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八章:一箭數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八章:一箭數雕字體大小: A+
     

    牛欄山大營,高遠一手建成的,而那時候,他還只一個小小的縣尉,以周玉的眼光,也對這座要塞式的大營讚不絕口,無論選址,還要塞的堅固程度,都幾乎可以媲美堅城,只要糧草充足,軍械無虞,有足夠的士卒,這座要塞便很難攻克的。趣*讀/屋

    東征開始之後,牛欄山要塞便被大軍徵用,現在成了朝廷大軍的一個前進營地,而現在,更成了周玉屯軍的所在。

    要塞之內,密室之中,周玉臉色凝重,「這麼來,你要將錯就錯,將高遠入罪了?」

    「機會難得!」檀鋒輕輕地叩擊著桌面,「以高遠為借口,將葉天南徹底拉下水,趁勢收回琅琊郡,高兄,我們這兩年來所謀,不就要逐一削掉這些貴族大閥們的封地,全部收歸國有,建立真正的由中央集權的郡縣制度嗎?琅琊富足,只看葉天南給葉菁兒的陪嫁,就可見一斑,藉此收回,於國大益。」

    「可如此一來,便徹底與高遠翻臉了,檀鋒,你不覺得可惜么?像高遠這樣的人才,世所罕見啊,我大燕想要崛起,這樣的人怎麼能棄之不顧,甚至要翻臉而為仇敵?」周玉嘆息道:「出兵之前,我曾看過他的東征軍,雖然只地方兵,但論精銳程度,比起常備軍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千里馬常有。」檀鋒不以為意。「我大燕豈會缺乏人才?只不過以前言路閉塞,上進通道被世家大閥所把持,不知有多少如高遠這樣的英才被埋沒而老死鄉中,周兄,只要我們釐清了我大燕政治,廣開言路,招賢納榜,還怕招攬不到人才?可收復琅琊,機會卻只有眼前這一次,一旦錯過了這個機會,以大王與葉天南的交情,以葉天南的謹慎與小心,只怕再也沒有明正言順的機會了。」

    檀鋒得有理,周玉心中卻終有些可惜。

    「更何況,高遠此人,桀驁不馴,你就能斷定他能為我大燕所用么?」檀鋒看著周玉,淡淡地道。

    「這怎麼?觀高遠成軍以來所行之事,無不以大燕利益為重啊!」周玉奇怪地道。

    「表面看來如!」檀鋒斬釘截鐵地道,「我以前也這麼認為的,但這一年多來,我發現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如何奇怪?」

    「河間郡嚴聖浩幾乎全軍皆墨之事,你知道?此事便應當高遠所為,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言而已。」

    「這個我知道,開戰之前,為此事我還專門來過牛欄山大營,嚴聖浩因為曾在草原之上堵截過高遠,又意圖染指琅琊,觸怒高遠,為此他派出他麾下大將孫曉所率征東軍中軍出擊,大敗嚴聖浩,佔了保康,營口兩地。」

    「你被騙了。」檀鋒搖頭,「孫曉的中軍根本沒有去過保康和營口,出擊的另外的部隊。」

    周玉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你,高遠除了征東軍之外,還隱藏著另外一支軍隊?」

    「不僅如此,我一直懷疑,高遠在草原深處,擁有一個基地,否則,此次扶風生變,張君寶要對付高遠,卻全部撲空,征東府官吏不知去向,高遠的重要盟友,金主吳凱與他的酒庄不翼而飛,居里關,高遠的軍工重地,人去屋空,葉天南給葉菁兒陪嫁的一萬工匠合計近五萬人丁,也不知蹤影,周兄,你他們去哪裡了?」檀鋒扳著指頭,一件件地數給周玉。

    周玉瞠目結舌。

    「高遠與匈奴多部關係不清不楚,賀蘭部就不用了,便這一次佔領保康,營口,明面上打著的旗號也匈奴公孫部,我曾派探子想深入草原探查,基本上有去無回,最近好不容易逃回來了一個,你道什麼道理?」

    「高遠派人在攔截!」

    「不錯,高遠收編過以前橫行東胡的馬匪頭子白羽程,現在就此人,率領著一部騎兵,截斷了扶風往草原深處的所有道路,我派出去的探子,幾乎全部折在他的手中,你想想,白羽程曾橫行東胡,對東胡風土人情,地形地貌何其熟悉,可高遠東征,竟然沒有帶上他,這什麼道理?」

    「只能,白羽程有比東征更重要的任務要做!」

    「不錯,白羽程經驗豐富,麾下皆馬匪出身,縱橫來去,無影無蹤,由他們來隔斷我們與草原深處的聯繫,再也合適不過了。高遠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只有一個原因,那就在草原深處,藏著高遠不想我們知道的秘密。而那些失蹤的人,便應當在高遠竭力想要掩藏的這個秘密之中。」

