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心氣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心氣兒字體大小: A+
     

    草地之上,眾人席地而坐,高遠環顧四周,孫曉,鄭曉陽,孟沖,許原,那霸,顏海波,步兵,賀蘭雄等人以自己為原心,排成了一個圓圈,這竟是自高遠成軍以來,大家聚得最齊的一次,可以說,所有的征東軍高級將領第一次完整地聚在了一起。

    招眼眺望,四面大軍雲集,六千步卒,三千騎兵,可謂是人強馬壯,龍騰虎躍,比之剛剛從扶風出發之時,還強大了不少。如果不是這一次在東胡折損了三四千人,征東軍就更強了。

    雖然戰死了這麼多人,但他們卻給東胡人造成了更大的損失,不像中路軍周淵那般,數萬將士給困在城下,進退不得,覆滅在即,想到這一點,高遠卻覺得自己有資格驕傲。

    洛風,洛雷被邀出度這次軍事會議,以布依族的實力,較之公孫一族也不如,之所以他們能出現在這裡,卻是因為對於腳下這片土地,他們比這裡所有人都要熟悉,一路從巴托遷徙而來,這一路之上,每一寸山山水水,他們都曾經淌過,走過,駐紮過,放牧過。

    「多大燕此次兵敗,影響極大!」高遠的目光掃過每一人,特別在洛風和洛雷的身上停留得久一些,「十萬大燕常備軍,能逃出來三四成就算是了不起了,大燕一敗,趙國趙牧虎視眈眈,齊國田單磨刀霍霍,都想來分上一杯羹,而秦國勢大,自不必說了,值此多事危望之秋,我大燕上下本應齊心協力,共渡難關,但朝堂之上,卻是奸臣當道,竟然誣陷我里通東胡,勾結東胡人以至於此次征東之舉大敗,當真是可笑之極。想要剪除異己,把持朝堂,竟然不顧國家之大義,顛倒黑白,可謂無恥這尢。」

    聽到高遠的話,孫曉,顏海波等人頓時義憤填膺,那霸一下子蹦了起來,「媽拉個巴子的,老子們跟著將軍打東胡人的時候,他們還在薊城花天酒地呢,這些年,死在我們手裡的東胡人,數以萬計,要不是他們來搗亂,過得些許年,將軍定然能一步步將東胡置之死地,現在他們想來撿桃子,吃了敗仗,竟然將黑鍋扣在我們頭上,當天下人都是瞎子么?仗打得這個地步,只要稍通軍事者,一復盤,便能知道這仗是如何敗得,要誣陷我們,門兒也沒有。」

    高遠抬抬頭,「那霸,你心裡氣憤我是知道的,其實我們心裡也都清楚,他們所需要的,不過是一個名義而已,重要的是,我們的存在,影響了某些人獨霸朝堂的野心,剪除我們,便成了他們當然得選擇,不僅是我們,連張守約張郡守,張叔寶將軍,路鴻將軍,黃得勝將軍,已盡皆被他們害死。現在,輪到我們了。」

    顏海波嘿然冷笑,「我們可不是張守約張叔寶,他們想要我們的命,卻來試試我等刀鋒。」

    高遠抬起手,指著他們將要前進的方向,「現在,在我們的前方某人地方,周玉率領一萬燕國常備軍,正準備伏擊我們,而在積石城,數千天河郡士兵以及遼西張君寶這個逆賊的手下,正準備闖進我們的家,大家說,我們該怎麼辦?」

    「殺,殺,殺!」所有將領,都是一躍而起,拔也腰間佩刀,憤怒地吼叫起來。

    「對,殺過去。」高遠霍然站起,「他們想一手遮天,我們便將這天捅個窟窿,讓被他們遮住的陽光普照天下,打垮他們,揭穿真相,讓世人明白,究竟孰是孰非,誰黑誰白。天道昭昭,邪不壓正,沒有什麼能擋得住我們前進的腳步。」

    「征東軍,萬勝!」孫曉振臂疾呼。

    「征東軍,萬勝!」所有將領們揮舞著佩刀,一齊狂喊。

    他們的喊叫之聲,驚動了不遠處的駐軍,雖然不明白將領們為什麼突然發狂一般的大吼起來,但最近的士兵們仍然舉起刀槍,戟指天空,異口同聲地吶喊起來,呼應著他們的將領。一時之間,征東軍萬勝的口號此起彼伏,響徹天地,一浪接著一浪,從最近處,滾滾波及遠方,聲勢如雷,使得剛剛加入征東軍的洛風洛雷等布依族人,赫然色變。

    高遠極其滿意,此次東胡兵敗,雖然脫困而出,但傷亡過半,士氣仍然是不可免得受到了影響,步兵率部來援,這讓士兵大幅度的提升恢復,而孫曉剛剛的這一舉動,可謂是將征東軍的士氣又提升到了頂點。

