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章 何處是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四十章 何處是家字體大小: A+
     

    「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台,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寧府之內,一片鬼哭狼嚎之中,突然響起淙淙的琴聲,琴聲之中,悠悠的歌聲響起。

    寧馨盤坐在樓上,那具瑤琴便放在她盤膝而坐的腿上,縴手巧撥琴弦,櫻唇輕啟,就著下面的殺戮,悠悠唱響。

    寧府之間的抵抗已被徹底摧垮,死士,家丁,在軍隊的打擊之下,毫無還手之力,要麼束手就縛,要麼橫屍當場,很快,士兵們便涌到了這幢小樓之下,抬首上望,寧馨素衣瑤琴,長發披肩,宛如仙子,眾人不由得都呆了,手裡的刀槍不自覺的垂下,他們雖然兇橫,但在寧馨的面前,那無邊的殺氣,居然被那琴聲,歌聲,消彌無蹤。

    檀鋒步履沉重地走了過來,仰望著樓頂之上的伊人,嘴裡苦澀,這個女人,曾讓他朝思暮想,自己之所以被認為是寧則誠的心腹,之所以得到寧則誠的信任,便是因為這個女子,因為自己傾慕於她,而寧則誠也有意招納自己為婿,而現在,這一切,只怕都成了泡影。

    「檀統領!」一名將軍臉色有些難看的走了過來,「要不要將這裡也抄了?」

    「抄什麼抄?」檀鋒突然吼了起來,怒目橫了一眼那將領,「去書房,去庫房,去密室,這裡是女子的閨房,裡面能有我們想要的東西嗎?」

    那裨將瑟縮著退下,揮手之間。圍著小樓的士兵潮水般的離開。

    琴聲已停,寧馨在樓上,檀鋒在樓下,一片寂靜之中。只有果瑤兒和琴兒低低的啜泣聲。

    檀鋒嘆了口氣,舉步入內,腳下似乎墜著千斤重石,短短的十數步樓梯,他竟然在中間停頓了不下五次。

    「馨兒!」站在寧馨背後,他輕輕地叫道。

    「檀將軍,你是來抓我的么?」寧馨沒有回頭,聲音之中似乎聽不出任何異樣,但那股清冷,已讓檀鋒絕望。

    「這不關你的事。王上也沒有命令要抓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寧馨卻是笑了起來,「父親這一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現在倒台,肯定不差落井下石者。只是我沒有想到,為什麼來得是你?檀大哥,為什麼?為什麼是你?」

    檀鋒沉默,半晌,才道:「因為我想要燕國強大起來。」

    「所以我父親必須倒台。」

    「是的!寧大人不倒台,燕國就不可能打破舊有的秩序,在原先的圈子裡打轉。永遠也只會這樣,然後被人消滅。燕國各地豪強割據,中央政權名不符實,雖說是一個國家,但實則是一個由無數個小國構成的一個鬆散的聯盟,利合則聚。利悖則散,而寧大人,周太尉,是這些人中最強大的兩個,所以。他們必須倒台。」

    「呵呵!」寧馨淡淡的笑了起來,「周玉也加入了?」

    「是!」檀鋒知道寧馨是一個極聰明的人,自己雖然只是稍稍露了一點口風,她便猜到了一切。

    寧馨站了起來,抱起了她的那具瑤琴,「王上沒有下命令抓我,是不是意味著我是自由的?」

    「是的,你是自由的!」檀鋒的臉色灰敗。

    「是不是我已經不能在呆在這裡了?」

    檀鋒低下頭,沒有作聲。

    「既然如此,我便走了!」抱著瑤琴,寧馨衣袂飄飄,越過檀鋒,眼光從檀鋒臉上掠過,竟是如同沒有看到這個人。「瑤兒,琴兒,我們走吧,這裡,已經不是我們的家了。」

    「馨兒!」看著寧馨的背影,檀鋒突然叫了起來。

    「檀統領還有何見教?」寧馨沒有回頭。

    「你去我家住吧,你先前也說過,寧大人得罪人無數,如今他下獄,那些他以前對付過的人,無法找他去報仇,會去找你的,你住在外面不安全。」檀鋒咬著嘴唇,向前踏出了兩步,「去我家,沒有人敢對你無禮。」

    寧馨回過頭來,看著檀鋒,「多謝檀大人美意,只是你覺得,我會去吧?」說完這句話,再不作聲,徑直下樓。

    她的身後,琴兒瑤兒輕輕啜泣著,尾隨著便要下樓。

    「琴兒瑤兒!」檀鋒叫了聲,「你們兩個回來。」

    兩個侍子恐懼的回過頭來,看著檀鋒,身子簌簌發抖,正在下樓的寧馨也愕然回過頭來,看著檀鋒。

    檀鋒走到梳妝台前,那裡有一個首飾盒子,打將開來,將所有的首飾都掃進了盒子里,將滿滿一盒珠光寶氣的首飾遞給琴兒,「拿著!」

    琴兒遲疑了一下,接過了盒子。

    檀鋒又從懷裡掏出一疊銀票,遞給了瑤兒,「在外頭居住,什麼都得用錢。你家小姐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你們兩人經些心,如果有什麼難事,儘管去我家裡找我,記住了么?」

