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一十章:重症需用猛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一十章:重症需用猛葯字體大小: A+
     

    雖然是大白天,但屋子裡的光線仍然極其昏暗,小小的望窗里滲透進來的光線正正地照射在對面的那扇小門上,而在窗下的陰暗之中,一黑衣人坐在哪裡,進門的人,不經過適應,極短一下子看清那人的面容。雖然是呆在屋子裡,但那黑衣人依然裹著長長的斗蓬,整個頭部都縮在斗蓬之內。

    小門輕輕被推開,一個精悍的漢子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垂手立在那黑衣人身前。

    「招了么?」

    「點子嘴巴硬得很,我們已經儘力了,公子!」精悍的漢子低聲道。「我幹這一行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骨頭這麼硬的傢伙。」

    「這麼說來,我們費了這麼大的勁兒才抓住這麼一個有點價值的傢伙,卻要一無所獲么?」黑袍人站了起來,淡淡地道。

    「公子恕罪!」精悍的漢子垂首道。

    「走吧,帶我去看看!」黑袍人站了起來。

    走出這間小屋,外面是一條長長的巷道,轉了幾個彎之後,黑袍人停在一扇門之前,隨他而來的那精悍的漢子趕緊替他推開了門。

    屋子不大,幾把椅子,一張桌子,不過桌子上擺著的東西,卻讓人觸目驚心,那全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刑具。而在屋角,倒著一個血肉模糊的漢子,身上幾乎未著寸縷,早已不成人形。屋子裡還有另外幾個漢子,看到黑袍人進來,全都站了起來。臉上卻都是慚然之色。

    黑袍人徑直走到桌前,搖了搖手指。兩人走到那血肉模糊的漢子面前,將他架了起來,走到黑袍人跟前。

    「將他的頭抬起來!」黑袍人沉聲道。

    一隻手揪住了那漢子的頭髮向上一提,漢子那張血糊糊的臉被生生地抬了起來,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他緩緩地睜開了被血糊住的眼睛,盯著前方的黑袍人。黑袍人也正在看著他。

    漢子的雙眼越睜越大,兩眼之中的驚駭之色。怎麼也掩飾不住,嘴唇蠕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你認識我?」黑袍人摸著下巴,饒有興趣地看著對方。

    聽到這話,那漢子身子微微一震,陡地閉上了眼睛。

    黑袍人思忖了片刻,突然嘆息了一聲。「我知道你是從哪裡來的了!唉,真是個好漢子,沒有死在戰場之上,卻要死在這裡了。你還有什麼遺言要交待的么?我可以替你帶到的。」

    漢子一言不發,似乎沒有聽到黑袍人的話。黑衣人盯著對方半晌,搖搖頭。揮了揮手,「算了,從這樣的人嘴裡,撈不到什麼東西的,給他一個痛快吧!也算我與那人之間的一點香火之情。」

    漢子被拖到了角落裡。伴隨著喀的一聲輕響,已是乾淨利落地被扳斷了脖子。漢子的身體只是稍稍扭動了一下,便再無動靜,他早已油盡燈枯,死於他而言,反而成了一種解脫。

    漢子的死似乎絲毫沒有讓黑袍人動容,雙肘擱在桌上,十指交握,啪啪的一根根捏著指關節,「李雲聰這個笨蛋,被人盯上了,居然毫無所覺。若不是我來替他收手尾,真不知會鬧出些什麼亂子來。」半晌,黑袍人才吐出一句話來。

    「大人,您認出這漢子是那一方的人了?」一人走了過來,低聲道。

    「此人是扶風軍的,高遠的手下。」黑袍人淡淡地道。

    「怎麼可能?」那人驚異地道:「高遠什麼時候與趙國勾搭上了,這些人盯梢行事的風格完全是虎豹騎的行事手法。大人,您是怎麼認出此人是高將軍麾下的?」

    「我在遼西根本就沒有幾個認得的人。」黑袍人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隨口答道:「只不過在漁陽之時,我經常去高遠軍中,此人一見我便面露驚容,顯然是見過我的,那除了是高遠曾級帶到漁陽去的那些兵之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是認識我的,而且此人見我之後的反應也證明了這一點。」

    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半晌才自失的一笑,「高遠帶兵打仗,犀利異常,端的有天下名將之風,想不到麾下來幹這一行,也秉承了戰場之上的硬骨頭,連你們也撬不開他的嘴巴。了不起!」

    「那大人,高將軍麾下緊盯著李雲聰大人與張君寶,是不是已經發現了什麼?」說話的人,顯得有些緊張。

    「高遠又不是神仙,他能知道什麼?」黑衣人摸裟著下巴,「這可能是一個意外。李雲聰與張君寶接觸被高遠發現了,高遠是明火執仗支持張叔寶的,他可能是擔心燕翎衛介入張家兄弟之爭,這才派人盯上了他們,至於其它,他們不可能了解,李雲聰也不是傻瓜,他們找不到多少有用的東西。」

