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七章:甜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七章:甜點字體大小: A+
     

    路鴻與吳凱,都是高遠發家的貴人,如論親疏,自然是路鴻,路鴻與高遠的父親高子達是戰友,高子達於他有救命之恩,而在高子達歿了這許多年後,路鴻待高遠仍然如出己出,這份情誼,自然值得感慨。但如果要論起高遠更信任誰,只怕高遠嘴上不說,心裡卻會默認是吳凱了。

    吳凱如今已與高遠糾纏得太深,兩人之間牽涉了太多的利益,可以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如吳凱所想的那樣,高遠興,吳氏興,高遠亡,吳氏倒。

    吳氏酒業自從得到高遠之助后,一直呈爆髮式的增長,特別是高檔酒那一塊,根本就是供不應求,如今這一塊的酒已不僅僅是供應遼西和兩家閑雲樓,而是在大燕各地都有銷售,這些酒運往各地之後,因為價格奇高,消費得起的只能是達官權貴以及富紳,倒也沒有對當地市場有太大的衝擊,因而也沒有遭遇多少的反彈。

    相對於銷售地的波瀾不驚,但對於吳氏酒業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了,吳氏酒庄即便加班加點,也還是供不應求。說是日進斗金,財源滾滾,亦不為過。

    這是一隻會下金蛋的金雞,但同樣,也是一隻讓人覬覦的肥雞,暗中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窺伺著吳氏,如果不是高遠的強軍厲馬就在扶風呆著,只怕連遼西城中的張守約,說不定也得動一動心思。兩成的股份,是不能滿足張守約的*的,但是這兩成股份再加上與高遠的征東軍之間的良好關係,那便不一樣了。

    對於這些,吳凱已經想得很清楚了,沒有高遠的大刀傍身,自己根本就沒有自保餘地,當初自己盤踞扶風當一個小小的壟斷酒商時,沒有人會在乎自己這隻小蟲子。但現在,這隻小蟲子顯然已經長成一條肥碩的大蛇了,沒有強有力的後台,難拿去下鍋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其實吳凱也不是沒有想過多找幾個後台。比如說張守約,比如說寧則誠,但思來想去,這些人,還是沒有高遠可靠。他與高遠相交已久,知道此人雖然是個軍人,是個官面之上的人,但卻還是極重契約精神的,這兩年來,除了他在吳氏的股份之外。他並沒有向自己多伸手。張守約哪就不一樣了,上一次張叔寶到扶風助戰,便來自己這裡要了一大筆錢去,好像自己給他錢就是天經地義一般,而遼西城中的張君寶。更不是東西,閑雲樓日進斗金,但分給自己的那一份卻顯然不對頭。這些人,根本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

    至於寧則誠,在他暗算了高遠之後,吳凱更是將這個念頭打消得乾乾淨淨,這個人連堂堂的征東將軍也是說暗殺就暗殺。自己算個什麼東西,兩個手指頭一捻,便將自己掐得死得不能再死。

    除了高遠,他舉目四望,竟是找不到一個可以依靠的人。

    前頭說了些讓吳氏父子三人無比震驚的話,接下來這一頓飯可就吃得有些尷尬了。吳凱還好一些,畢竟也是老謀深算之輩,心中雖然震驚,但臉上卻是若無其事,與高遠杯來盞往。其樂融融,吳夫人不明所以,桌上便以奉承葉菁兒為主,吳家那小女兒吳心蓮十四五歲,倒是青春可愛,一口一個葉姐姐,高哥哥叫得兩人是眉花眼笑。吳承風和吳承雲便有些不自在了,雖然強作歡容,但明顯卻是心事重重。

    飯後吳氏一家告辭而去,高遠卻是牽著葉菁兒到後院梅園散步。

    「高大哥,我看吳大人他們父子三人似乎心事重重啊,你在前頭和他們說了些什麼?」葉菁兒看著他,問道。

    「你猜猜?」高遠伸手颳了刮她的鼻子,「可真是長進了,如今已經學會看人臉色便揣澤人心事了。」

    葉菁兒格格的笑了起來,「哪需得察顏觀色,只看那吳家大兄承風那模樣,便必然能猜到出了什麼事了!大哥,你不會是覬覦他吳家的財產吧?」

    她瞪大了一雙好看的眼睛看著高遠,在國相府住了兩年,這樣的事情,她也可是聽說過不少,權貴之家仗勢欺人,將身家豐厚的富商一口吞得連骨頭都不剩。

    「你丈夫是這麼下作的人么?」高遠笑道:「吳大人與我起於貧賤之時,如今已成為我征東府不可分割的一塊,我何需覬覦?」

    「哪就好!」葉菁兒點頭道:「他們一家都是好人。」

    高遠心中暗笑一聲,吳凱對自己一家好那是肯定的,但如果就此說他是好人,那也未免太過了,吳氏原先壟斷扶風酒來,說他們手裡沒有幾條冤死的人命,那還真是奇了,不過這可不在自己的思考範圍之內。

