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漏網之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漏網之魚字體大小: A+
     

    位於碧秀峰半山腰的那片林子,短短的時間內,樹桿之上便濺滿了鮮血,樹與樹之間,被屍體所填滿,可憐這些好不容易突出東胡人重圍的遼西郡兵,卻在家門口,被自己往日的袍澤,無情地斬殺在離家咫尺之遠的地方。

    倒下的人,大都圓睜雙目,大大的眼眶裡,透露出來的是不解,震驚,以及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們死不瞑目。

    張叔寶手裡的刀在顫抖,他的身邊,此時只剩下了路鴻與黃得勝兩員老將衛護在身側,一個身中三箭,另一個體力早已耗盡,三人現在,早已沒有了一戰之力,背靠著背,眼睜睜地看著隨著他們歷經千難萬險再突圍而出的弟兄,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血泊之中。

    他們的四周,長矛如林,悠悠的寒光閃爍,但卻沒一個士兵衝上前來向他動手,畢竟,他是張家的二公子,張叔寶。

    最後一個士兵倒了下來。

    包圍三人的士兵潮水般的分開,全副武裝的張灼提著血淋淋的長刀,出現在三人的面前。

    「張灼,你敢造反?」看著張灼,張叔寶嗔目大罵道,「父親不會放過你的,你會死在其慘無比!」

    張灼仰天長笑,「二公子,好教你得知,張郡守得知你全軍覆沒,無數遼西健兒因為你的無能而客死異鄉,悲憤莫名,一口氣沒有上來,竟然是去了,現在遼西郡的郡守可你的大哥,張君寶張大公子。大公子有命,張叔寶喪師辱國,其罪當誅,命我前來取你性命。」

    「放屁!」張叔寶大怒道:「張灼,你竟敢咒我父親已死,父親一生百戰,打過勝仗。也吃過敗仗,什麼樣的場面沒有見過,豈會因為這暫時的失敗而如此。」

    「二公子,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不是張郡守已過世,我會出現在這裡么?」張灼皮笑肉不笑地說著,揚了揚手中的刀,「二公子,黃泉之上,一路走好,這裡有許多弟兄陪著你,下去之後也不會太寂寞。」

    路鴻一直盯著張灼,此時突然開了口,「張灼。是大公子勾結你等暗害了郡守大人吧,你們謀逆篡上,罪不容誅,遼西郡的健兒,你們還在等什麼。殺了這個逆罪,護送二公子回遼西,人人有功,個個有賞。」

    他挺刀指著張灼,大聲咆哮著。

    但是四周卻是死一般的寂靜,圍著他們的士兵沒有一個人動彈。

    張灼狂笑起來,「路鴻。你死了這條心吧,跟著我來到這裡的,都是我與大公子的腹心,就算你舌燦蓮花,也無法動搖他們的決心。」

    他環顧四周,挺刀大喝道:「大公子有命。誰殺了張叔寶,賞黃金萬兩,官升五級。」

    如此重賞,四周頓時一陣燥動,不少士兵大為意動。齊挺刀槍,緩緩向前逼近,這些人,都是張灼與張君寶的心腹死士,平素早已用銀錢餵飽了的,先前不動手,只不過是因為張叔寶畢竟是張守約的二兒子,此時張灼許下重利,財帛動人心,這些人殺心陡起。

    張叔寶看著眼下場景,明白父親已當真不在了,看著緩緩逼近的刀槍,心下一片惶然,一陣憤怒,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突然之間,便發起狂來,揮舞著手裡的大刀,狂吼道:「誰敢殺我,我是張叔寶!」

    他挺刀向前猛衝,直接撞入到了逼近的士兵從中,一陣脆響,數根矛桿已被他砍斷,幾名士兵手捂著脖子,鮮血狂噴而出。

    「二公子小心!」路鴻與黃得勝已知今日難逃一死,不過臨死之前,好歹也拉向個墊背的,如果能殺了張灼,則是更佳。

    三人都是一個心思,張叔寶在前,路鴻與黃得勝一左一右衛護,三人各執長刀,瘋一般地向著張灼殺了過去。一時之間,擋者披糜,三員大將發起狂來,其勢不容小覷,包圍他們的士兵反而被殺得節節後退。

    張灼嚇了一跳,立時向後退去,一邊退一邊嘶聲怒吼,「上,上,用長矛將他們格在外圍,捅死他們。殺張叔寶者,黃金萬兩,官升五級。」

    黃金,,鮮血,這些刺激讓士兵們亢奮起來,紅著雙眼,挺著長矛,大刀,蜂湧而上,瞬息之間,便將三人淹沒在人海當中。

    夜幕落下,距離那場殺戮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時辰,天上的月亮出來逛了一圈,似乎也不忍看到這慘不忍睹的場景,在潛入雲層之後,再也沒有出來,天地登時陷入伸手不見五指之中,只餘下碧秀峰下的昭湖,那碧悠悠的水面,泛著微微的白光,給漆黑的天地,增添了一抹亮色。

