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第四百二十九章:瘋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二十九章:瘋狂字體大小: A+
     

    克勒部在天亮之前的最後一刻,遭到了突然的襲擊。襲擊來得是如此的猛烈,如此的讓人意想不到,這個時刻,是天地最黑暗的時刻,也是人最放鬆的時刻,因為夜晚馬上就要成為過去,在外游戈,放哨的哨騎們也輕輕鬆鬆地回到了營地里,大營之中,克勒部的二千騎兵正在吃早飯,吃完早飯,洗刷馬匹,配上鞍具,然後向預定的目標出發。

    整個大營亂鬨哄的。所以當如雷的馬蹄之聲傳來的時候,他們的第一反應,還以為是又有一支本族人馬奉命趕到了,因為在這個方向上,是不會出現敵人的,敵人此刻正應該集結起來向著和林方向前進。

    直到看到飄揚的大燕軍旗,看到迎風招展的征東軍旗幟,這才省悟過來,來得不是戰友,而是要命的敵人。

    沒有等他們裝上鞍具,跨上戰馬,征東軍騎兵營兩千騎兵在賀蘭雄的帶領之下,風一般地衝進了大營。

    馬刀揮舞,鮮血迸濺,一顆顆人頭飛起,一團團的火花被從地上挑起來,在空中飛舞,然後落在帳蓬之上,引發一蓬蓬的火焰。

    僅僅半個時辰之後,克勒部便完全潰散,倖存下來的士兵們搶得馬匹,跨上光溜溜的馬背,揚鞭猛抽馬匹,亡命而逃。

    當太陽從地平線上一躍而出的時候,這場戰事已經落下了帷幕,克勒部的營地,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賀蘭雄策馬緩緩行進在血跡斑斑的營地里。彎刀上的鮮血一滴滴的落下,盔甲之上除了鮮血。還落了一些紅色白色的不明物事,往那裡一站,猶如一個殺神。

    「全體換馬,我們走,去幹掉克欽部!受傷的還能戰鬥的邊走邊包紮,不能戰鬥的,自己騎馬回去找主力部隊。死了的兄弟,就讓他們的屍骨留在這塊戰場之上吧。這是他們的榮耀,也是我們的榮耀,男兒自當馬革裹屍,何處不是葬骨地,出發!」

    二千騎兵換馬,沉默地隨著賀蘭雄向另一個方向疾馳而去,大部分的士兵用布帶將自己牢牢的綁在馬上。就這樣一邊賓士一邊嗑睡,下一場戰事用不了多久就會爆發,他們必須抓緊一切時間來恢復自己的體力與精神。每一個哨隊之中,只有各級軍官強撐著精神,他們賓士在前,引領著戰馬向著目的地前進。

    別人可以休息。他們不能。

    就在賀蘭雄襲擊克勒部的戰事爆發之前,在榆林城,一場恐慌正在城內漫延,攻進榆林城之後,一直秋毫無犯的征東軍突然之間破門入戶。按家按戶抄撿,他們不要銀錢不要珠寶。只要一樣東西,能吃的。

    糧食,肉脯,但凡能吃的能喝的,統統打包帶走。榆林城中,一時之間,雞飛狗跳,所有的百姓均被從家裡驅趕了出來。

    「要想活命的,馬上出城去。」征東軍的士兵揮舞著明晃晃的鋼刀,凶神惡煞的吼叫著,鞭子在空中呼嘯,雖然沒有落在人的身上,但那破空的呼嘯之聲,就足以嚇破許多人的膽子。

    城外,一片高地之上,高遠騎在戰馬之上,看著一片混亂的榆林城,搖搖頭,「這一次,我可是做了大孽了!這些人,只怕接下來要遭不少罪,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東胡人可不會有哪么好的心腸來救濟他們。」

    「將軍,這也是不得已!」孟沖看著臉上肌肉抽摔著的高遠,安慰道:「眼下我們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為了讓將士們能夠活著回去,也就顧不得別人了。先活自己吧!」

    「我們走吧!」高遠嘆了一口氣,撥轉馬匹,向遠處走去。

    榆林城中,數十處地方突然竄起了衝天的火苗,片刻之後,風助火勢,整個榆林城陷入到了火海之中。

    短短兩年之內,榆林已經第二次被人燒了。

    榆林是東胡人的重要城市,不過看眼下情景,燕國不但滅不了東胡,還得吃一個大虧,既然如此,這榆林就絕不能全須全尾的留給東胡人,一把火燒了,讓他們再重建去吧!

