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九十三章:威懾與利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九十三章:威懾與利誘字體大小: A+
     

    聽著范登科的抱怨,吳凱哈哈大笑,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話,卻轉而問起了范登科在琅琊的事情。

    「范總管,你能統領這數萬丁口,想來在琅琊是極得葉相信任的啊,不知在琅琊官居何職啊?」

    聽著吳凱的問題,范登科卻是露出了一絲苦笑,「我哪是什麼官啊,不瞞吳大人,我只是葉郡守的家奴而已。」

    聽著范登科的回答,吳凱倒是大吃了一驚,看著對方,「范總管,我看你談吐,也應當是一個讀書人啊,何至於成了一介家奴呢?」

    范登科搖搖頭,「這事兒就說來話長了,我范氏上幾輩子便一直是葉氏家奴,不過我家祖輩卻是一直在琅琊為官的,後來葉氏敗落,范氏的契書便又落到了令狐氏手中,因為這個原因,我家倒也沒有受到多大的衝擊,便繼續為令狐氏服務,只不過不能受到重用,從此便被打下去統帶這些工匠,兩年前,葉相滅令狐,我們范氏一族便又重回葉氏了。」

    聽了范登科的話,吳凱總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位范老弟從祖宗開始,就是別人的家奴,不過他們是那種非常高級的家奴了。想著在扶風,高將軍欲求讀書人而不得,而在琅琊,讀書人居然為奴,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不知范總管以後有什麼打算呢?」吳凱問道。

    「將這些工匠都安置好了之後,我便得回琅琊去復命了,回去之後,大概還是做這些事情吧,反正是輕車熟路!」范登科笑道,「我一介家奴,身不由己,只能看家主的安排了。」

    「想將這些工匠都安置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只怕會拖很長的時間啊!」吳凱攤了攤手,道。

    「所以我著急啊,不瞞吳大人,我家小都在琅琊。今年過年都不能回去,想來也有些愧對家人啊?」范登科嘆息道。

    「范總管看起來年齡不大啊,不知家中還有誰啊?」吳凱問道。

    「除開內人,便只有兩上淘氣的小子了。」提到自己家的小子,范登科臉上露出了笑容,抬頭看向琅琊方向,眼中露出了思念的神情。

    看著眼前的這個范登科,吳凱不由打起了主意,此人無疑是一個有能力的人,數萬人。從琅琊一路到扶風,一路上居然沒有出什麼岔子,而到了這更偏遠的積石城之後,數萬人聚居在城外,卻也算得上是井然有序。雖然出現了逃亡的現象,但畢竟是極少數,這些功勞,毫無疑問要算在這位范總管的身上。可這樣一個人才,在琅琊居然是一個家奴,這太過分了。

    積石城城守府現在是求賢若渴啊,既然有這樣的人現在攥在自己的手裡。那有放他溜過去的道理?

    想到這裡,吳凱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了一些,「范總管,請恕我直言,你難道想讓你的後人繼續在葉氏當家奴么?」

    范登科一怔,半晌方嘆道:「這是我們的宿命。又能如何?」

    「何不如留在我們這裡?」吳凱看著他,嚴肅地道:「像范總管這樣有能力的人,留在我們征東府,必受重用。」

    「留在這裡,范某還不一樣是家奴。只不過在琅琊是給葉郡守當奴才,在這裡,給小姐和姑爺當奴才罷了,都是一樣,我為什麼不呆在琅琊啊,畢竟那裡更富裕,氣候也更適人,哪裡還有我的親人朋友。」范登科道。

    「不不不!」吳凱連連擺手,「想來你還不太了解我們高將軍,他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拿人當奴才,幾年前,他一個長輩送了他一個家奴服侍他,沒過多長時間,高將軍便撕了契書,將拿人送出去做事,現在這位可是薊城閑雲樓的掌柜,也算得上有了一個不錯的前程。范總管,那個家奴說起來並沒有什麼本事,更不像你這樣是世代書香門弟啊!」

    范登科頓時大為訝異。

    「所以,只要你肯留下來,我去找將軍與夫人說,葉相如此心疼夫人,她開口向父親將你要來,難不成葉相還會拒絕么?我敢說,只要契書到了將軍手中,馬上便會變成一團碎紙,從此你范氏一脈便可解脫了,就此恢復自由身。」吳凱言之鑿鑿地道。

    范登科咽了一口唾沫,臉上的那兩團紅暈此刻顯得更紅了一些,「你,你說得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若有半句假話,你來日盡可大耳括子抽我!」吳凱道。「就怕你范總管貪戀那琅琊適人的氣候,那富裕的土地,不肯來這我們邊遠寒僻之地啊!」

