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三十章: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三十章:一切盡在掌控之中字體大小: A+
     

    必須幹掉阿倫岱,或者將他的主力徹底擊潰,征東軍才能擺脫危險,在接下來的時間裡,安全的退往靜遠,與步兵會合,然後橫跨大草原,返回遼西。

    之所以選擇在距離榆林僅僅十餘里的地方,高遠亦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當阿倫岱抵達榆林的時候,燒毀的榆林必然會激起此人的怒火,盛怒之下的人,更容易衝動。而且,在阿倫岱的心中,此時的自己,應當快馬加鞭地逃走,逃得越快越好,越遠越好才是正理,阿倫岱萬萬想不到自己在擊潰克欽,克勒,克摩三部,已經打開逃亡大讓的時候,會在他近在咫尺的地方伏擊他。

    只有打阿倫岱一個措手不及,自己才有輕鬆獲勝的可能,畢竟,阿倫岱手中還有五千鐵領精銳,如果讓他再將潰散的克欽等三部的騎兵收攏起來,兵力便有近萬,不幹掉他,接下來的路程必然兇險萬分。

    打掉了阿倫岱,自己基本上就安全了。索普的主要精力,應該在中路軍的那十萬大軍之上,基本上所有的東胡主力,應當就集中在中路戰場,索普不可能分出更多的兵力來對付自己,在索普的心中,自己只是小蝦米,幾千人的隊伍,威脅不到東胡,而周淵麾下的十萬大軍才是心腹之患。

    十萬大軍聚集在和林周邊,如果索普的兵力分散,周淵孤獨一擲的情況之下,也許真能讓他打下和林,那索普可就偷雞不著蝕把米了,索普不是這樣敢於冒大險的人,而且於他而言,也毫無必要,擊敗燕國的中路軍主力,這場戰事,便可以劃上句號了。

    高遠躺在地上,起伏不定的丘嶺。半人高的茅草,成了他預設伏兵的天然的掩護,該做的他都做了,現在,就看阿倫岱上不上鉤了。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這一戰不能功成,那麼。接下來的逃亡之路必然兇險萬分,也不知道跟隨著自己的這數千征東軍將士,還有多少人能有命還鄉。

    嘴裡嚼著草根,先前還有絲絲甜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草根早已成了碎屑。甜味褪去,只餘下苦澀,已經在這裡埋伏了半天了,阿倫岱卻還沒有來。

    回首看著身後那一排排伏在草從之中紋絲不動的士兵,高遠的心裡又有些欣慰,半天的時間,他們就這樣一支堅持著。

    地面突然傳來微微的震顫之聲。高遠卟哧一聲吐掉了嘴裡的草屑,一直平靜的心臟此時也卟嗵卟嗵的狂跳起來,他一直在等著這種震顫,這是大批騎兵在迅速接近這裡的所發生的動靜,作為一個在邊城與東胡人打了數年的將領,這樣的震顫於他而言,實在是太熟悉了。

    雖然還看不見敵人的身影,但是高遠確信。阿倫岱來了。

    在他的身後,有經驗的老兵們也知道,戰鬥馬上就要開始。

    高遠舉起了手臂,向後做了幾個手勢,雖然是伏擊對手,但雙方的兵力,其實是旗鼓相當。相比較而言,阿倫岱在兵力上要更佔優勢,因為他全部都是騎兵。而自己這裡,都是步兵。賀蘭雄前去打擊克欽三部,現在還沒有回來。

    希望他們能及時趕回來支援自己。

    阿倫岱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在距離榆林咫尺之遙的地方遭遇伏擊,在他的心中,征東軍此時應該已經逃遠了,當他的騎兵經過已經燒成廢墟的榆林的時候,怒火不可遏止,這是在他的防守區域內,榆林第二次被燒掉了。

    「高遠,我要扒了你的皮!」阿倫岱憤怒地摧促著他的軍隊加速前進,他自己更是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頭,只要綴上高遠的隊伍,那麼,一切都將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阿倫岱被憤怒情緒籠罩著,所以當他的軍隊中段,突然遇到襲擊的時候,第一時間,他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征東軍放過了他的先鋒部隊,對長龍一般的中部發起了打擊。

    第一波的打擊是致命的,無數的床弩,臂張弩在不到一百步的距離之內,如同蝗群一般撲向了毫無防備的東胡軍隊,利箭的尖嘯之聲甚至壓過了隆隆的馬蹄,中間的騎兵瞬間便潰不成軍,無數的人從馬上摔落下來,每個人身上,都插著數支弩箭,最慘的直接被射成了刺蝟一般。

    僅僅是第一波打擊,阿倫岱騎兵的中間,便出現了一大片的空白。前面的騎兵愕然勒馬,後面的騎兵還在向前涌動,本來井然有序的騎兵隊伍,在這一刻,亂成了一團。

    與那已成空白的騎兵中段一樣,阿倫岱在第一時間之內,腦子也變成了一片空白,他勒馬回看,隊伍的中段已經慘不忍睹,而從兩邊不到百米的距離之內,無數的青色身影從草從之中站了起來,他們怒吼著,向著騎兵發起了衝鋒。

