胡彥超擺開陣勢的時候,葉真站在城頭,臉色難看之極。

    「葉將軍,積石山有危的時候,我帶騎兵衝出城去進攻,攪亂他們,為山上的弟兄減輕壓力。」站在他身邊的賀蘭燕道。

    葉真緩緩搖頭,「沒有用的。賀蘭教頭,你看到那天河郡兵身後的那些燕國常備軍了么?他們是幹什麼的?胡彥超是沙場老將。這些人就是為我們有可能存在的騎兵準備的,這些燕國常備軍有東胡人交過手,他們面對東胡鐵騎都不會自亂陣腳,何況是你麾下現在老的老,少得少?」

    「你看不起不我們?」賀蘭燕一下子寒了臉,「就算是老的老,小的小,照樣揮得動馬刀,殺得死敵人!」

    葉真微微一笑,點頭道:「是我失言。賀蘭教頭,好鋼要用在刀刃上,現在我們城內,你與白羽程麾下的這幾千騎兵是我們的奇兵,不到最佳的時候,我們絕不能動用,要知道,只要使用你們一次,胡彥超就不會再上這種惡當了。所以我們只有奇兵突出,方能取得最好的效果。」

    「什麼時候才是最佳的時候呢?」賀蘭燕問道。

    「當積石城歷經數次危險之後!」葉真笑了笑。「只有經過數次險些破城的經歷,我們的騎兵都沒有出城戰鬥過,才能讓胡彥超相信。城內沒有騎兵,騎兵都讓高將軍帶走了,當他放鬆警惕,投入所有的兵力。意圖一舉破城的時候,你們的機會就來了。」

    賀蘭燕眼睛發亮,「這個時候。他們不會再有嚴整的隊形,不會有專門抵抗騎兵的槍林,刀陣,分散攻城的隊伍,將是我們鐵騎面前的羔羊。葉真,你真陰險!」

    葉真聽著賀蘭燕前半句話,本來笑容滿面,心道這女子悟性當真是極高的,但臉上笑容剛剛綻開,便被賀蘭燕後面一句話噎得半死,一口氣沒倒騰過來,頓時劇烈的咳漱起來。

    看著葉真的moyang,賀蘭燕咭的一聲笑了起來。

    「兵者,詭道也。」葉真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沒好氣地道:「你跟著高將軍打了這些年的仗,他的陰謀詭計,比我多得多是吧。」

    提起高遠,賀蘭燕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橫了一眼葉真,指著城下,正在緩緩逼近的敵人,「這可不是陰謀,積石山怎麼辦?」

    葉真微微閉了一下眼,掩蓋眼中那一抹痛苦之色,「打仗,總是要死人的,總是要有犧牲的,希望那上面的兄弟,不要墜了我們征東軍的威風。你說得不錯,胡彥超現在所行的不是陰謀,而是堂堂正正的陽謀,這是因為他現在的實力遠勝於我們,用兵之道,奇正相輔,然以正為主,以勢以力,用陰謀的一方,通常都是弱者一方,當你實力遠勝對手的時候,根本就不必要用陰謀,你只需以堂堂正正之師壓過去就是了。現在,就是這樣,我們明明知道胡彥超攻積石城是佯攻,而攻積石城是真打,我們卻沒有辦法,我們不能出城去援助他們。我們無法與他們面對面的進行決戰。」

    「看著他們被攻破,看著他們死嗎?」賀蘭燕的臉開始慢慢地漲紅。

    葉真閉上了嘴巴。

    賀蘭燕狠狠一拳擊打在城垛之上。

    身後響起了腳步聲,兩人轉頭,看到蔣家權正徐步而來。

    「長史!」葉真躬身道。

    蔣家權走到城牆之前,抬頭,看著不遠處的積石山,「葉將軍,床弩從這裡射過去,能有效的幫助山上的弟兄么?」

    葉真搖頭,「床弩雖然能射到山半腰,但是已經沒有什麼殺傷力了,積石山之所以能支援我們,是因為他們在高處,射下來的床弩也好,投石也好,藉助了從高處落下來的勢。而且,他們也只能覆蓋到我們城牆之前的地方,而打不到城頭之上。」

