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二十八章:絕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二十八章:絕境字體大小: A+
     

    榆林,這個數年之前,自己曾經來過的城市,早已經沒有了大火的痕迹,作為東胡的一個重要的城市,一個聯繫中原與東胡交易的繁華商業所在,他自愈的能力的確很強。

    走在有些泥濘的街道上,高遠巡視著自己收穫的這個龐大的獵物,榆林比扶風要大上一倍左右,但城內的基礎設施卻遠遠比不上扶風,一下雨,街上便泥濘不堪,前兩天的一場小雨,便讓整個街道變成了一條泥濘大道。

    道路雖差,但兩邊的商鋪卻是一家接著一家,戰事結束了十幾天,躲在商鋪中的商人們,終於陸續開始營業,他們來自四面八方,在這裡經營著各色商品,戰爭於他們而言,或許更是一次發財的良機。

    城內的東胡人,早已逃得精光,那些沒有開門的店鋪,多半便是東胡人的產業,征東軍士兵毫不客氣的破門而入,將裡面的東西一掃而空。

    東胡人的東西,那就是他們的戰利品。

    士兵們都很高興,因為預料之中要在榆林進行一場血戰的想法,並沒有變成現實,這座榆林重鎮,裡面居然只有阿倫岱的五千鐵嶺部騎兵駐紮,而似乎是受到了上一場花兒營大戰的影響,他們只是進行了簡單的抵抗之後,便落荒而逃。

    一切的一切,都給高遠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拿下了榆林,便可以轉而攻擊和林了,實現戰前在和林城下匯合的預定方案。但高遠卻一直在榆林沒有挪窩兒。

    這不像是東胡人的作風,高遠與東胡人征戰數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經打的東胡人,即便是在花兒營,那些被四面圍困的東胡人,也是死戰不退,但在這裡,是怎麼啦?

    阿倫岱仍然擁兵五千,從實力上講,並不比自己差。他為什麼要不戰而逃?

    高遠覺得前邊黑沉沉的充滿迷霧,讓他看不清楚,從中軍方向傳來的一封接一封的捷報,讓他恍若夢中,難道說,在自己心中一直無比強大的東胡人,就這樣簡單地被大燕滅國了么?

    強烈的不安讓高遠生出一種不妙的情緒。那就是煩燥無比。那種自己無法掌控的感覺,比什麼都難受。他打過許多次仗,但每一次,戰事的進行基本上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即便是在漁陽,即便是與趙國大軍惡鬥。那場超過十萬人的大戰事,雖然他只是邊邊角角的一個不起眼的配角,但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能預感到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他應當怎麼應對,但現在。這種感覺沒有了,茫然無助此刻充斥著他的腦海。

    他竭力穩定住自己的情緒,他是征東軍的軍魂,他是他們的軍膽,一旦自己露出不好的情緒,是很容易傳染給其它人的。

    軍心這種東西,凝聚起來很難,但要他潰散,卻很容易。

    按下這種煩燥,他在榆林城中四處轉悠,想要從這裡面找到答案,現在,他並不急著向和林進軍,拿下榆林,便已經完成了戰前的布置,和林城下,十數萬燕軍聚集,不差自己這幾千人,而自己也有大把的借口和託辭,不說先前那無數的小規模接觸,單是鎮遠,花兒營,榆林這連著數場硬仗,征東軍損失極大,現在停下來修整,周淵也無話可說。

    我不是不來,我只是遲一些再來。

    不知不覺間,高遠竟然走到了東胡人在這座城市的城守衙門之中。

    「見過將軍!」守在門前的幾名征東軍向高遠行禮。

    高遠點了點頭,踏入了這座他在攻下榆林當天便曾來過的衙門,他總覺得這裡有什麼不對頭。在衙門裡轉悠了一小會兒,看著那整整齊齊,乾乾淨淨的衙門,再想起榆林城中,那一些府庫,高遠腦子裡轟然一聲鳴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再這一刻碎掉了,那層困繞他的屏障瞬間破除。

    他想到了,乾淨,對了,就是乾淨。

    一座被敵人攻打下來的城市,這裡頭的衙門為什麼這樣整齊,乾淨,重要的東西都搬走了,不重要的東西都碼得整整齊齊,那一些府庫之中,連壓庫銀都沒有搬走,但糧食卻沒有一粒,這些糧食都哪兒去了,被提前搬走走了,如果阿倫岱是倉促撤走的話,他最理想的做法便是一把火將這些府庫燒掉才幹凈。

    可他沒有!為什麼?

    因為他知道,他會回來的,這些東西留在這裡,自己搬不走,就算自己搬走了,他也有信心拿回來,他的信心從哪裡來?

    高遠大吼了一聲,轉身便向外走,看到門口的守衛,他憤怒地吼了一聲,「不用守了,都回軍營去!」

    幾個士兵莫名其妙,但看著高遠的神情,卻是不敢做聲,在哨長的帶領下,迅速離開了這裡。

    這是一個陷阱,絕對是陷阱,現在高遠只是不知道這個陷阱到底有多大,是只針對自己呢,還是針對著所有的燕軍?連榆林都讓出來了,這得要多大的胃口啊?

