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邀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五十一章 邀請字體大小: A+
     

    征東軍在布依族側面紮下大營,看了布依族的現狀,高遠也不擔心他們會作亂,以這個小部族的實力,要覆滅他,不過翻手之間的事情。

    洛風顯然也明白這一點,招待異常盡心儘力,部族裡除了種牛種羊以及未成年的小牛小羊外,盡數都殺了送到征東軍大營之內。已經很多天沒有沾過葷腥的征東軍士卒自歡喜萬分,自從過了靜遠之後,別肉食,便糧食軍中也已不足,今天碰上了一個大方的匈奴族,自然要大快朵頤。

    征東軍上下吃得快活的時候,在洛風的大帳之中,一群布依族的漢子坐在洛風的身邊,一個個愁居苦臉。

    「族長,現在這個樣子,冬天可怎麼過啊,幾千口子人,沒了吃食,白災一來,也不知要餓死多少人!」一個大漢狠命地揪著自己的絡腮鬍子,眉宇之間擰成了一個川字。

    「這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們也看到了,這支大燕的軍隊,剛剛從戰場之上吃了敗仗下來,糧草皆無,我們運氣不好,撞在了他們手裡,如果不侍候好了,對方怒氣一上來,別吃食,只怕連全族的性命也保不住,對手的實力遠非我們能及,只能委曲求全,等他們走後,族裡的漢子們多多幸苦一下,看能不能多打一些獵物回來,至於這個冬天,聽天由命,食物先保障孩子和青壯,婦女,至於族中的老人,過後便離開部族,自求生路去!」洛風閉上眼睛,慢慢地道。

    聽了洛風的話,帳里所有的漢子都神色慘然,他們之中,不少人家中還有老人,讓這些老人離開部族自謀生路,便由得他們自生自滅,除了餓死,或者淪為草原野狼的腹中之食,還能有第二條路么?

    但除了這樣,又有什麼辦法呢?本來族中已經備足了過冬的食物,但現在,卻已經成了那群不速之客的食物,為了保證部族延續下去,便只能放棄這些老人。

    「我的年紀也大了,這些人走後,我也會走進草原。洛離,我走之後,便由你來擔任布依族的族長,你要記住,不論遇到什麼危險,保存住部族的血脈,都你重要的任務。」抬頭看著先前發話的那名漢子,洛風道。

    被稱做洛離的漢子大驚,「族長,你怎麼能離開,布依族不能沒有你。我不當這個族長。」

    「啊,族長,您不能離開,要不您,我們布依族早已不存在了,洛離雖然下一任族長的不二人選,但他仍然還太年輕啊,請族長再帶他幾年!」其它的漢子也都七嘴八舌地勸了起來。

    這場草原浩劫之中,布依族這個小部落能夠生存下來,的確與洛風的睿智與聰敏有著不可分的緣故,他布依族的主心骨,要缺少了他,布依族頓時便會覺得六神無主。

    「洛離也不年輕了!」洛風慨然搖頭,「今天你們也都瞧見了,那個大燕征東軍的主將高遠,不過二十齣頭,已經統率數千大軍了,洛離今天已經快三十了,如何擔不起大任?我已經五十多了,在草原之上也算得上高壽,就不在族裡浪費糧食了,此事就這樣定了,都散了,下去後記著囑咐族人,千萬不要招惹這些人。」

    「,族長!」所有漢子恭恭敬敬地跪在了地上,向洛風叩頭,洛風坦然受之。

    帳中凄凄切切告別,帳外卻傳來了嘈雜,聽腳步聲,只怕有不少人,一名布依族青年有些緊張地掀開帘子,「族長,那位高將軍帶著人過來了。」

    洛風心中一緊,為了招待這些軍隊,族中已儘其所有,莫非他們還不滿足,索求無度么,族中準備過冬的口糧已經全都奉獻了出來,如果對手還要自己貢獻,自己如何好?

    「都起來。」洛風低聲喝道,「隨我出去迎接他們。」

    高遠滿面春風,大步而來,自從擺脫東胡軍隊的追擊之後,便一路無阻地來到了遼河之畔,現在捆擾他的不敵人,而糧草,數千軍隊,每一天要消耗的吃食一個恐怖的數目,到得現在,軍中所攜糧草已經基本光了,所幸前段時間在靜遠碰上了一個東胡部族,滅掉對方之後,奪來了一部分,否則,根本就堅持不下去了。

    這個布依族很知趣,沒有逃,沒有躲,更沒有虛言推辭,而竭盡所能地來招待他們,這倒讓高遠不好下手了,否則,拿下這個部落,盡數掠奪了他們的牛羊之後,他們便又可以支撐一段時間,算算日子,步兵他們也應當要來了,當初布置的時候,便算到了如今的困境,步兵軍中攜帶著大量的物資,只要兩軍匯合,便萬事大吉。