    一陣寒風吹來,滿院梅花簌簌而動,幾瓣梅花隨風而起,在空中飛盪著飄向兩人,葉菁兒伸手捉住一朵,放在鼻間輕輕地嗅了一下,「真香,真美。」

    高遠接過這朵粉色的梅花,插在她的鬢邊,端詳了她一下,贊道:「花美,人更美!」

    葉菁兒紅了臉,白了他一眼,「都老夫老妻了,還嘴巴油花花的。」嘴上說著,心裡卻是美得很,唇邊那絲微笑,卻是怎麼也掩藏不住。

    將葉菁兒擁進懷中,高遠道:「菁兒,想看看草原風光么?」

    「嗯?」葉菁兒閉著眼依偎在高遠懷裡,正愜意地享受著這個男人胸懷間的溫暖,突然聽到這麼一問,不由睜大了眼睛,抬頭看著高遠,「草原風光?」

    「不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那番風光,與我們這裡又自截然不同呢!」高遠笑道。隨意說了一點草原風光,卻是讓葉菁兒嚮往不已,她雖然一直長在邊境,但卻甚少出門,對於草原風光,倒真是一無所知。

    「可是現在草原這麼亂?」雖然嚮往,但她卻不想給高遠添亂子。

    高遠大笑起來,「你丈夫現在可是大名鼎鼎的征東將軍,匈奴那些人,那個敢不開眼來找你的麻煩,過了年,天氣稍暖和一些,便去哪裡看看吧,如果高興,不妨便多住一些日子。」

    葉菁兒亮晶晶的眼睛凝視著高遠,「高大哥,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高遠微微一笑,葉菁兒冰雪聰明,這兩年又在國相府里見多了那些事情,想來也是瞞不住她,淡淡笑了笑,「過了年,天氣一暖和,我們就要出征東胡了,我不在扶風了,軍隊也不在扶風了,說不定有些人便會有些想法,你出去住一陣子,這樣我做起事來,便沒有什麼顧忌。」

    「我明白了!」葉菁兒點點頭,「等你出征之後,我便去散散心。」

    「好,孫曉會給你安排好一切的。」

    「孫曉在哪邊?」葉菁兒詫異地道。

    「不錯,孫曉在哪邊,已經替我打好了一些基礎,你去他哪裡住下,倒也可以鼓舞鼓舞軍心民心,讓大家都能安心地在哪裡開拓。」高遠道。

    「你真壞,連我也利用!」葉菁兒嗔怪地道。

    「你是我的夫人,身份不同,你往哪裡一站,代表著的意義可大了去了!」高遠笑道。

    「這些我倒懶得管,你讓我去,我便去,孫曉在哪裡,我倒是真好替憐兒把她的好事張羅了,對了,曹天成大人如何說?」葉菁兒問道。

    「老曹有什麼好說的?孫曉這個女婿他還不滿意嗎?」高遠笑道:「我一說,他便滿口答應,還私下竅笑呢。」

    「這有什麼好笑的?」葉菁兒好奇地問道。

    「孫曉以前都叫他老曹,曹兄,你想想,兩人再見面時,孫曉要叫一聲岳父,曹天成能不高興嗎?一想到孫曉到時候那個窘樣,他便很開心吧!」

    「要說起來,孫曉的年紀比憐兒幾乎大了一倍。」葉菁兒嘆息一聲。

    「孫曉如今不過才三十齣頭,正是年輕力壯的時候。」高遠道:「丈夫大一些好,知道疼人,不像毛頭上子,啥都不懂!」

    聽了高遠這話,葉菁兒便抬頭看著他,一雙手卻在高遠的脅下擰了一塊肉狠狠地掐著,「你這麼說,是說你便不會疼我嗎?你今年才滿二十一,不正是毛頭小子一個么?」

    高遠哈哈大笑,「我這個人比較奇怪一點,有著年輕人的年齡,卻有一個顆老人的心。當然知道疼你啦!」

    「又胡言亂語了!」葉菁兒又擰了一下,高遠絲絲地吸了一口涼氣,被葉菁兒一掐,在看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頓時便蠢蠢欲動起來,突然一彎腰,便將葉菁兒打橫抱了起來,向著屋裡走去。

    猝不及防,葉菁兒倒是嚇了一跳,驚叫一聲,兩手趕緊環住高遠的脖子,「幹什麼?到哪裡去?」

    「我帶你回房去吃點兒甜點!」高遠低聲道。

    「剛剛飯後不是吃了了么?」葉菁兒詫異地問道,但話一出口,一看高遠的眼睛,頓時明白了高遠嘴裡的甜點是什麼,身體一下子火熱起來,眼睛頓時迷離起來,聲音也變得極膩極柔:「大天白日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
    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