    蜿蜒曲折,一路延伸到遠處的河谷傳來嘩嘩的水聲,是這寂靜的夜裡,唯一的聲響。

    一片安靜之中,突然傳來急驟的馬蹄之聲,緊隨著馬蹄聲,數十支火把突然出現在河谷里,便像是從地上突然冒出來的一般。

    騎隊之中,不時傳來歡聲笑語,有個極其響亮的聲音大聲笑道:「湛哥,那個什麼庫莫溪部,這麼一點子人馬,居然也想來打我們的秋風,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這一下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番,他們回到東胡,也免不了被別人吞了。」

    「有什麼可高興的!」領頭的黃湛卻是絲毫也提不起勁頭來,庫莫溪部只不過是東胡諸部的一個小蝦米,他們想來撿便宜,痛找落水狗,卻被自己這隻看起來已經是喪家之犬的惡狗反咬了一口而已,一想起上萬兄弟客死異鄉,他的心裡就一陣陣的絞痛,回望身後那黑沉沉的不知多深的河谷,眼中閃過一抹狠色,終有一天,自己還是要打回去的。

    跟著高遠去了一趟榆林,這一次又隨著大軍歷經苦戰,黃湛早已不復當年的表澀,取而代之是歷經滄桑的成熟,隨著張叔寶等人突圍之後,僅余的騎兵便被集合起來,由他率領斷後,保護張叔寶等人的後路,而他,也不復眾人所望,雖然從臨發前的兩千騎兵,到現在只餘下一百餘騎,但他已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務。

    「昭湖,我看到了昭湖了!」有人歡呼起來,看到昭湖,便意味著到了碧秀峰,而翻過碧秀峰,便進入到了遼西的赤馬縣,換句話說,他們馬上便要到家了。

    「下馬,讓馬喝過水,咱們也稍稍休息一下,然後連夜登山,回家,現在二公子他們想必已在赤馬縣給咱們備好了熱氣騰騰的飯菜,正等著咱們呢!」收拾起收情,黃湛提聲高呼道。

    「好吶!」騎兵們大聲歡呼著,跳下馬來,牽著馬兒走到昭湖邊,任由馬兒走到昭湖邊,飲著湖水,順便嚼兩口湖畔的青草。

    而士兵們則就地坐下,伸展四肢,盡情地放鬆著自己,到家了,整個人都舒展了開來。

    山上有微風吹來,坐在風口上的一名老兵忽地站了起來,手按上了刀柄,「黃將軍!」他退後兩步,到了黃湛身邊。

    「什麼事?」

    「血腥氣,很濃的血腥氣!」老兵低聲道。

    黃湛眉頭一皺,向前走到風口,臉色也是猛然改變。

    「黃將軍,我帶幾個弟兄上去看看。」老兵道。

    「小心些!」黃湛揮揮手,「滅去火把,準備戰鬥!」

    剛剛還燈火通明的昭湖邊上,再一次陷入黑暗,騎兵們抽出了馬刀,聚集到了一齊,血腥氣是從山上傳來,山坡陡峭,林多樹密,戰馬在這種地形之上,起不了任何作用,反而不如下馬作戰便當。

    剛剛的輕鬆已經不翼而飛,所有的人都伏低了身子,慢慢地聚集到了黃湛的周圍,而那個老兵,則帶著十來個人,貓著腰,穿過密林,一路向上爬去,轉眼之間,便沒入到了樹林之中。

    兩柱香的功夫過去,黃湛沒有等來老兵的示警,卻持到了一個接著一個的火把亮了起來,他心中吁了一口氣,站了起來,看來是沒有危險。

    片刻之後,老兵喘著粗氣,從密林之中鑽了出來,「黃將軍,不好了!」他的臉色痛苦之中帶著絕望。

    「出了什麼事了?」黃湛心頭一跳,一股不祥的預感浮上心頭。

    「黃將軍,弟兄們,前頭回來的弟兄們都,都死在林子里,一層疊著一層。」老兵兩腿一軟,卟嗵一聲,跪倒在地上。

    「你說什麼?」黃湛一躍上前,一把揪住了老兵,「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這裡是碧秀峰,山那邊是赤馬,這裡沒有東胡人,不可能有東胡人。」

    「可是,弟兄們都死了。」老兵痛哭流涕,仰臉看著黃湛。

    「我爹呢?」黃湛聲音顫抖,抱著萬一的希望問道。

    「黃老將軍,路將軍的屍體也找到了,都在那裡,還有一具無頭屍體,看身上的盔甲,應當是張叔寶將軍!」老兵哆嗦著道。

    黃湛一聲大叫,仰天便倒。

    黃湛倒下,現場登時一陣大亂,老兵屈膝抱著黃湛,驚慌地一邊掐著黃湛的人中,一邊大聲呼喊著他的名字。

    黃湛悠悠醒來,在火光的照耀之下,他一躍而起,狂呼著向山上跑去。

    「黃將軍!」老兵在他身後緊緊地追了上去,昭湖邊上的騎兵,也紛紛跟了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
    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最強裝逼打臉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