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給一個借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給一個借口字體大小: A+
     

    葉重不是小孩子,他是跟著葉天南十數年的重臣,朝堂之上詭譎難辯,風起雲湧之事,他不知見過多少,葉天南的一席話,如何能讓他相信?他一下子直挺挺的跪在了葉天南的身前。

    「相爺,何必如此,何苦至此?高將軍若勝,相爺可去為他籌謀,以相爺在這天下的交遊之廣,布局天下之能,必能使高將軍在這天下更加舉足輕重,高將軍若敗,相爺可效十數年之前,卧薪嘗膽,以期東山再起。」

    葉天南微微搖頭:「今日已不是十年之前了。高遠若敗了,葉氏便敗了。高遠若勝了,我更不能去他哪裡,這豈不是與人口實,陷其於兩難之境?」

    葉重眼中一陣酸澀,慢慢地道:「高將軍若勝,葉相是想給高將軍一個借口?」

    葉天南微微一笑,「葉重,你長進了!既然明白我的心意,何必多言,帶著葉楓去吧,以你之才,以高遠用人之能,到了他哪裡,遠勝你跟著我,若真有哪么一天,葉楓還需要你看顧呢!」

    葉重不再說話,重重地叩了三個響頭,站了起來,抹了一把眼淚,轉身,消失在黑暗之中,他本是乾脆之人,見葉天南心意已決,便不再多勸。

    看著葉重消失,房門被掩上,葉天南回過頭來,淡淡的月光之下,身邊仍然閉著眼的葉氏臉上卻是珠淚滾滾。

    「你醒了?」葉天南嘆了一口氣,「也都聽到了吧?」

    葉氏睜開雙眼,看著葉天南,「老爺,你真要這麼做嗎?」

    葉天南沉默半晌,「當年大周一統天下,分封諸候無數,這些年下來,無數小國被滅。才興起這天下七國,像秦國贏氏,以前也不過是大周的一個臣子,還是那種最為偏遠最不起眼的臣子。但百年下來,你看又如何?現在的贏氏已經是天下第一大國?」

    「老爺,你是想讓高遠效仿秦國贏氏之舉?」

    「高遠對我說過一句話,當時覺得甚是大逆不道,現在想來,卻是極有道理,王候將相,寧有種乎?」葉天南笑道:「他秦氏能崛起於邊地,現在卻武懾六國,說不定高遠也能做到這一點。只看他不經意之間落下的棋子。便能看到高遠的確是有志於這天下,既然如此,我便再推他一把,成與不成,便看他的造化吧!他若成功。我葉氏必當再興旺百年。夫人,這是一場豪賭,不過對於我們來說,以現在幾乎微不可道的賭本來參賭這一場天下豪局,不管將來是輸是贏,我們都賺了呀!」

    葉氏沒有說話,只是轉身。緊緊地擁住了葉天南,「老爺既然心意已決,妾身自然是相陪。」

    「只是對不起你了。」葉天南歉然道。

    「老爺這是說什麼話,我們是夫妻,自然是夫妻一體,夫唱婦隨。同生共死。」

    再無睡意的二人,乾脆坐靠在床上,相擁在一起,絮絮叼叼地懷念起了幾十年前的往事,葉氏的臉上散發出陣陣光輝。嫁給葉天南這麼多年,她何曾有過這樣的時光?雖然知道時日已不多,但此時的她,心中卻是無比的幸福。

    時光便在夫妻二人的嘮叼之中點點逝去,直到外面傳來一陣駭人的驚呼,兩人這才相視一笑,一夜未眠,兩人卻絲毫不見疲倦,反而有點興奮。

    門就在此時砰的一聲被撞了開來。

    狄愁飛站在門邊,看著神色平靜的葉天南夫妻兩人,圓瞪著雙眼,眼神之中的震驚與不解兼而有之,但更多的卻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緊繃著的肌肉在此時卻是放鬆了下來。

    他彎下腰去,向兩人深深鞠躬,「葉相,夫人,實在對不對,打擾了。」

    葉天南看著他,「你是?」

    狄愁飛仍然彎著腰,臉上的神色變得謙恭了一些,「在下是燕翎衛駐天河郡指揮,狄愁飛。」

    「原來是狄指揮!」葉天南笑了笑,「外間出了什麼事?竟然讓狄指揮如此失態?」

    狄愁飛直起身子,看著葉天南,臉上的神色卻有些奇怪,似乎有些憤怒,有些驚訝,又有些不解,多樣神色摻雜在一起,便讓他的臉色看起來極其精彩。

    葉天南大步走到外間的曬台之上,入目之處,亦是臉色微變,難怪狄愁飛如此失態,院子里,走廓中,大門邊,一個個押送自己的燕翎衛盡都軟倒在地。

    「都死了?」他轉頭看著狄愁飛,臉上卻閃過的是一絲幸災樂禍之色。

    「只死了幾個人,剩下的,卻都是被人都暈了!」狄愁飛臉上怒意一閃而過。

    「看來沒了寧則誠,你們這燕翎衛儘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葉天南呵呵一笑,言語之中儘是諷刺。