    范登科的拳頭緊緊握起,「如果能得回自由身,誰肯做奴才,而且還是世世代代做奴才?」

    吳凱大喜,「哪這麼說,范總管是答應我了?」

    「如果真能得回自由身,我范登科從現在起,就是這積石城的一員。」范登科站了起來,大聲道。

    「好,好得很!」吳凱大喜過望,「吳總管,那我現在這城守府還缺一長史之職,范總管可願就任?」

    轉眼之間,吳凱便又許出了他今天的第三個官位,城守府中僅次於他的長史一職。一邊的唐河是目瞪口呆,而范登科更是張大了嘴巴合不攏來。

    「吳大人,這,這太草率了吧?」他喃喃地道。

    「有何草率可言?」吳凱哈哈一笑,「范總管,現在積石城最大的問題是什麼,不是建城的事情,而是你帶來的那數萬口子人啊,安定,秩序以及接下來的安置,都是讓人撓頭的大問題,誰對他們最熟悉,你,以後這積石城,這些人將成為最多的一群人,你來任長史,想來很多事情便能迎刃而解,解決了你這數萬口子人的問題,這建城什麼的,只會從中受益,不是嗎?你說說,還有誰比你更適合這個位子的?」

    范登科苦笑,對方繞了一個大圈子,原來最後的著眼點卻是在這裡,雖然對方不懷好意,但他開出的價碼,自己卻是無法拒絕的.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看著吳凱,」既然大人如此開誠公布,我范登科如果還不同意,那就是不識好歹了.」

    吳凱大喜,回望唐河,」唐主薄,記下來,范登科現在是我積石城府的長史了,月餉就十貫吧.范長史,可夠用?」

    范登科苦笑,」夠了夠了!只是吳大人,下官有一事不明啊,這樣一個空的城守府架子,您到底拿什麼來安置我那數萬口子人啊?」

    吳凱看著他,大笑道:」積石城城守府現在雖然是個空架子,但是我們手中有權力啊,有高將軍給我們的尚方寶劍啊.有了這個,什麼辦不下來?」

    「這個,我有些不明白!」范登科搖搖頭.

    「第一步,我會應高將軍之命,燒毀這些人的奴契,從此以後,這些人,都是自由人了!」吳凱指了指唐河身邊那一廂廂的文書.

    一聽吳凱這話,范登科頓時大驚,」吳大人,這可萬萬使不得,一旦燒了奴契,這些人得了自由身,那時候他們要走,我們拿什麼約束他們,要知道,這一路之上,如此順利,便是因為這些人都是家奴啊!一旦逃亡,抓住便會殺頭的.」

    「跑,他們往哪裡跑?」吳凱哈哈一笑,」這事兒,還得麻煩范大人下去之後解說一番,積石城所處在草原腹地,這四周,可全都是匈奴潰兵,馬匪,離開了這裡,可沒有誰能保證他們的安全,假如他們有膽子在沒有士兵護送的情況下穿越這數百里草原!」

    看著吳凱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氣,范登科心中一震,」吳大人,前幾天逃亡的那些人?」

    吳凱冷冷地道:」這些人被我們找了回來了,不過已經變成了屍體,想來這些會讓這些人有所警醒.」

    聽了吳凱這話,一邊的唐河身體大震,他可是知道,這些逃亡的人被抓回來后,尚拘在軍中,並沒有死,可吳凱這幾句話一說,這些人可就死定了.

    「這是示之以威!」吳凱仰起了頭,臉上卻又浮上了笑容,」接下來,便是誘之以利了,他們能得回自由之身,想來是非常高興的,但凡只要自願留在這裡的,每戶便可分得一百畝土地,積石城城守府會給他們分放地契.其三,積石城馬上會開辦各類工坊,這些匠人們都會以優厚的工錢安排進工坊中去.當然,我們這邊有些規矩,這些匠人也需得明白,那就是靠技術說話,技術越高,報酬越高.」

    說到這裡,吳凱看著范登科,笑道:」范大人,你可以優先在最好的地方挑選五百畝土地作為你范氏的產業.」

    「不是一戶一百畝么?」范登科澀聲道.

    「你是我積石城長史,豈能同日而語?」吳凱笑道:」再者,那些工匠之中的大匠,想來你是心中有數的,他們每戶兩百畝.另外,我們會為他們發放懇荒的牲畜,農具,當然,這是要錢的,不過可以先欠著,以後慢慢還.」

    「這得需要多少土地?」

    「我們這裡別的或許少,但就是土地多!」吳凱笑著道.」雖說是生田,但打理上兩三年,生田可就變成熟田了,那時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產,我想,這些工匠們在琅琊勞碌一輩子,也不見得能掙上這筆財產吧?現在只要他們在這裡定居下來,便可能瞬間擁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