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四百零二章:收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四百零二章:收穫字體大小: A+
     

    看著在風雪之中慢慢退走的嚴聖浩部,賀蘭燕極其不滿,「高遠,你幹嘛要放他走,這是多好的機會,將他拿下,河間郡就是你的了,你不是一隻都想要一塊真正屬於自己的地盤么?殺了他,搶過來不就是了?」

    「哪有你想得這般簡單!」高遠搖頭道:「現在的河間郡於我而言,個頭還太大了一些,吃不下,強吞下去,會撐壞胃的。」看著賀蘭燕,他笑了笑,「河間郡是大燕的領土,嚴聖浩是河間的郡守,而我呢,是大燕的征東將軍呢!」

    賀蘭燕瞪大了眼睛,不解地問道:「可是你現在已經暴光了,誰都知道是你攻擊了河間郡,既然如此,為什麼不一不做,二不休呢?留下這樣一個尾巴,讓人想想便心裡哽得慌!」

    「誰說是我攻擊的,明明是匈奴公孫部族!」高遠哈哈大笑,提韁轉身往回便走。

    「你這不是睜眼說瞎話么?」賀蘭燕哼了一聲,「也要有人信啊?」

    「該信的人都會信,不信的人,有時候也會裝作信了。」高遠道。「這不是重點,不是嗎?」

    賀蘭燕垂頭想了半晌,仍是搖搖頭,「你們這些傢伙,每個人肚子里的腸子也不知盤了多少個彎,心思當真難測得很。」

    兩人策馬在前緩緩前進,身後步兵等人特意放慢了腳步,與兩人拉開了一定的距離,風雪愈發的大了,雪籽慢慢地變成了一枚枚飛舞的雪花,隨著風在空中亂舞,兩人的身上不大會兒便染上了一層白色。

    「此事結束后,跟我回扶風吧?這邊的條件太苦了一些,去牛欄山大營也行啊,和你哥哥呆在一起,我們馬上就要東征了,咱們又可以一起並肩戰鬥了!」高遠伸手。輕輕地替賀蘭燕拂去澆在頭髮之上的雪花。

    輕輕地咬著嘴唇,賀蘭燕思忖了片刻,「不,我就呆在這裡吧。保康已經是你的掌中之物了,這裡總是要有一個人坐鎮的,我就呆在保康,我哪兒都不想去。」

    「為什麼?」高遠詫異地問道:「你在這裡,沒有一個朋友,也沒有熟人,以你的性子,還不悶死。」

    「悶死總比嫉妒死要好!」賀蘭燕橫了高遠一眼,「我回扶風乾嘛?每天看你與你老婆唧唧我我秀恩愛?看著自己喜歡的男人卻躺在別的女人的懷抱里,我可受不了這個。還不如就呆在保康,遠遠地離開你們,倒也是眼不見為凈,耳不聽為寧。」

    「燕子!」

    「算了,高大哥。我沒有怪你的意思。」賀蘭燕搖搖頭,自失地一笑,「是我自己運氣不好,我就是想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一個人靜靜地過一段時間,也許你回去沒幾天,我便又巴巴地趕回來了。」

    高遠點點頭,心中也有些無可奈何。

    保康城。一切都已落下塵埃,嚴鵬投降了,援兵久候不至,當天色大亮的時候,他知道,援兵永遠也不會來了。要麼全軍覆滅,身死當場,要麼忍辱求生,以求東山再起。不管對手是匈奴蠻子也好,還是其它別的什麼。嚴鵬都不認為對方會殺了自己。如果是匈奴人,自己便是一頭大大的肥羊,可以賣一個好價錢,如果是其它勢力,自己更不會死,因為自己一旦死了,這件事情可就鬧大了。

    嚴鵬投降之後,並沒有受到多大的留難,其它俘虜都被綁了起來,倒是他這個主將,只是被收作了武器,當他從對手面前走過之時,突然之間看到了葉真,心中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高遠的部隊。自己早該想到了,擁有如此強悍的步卒,又能驅使草原上的匈奴人,除了征東將軍高遠,還有哪個?

    對面的一群將領,除了葉真,他都不認識,但現在,他知道,這些人都是高遠的征東軍將領。父親想要去找葉天南的麻煩,轉眼之間,高遠便找上門來報復了,嚴鵬嘆了一口氣,都說葉天南與他這個女婿的關係並不怎麼好,看來都是胡說八道了。

    「葉真將軍!」停在葉真的馬前,嚴鵬停了下來,雙手抱拳,沖著葉真行了一禮。

    葉真微微點頭,「嚴將軍有什麼話說?」

    嚴鵬回頭,指著正在打掃戰場的對方士兵,「河間兵有許多負傷的人,還請葉將軍作主,給他們治傷,不要給他們補刀,至於因此而產生的費用,我們河間郡會支付的。」

    「這個倒請嚴將軍放心,我們沒有殺俘的習慣。嚴將軍,要委屈你幾天了,等我們與嚴郡守商討好一切善後事宜之後,嚴將軍便能得回自由了。」葉真微笑道,他心中著實有些興奮,作為葉氏家將,他熟讀兵書,也不乏帶兵的經驗,但真正踏上戰場,參與如此規模的戰鬥,卻還是第一次,戰爭,果然與兵書上所描寫的還是有差距的,第一次參戰,便能獲得一場大勝,這讓葉真很是滿意,一千葉氏私兵,也是第一次踏上戰場,與訓練有素的扶風兵比起來,雖然還有一些差距,但也很不錯了。

