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抄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抄家字體大小: A+
     

    姬陵揮揮手,樂師,歌伎躬身為禮,然後無聲無息的退了下去,寬敞的大殿之內,轉瞬之間,便只剩下參加宴會的十數名大燕,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扶刀而來的檀鋒,不少人的目光轉向寧則誠,檀鋒是眾所周知的寧黨,此刻帶刀上殿,是何用意?更有人的雙股戰戰,心中想著,若是寧則誠要造反,誅殺燕王,自己該如何是好?

    寧則誠心中訝異不比任何人少,看著檀鋒徑直走向姬陵,他的心中嗖嗖地不停地冒著涼氣。終於,他將手中酒杯重重一頓,「檀鋒,想帶刀上殿,要做什麼?」

    檀鋒回過頭來,微微欠身,然後轉過頭去,穩步走向姬陵,躬身,雙手將手裡的李雲聰的供詞舉過頭頂,一名內侍急步走過來,接過供詞,放在了姬陵的跟前。

    大殿內死一般的寂靜,淳于燕不動聲色,其它人再看向寧則誠的目光,就顯得微妙之極了,此情此景,其中的意味已經很明顯了,檀鋒背叛了寧則誠,投靠了大王。

    寧則誠的臉上沒有任何錶情,但微微抖動的寬大的袖袍仍然暴露了他此時內心的憤怒。他不知道檀鋒遞給姬陵的是什麼,但多年的政治鬥爭生涯,仍然讓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和威脅,檀鋒既然敢這樣撕破臉皮,那定然拿著了自己的把柄,而且這把柄肯定是致命的,否則,他何敢至此?

    自己怎麼就信了這個狼心狗肺的崽子!

    寧則誠的腦子裡閃電般的掠過一個個的念頭,所有的一切,都是針對自己的陰謀,現如今自己困在宮中,便是有萬般能耐也使不出,只要能出得宮去。一切便有可能翻轉過來,即便是廢王也不是難事,但問題是,自己如何出宮?

    檀鋒拿到了自己什麼要命的把柄?寧則誠募的想起一事。冷汗頓時唰唰地落了下來。今天是李雲聰返京的日子。

    「寧大人,你怎麼啦?」坐在寧則誠對面的淳于燕忽然道:「怎麼大汗淋漓的。這大殿之中,並不炎熱啊?」

    聽到淳于燕嘲諷的語言,寧則誠頓時怒目而視。

    王座之上,姬陵忽地冷笑了起來。「做了虧心事,自然心中有愧,安能不膽戰心驚,冷汗淋淋?「

    寧則誠霍地站了起來,「王上,不知下臣做了什麼違心事?」

    看著依然咄咄逼人的寧則誠,姬陵大怒。劈手將手中李雲聰的供詞擲將出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寧則誠,張守約戍邊多年。勞苦功高,他與你有何深仇大恨,你竟然派出李雲聰,將其暗害?李雲聰的供詞在此,你自己看仔細一點,看看是否有虛言?」

    嗡的一聲,大殿當中,登時嘩然,張守約是一方郡守,竟然死了,而且是死在燕翎衛手中?眾人看向寧則誠的眼光頓時變得各色各樣。

    寧則誠不必去看,因為那裡面的事情都是真的,但他卻斷然不能承認。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他昂首看著姬陵,「大王就是這樣對待有功之臣的么?大王流落齊國多年,沒有臣等擁戴,如今能坐在這裡么?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大王如要治下臣罪,儘管明言,不必如此託辭。」

    姬陵放聲大笑,「果然是豬頭煮熟了,牙巴骨還是硬的?諸位,下面便是燕翎衛副指揮使李雲聰的供詞,請大家審看。寧則誠,謀殺大臣,罪證確鑿!」砰的一聲,姬平霍然站了起來,「來人!」

    外面哄然應喏,以葉重為首,甲士魚貫而入。

    「王上!」

    「葉重,如何了?」

    「回王上,王宮禁衛之中,逆臣寧則誠的爪牙已經盡數伏誅,三千王宮禁衛,誓死效忠王上!」葉重單膝跪地,大聲道。

    「好,先將這個逆臣給我拿下!」姬陵戟指寧則誠。

    葉重一揮手,甲士一涌而上,將寧則誠按倒在地,摘去冠冕,扯去袍服。

    「檀鋒,你帶燕翎衛,即刻前往寧府,抄家,此逆賊府中,必然還有諸多證據,一件不拉,全都給我帶回來,我要讓大燕所有臣工都看一看這個逆臣的真面目。」姬陵厲聲道。

    「臣遵命!」

    檀鋒大步走向殿外,走過寧則誠的身邊的時候,腳步微微一頓,看著披頭散髮的寧則誠對自己怒目而視,狀似噬人,檀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抬頭,昂首走了出去。

    「葉重,傳令薊城九門,封門,你率王宮禁衛,立刻抓捕寧則誠之黨羽!」

    「臣遵命!」葉重興奮地應了一聲,站起身來,惡狠狠地瞅了一眼寧則誠,寧氏與葉氏,如今可算是仇深似海,能眼看著寧則誠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他心中的興奮自然溢於言表。