    高遠大步走向軍營,剛剛到轅門,便看到顏海波沖了出來。

    「將軍,您回來了,曹天賜來了!」顏海波大聲道。

    「天賜來了?」高遠一愕。

    「是,天賜來了,不過中途他遇上了東胡的斥候,惡鬥了一場,他受了不輕的傷。」顏海波看向高遠的眼中,也是無盡的疑惑。

    高遠心中的猜忌,又被證實一分,他的臉色更是陰沉下來,「小顏子,馬上召集所有將領到我這裡來。」

    房中,隨軍的醫生正在給曹天賜裹傷,一踏進房門,高遠便看見了曹天賜身上那十數道傷痕。

    「將軍!」曹天賜一下子站了起來,牽動傷口,疼得齜牙咧嘴。

    「天賜,出了什麼事兒?」高遠兩手按著曹天賜的肩膀,將他重新按得坐了下去。

    「將軍,陷阱,這是一個大陷阱,我們的後路,中路軍的後路,都被截斷了,東胡騎兵,隱藏在盤山之中。」曹天賜臉色煞白,在鷺山,他抓住的那個哨騎,在無法忍耐曹天賜的折磨之下,終於吐露了實情。

    聽著曹天賜的講述,高遠終於明白,整個大燕的軍隊,都已經陷入到了極大的困境當中,不,這不是困境,而是絕境。

    「那些東胡人,是那個部族的?」他陰沉著臉,問著曹天賜。

    「阿固部!」曹天賜說出的第一個部落,便讓高遠的心涼了一份,緊接著曹天賜一口氣說出了數個部落的名字,這都是燕軍所得的情報之中顯示的已經被索普幹掉的支持索克的部族。

    什麼東胡內訌,全都是哄騙人的勾當,周淵上當了,整個燕國都上當了。東胡人好大的手筆,為了引燕軍上勾,連阿固部族長的腦袋都捨得拿出來當誘餌。

    高遠終於明白,為什麼中路軍能長驅直入,而自己與張叔寶這左右兩翼卻遭到了拚死的阻截,原來東胡人需要自己與中路軍之間這一兩百里地域的空間,他們正是利用這段空間,插入到了兩軍之間,藏進了盤山山脈之中。

    盤山山脈如此之大,便是數萬軍隊隱藏其間,也不會輕易讓人發現,更何況,這些插進來的東胡部隊,在燕國人的計劃當中,都是早已不存在的部落。

    想必現在,東胡人馬上就會展開對鎮遠,對盤山要塞,甚至對遼寧衛的大規模反攻,將燕軍圍困在遼寧衛與和林之間,然後翁中捉鱉。

    雖然燕軍還有超過十萬人的部隊,但是,沒有了糧草,沒有了後勤補給,支持不了多長時間,戰爭便會變成一面倒的。

    砰的一聲,高遠重重一拳擊在桌上,好精妙的算計,好高明的圈套。索普,原來如此厲害么?或許這是米蘭達的手腕?

    高遠終於認識到了這些老牌的梟雄的厲害之處。

    孫曉,孟沖,鄭曉陽,那霸,顏海波,賀蘭雄等將領涌了進來,看著麾下諸將,高遠長吸了一口氣,「諸位,我們的後路被人斷絕了,不僅是我們,整個燕軍都被斷絕了後路,接下來,我們便要苦苦求生了。」

    高遠的一句話,讓所有將領都驚呆了,由大勝到大敗,轉換的時間未免也太快了一些,這讓所有人都有些不適應。

    簡單的將曹天賜帶來的情報講述了一遍,看著眾人難以置信的表情,高遠嘆了口氣,幸好自己在戰前作了一些其它的安排,不然這一次,可能真得要全軍覆滅在此了。

    嘩拉一聲,地圖被鋪了開來,將領們都圍了上來。

    「諸位,現在我們後路斷絕,想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阿倫岱必然也沒有走遠,他肯定在附近窺伺著我們,不僅僅是他,也許還有其它的東胡軍隊,之所以他們還沒有動手,有極大的可能是他們想等著我們往和林方向去,而他們將在半路之上伏擊我們。所以,和林我們是絕對去不了了,即便能去,我們也去不得,東胡人的主力,肯定是要去對付中路軍的,他們的宮衛軍還有那些大部落的人馬,肯定都聚集在和林附近,我們所以,我們反其道而行之。」他抬起了頭,「我們在戰前的布置還是起了作用,不過我用來防範周淵詭計的這一著,卻陰差陽錯的成了我們的救命稻草,真是想像不到。」

    「向靜遠方向突圍,步兵帶著援兵在靜遠附近等待著我們,抵達靜遠,渡過遼河,橫穿大草原,我們回家!」高遠大聲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