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盲戰(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一十六章 :盲戰(上)字體大小: A+
     

    本應是晨曦初露的時刻,但天地之間卻仍是灰濛濛的一片,薄薄的輕煙飛舞來去,像輕紗,像煙嵐,像雲彩;掛在樹上,漫在山上,藏在草間林中。一會兒像奔涌的海潮,一會兒像白鷗在翻飛。霞煙陣陣,浮去飄來,一切的一切,變得朦朦朧朧的了。

    「起霧了!」孫曉喃喃地道,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喜色。

    「起霧了!」高遠仰望天空,「老天助我啊!」

    昨兒個半夜,鄭曉陽與孟沖已經率領左右兩軍先行離去,這營寨雖然還是昨天一般大小,但是人卻少了三分之二。

    起霧了,高遠不能不喜。加然起霧對交戰雙方來說都不利,但相對於高遠來說,卻是佔了便宜的,這陣霧,騎兵所受的影響,肯定比步兵要大,至少,他們的速度會受到相當大的影響。

    「讓霧來得再猛烈些吧!」高遠仰天長笑,一振馬韁,「我們走!」

    既然起霧,原本準備的好些惑敵手段倒是省卻了,二千中軍人馬,帶著上百輛大車,開始在霧中向花兒營方向推進,這些大車之上,裝載的是中軍一千重步兵的凱甲,這些重步兵,也是高遠對抗騎兵的砝碼。先前與阿倫岱多次交手,這支秘密武器,可是一直沒有拿出來現眼呢,到時候,定然能給阿倫岱一個小小的驚喜。

    相比於高遠的喜出望外,阿倫岱現在卻是煩惱了起來,他是這個地方的土著,對氣候天理極其熟悉,昨天,便知道會起霧,但以為也就是晚間,到了白天,太陽一出。必然是晴空萬里,豈料今天居然陰雲密布,那本應昨晚就出現在的大霧,竟然遲到了現在,看著那遊走在天地間的薄薄霧藹,心中著實惱火,看這樣子,過些時候,這大霧必然會遮天蔽日。

    所有的騎兵不得不下馬步行,牽著戰馬。自己在前頭為戰馬趟路,要是一不小心折了馬蹄,那一身本身便去了一半。

    「報!」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

    「稟將軍,敵軍已經拔營,正在移動。隊伍拖了近兩里長。」即便是早上這樣還十分陰冷的天氣,這名騎兵也是滿頭大汗,顯然是長途急奔而來。

    「他們往哪個方向而去?」阿倫岱急切地問道。

    「回將軍,看他們所去的方向,應該是花兒營一帶。」哨騎回道。

    阿倫岱先是一楞。接著便是滿心歡喜,不由放聲大笑起來,「高遠啊高遠,你可真會選對方。竟然選了花兒營作為你的最後葬身之後,妙,妙極。也罷,就讓他去花兒營吧。我們在哪裡,痛殲對手。」

    花兒營周邊,全都是蜿蜒起伏的丘嶺。中間有一塊約四五里大小的盆地,平素倒有數個村子聚集在哪裡,只是戰事一起,這些百姓早已逃得無影無蹤,如果高遠的征東軍進了這個盆地,騎兵四面封死,自上俯衝而下,正好極大地發揮了騎兵的衝擊力,而且這地方,最易封鎖,到時候,對方想對圍都不可能。

    阿倫岱一下子覺得天地都廣闊了起來,當真是運氣來了,門板都擋不住了,高遠不熟悉這裡的地形地貌,一頭鑽進花兒營,倒是省了自己好大的力氣。

    「出發,去花兒營!」他意氣風發地道。

    隨著時間一點點推移,大霧愈來愈濃,遠處的群山早已掩沒不見,眼前儘是一片灰濛濛飄緲不定的霧氣,目光所及,不過身前數尺之地。這給雙方隊伍的推進都造成了極大的困難,征東軍士兵的隊伍排得更緊密了一些,一個跟著一個,向著花兒營方向推進。

    而在距離他們不遠處,阿倫岱的四千騎兵手牽著戰馬,也在深一腳淺一腳地向著花兒營方向挺進。

    「老天爺保佑,等我們抵達花兒營的時候,這該死的霧便散了吧!」阿倫岱在心中祈禱著。

    中午時分,征東軍終於率先抵達了花兒營。

    「將軍,我們到了!」孫曉將頭盔抱在懷裡,頭髮上濕漉漉的,甲胄之上,一滴滴水珠緩緩滑下,在黝黑的鐵甲之上拉出一道道殘痕。他扭了扭身子,「這該死的大霧,當真是讓人不舒服。」此時他內里的衣衫都濕潤潤的,穿在身上,極端地不舒服。

    「聚攏士兵,先行休息一會兒吧,我估摸著,阿倫岱應當快來了。」高遠眺望著遠方,雖然什麼也看不到,但他卻似乎看到了千軍萬馬正奔騰而來。

    「這麼大的霧,要是呆會兒不散的話,可就是盲打了。」孫曉有些擔心。

    「放心,我們是盲打,對方也比我們好不到哪裡去,你應當感謝老天爺,對方的騎兵比我們所受的影響更大。」

    一聲令下,征東軍開始聚集,一千名重步兵開始著甲,一輛輛大車被排到了一起,拉車的牲畜被集中到了中央。一些士兵正忙碌著開始將大車連接到一處。

    看著面前的大車隨著一聲聲的卡卡之聲被接連到了一起,大車兩邊原先垂下的擋板被掀了起來,卡好機簧之後,高遠的嘴角就不由得露出了微笑,他真得感謝他的岳父葉天南,那一萬匠人的到來,的確給了他極大的幫助。像這種大車,原本就是大燕重步兵配套使用的,這些大車都是特製的,平素用來給重步兵拖重甲,戰時,車的兩旁的擋板被拉起來,一輛輛大車便會構成一道簡易的城牆。只可惜在出征之前,他只來得及打造了這百多輛大車,想將自己的隊伍周圍全都圍起來不夠,他只能將他現在的陣形構築成了一個三角形,每一邊都用了數十輛車構成障礙,中間都露出了十數米寬的通道。

    但這已經夠了。阿倫岱恐怕萬萬想不到,在這裡迎接他的會是固若金湯的防守。

    遠處有隱隱悶雷之聲傳來,高遠霍地站了起來。近處,有急驟的馬蹄聲,橫刀的大嗓門響了起來,「準備戰鬥,準備戰鬥!」

    阿倫岱來了!