    這便是自己部隊的心氣,勝不驕,敗不餒,只要一息稍存,便會是另天下人戰慄的一支強軍。

    「坐,都坐!」高遠雙手下壓,「只要我征東軍有這股心氣,這天下便沒有我們不能擊敗的軍隊。」

    許原連連點頭,鼓著一雙三角眼,恨恨地道:「周玉算個鎚子,當初在漁陽之時,我便看出他不是什麼好鳥,當時將軍率領我們拖住了數萬趙軍,這個龜孫子硬是不出兵側擊呼應我軍,要不是將軍突出奇謀,我,孟沖可就全死在哪裡了,這個王八蛋,這一次居然將主意打到了將軍身上,正好新帳老帳一齊算,滅了丫的。大燕有名的將領,這一次全讓周淵給葬送在了東胡,就這個周玉成了漏網之魚,咱們再將這周玉滅了,將軍乾脆領著我們一路打到薊城去,將軍來當這個太尉,豈不比周淵強得多。咱們也都跟著將軍陞官,也弄個大將軍乾乾,保證比那些尸位素餐者強得多,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轟然應聲,「說得好!」步兵跳了起來,鐵腳在地上石頭之上碰得叮噹作響,「只要將軍當了家,管他什麼趙國齊國,都不在話下,便算是秦國,咱們也有膽碰上一碰。」

    這便是征東軍諸將的心氣兒,哪怕現在尚未脫困,身處險境,但沒有人將這些困難當成啥事,以前比眼下這處境可要難上多少倍啊,大家還不是一路走過來了。從百把人的扶風縣兵,一路發展到如今上萬大軍,還有積石城這樣一座堅固的後院,高遠高將軍展翅高飛,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高將軍得了志,他們這些心腹大將豈會沒有好處?

    聚在這裡的人,要麼便是高遠當初的患難兄弟,要麼便是如孟沖許原這樣本身大有才能,卻在原藉給排擠得無法立足之人,或者便是賀蘭雄這等草原蠻夷,一想著能進入到薊城這樣的花花世界之中起居八座,呼風喚雨,哪有不激動的道理!更何況,眼下大陸風起雲湧,正是英雄輩出之時,王候將相,焉知沒有他們一份兒?

    許原似乎是沒心沒肺的一句話,卻是將大家的鬥志全給挑了起來,高遠掃了一眼微笑的孟沖,心中一動,許原雖是將才,但這等話,這種事,卻不是他能想出來的,看來這後頭,定然是孟沖在攛掇。

    像孫曉步兵等人,對自己忠心耿耿,但卻不會想得這麼遠,他們都是唯自己之命是從,自己喊打到哪裡去,他們拔刀便會衝上去,而孟沖,顯然要比他們高上一個檔次。

    從在漁陽開始,高遠便對孟沖極其欣賞,這是一匹千里駒,只要駕馭得當,必然會成為自己的得力助手。

    想成大事者,不但要有孫曉步兵這等忠心不二的悍將,也得有蔣家權這樣的思慮深遠的謀士,更要有孟沖這樣有想法,通軍略,獨擋一面的帥才。

    「好了好了!」高遠笑著雙手下壓,「有多大肚,吃多少飯,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萬萬不能好高騖遠,眼下咱們還想不了這麼多,有些事,現在不宜能,不能談。」

    眾將心領神會,孟沖更是喜笑顏開,許原的試探,讓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了高遠的心意,不是不能談,而是現在的實力不宜談,那等到實力足夠了呢?

    遼西,河間,琅琊,別的不說,單是這三地,只要握在了高遠之手,他的力量便足以讓大陸之上任何一個勢力為之側目。

    而這三地,等高遠脫困之後,都有足夠的理由去拿到手中。

    「周玉料敵不明,他以為我軍只有三四千疲兵,兵微將寡,物資缺乏,定然是不堪一擊,只憑這一點,這一仗,他便必輸無疑。」高遠笑著看向眾人,「不過我們也不要大意,戰略上藐視敵人,但在戰術之上,具體的打法之上,卻一定要重視敵人,周玉不是無能之輩,單看他能突出東胡人的重圍,便應當尊重他,而且,我想要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每一個士兵都是我征東軍的財富,能少死一個,便少死一個。」

    「將軍仁慈!」孟沖點頭道,一將功成萬骨枯,高遠的這一心理,或許會給以後的征戰埋下隱患,但卻無疑能更讓士兵歸心,有利便有敝,只看當時的情況,是利大於敝還是敝大於利了,或許以後隨著高遠實力的增強,地位的上升,這個情況會得到改變。「周玉想要的是將軍的命,想要的是將我們征東軍徹底打垮,那他能選擇的戰場便不多了,否則讓將軍脫身,他的計劃便失敗了大半。」

    高遠點頭,「孟沖說得極是,周玉想要的便是這個,洛風族長,你對這一路上的地形了如指掌,你認為,周玉會選擇哪裡作為戰場?」

    高遠的目光轉向了坐在最遠端的洛風洛雷二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移動閱讀請訪問:.-精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
    紈?棄少秦吏校園絕品狂神茅山捉鬼人早安,總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