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四章:大風起(6)你要戰爭,便給你戰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六十四章:大風起(6)你要戰爭,便給你戰爭字體大小: A+
     

    休整了一晚,當第二天朝陽升起的時候,以騎兵為先導,征東軍全體開拔,一夜的修整,疲憊盡去,失去戰友的傷痛,亦隨著黑夜的逝去而被深深的埋在心底,這幾年來,戰士們早已習慣了這種生離死別,前邊,還有無數的戰鬥在dengdai著他們,或許,下一次,就輪到zi長眠了。

    除開成建制的軍隊,在長長的隊伍之中,有多了赫連部數萬丁口,這數萬人中,能夠上陣作戰的精銳不足千人,基本上都是婦孺老幼,但高遠卻異常重視他們,這不僅僅是因為赫連部族這數萬丁口之中有二千餘童子,更重要的是,赫連部族在整個匈奴部族之中,是很有影響與威信的部落,不是賀蘭部,公孫部以及布依一族所能比擬的。

    赫連部的整體投靠征東軍,會在草原之上形成極大的影響,會讓征東軍,讓高遠的名聲響徹整個草原,這對於高遠控制草原,集結整個草原的力量極為有利,接下來zi的處境有多險惡,高遠用屁股想也能明白。

    燕國不會放過zi,必然與zi為敵,而東胡人如果不想與燕人為敵,繼續打下去,那向草原進軍,與zi爭奪原匈奴地盤是可想而知的,東胡鐵騎犀利無比,特別是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上,更加有利於他們作戰,僅憑zi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與他們在廣袤的草原之上對抗,只有集合了匈奴人的力量,才有可能與東胡人一爭高下,甚至擊敗東胡,完成這一次征東沒有完成的偉業。

    控制草原,拿下遼東,高遠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如果再加上遼西,河間,琅琊呢?恐怕即便是燕國。也會在zi的力量之下顫抖吧!

    策馬緩緩行進在隊伍之中,高遠打量著一路逶邐前進的部隊,在他心中,燕國也好,趙國也罷,從來都不是他對手,他心中只有一個敵人。那就是此刻還離他甚遠,甚至於他毫無交際的,住在咸陽的那個偉岸的男人。

    秦武烈王。

    只有這個人,才會是zi最強勁的對手。如果有機會,與他正面較量一場,哪怕是敗了,也會不負此生。

    秦國冒了偌大的風險,甚至連秦武烈王都赤膊上陣這才一舉擊敗匈奴人,將十數萬匈奴精銳幾乎一鼓蕩平,像zi眼前的赫連部,以前可是控弦數千騎,可現在呢。卻只有可憐巴巴的幾百騎人馬了。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秦國豈會只是想著掃平zi的後院么?難不成他們不想從草原上得到zi想要的東西?

    當然不是,否則,就不會有秦國設立山南郡的這一舉措了。

    想到山南郡。高遠腦子裡便浮起了另一個人,路超,路叔叔的兒子。zi雖然與路超談不上什麼交情,甚至見面都不多。但只是一個路鴻對zi的恩情,便足以讓zi對路超另眼相待。如果以後zi與秦國起了衝突,zi該怎麼對待他呢?

    高遠皺眉半晌。突地又失笑起來,這是哪兒跟哪兒啊?現在的zi,還是先想辦法活下來,並活得更好吧,至於秦國這樣的龐然大物,先讓燕趙齊韓楚魏這些大塊頭去操心吧。

    悶聲發大財,聲張的不要,悄悄的幹活才是正理。

    回望身後的大雁湖,這是一個好地方啊,有山有水,如果以後實力足夠了,在這裡建一座城是一個不錯的辦法,佔住了這裡,便可以成為進攻東胡的一個前進基地,再加上牛欄山大營,兩邊夾攻,會事半功倍。

    看著大雁湖那已經重新變得澄清的湖水,高遠的心中不禁隱隱作痛起來,這一戰,他損失了上千士兵,那排在前頭,持刀衝鋒的可都是老卒啊。

    老卒,是一支軍隊的精華啊,這樣死在這裡,真是不值。

    回過頭來,高遠的臉色已是陰鬱起來,zi為了燕國衝鋒陷陣,幾度險些生死,可到得頭來,他們卻是如此的對待zi,這筆帳,回頭可得好好算一算。

    對於燕國,高遠本身並沒有多少忠心,為燕國衝殺,或者只是由於身處其間的一個慣性,多年生活在此,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將zi當成了一個純粹的燕人,但這一次,周玉與檀鋒將他心中的這一點念想完全擊得粉碎。

    以後,該為zi多想想了。想要zi活得更好,想要zi的親人不受到傷害,只有zi擁有強大的實力,擁有讓其它人望而生畏的本錢。

    地盤,軍隊,資源,金錢。

    「我們回家!」想到這裡,高遠禁不住心潮澎湃起來,望向遠處的眼睛之內,看到的不是那滿目的枯黃以前藍天白雲,而是衝天的大火,激烈的戰場,揮刀拼搏的士卒,以及無數傾覆的殘破旗幟,斷刃殘槍。