    「那就多謝葉將軍了!」嚴鵬苦笑一聲,這士兵的押解之下,向著城內走去。

    吳慈安臉色蒼白,他在城樓之上,自始至終目睹了這一場一邊倒的戰爭,而這場圍殺,自己可算是功勞著著,不但參與了前期的戰術欺騙,最後甚至親自出馬勸降嚴鵬,與嚴氏的大仇,這算是怎麼也洗不幹凈了。

    「高將軍回來了!」人群之中,突然爆發出陣陣歡呼之聲,吳慈安抬頭看向營口方向,無數騎兵正頂著風雪,風馳電摯一般向這邊奔來。看來嚴郡守那邊也是吃了大虧了。

    縣衙小廳,這裡原本是吳慈安接待客人的地方,現在,他卻坐在客座,而主位之上,高遠正笑吟吟的一邊品著香茗,一面打量著兩位客人。

    一個是保康縣令吳慈安,另一個是在這次戰爭之中立下功勞的保康縣富紳胡安國。兩人都有些局促不安,一來高遠的名氣太大,現在的地位相比他們二人來說,也實在太高,二來,剛剛見識了高遠麾下如砍瓜切菜一般地擊敗了河間郡兵,心中不能不有所畏懼。

    「這一次獲勝,二位立下了大功,嚴聖浩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但畢竟執掌河間多年,他麾下的這些士兵戰鬥力倒也頗為不俗,如果硬碰硬的話,我們即便勝利,也會付出較大的代價。但現在我們以極其微小的代價,便摧毀了嚴聖浩的根本實力,著實是託了二位的福。」

    吳慈安低頭,臉色尷尬,胡安國卻拱手道:「嚴郡守執掌河間多年,治下腐朽不堪,民間怨聲載道,現在高將軍前來撥亂反正,河間百姓必然感激涕零,胡某雖然愚鈍,但也知道扶風赤馬在將軍治下,蒸蒸日上,從赤貧到富裕,外擊東胡,內富民生,百姓交口稱讚,莫不愛戴,保康能入將軍治下,實在是保康之福。」

    「胡先生過獎了!」高遠微笑著沖他點點頭。「二位以後有什麼打算?」

    「胡某自然是唯將軍馬首是瞻。」看了一眼垂頭喪氣的吳慈安,胡安國大聲表態。

    「好好!」高遠高興地點點頭,胡安國是個商人,自然知道如何取捨,趨利避害是商人的天性,而吳慈安卻是一個有點迂的讀書人,被帶著一步步越走越深,心裡想來是不太舒服的。

    「吳縣令,你有什麼想法?」

    吳慈安嘆了一口氣,「高將軍,這不是明知故問么,現在吳某哪裡還有選擇,除了跟著高將軍走,還能怎樣?現在嚴郡守只怕恨不得剝我的皮,喝我的血,吃我的肉才甘心啊!」

    「吳大人不必如此頹喪!」胡安國卻笑嘻嘻地道:「良禽擇木而棲,吳大人在保康深得民心,治理保康也是井井有條,但在嚴郡守治下,卻是難得一展胸中抱負,何不跟著高將軍,另開避一片新天地?」

    高遠哈哈一笑,「胡先生說得好,吳縣令在保康德高望重,我心裡是很清楚的,眼下戰事剛靖,吳縣令還要多多辛勞,這保康縣令還得請吳大人多多操勞。」

    「遵命!」

    「胡先生!」高遠轉頭看著胡安國,「聽聞胡先生家中有一個鱗兒,通讀史書,博學多才,我有意請令郎擔任營口縣令,不知胡先生肯割愛否?」

    胡安國頓時又驚又喜,「犬子胡濱,自小讀書,倒也的確頗有幾分才具,只不過從來沒有做過官,這,這陡然之間擔當縣令之職,只怕誤了大人的事!」

    「當官沒什麼難的!」高遠笑道:「只不過富民二字而已,如何讓自己治下的百姓寢有舍,食有糧,穿有衣,口袋裡還能有幾個余錢而已,有胡先生這樣老成持重的人在身後替令郎出謀劃策,有何難處?」

    「高將軍,營口現在不是還在嚴郡守手中么?」一邊的吳慈安插嘴道。

    「無妨,營口馬上就會變成我們的。」高遠呵呵笑道:「嚴郡守被我們打敗了,連兒子也成了我們的俘虜,總得付出一些代價,免得我的軍隊長驅直入,直奔河間城。現在的嚴郡守,手下的兵只怕連河間城的城牆都站不滿,想來也不會在乎區區一個營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