    「哪現在怎麼辦?」

    「將征東軍的這些人嚇走吧!」黑衣人淡淡地道:「將這個人的屍體拋出去,征東軍的人看到他,必然會驚駭,為了避免更大的損失,他們會偃旗息鼓,退出遼西城的。只要他們不在這裡礙手礙腳就成了。」

    「只是這些人的手法竟然與虎豹騎一樣,真是讓人想不透。」

    「沒什麼想不通的。」黑衣人突然想起一事,「我記起來了,有一個人倒真有可能幫高遠做到這一點。高遠手下有一個軍法司,由他的那個貼身小侍衛曹天賜負責,這些人定然是軍法司的。趙國虎豹騎中有一人與高遠有些交集,莫非這個人現在已經投靠了高遠么,有點意思!你們通過燕翎衛的渠道通知李雲聰,讓他注意虎豹騎中一個叫馮發勇的傢伙,這個人在燕翎衛中是有檔案的,這個人很可能現在就在遼西城。」

    「那征東軍軍法司的人就這樣算了,要不要我們利用這個人布一個陷阱,再打幾隻回來?」

    「不必了!」黑袍人搖搖頭,「這樣一來,我們可就藏不住了。李雲聰一定會察覺出些什麼來的,他可是一隻老鳥。征東軍軍法司?嘿,他們成不了什麼氣候,隨他們去吧!」

    「明白了!」

    「我馬上就要去辦另外一些事情,遼西城中你們一切盯緊了,一定要讓事情順利進行。」

    「是!」

    黑袍人站了起來,走了出去。出了這間房子,他並沒有停留,而是一直向外走去,走過長長的巷道,再爬上數十級階梯,推開一扇門,他出現在了一間卧房之中,轉過身來,拉過一個衣櫃,將剛剛的那一扇門完全擋住。

    換下身上那身黑袍,穿上一件常服,坐到了一面銅鏡之間,鼓搗了一陣,再站起來時,已是完全變了一個人。

    走出卧房,他徑直向外走去,片刻之後,他已是站在了大街之上,回首處,一間普普通通的四合院民宅正矗立在他的身後,顯得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他大步向著遠處走去。

    遼西城現在已經成了一個軍人之城,大量的朝廷常備軍在這裡開始集結,還有更多的軍人也在正在向這個地方趕來,雖然他們的大營在城外,但每天仍有大量的軍人三三兩兩結伴出現在城中。而遼西城的商業,倒也因為這些軍人的出現而顯出了繁榮之象。

    半個時辰之後,他出現在一個街巷之中,這是一個死胡同,在巷子的盡頭,有一家名聲不顯的私房菜館,每天只做一桌菜,想要在這裡吃上一頓,那可是需要提前很長時間預定的,到了這家菜館門前,那人與門房低聲說了幾句,馬上便被迎了進去,顯然,此人早已預定了今天這裡的這一桌菜。

    房間之類,已經有一人等在了那裡,面前的桌上,擺著八個大碗,這八大碗,便是這家菜館的拿手好菜了,一天只一桌,這一桌可就不便宜了。

    看見那人走了進來,先前屋裡那人不由笑了出來,「真想不到你會約我在這裡見面,檀兄,這好像在招搖了,不符合你們燕翎衛的風格啊!」此人,竟然是周太尉的心腹,大燕的征東將軍周玉,而被他稱為檀兄的,自然便是新近成為燕翎衛指揮使的檀鋒。

    檀鋒笑了笑,走到他的對面,坐了下來,「這裡是最好的,周兄,今天我便要走了,這一頓可得到你請,算是替我餞行了。」

    周玉失笑道:「你現在神出鬼沒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竄了回來,倒是我,馬上便要出征了,應是你請我才對。」

    「這一次我回薊城之後,直到這樁大事了結,是不會再回來了,周兄,這一頭就交給你了。」檀鋒的臉色卻是沉了下來,「要麼生,要麼死,周兄,說不定這一次就是咱們永別了。」

    周玉也沉默了下來,半晌才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過檀兄,咱們也不必說這些喪氣話,這一回,倒是有**成是有把握的。」

    檀鋒蒼白的臉色浮上了一層紅暈,「是啊,應當有**成的把握,可是我們的對手也太不一般了,周兄,大燕成了如今這般模樣,重症需用猛葯,我們不入地獄,誰如地獄,敗了,死得其所,勝了,我們便可以為大燕翻開新篇章,好,這頓飯我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