    「你們要戰爭,我就給你們戰爭!」

    他在心裡大吼了一聲。

    琅琊郡與天河郡交界之處,葉氏打開了車窗,向後望去,琅琊已漸去漸遠了,這裡,曾經是她年少時的故鄉,一場劇變,讓她失去了yiqie,變成了偏僻扶風縣的一介普通婦人,本以為這一生就這樣辛苦而又平淡地過完,但卻又是風起雲湧,葉氏重新站到了這個國度的高點之上,琅琊失而復得,再次回到故居的她,本以為餘生將要在這裡度過,可世事無常,這才僅令幾年功夫,zi與丈夫便又成了階下囚。

    車窗之外,負責押送zi一家人的燕翎衛不離左右,臉色陰冷。

    重新關上車窗,葉氏擔心地看著盤膝坐在另一邊,雙眼微閉的葉天南,自從離開琅琊郡城,葉天南沒有再說一句話,讓吃便吃,讓睡便睡,整個人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經歷過大起大落過,希望過,失望過,更絕望過,如今的葉氏的心理倒是堅強得很,沒有過不去的坎,她在心裡自我anwei道。

    「老爺!」葉氏輕輕地抓住了葉天南的臂膀,搖了搖,「你,meishi吧?」

    不知過去多長時間,葉天南終於緩緩地睜開雙眼,看著葉氏,「你相信高遠會裡通東胡么?」

    葉氏堅決的搖搖頭,「說別的我信,但說高遠里通東胡,我堅決不信,老爺你是不知道,高遠自從軍以來,不知殺過多少東胡人,他對東胡人,似乎有著一股發自內心的痛恨。」

    「能不痛恨么?東胡人殺了他的爹,他的娘也因此早逝,如果不是有路鴻照顧他,他能不能長大成人都很難說。」葉天南微曬道:「所以說,檀鋒找得這個借口,真得很拙劣,根本不可能取信世人。」

    「哪他到底要為什麼這麼做?他就不怕天下悠悠之口么?」

    「哼!」葉天南冷冷地哼了一聲,「悠悠之口!當年令狐滅我葉氏一門的時候,可怕過悠悠之口,史筆握在當權者手中,他願意怎麼描繪便怎麼描繪,時間可以磨滅yiqie,當知道真相的人一代人都死去的人時候,真實的歷史便會顛倒,英雄變成狗熊,奸佞化身忠良,黑白顛倒,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檀鋒看上的是我琅琊郡,高遠只不過遭了池魚之殃而已。如今的我,實力弱小,毫無自保之力,微一的依障便是高遠統兵在外,給高遠安上這個罪名,一氣兒剿滅了,便再無後患。」

    葉氏身子一顫,「老爺,他要琅琊郡,我們給他便是,妾身也不求別的,但求後半生與老爺平平淡淡地過完也就罷了。」

    「平平淡淡?紫兒,你男人是一個甘於平平淡淡的人么?」葉天南輕笑起來,伸手輕輕地撫摸著葉氏的後背。

    這麼多年以來,葉天南竟是第一次稱呼葉氏的小名,雖是老夫老妻,葉氏的臉上仍是閃過一絲紅暈。

    「就算我想平平淡淡,檀鋒會相信么?當年令狐殺我葉氏滿門,我孤身出逃,十年之後便鹹魚翻身,前車之鑒,檀鋒豈會重蹈覆轍?」

    葉氏悚然道:「他想殺我們?」

    「對,等他消滅了高遠,回過頭來就會殺死我們,斬草除根,方為上策啊!現在他不動手,只不過是因為高遠還活著罷了。」葉天南平靜地道。

    「高遠,他會有事嗎?」葉氏顫聲道:「我們也就罷了,可是楓兒他才十四歲啊。」

    聽到葉氏提起葉楓,葉天南臉上肌肉抖動了幾下,「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外面傳來御者勒馬的吆喝聲,葉天南閉上了嘴巴,窗格被從外面拉開,露出了一張死板的毫無表情的臉,「葉相,已經到了天河郡的羅城了,天色已晚,我們就在這裡的驛館歇息一晚,明天再啟程。葉相看可好?」

    葉天南閉目不語,葉氏卻點了點頭,「也好,老爺也累了,就先在這裡歇一晚吧。」

    車馬重新前行,就在這些馬車緩緩駛入羅城的城門洞口的時候,距離城門不遠處的一幢高樓之上的窗戶被輕輕地推開了一條縫隙,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著那輛馬車從小到大,然後又大到小,消失的視野之中。(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農家子的古代科舉生活天才兒子腹黑娘親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
    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極道特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