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六章:託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六章:託孤字體大小: A+
     

    城中更鼓已敲過第三次了,葉氏終究是婦人,長途跋涉,又心懷憂懼,終於還是抵不過如山的疲倦,在葉天南還目光炯炯的時候,已是沉沉睡去。

    葉天南卻是毫無睡意,自出琅琊郡以來,他便一直在想著這其中的環節,時至今日,心中已經有了一個dagai的脈胳,只可惜現在的他被燕翎衛看守著,外面的消息是一點也傳不進來,不知道高遠如今到底如何了?

    高遠大婚之時,他曾與高遠說過一句話,葉氏今後是興旺還是頹廢,全繫於高遠一身,沒有想到一語成讖,沒過多久,就兌現了。

    高遠這一次如果戰敗身死,只怕zi走不到薊城,便會一命歸西,王上要的是琅琊郡,現在所忌憚的也不過是高遠而已,高遠戰敗的話,王上便再也沒有了顧忌,在半道上賜死zi便是最好的選擇,眼不見心不煩,否則真見到了zi的面,不免會心中有愧,要知道如果不是zi,現在的王上只怕還在齊國都城鄧難度日,哪有如今的高高在上。真等zi到了薊城,他再下令處死zi,不禁會讓薊城貴族們心寒,亦會為各國恥笑。

    半路暴病而亡自然是最佳的選擇。

    如果高遠擊敗了周玉,dengdaiji的只怕是另一個截然相反的結局。便是重歸相位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

    想到這裡,他不禁冷笑起來。

    這些天燕翎衛一路之上拖拖拉拉,走得極慢,想必便是在等著前線的消息吧。zi不懼死,只是可憐了葉氏,隨著zi沒有過上多少好日子,便又要陪著zi去陰曹地府了,還有楓兒,這個命運多舛的兒子。從小遭罪受苦,而且他還是葉府現在唯一的一條根,也要隨zi而去了。

    葉天南鼻子有些發酸,險些兒便掉下淚來,zi殫精竭慮,苦熬半生,得來的竟是這樣一個結果么?讓葉氏一門再一次覆滅,連一個繼承香火的人都沒有了?

    他心中恨!

    大燕,我葉氏一門為你們盡心竭力,即便是十數前滿門被殺的時候。也未對你起過絲毫異心,反而是想盡辦法讓你能重新強大起來,但你就是這樣報答忠於你的臣子的么?如果時光能夠倒流,我一定會選擇一條不同的道路的。

    葉天南死死的握緊了拳頭,指甲深深地嵌進了掌心之中中。

    卡的一聲極輕微的響聲從門邊傳來,葉天南霍地轉頭,看著那一扇被緩緩的推開了一條縫隙的門。

    葉天南並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相反,這個世代任何一個貴族。無一不是文武皆通之輩,而葉天南十年,更是精通技擊之術,雖然除了在逃出燕國的那個時段。他根本沒有施展的地方,但並不代表著他沒有能力。身體在被窩之中崩得極緊。

    難道高遠已經失敗,燕翎衛準備下手了么?

    門縫之中,閃進一個人影。那人狸貓一般的向著床榻走了過來,看到一個極其熟悉的身影,葉天南不禁愕然。繃緊的身體一點點又放鬆下來。

    「相爺!」熟悉的聲音讓葉天南終於放下心中最後一絲警戒。

    「葉重,怎麼是你?」葉天南掀開了被褥,坐了起來。

    葉重搶前兩步,跪倒在床前,「相爺,您受苦了!」語音極氏,帶著濃濃的鼻音,強忍著想要流淚的想法。

    「你是怎麼跑出來的?王上要對我下手,沒有現由會放過你啊?」葉天南沒有下床,就在黑暗之中輕聲問道。

    「相爺,我在禁衛軍中當統領已經數年,豈會沒有一點準備,燕翎衛想對我下手之前,我便提前知道了消息,知道大事不妙,便提前溜走了。果然前腳剛出薊城,追捕我的燕領衛便後腳追來了。」葉重的語氣之中滿含怒氣,「王上當真是絕情之極,過河拆橋,卸磨殺驢,絲毫不顧舊情。」

    葉天南嘆了一口氣,「如果站在另外一個角度之上,燕國有這樣一位王上,未嘗不是福氣!」他突然笑了起來,「當然對我們而言,就絕不是什麼好事了。對了荀師如何?」

    「荀師只是一介書生,年紀又大了,名氣又大,料想王上不會對他怎樣,當時事態緊急,我也沒有時間去通知他!」葉重有些慚愧。

    「你沒有做錯什麼!」葉天南搖搖頭,「荀師或許會受些刁難,但絕不至於有性命之憂,而你落在他們手中,卻不一樣了。外面qingkuang如何?」

    葉天南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外面的qingkuang,他被隔絕消息,已經有些許時日了。