    他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接近騎兵,與騎兵展開混戰,從而抵消到騎兵掉騎兵衝擊的威力,只要衝到騎兵的跟前,他們便無法發力奔跑,無法形成巨大的衝擊力,那麼,對於步兵而言,他們只不過是長得高一些罷了,而征東軍的陌耳,長矛,都是長兵器,無懼騎兵。

    阿倫岱畢竟是一位久經沙場的戰將,經驗極其豐富,在短暫的失神,震驚之後,他便迅速地反應了過來,如果與步兵糾纏,自己將失去最有利的武器。

    「向前!」他大聲怒吼,腳尖猛叩馬腹,戰馬向前竄去,他沒有急著回身去援救其它人,而是率領前鋒部隊繼續向前奔跑,瞬間便拉開了與步兵之間的距離,只要距離足夠,返過身來,便是勢若雷霆般的衝擊。

    看著阿倫岱的行動,丘嶺之上的高遠,露出了一絲微笑,對於交手多次的阿倫岱,他太了解了。

    軍號之聲響起,追擊阿倫岱的步兵們並沒有因為對手的加速離去而放棄追趕,他們反而是不離不棄的緊緊追隨著,似乎對於阿倫岱馬上就要到來的反擊並沒有什麼擔心。

    而在後路,指揮的東胡將領顯然沒有阿倫岱的經驗,他的反應很快,但就是因為太快而出現了問題,在中段遭到襲擊之後,後路軍猛然加速,向著中路靠近,想要救援中軍,兩股人馬擠在了一起,反而自己限制了自己的活動空間。

    兩側的步卒瘋狂地沖了進來,最前邊的,赫然是一排排身材高大,手執陌刀的陌刀兵,這是高遠專門為他們準備的大餐。

    陌刀揮舞,血肉飛濺,步兵與騎兵們擁擠到了一起,刀刀見血,式式要命。

    此時的阿倫岱,心中卻是充滿了恥辱感,雖然已經很小心了,但他仍然可恥地墜入到了對方的陷阱之中,似乎這個高遠,就是他的剋星一般,只要對上了他,自己除了失敗,還是失敗。

    不,自己還沒有失敗,只要拉開距離之後,回過頭來,自己便可以輕易擊潰追擊自己的步兵,然後重新組織人馬,發起反擊。

    自己是騎兵,是天下無敵的東胡鐵騎,不可能在近戰之中輸給對方。

    心中剛剛冒起這個念頭,他便覺得自己飛了起來。在飛起的瞬間,他看到了草從之中,那綳得緊緊的絆馬索。

    草從之下,兩根木樁連著一根繩索,橫七豎八地布滿了一大片場地,在阿倫岱預伏的拉開距離的這一段路上,最後的三分之一處,布滿了這種簡易的絆馬索。

    雖然簡單,卻極其有效。

    前軍霎那之間,便是人仰馬翻。

    阿倫岱落地瞬間,縮頭,側身,整個身子蜷屈成了一個圓球,身體剛剛沾到地面,便是一連串的翻滾,翻滾之中,數條橫拉的繩索,幫助他減消了巨大的力量,只不過在最後停下來的那一刻,頭撞在了一根拴絆馬索的木樁之上。

    頭昏眼花,眼冒金星,鮮血流下來,模糊了他的眼睛,勉力的睜開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是紅的。

    「高遠,我要殺了他!」他嚎叫著爬起來,從地上撿起一柄彎刀,返身沖了上去。

    阿倫岱武功了得,反應極快,雖然落馬,但卻並無大礙,但是其它人卻沒有這麼好運了,跌下馬來,大都受了輕重不一的傷。

    前面的馬隊倒下,後面的拚命勒馬或者縱馬向兩邊橫掠,隊伍亂成一團,但更讓他們難受的是,征東軍沖了上來,衝到了他們中間。

    長長的刺矛捅了過來,卟哧之聲不絕於耳,慘叫之聲,響徹全場。

    度過了最初的混亂,東胡人終於反應了過來,這畢竟是東胡人的精銳部隊,他們馬上發現,在這種混亂之中,騎在馬上,此時不但不是優勢,反而成了劣勢,馬成了對方優先襲擊的目標,三五矛下去,戰馬便慘嘶著倒地,倒地的同時,騎在馬上的他們,便也遭了池魚之殃,他們馬上跳下馬來,依靠著戰馬龐大的身軀,與對方開始游斗。

    戰事,從最初的一面倒,慢慢地變成了一場勢均力敵的纏鬥。

    阿倫岱瘋狂地向前突擊,在連著劈死了對面的三個征東軍之後,他一口氣還沒有喘過來,他便聽到了如雷的馬蹄之聲,看到了遠處飄揚的征東戰旗。

    賀蘭雄回來了。

    賀蘭雄此時,其實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了,連接二天兩夜,他和他的部隊沒有合夜,襲擊了三支東胡部落軍隊,兩千騎兵,已經損失了一半,雖然連續換馬,戰馬仍然保持著強勁的衝力,但馬上的戰士,卻是沒有多少戰鬥力了,他們中的大多數,完全是靠著布條捆縛在馬上,才沒有掉下馬來。

    但他們仍然成了壓垮阿倫岱的最後一根稻草。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