    周玉漸漸色變。

    「所以,高遠此人,腦後必然生有反骨。如果他當真在草原深處擁有一處地盤,他一旦回來,以我大燕如今的孱弱,必然生變。現在遼西虛弱,河間更被他打殘了,他回來后,必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如果對遼西他還心有忌憚的話,但對河間,就絕不會有什麼心理顧忌,他肯定要一舉拿下河間,如此一來,他便有了一塊人丁眾多的地盤,再加上他與匈奴人的關係,周兄,想想我便不寒而慄啊!」

    周玉沉默片刻,「當初葉天南陪嫁的那五萬人丁之中,就沒有你燕翎衛的人?」

    「消息全部斷絕!」檀鋒搖搖頭,苦笑道:「高遠何等小心之人,豈會出這樣的仳露,即便有消息,這些人又如何通過白羽程的封鎖?」

    「四海商貿呢?」

    「四海商貿之中,倒也有我的人,但他們最遠就抵達保康和營口,而往草原深處,便只有一種人可以去,隸屬於曹天成的那一支商隊,他們的這種做法,正此地無銀三百兩。」檀鋒冷冷地道。

    「如此來,高遠當真其志不小。」

    「豈只其志不小?」檀鋒笑了一下,「周兄,我通過黑冰台的內線,知道了一個驚人的消息,你道征東府的長史蔣家權何人么?」

    「此人不漁陽郡的一個謀士么,鬱郁不得志,不知怎麼便投了高遠,一步登天?」周玉奇怪地道:「他有什麼來歷么?」

    「此人倒真鬱郁不得志,不過這個蔣某人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師兄,你一定想不到他誰?」

    「誰?」周玉被檀鋒勾起了興趣。

    「李儒!」檀鋒看著周玉,果然,聽到李儒這個名字,周玉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數十年前,秦國與我大燕相比,並沒有多大的差距,比起趙楚,實力都要差上許多,但自從李儒入秦,為秦武烈王之師,數十年來,秦國國力突飛猛進,李儒亦名滿天下,在秦國,此人有隱相之稱,這個蔣某人就算沒有李儒這等學識,但只消他有李儒一半的才學,輔以高遠的能力,便足以成我燕國大患。」檀鋒緊緊地握起了拳頭。

    「你的意思?」

    「威脅總要將其消滅在萌芽狀態之中!」檀鋒看著周玉,「這便我為什麼會在牛欄山大營里等著你的緣由了。」

    周玉盯著檀鋒,他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嘩啦一聲,檀鋒扯過一卷地圖,鋪在桌面之上,手指從地圖之上,慢慢劃過,「根據你和我所得到的消息蹤合,高遠自東胡突圍之後,繞道靜遠,進入河套地區,渡遼河,然後自大草原返回遼西。」他的手指死死地按著一個地方,抬頭看著周玉,「那麼,在他回來的路上,這裡,必然要經過的地方。」

    「我們在這裡伏擊他!」周玉凝聲道。

    「不錯,在這裡伏擊他。不管高遠在草原深處還有什麼布置,但,只要我們擊敗殺死他,所有一切,都成雲煙,他的這些遺產,將會落入我大燕之手,甚至成為我大燕控制大草原的抓手,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我們沒有拿回遼東,但如果能控制住大草原,也算有所收穫。」檀鋒興奮地道:「咱們雙管齊下,你哪頭伏擊於他,我這裡將他里通東胡,陷大軍於死地之罪狀公之於世。」

    「世人會信么?」

    「眾口爍金,積毀銷骨,更何況,如今我們發布的消息,可就大燕朝廷的論斷,不信的人恐怕只有一小撮明白我們用心的人,但他們會裝作相信了,至於更多的百姓,他們只會選擇相信。」

    「先滅殺此人,再毀其名聲,如此一來,即便他還有些班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只會選擇一條更為明智的道路。那就為大燕效力。」

    周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去伏擊高遠沒有問題,但他在草原深處既有根據地,只怕會有些干礙,在哪裡,他肯定還有一支駐軍。」

    「張君寶會去進剿,張君寶麾下將領吳應東曾為追擊征東府諸人而全軍覆滅於草原,張君寶帶軍前往草原尋找名正言順,不會驚動諸人,而且他們不會將張君寶放在眼中。以張君寶的行動來掩護你的行動。」

    「張君寶這個草包!」周玉不屑地道。「而且現在遼西郡還有一支像樣的軍隊么?」

    「天河郡的三千精銳會跟著他去。」檀鋒哈哈一笑,「張君寶嘛,只一個幌子而已。」

    「如此甚佳,我這裡只能帶一萬人馬出去,太多了,會引起人注意的,這牛欄山大營雖然被我們徵用了,但裡頭沒有高遠的人,我可真不敢相信!」

    檀鋒哈哈大笑起來,「萬人足矣,高遠在東胡雖然突圍而出,但也損兵折將,實力大損了。高遠不騙過你一次么,這一次,你卻也好好地愚弄他一把。等到收拾了高遠,回過頭來,咱們再將河間郡嚴聖浩也拾綴了,如此一來,遼西,河間,琅琊,汾州便與天河郡構成一片,以後的事情便好辦多了。大燕中興,指日可待。」



    上一頁 ←    → 下一頁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
    絕對一番穿越未來之男人不好當重生之摳腳大漢變男神婚途有坑:爹地,快離婚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