    「相爺,高將軍從東胡突圍而出,走得是經靜遠,過河套,度遼河然後返回扶風的路。」葉重知道葉天南現在最想知道的是什麼。

    「這條路好!」葉天南點點頭,「高遠為將,當真是不輸於趙牧的奇才。

    「高將軍回家之路雖然選得好,但是自東胡歸來的周玉,已經率一萬餘人前往草原堵截,意圖消滅高將軍所部!」葉重低聲道。

    「草原廣袤,高遠統兵之能,遠勝周玉,這一戰,誰勝誰敗,殊未可知!」雖然心中焦急,但葉天南卻仍是滿懷信心,儘力地向著好的方向去想。

    「再者,檀鋒集結了數萬大軍,正在草原深處進攻高將軍的老巢積石城!」葉重道。

    「你說什麼?」葉天南愕然,「數萬大軍,老巢,積石城?」

    「是的,相爺,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高將軍但在草原深處築起了一座城!」葉重直到此時,也還是滿心驚訝,「這個消息,我也是今天方知。從天河郡府的一個書吏哪裡探聽得來,來往的軍報之上,提到了這樣一個地方。能讓檀鋒動用數萬大軍去進攻的城池,必然不小,真是無法想象高將軍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葉天南心中的震驚無以言表,同時心中也極為惱怒,高遠能修起這樣大的城來,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是與菁兒大婚之時,他在zi面前竟然一點口風也沒有露,看來這個女婿,對zi並不是全無保留的。

    「草原深處,一座大城。」葉天南沉吟半晌,腦子中一時之間,千頭萬緒,無數個念頭霍霍轉動著,漸漸的明亮起來。

    「葉重,高遠與周玉這一戰,高遠必勝,周玉必敗!」他用肯定的語氣對著葉重道。

    「相爺為何如此肯定?」葉重有些不解,在他看來,高遠雖然自東胡突圍而出,但必然是損兵折將,精疲力竭,如何是周玉的對手?而且對於周玉有可能的突襲,高遠更是一無所知。

    「高遠不動聲然地草原深處築起了城,為了什麼?他是在給zi留後路,顯然,他早就在防著寧則誠與周玉了,選擇自靜遠而歸,恐怕也不是隨意選擇的,說不定他在戰前就已經布下了後手,連城都築起來了,嘿嘿,我當日送給他的那數萬丁口恐怕就在哪裡吧?」

    「是,我聽那書吏說,積石城中人丁已達十萬之眾,算是一個中等規模的城市了!」

    「好,極好,高遠擊敗周玉,而檀鋒無法在他歸來之前拿下積石城,這一戰,高遠便要大獲全勝了!周玉與檀鋒這一次必然輸得灰頭土臉。」葉天南笑了起來,「葉重,我有一件事情要你去辦。」

    「相爺,這一次我來,便是要帶著相爺離去,這驛館里的警戒的燕翎衛,都已著了我的道兒,不到明天日上三竿,醒不過來的,城裡頭我其它的兄弟也已經趟出了路,高將軍既然無恙,相爺便帶著我們去投高將軍。」葉重喜道。

    「不,我不走,你帶著楓兒走就可以了。這是我葉氏的一根獨苗了,你帶著他去找高遠。」葉天南微笑道。

    「相爺!」葉重震驚地看著葉天南,「你如果進了薊城,生死難料啊,現在的王上可不是在齊國時候的質子了!」

    葉天南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於他,我早就失望了。葉重,如果高遠萬一失敗了,我葉家必然死路一條,你帶著楓兒遠走高遠,找一個無人認識你們的地方隱居下來,替我葉氏將香火繼承下去,我亦死而無憾。而如果高遠勝了,王上必然會改變主意,我又哪裡會死,只怕還會重歸相位,手握大權呢!那時的我,又有什麼危險?不過我對王上已經失去了信心,無論高遠勝敗,葉楓都不能再留在我的身邊,你帶著他,看具體qingkuang,zi決定吧。」

    「相爺,請您也跟我一起走吧,十數年之前,我們能逃出生天,今天,我們照樣也能走出燕國,天下之大,何處不能去得。」葉重急道。

    「我年紀大了,不想再去了!」葉重搖搖頭,「十數年之前,我還只有三十餘歲,年富力強,雄心勃勃,滿心中想得都是復仇,可現在,我已經五十有餘了,再去十年么?」

    葉重滿目惶急。

    「你放心吧,我先前就已經說過,高遠敗亡的話,我葉氏還有葉楓繼承香火,亦無遺憾,而高遠勝,我自安然無恙,那時再相會吧。葉重,帶著葉楓走吧,這小子有點犟,你去弄昏他,先將他帶出去再告訴他。不必再來見我們了。」葉天南揮揮手,道。(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
    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