    成千上萬被從榆林驅趕出來的百姓,看著火光熊熊的榆林城,頓時大聲嚎哭起來,他們的家當,他們的財產,都在這一場大火之中化為了飛灰,越來越多的人無力的竣倒在地,極少數更是雙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就在一片慘絕人寰之中,征東軍的士兵一隊隊的遠去。

    征東軍剛剛離去,人群之中,便有十數人飛快地奔向了遠方,半天之後,他們到了一個普通的房屋之中,從後院牽出戰馬,跨上馬匹,如飛一般向著和林方向奔去。

    阿倫岱一直在等著高遠的征東軍出發前往和林,這一次,他布下了口袋,只等著高遠一頭鑽進來,可是高遠卻窩在榆林不走了,一呆便是半個月。不過這一次阿倫岱也不著急了,與高遠數次交鋒,數次落敗,連著兩次,他都是險些丟了性命,能逃出來,完全是運氣好到爆,這讓他明白一個道理,對付高遠,急不得,一急就會落入對手的圈套。這一次雖然高遠窩在榆林城不動,他卻也耐得住性子,高遠總是要前往和林與大部隊匯合的,這便是他的機會。就算高遠當真窩在榆林不走了,等到克勒,克欽,克摩三部的人馬彙集,高遠也是插翅難逃,到了那個時候,他們的後路已經被東胡大軍截斷,沒有援軍,沒有糧草的征東軍,便是翁中之鱉,遲早是自己的碗中菜。

    四王子對這個高遠是恨之入骨,如果能活捉住這個傢伙,想來四王子一定會非常高興。每每想到這個結果,阿倫岱便是喜從心起。四王子登上王位,像自己這樣的死忠,陞官那是定定的啦。

    但是隨著安插在榆林的探子飛馬帶來的消息,阿倫岱頓時驚呆了。

    「什麼?高遠跑了?不但跑了,還一把火燒了榆林?」阿倫岱嗆的一聲抽出彎刀,怒吼一聲,將帳里的大案一劈為二。

    不但燒了榆林城,還在臨走之前,大肆搜刮城內一切能吃的東西,這隻能說明,高遠已經知道了他們的後路被截斷,才會有此一舉,他要跑。

    為什麼這個傢伙總想長著一個前知前覺的鼻子,總能在事先嗅到危險?這讓阿倫岱感到異常奮怒。

    他要往哪裡走?這是阿倫岱現在需要考慮的問題。

    「來人,馬上和林,稟告王上,燕軍已經發現他們後路有被我軍斷絕的危險,征東軍部已準備逃竄,我部準備追擊,請王上提前發動盤山反擊戰,關門,打狗!」阿倫岱招來了親兵,吩咐他前往和林報信。

    中軍大帳擊鼓,聚將,阿倫岱現在需要確定的是高遠要走那一條路,但不論他走哪一條,這一次,優勢卻是在自己手中,因為自己有時間,而對方,沒有時間。

    就在阿倫岱集結全軍,準備開往榆林的時候,連二接三的信使的到來,讓阿倫岱知道高遠的打算的同時,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連著三波信使,帶來了克勒,克欽,克摩三部遭到征東軍的突然襲擊,三部人馬,皆已被擊潰的消息。

    他要去靜遠,渡遼河,進河套平原,然後穿越大草原逃回去!這個結論讓阿倫岱簡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高遠選擇了一條最遠的道路。

    靜下心來,阿倫岱也不得不承認,高遠所選擇的這一條道路,雖然最遠,卻是最容易的,現在如果回頭,想要從鎮遠逃回遼西去,路程雖短,但一路之上,都會有東胡的截擊,根本就不可能在缺少補給的情況之下,突破東胡軍隊的防線。

    三支本來準備圍攻高遠的部落軍隊,已經被高遠擊潰,高遠逃望靜遠的大門已經打開,這一著,的確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憤怒之餘,阿倫岱不得不對高遠佩服有加,高遠的這一擊,讓他在不可能之中抓住了一線生機。

    「但也只是一線而已!」阿倫岱冷笑著跨上了戰馬,「只要我阿倫岱還在,你就別想能逃到靜遠,進入河套平原,拖,我也拖死你!」

    克勒,克欽,克摩三部的信使已經被打發回去,他們的部落族長現在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儘可能地聚集起潰散的部族武裝,然後追上自己的腳步,一齊加入追擊高遠的戰鬥中去。如果做不到,那麼,戰後,他們的部落也就不必再存在了。

    阿倫岱一腔憤怒,滿心仇恨出發追擊高遠的時候,在距離榆林十餘里的地方,征東軍所有還能戰鬥的五千餘人布下了一個埋伏圈,靜靜地等待著阿倫岱的到來。

    高遠明白,如果不能將阿倫岱徹底擊敗的話,那麼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必然要面對對方無休無止的追殺,在東胡鐵騎的面前,自己根本沒有任何可能能逃出生天,從榆林到靜遠,差不多五百里的距離,足夠阿倫岱將自己的軍隊毀滅數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