    「記住了,檀統領!」瑤兒接過銀票,心裡的恐懼此時已盡去,屈膝向檀鋒福了一福,與琴兒轉身下樓。

    寧馨的肩頭微微抖動,眼眶盡紅,卻終是沒有落下淚來。

    看著三人愈來愈遠的背影,檀鋒無力地靠在牆壁之上。半晌,拍拍手,「來人!」

    樓下,一名燕翎衛如飛上樓。

    「去,跟著寧小姐,看他們在哪裡落腳,然後派幾個兄弟守在外面,不要讓人打擾她,欺負她!」

    「是,統領!」

    踏出寧府大門,看著外面的那燦爛的天空,寧馨心頭一陣茫然,自己要去哪裡?自己能去哪裡?正如檀鋒所說,自己的父親仇家遍天下,沒有了父親的保護,自己會是一個什麼下場?

    「寧小姐!」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寧馨轉頭,看著來人,不由訝然道:「張一?這個時候,別人避我們家都來不及,你居然還敢來這裡?」

    張一笑了笑,「寧小姐,我也是燕翎衛啊,這一次燕翎衛的清洗並沒有波及到我!檀鋒將軍知道,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掌柜,替寧大人賺錢罷了,現在樓子里的股權,已經歸燕翎衛公有了,檀統領要我盡心替燕翎衛賺錢。」

    「你這時候過來幹什麼?你就不怕惹禍上身?」

    「沒什麼可怕的!」張一笑了笑,「當年寧大人可以殺我,卻沒有殺我,留了我一條命,雖然我不喜歡他,但既然有這點緣頭在這裡,我總得過來儘儘心。」

    寧馨微微點頭,「你有心了。」

    「寧小姐,你沒有地方可去吧?去樓裡面,我在哪裡尋一間靜室,先在哪裡住下吧!」張一道。

    「不。」寧馨搖搖頭,「我不想再去任何與以前有關的地方,不用擔心我,薊城這麼大,總有我容身之地。」

    「寧小姐,你現在的身份很特殊,只怕想在薊城找一個容身之所,當真很難!」張一認真的道。

    「如果實在沒有地方去,那便去庵堂吧,佛門清凈之地,總是不會嫌棄我的。」寧馨聲色黯淡。

    「小姐!」兩個丫頭齊聲悲呼,一左一右,扯著寧馨的衣袖,「庵堂絕是不能去的。」

    聽著兩個丫頭的哭泣,寧馨也是淚流滿面,「傻丫頭,現在,我還能去哪裡呢?」

    看著三個孤苦無依的女子,張一不禁鼻子有些發酸。「寧小姐,如果你信得過我,便讓我來安排好不好,我在薊城,一直租有一個小院子,不過我和翠兒一直住在樓裡面,從來沒有去住過,不若寧小姐先去哪裡住著,等找著一個安全的地方,再走可好?」

    看著張一,寧馨感激地道:「張掌柜的,多謝你了。」

    「舉手之勞,多謝什麼,寧小姐,請隨我走吧!」

    王宮之內,有一處極偏僻之地,但卻一直是王宮之中守衛最嚴密的地方,因為曾經關在這裡的人,無論哪一個,都是可以攪動天下風雲變人物。現在這間偏宮,在空閑了數年之後,終於迎來的了新的居客。

    寧則誠被去了完冕,脫了袍服,披頭散髮,渾然沒有以前的瀟洒,但卻依然從容,盤膝坐在床榻之上,兩手扶著膝蓋,怔怔地看著窗樓之中透過來的那一絲陽光。

    殿門吱呀一聲被推了開來,檀鋒大步而入。

    「你來了?」寧則誠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憤怒,聲音很是平靜,「想要找的東西,想必都找到了。」

    「是,該找到的,都找到了,這些東西,足以讓寧大人您萬劫不得翻身。死上百十次都夠。」

    寧則誠呵呵笑了起來,「死一次就夠了。我曾無數次想過自己會有朝一日落到十數前的葉家,四年前的令狐家下場,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扳倒我的人會是你!」

    檀鋒默然無語。

    「馨兒還好吧?」

    「好,馨兒已經出府了!」

    「你安排的住處?」

    「不是,馨兒不願理我,是閑雲樓的掌柜張一替他安排的。我也沒有想到他會跳出來。」

    寧則誠眉毛一挑,「我一直不擔心馨兒,因為我曉得,不管怎麼樣,你都會照顧好她,不會讓人欺負她的。至於其它的寧氏族人,你願怎樣便怎樣吧,覆巢之下,能有一個馨兒倖存下來,我已經很滿足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
    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