    兩千坐在地上的中軍士兵轟然起立,戰車之上。床弩被技了起來,喀喀的絞弦之聲響成一片,重裝步兵開始列陣,十人一排,手持陌刀,堵住了那些車陣的缺口,矛兵涌到戰車之後,長長的矛伸探了出去,構成了一片槍林,在他們的後方。弩兵們手持已經上好弦的臂張弩,弩箭斜斜向上。

    「孫曉,你負責駐守左邊。許原,你負責駐守右方。中間,交給我來。」高遠戴好頭盔,手提陌刀,大步向前。

    「遵命!」孫曉與許原知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兩人也不廢話,最中間肯定會遭受最大的衝擊。但高遠無論是指揮能力還是個人武力,都遠超二人,此時不是客氣的時候,要知道。他們將要迎接的是兩倍於他們的騎兵的衝擊。

    密密麻麻的騎兵出現在了花兒營四周的丘嶺之上,霧比先前薄了一些,但所視之距,仍然不過數丈之遠。看不清盆地之中,征東軍的布陣,但陣陣戰鼓和軍號這。卻清晰地傳了過來。阿倫岱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也許,對手現在正在慌亂吧。

    他從懷裡摸出了一支閃閃發亮的牛角號,這是一隻犀牛角打制的,多年的摩裟,讓這柄角號的外表已是光可鑒人。將牛角號放到嘴邊,鼓起腮幫子,用力吹了起來。

    嘹亮的號聲響起,騎兵們紛紛拔出了彎刀,開始整頓隊形。

    角號之聲陡變,激昂的殺伐之聲自號中隱隱透出,除了阿倫岱身邊的兩千騎兵,四周的另外兩千騎兵一聲吶喊,策馬向下沖了過去,那軍鼓聲聲傳來的方向,便是敵人的所在。

    盆地軍陣當中,高遠持刀而方,卻是雙目微閉,靜靜地聽著自由遠而近的馬蹄之聲,第一次攻擊,便是近一半的力量,阿倫岱當真是志在必得啊。他的嘴角微微露出一絲曬笑。

    「床弩!」他陡地大喝一聲。根據馬蹄之聲來判斷騎兵的距離,本來就是他們這些長期在邊關成長起來的將領的長項,便是軍隊之中的老兵,也可以輕易做到這一點。

    床弩凄厲的怪叫之聲響起。這聲音是如此的密集,竟然在數千騎兵的衝擊之中也可以清晰的清楚。

    山丘之頂,阿倫岱心中一跳,征東軍中裝備有床弩這種重武器並不出奇,但怎麼有這麼多,聽這嘯叫之聲,只怕有上百台床弩在呼嘯。

    阿倫岱自然不知道,這是來自琅琊匠人到了高遠麾下之後,給他的第一個項獻,那些大車之上,都裝著床弩,不過這些床弩的底座之上,都裝有一個可以旋轉的底座,平素這床弩順放在車中,空出來的地方便堆放重步兵的盔甲,而作戰之時,重步兵著甲,便空出了大征的地方,床弩便可以旋轉過來,成為隱藏在擋板之後的利器。

    燕國能夠以一國之力,便能擋住東胡不能踏足中原,並不是沒有道理的,除了堅固的城牆,他的重步兵亦是騎兵的剋星之一。

    騎兵遇到大批重步兵列陣而立的時候,並不是沖陣,而是利用他們的機動能力,環伺左右,尋找戰機,慢慢地拖垮對手再擊而破之。雙方多次交戰,都是知根知底,到得最後,燕國的重步兵已經不主動出擊,而是依城而戰,東胡騎兵再厲害,也無法擊潰對手,最後的結果,多半是偃旗息鼓。

    空氣之中嘯叫之聲響起,那聲音每一個東胡兵都極其熟悉,但他們唯一能做的只能是俯低身子,盡量讓自己的體積看起來小一些,並在心底祈禱這些床弩所射擊的並不是自己這一塊地方。

    戰場足夠寬,東胡騎兵的距離拉得比較大,這也是在濃霧之中衝擊的時候,避免彼此互相衝撞,床弩呼嘯而過,濃霧之中,響起了慘叫之聲,也不知有多少人在這一擊之中沒了性命。

    「箭!」一名東胡將領厲聲喝叫著。床弩射速極慢,這一聲嘯叫過後,起碼得十數個呼吸之中,床弩才能再次發射,這便是他們反擊的時候。

    剛剛還俯在馬上的東胡騎兵們紛紛挺身而起,彎弓搭弦,一支支利箭破空而出,穿過濃霧,射向征東軍所在的方向。

    幾乎在同時,陣列之中的高遠,也是重重地吐出一個字。

    「弩!」

    弩字剛剛落地,比剛才床弩密集十倍的臂張弩弩箭便橫掃而出,空氣之中看不見萬箭齊飛的場景,但是卻能聽到慘叫之聲此起彼伏,沖在前方的東胡人被割麥子一般倒下,而陣列之中,征東軍士兵也有不少人栽倒在地。(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