    布依族謙恭有禮,讓人找不到借口,而軍中又多有匈奴騎兵,他不得不給賀蘭雄面子,今天來,卻別有盤算。

    拜訪洛風,高遠只帶來了賀蘭雄與公孫族的族長阿蠻,他們都匈奴人,可以盡量地拉近雙方之間的距離。

    洛風將高遠一行三人迎入大帳之內坐下,高遠也不客氣,直接開口。

    「我看布依族也不寬裕,為了招待我等,族長只怕已傾家蕩產了?」

    聽著這善解人意的話,洛風鼻子一酸,險些便要掉下淚來,豈只傾家蕩產,接下來布依族馬上便要面臨著親人離散了。

    「只要能讓高將軍滿意,布依族些許財產,算不得什麼!」拱手為揖,恭敬地道。

    高遠笑了笑,看了看身邊的賀蘭雄,以前的賀蘭雄比他了解得更深,因為在他沒有碰到高遠之前,賀蘭部的窘境比起現在的布依族更加不堪,那時的慘狀,現在思之,仍心有餘悸。

    「布依族傾其所有,招待我軍,高某感激不盡,但我也不願隱瞞族長,我軍打了敗仗,現在可算一無所有,沒有什麼能夠感謝族長的,便只能為族長提供一些武器,刀,矛,弩等,我已為族長備好,稍後就為族長送來。」高遠躬了躬身子,道。

    「那就太多謝了!」洛風大喜,對於他們來,鐵器難尋,很多族民,家中的鐵鍋破了,都難得換上一個新的,更別鋒利的兵器了,征東軍的兵器,白日里他已經見識過了,用垂涎三尺來也不為過,只可惜,他只能看看而已,如今聽高遠要送他一批,怎麼不讓他欣喜若狂。

    「族長不必感謝,族長贈我等食物,等於救了我軍,這些兵器,於我等算不了什麼,不能吃不能喝的,遠不如食物珍貴。」高遠不以為然地擺擺手,「不知我們走後,族長準備怎麼辦?」

    「走一步看一步!」洛風嘆了一口氣,對方既然和善,他也不願諱言。

    「族長不要讓族中老人離去?任他們自生自滅?」賀蘭雄突然開口,問道。

    被人一語點破打算,洛風臉上閃過異色,「這也沒辦法的事情,再了,在我們匈奴部族之中,這也常有的事情。老人們離開,為青壯年和孩子們留下食物,這位將軍我匈奴人,應當明白這也不得已之舉。」

    賀蘭雄臉上傷感之色,「我當然知道,多年以前,我賀蘭部族,每當白災來臨之時,族中老人們便只帶著一刀一弓,遠遠離開部族,自生自滅,我怎能不知?一離開部落,等待他們的便死亡,離開之日,族中都會為他們生祭,洛風族長,你也準備要這麼做了么?」

    洛風臉色慘然,「不這樣如何?食物終不夠的。要讓部族延續下去,便只能如此。」

    「來都我軍的過錯。」高遠亦嘆了一口氣,「如果不我軍抵達,想來洛風族長所備食物,足以熬過這個冬天,為了供給我軍,耗盡了布依族的貯存,我心中甚難過,不知可有其它法子避免這樣的慘劇發生?」

    「無法可施!」洛風搖頭。

    「高將軍,我有一策,或可解去眼下之局!」阿蠻突然開口道。

    「哦,你有什麼法子?」高遠與洛風都驚喜地看向他,自然,高遠裝的,而洛風真的驚喜。

    「不若讓布依族跟著我們走!」阿蠻胸有成竹地道,「高將軍,洛風族長,二位都明白,如今我軍已無存糧,而布依族也無多餘口糧過冬,如果我們就此分開,便只一個兩敗俱傷的局面,可高將軍,您忘了么,我們的援軍已經離此只有十餘日的路程了,如果布依族與我軍一齊出發,他族中食物,足以讓我軍度過這十餘天的窘境,而與我部援軍匯合之後,布依族也可免去了這生離死別之苦,兩全其美,豈不快哉?」

    「讓我們跟著你們走?」洛風臉上閃過一絲訝色。

    阿蠻笑道:「洛風族長,你也看到了,我,賀蘭將軍,都匈奴族人,如今我們都舉族投了高將軍,現在我們的族人都過得富足,不僅沒有這等生離死別的慘事,過得無比富足,而且有了高將軍撐腰,也從來沒有人敢欺負我們。活得悠閑自在,洛風族長何不考慮,也如我和賀蘭將軍一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
    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地球唯一修士我真沒想重生啊權謀:升遷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