    「這也不是我們的錯誤!」蔣家權嘆了一口氣。「沒有想到檀鋒竟然瘋子一般的調來了兩萬燕國常備軍,城內兵力不足,如果能在積石山上駐紮三千人,再輔以各類軍械,別說眼前這點兒敵人,便是再多幾倍,又如何攻得上積石山去。葉真,用床弩射一封信到對面山上吧,不用說別的,只需說征東軍以他們為榮,高將軍會為他們復仇,請努力殺敵!」

    葉真沉默片刻,「是,我馬上去辦!」

    蔣家權站在哪裡,雙手合什,高高舉過頭頂,然後躬身,向著積石山上的五百士兵行了一個大禮,嘴唇哆嗦了幾下,終是沒有說出什麼,轉身離開了城牆。

    積石山上,何沖看著密密麻麻正向著積石山運動而來的敵軍,身上涼嗖嗖的,心裡也是涼嗖嗖的,這可不是先前前來偷襲的張灼率領的那些遼西郡兵,這是燕國最強的部隊之一。

    起碼有五千人,而且在他們的隊列之中,還有無數的投石機,積石城並不太高,這些能將石彈投到數百米之外的大傢伙,絕對能將石彈砸到他們山上來。

    「弟兄們,看到那些大傢伙了么,待會兒一開戰,先將這些玩意毀了。」何沖吩咐道。

    「是,校尉放心,等他們裝定之後,我們便收拾他娘的。」身後,一名投石兵大聲道。

    「校尉,校尉!」山道之上,一名士兵如飛奔來,「城來了一封信。」

    何沖接過信來,攤開,只看了一眼,臉色先是一片雪白,然後湧上一陣潮紅。城內無法援助zi,而面對著十倍於zi的敵人,只怕積石山支持不了多久。

    終於到了最後的時候了!

    「讓所有的弟兄都到這裡來集合。」他輕聲吩咐道。

    片刻之後,五百士兵在他的身前站定,看著這些兄弟,何沖沒有多說一句多餘的話。

    「弟兄們,我們要死了!你們怕嗎?」

    五百人沉默不語。

    「是的,你們怕,我也怕。如果有一絲活命的機會,誰都不想死,但現在,大家回頭kankan,在山下,有十倍於我們的敵人,我們沒有機會了。那我們該怎麼辦?」何沖大聲吼道.

    片刻的沉默之後,有人-大聲吼了起來,」殺他狗娘養的.」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乾死他們!」

    「wocao他奶奶的.」

    先是七零八落,漸漸的,匯合成了一聲聲整齊的殺字.

    「殺!」

    「殺!」

    「殺!」

    何沖滿意地點點頭,手高高舉起,重重壓下.

    「英勇殺敵吧,不要擔心你們的家人,高將軍會替我們安排,不要擔心沒有人給我們報仇,高將軍會將我們的仇人撕成碎片,來吧,弟兄們,舉起你們的刀,拿起你們的弓箭,燃燒你們的熱血,在我們死之前,多殺幾個敵人吧!你多殺一個,攻城的敵人就少一個,攻城的敵人殺一個,我們在城內的親人就會安全一分.戰鬥吧,勇士們,回到你們的崗位上,準備迎接死亡吧,在我們死之前,讓更多的敵人倒在我們的面前,我們,用他們血,為我們的黃泉之路開道.征東軍!」

    「萬勝!」五百士兵同聲呼應,然後邁著沉穩的步伐,走向zi的位置.

    積石山上的動靜是如此之大,不僅積石城上能聽清他們那驚天動的吶喊之聲,便是遠處燕軍主陣地之上,胡彥超和檀鋒也同樣聽清楚了那聲聲飽含著悍然赴死的殺氣驚天的聲聲嗥叫.

    葉真眼眶發紅,無言的單膝跪地,在他的身邊,賀蘭燕亦以單膝點地,緊接著,唐明,王義等城中將領與城頭上的士兵們都是單膝點地,跪了下來.

    城內,十萬百姓寂然無聲,他們都轉頭看著積石山的方向,聽著那聲聲衝天的喊殺聲.然後不知從哪裡,亦傳來了一聲狼一般的嗥叫.

    「殺!」

    一聲既起,四方回應,十萬人異口同聲的喊出的一聲聲殺,頓時讓天地為之變色,便連久經戰陣,從屍山血海之中爬出來的胡彥超也為之變色.(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
    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壯士,乾了這碗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