    狄愁飛臉上紅一陣白一陣,不知如何回答,就在此時,樓梯一陣響聲傳來,一名燕翎衛探子飛奔而來,在狄愁飛耳邊低語了幾句。

    狄愁飛臉色大變,轉頭看著葉天南,「葉相,末將有一事不解,還請葉相解惑。」

    「請說!」葉天南攤了攤手。

    「既然貴公子已經離去,葉相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昨晚如果葉相要走,我相信這裡沒有人能留得住你!」狄愁飛是真的不解。

    「楓兒已經不在這裡了?」葉天南故作驚訝,「他竟然是你們燕翎衛環伺之中不見了?看來狄大人需得給我一個說法。」

    狄愁飛看著有些得意的葉天南,嘆了一口氣:「葉相,朝堂上的那些事情,我們這些小人物是不懂的,我們亦只是奉命行事,葉相是大人物,何必與我等這些小蝦米置氣,昨晚想來是葉重葉將軍來過了吧?葉將軍當真是好本事,我今早才接到緝捕葉將軍的公文,葉將軍卻早已到過此地了,既然他能接走貴公子,自然也能帶走您,為什麼您不走呢?」

    葉天南收斂起了笑容,「你官雖不大,但倒也是明白人,我不走,自然有不走的道理,至於葉重他們,你們也不必費什麼心思去追捕了,找不到他們的。」

    狄愁飛聽到葉天南坦承此事,點了點頭,「葉相既然不走,我便放了心,葉相是大人物,此去薊城,想來也不會有事。既然如此,末將便告辭了,這倒了一院子的人,總得要去善後。」

    「狄指揮請便。」葉天南袍袖一拂,轉身進了屋內。

    狄愁飛盯著關上的門板出神半晌,這才轉身下樓。

    「指揮!」一名部下走了過來,「死了三個,其它的人,要麼被迷煙弄昏,要麼被人敲得半死不活,捆得跟粽子一般。」

    狄愁飛冷冷地道:「三十老娘倒崩孩兒,咱燕翎衛本來最擅長這個,卻被人以其人之道還置其人之身,羞也羞死了,許言茂死了沒?」

    許言茂便是來自薊城燕翎衛總部,負責押送葉天南一行的官員。

    「沒有。」

    「不死前程也完了。」狄愁飛搖搖頭,「將他們都弄醒,該請大夫的請大夫。」

    「指揮,要不要上稟姬郡主,調軍隊搜捕。」

    狄愁飛仰首看天,長長了吐出一口氣,「報告是要報告的,但搜捕嘛,還搜個屁啊!下手的是葉重,那是何許人也,跟著葉相逃了十幾年的人,不說他別的本事,就是這隱匿逃亡的本事,在咱們燕翎衛之中,便無人能比得了,如何找得他?再說了,只要葉相還在,葉楓逃了便逃了吧,一個小孩子,能翻起什麼大浪來。」

    「明白了,指揮!」

    看著部下匆匆而去的背影,狄愁飛握了握拳頭,又轉頭看了一眼樓上那緊閉的房門,算是結個善緣吧,如果真要搜捕,未必便不能搜到,不過自己又何苦來哉,本來這事兒就不歸自己負責,面子上的事情做到就好,高遠對於大燕,可算是戰功赫赫,如今被人潑了一盆髒水,自己沒有幫襯的本事,卻也不必落井下石,再說了,高遠也不見得便敗,他若勝了,以後再遇見他時,自己也多條後路,他若敗了,一個小葉楓和一個喪家之犬的葉重,亦成了不什麼大事。

    一日之後,許言茂臉色蒼白的重新帶著葉天南夫妻二人上路,不過這一次,除了燕翎衛的人,他還從天河郡徵調了一支千人的部隊環伺左右。

    就算將葉天南順利的押送到薊城,他的前途也完了,這一點,他心裡清楚得很。

    就在葉天南被押赴薊城的路途之,草原深處,一場攻防大戰,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

    檀鋒這一次傾其所有,將在牛欄山大營里修整的兩萬燕國常備軍盡數調來,無數的攻城器械也隨之被運到,積石城下,檀鋒麾下軍隊已超過三萬之數,而指揮作戰的將領也換成了胡彥超。

    胡彥超守遼寧衛,不到一萬的燕國常備軍,頂住了七八萬東胡軍隊的攻擊,在守城之上,自然是極有心得之人,擅守城者,自然也擅攻城,這一點,檀鋒很清楚,是以胡彥超一到,檀鋒便將指揮權交給了胡彥超。

    他只有一個要求,攻破積石城。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