    兩員大將離開,姬陵厭惡地看了一眼寧則誠,揮揮手,「將這個逆臣帶到偏殿先看管起來,等他的黨羽落網之後,再一齊大審。」

    「喏!」甲士拖著寧則誠,走向一旁的偏殿。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屏聲靜氣,除了淳于燕,其它諸人,皆都是臉有懼色,大燕兩大權臣之一的寧則臣,頃刻之間,便淪為了階下囚,看燕王姬陵的架勢,分明便是早有準備,檀鋒,葉重早已蓄勢待發,今日薊城,自一年前薊城大火那場風波之後,又將迎來新的一輪風暴,也不知有多少人會在這輪風暴之中倒下。

    姬陵,自上位以來,在眾臣的心中,幾乎沒有存在感,葉天南倒台之後,一應政事皆由寧則誠把持,軍事則歸於周淵,他倒是坐在王座上的一個提線傀儡,幾年下來,眾人不免便不將他放在眼中,但今日一露崢嶸,卻是將眾人雷得外焦里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這位一直低調得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大王出手,便是天雷轟頂,也不知他什麼時候,居然拉攏到了寧則臣的心腹幹將檀鋒,一舉將寧則誠扳下馬來。

    「諸位,現在外頭亂得很,還請諸位便在這裡飲酒作樂,等待平靜下來,再歸家吧,諸位放心,你們的府弟,葉重是絕不會去打擾的。」姬陵看著坐下面色各異的眾大臣,溫言細語的道。

    「是!」眾人起身,向著姬陵彎腰行禮,以前,他們向王座上的這個男人行禮,不過是因為他是大王,但這一次,他們卻是心悅誠服的禮敬。

    樂師,歌伎再次進殿,樂聲響起,舞姿翩纖,但殿中諸人,除了姬陵,誰也是沒有心思再去欣賞樂師高超的技藝,歌伎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了。

    薊城九門,在隆隆的鼓聲之中,緩緩關閉,全副武裝的九門士卒站上了城牆,一台台的床弩被推了出來,街上,一隊隊的士兵縱橫來去,驅趕著街上所有的人回到自己的家中,短短的一個時辰以內,繁華的薊城街頭,除了士兵,再也沒有其它人活動,暫時不能歸家的人,則被趕到了茶館,酒肆,客棧內,門口由士卒手持刀矛,嚴格看管。

    所有薊城人都知道,又出大事了!近年來,每隔那麼一兩年,薊城便會爆發出一次驚天動地的大事,四年前,令狐潮倒台,薊城內血流成河,兩年前,薊城一場大火,近萬人死傷,國相葉天南倒台,今天,又一次封閉了九門,只是不知這一回倒霉的會是那一位重臣。

    也只有權傾天下的重臣,才會有這樣的待遇,一般的芝麻小官,哪有機會享受這樣的隆重?人群聚集的酒肆,茶館,客棧之中,登時議論紛紛,謠言四起。眾人全都儘力地發揮著自己的想象力,勾划著自己想象中的事件真相.

    寧府,已經被士兵團團圍得水泄不通,檀鋒站在宏偉的大門之前,看著這熟悉的地方,微不可察地嘆了一口氣,這個地方,他來過許多次,那都是做為客人,做為寧則成倚重的心腹,作為寧馨的好友來的,可是這一次,他卻是來抄家的.

    「檀統領!」一名燕翎衛軍官跑到檀鋒跟前,」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寧府之內有不少的門客死士,只怕他們會反抗.」

    「但凡反抗者,格殺勿論!」檀鋒揮了揮手.

    「遵命!」軍官轉身,手臂高舉,重重地落下,」動手!」

    士卒們抬起沉重的擂木,吶喊著沖向緊閉的大門,轟隆一聲巨響,硃紅色的大門在巨響之中向後倒塌,門後傳來慘叫之聲,士兵們一涌而入,院中響起了兵器交擊之聲,吶喊聲,慘叫聲響成一片.

    檀鋒舉步,向著大門內走去,在他左右,一群燕翎衛高手將緊緊地圍在中間.

    寧府之中,的確有許多門客死士,這些人個人武技高明,但在軍隊面前,仍然顯得不堪一擊,你武功再高,面對著數十把長矛一齊攢刺,除了死,哪裡還有第二條路.

    軍隊勢若破竹,猶如狂濤,將眼前的阻礙一一擊碎,踏著這些人的屍體,湧進了寧府,從外向內,層層推進.

    寧府後院,一幢高樓之上,寧馨卓然而立,眼中有震驚,有恐懼,她緊緊地抱著自己心愛的瑤琴,在她的身邊,兩個心腹婢女瑤兒和琴兒已經是嚇得癱坐在地上.

    「終於來了.」寧馨閉上了眼睛,兩顆大大的淚珠,順著有如凝脂的臉龐滑落下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
    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