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一章:協迫之下的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一章:協迫之下的合作字體大小: A+
     

    吳慈安獃獃地坐在保康縣衙之中,外面,是震天的吶喊與廝殺之聲,他從來也沒有想過,在這個時節,在匈奴人已經日薄西山的情況之下,保康縣城竟然被他們攻破了。

    一切都以無法挽回,當北門那裡開始發生的時候,自己便以派人去請鄭爽,但帶回來的消息讓他目瞪口呆,鄭爽被人刺殺。他不明白身為大將的鄭爽到底是如何在戒備森嚴的家中被人刺殺的,但這已經不重要了,鄭爽的死,使得城內的河間郡兵完全成了沒頭蒼蠅,失去了有效的調度,他們將成為匈奴騎兵的屠戮對象。

    吳剛奉他的命令去北門,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聯繫,他不知道吳剛是否還活著,不過這也不打緊了,他心中只是有著無盡的悲哀,自己苦心經營,維持了多年的保康縣,將就此變成赤地千里了。

    匈奴人的作風他知道,所過之處,雞犬不留,財物搶光,糧食搶光,人,除了殺死的,盡數掠走,而房屋,會在一把大火之中化為灰燼。

    現在想起來,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先是有內奸裝著難民混進了城內,行刺鄭爽,賺取北門,而對方的大隊人手便隱藏在離保康城不遠的地方,大雪和嚴寒的氣候,幫助這些人隱藏了他們的行蹤,那兩個失蹤的縣兵都,想來都已經失陷在他們手裡了。

    對方打保康縣城的主意,已經有很長時間了,這才有如此完善的布置,可笑自己竟然還一無所知。不,這不能怪自己,鄭爽這個混蛋,身為河間郡將,負責保康的安全,不但碌碌無為。最後連自己的性命也莫名其妙地搭了進去。

    這樣的人,死不足惜。

    可惜,自己馬上也要死了。衙門裡的其它官員和書吏以及沒有跟著吳剛出去的衙役們,此刻早已作鳥獸散。樹倒猢猻散,吳慈安苦笑,也罷,但願他們能逃出一條性命去,不管怎麼說,是自己這個縣令沒有當好,才會讓匈奴人有隙可趁。可是,以匈奴人的作風,他們能逃掉么?

    縣衙必然是對手攻擊的重點,這一點。吳慈安心中清楚,作為保康的最高首腦,他決定死在這個地方,至於家裡的妻兒,他嘆了一口氣。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外面傳來了猛烈的撞擊大門的聲音,吳慈安心頭一震,終於要來了,他悄悄地從懷裡拔出短刀,抵在胸腹之間,之所以還沒有自盡。實在是因為他心裡頭有著太多的疑惑,這股匈奴人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以如今匈奴人所處時勢,他們怎麼能聚集起人馬明目張胆地攻擊大燕縣城?他想搞清楚這一點。

    死,也要做一個明白鬼。

    轟隆一聲,大門被撞開,雜亂的腳步聲一路傳來。直奔大堂,吳慈安挺直了身子,讓自己坐得盡量端莊一些,他是大燕官員,自然要有與這些蠻夷不一樣的地方。

    縣衙大堂很大。燈光卻很暗,兩邊的肅靜,迴避以及那些水火大棍,此刻都淹沒在黑暗之中,吳慈安孤零零地挺身坐在大案之後,眼睛死死地盯著門口。

    一個人出現在大門前,在他的身後,兩排士兵一涌而入,大堂里頃刻之間便被這些士兵檢查了一個底朝天。那是一員年輕的將領,手扶著腰間的戰刀,步履穩定地向著吳慈安走了過來。

    看著這人的相貌,吳慈安吃了一驚,因為這不是一個匈奴人,而是一個中原人,而剛剛那些進來搜查的士兵之中,其本上也都是中原人,在保康呆了這麼多年,匈奴人和中原人,他一眼就能分辯出來。

    「吳縣令吳大人?」那員年輕的將領看著吳慈安,眉頭先是皺了一下,緊接著臉上便浮現起笑容,居然很是禮貌的拱手為禮。

    吳慈安有些震驚地看著他,「你不是匈奴人,你是誰,你們是誰?」

    年輕將領笑了笑,「吳縣令,在我問答您的問題前,您能不能將胸前的那把刀拿開?我想,我們需要好好地談一談?」

    吳慈安身體一震,「你怎麼知道我手中有刀?」

    年輕將領微笑著道:「吳縣令的身體姿式告訴了我,吳縣令,死節雖然是值得欽佩的,但您這樣撒手一去,拋下這滿城百姓的生死不管,那可就有些背離您的信仰吧?」

    「匈奴人已經入城,這滿城百姓哪裡還有活路,我們又有什麼可談的?」吳慈安嘆氣道:「你是中原人吧,想不到竟然給匈奴人為虎作倀吧,你們雖然破了保康城,但也得意不了多久,河間郡主嚴大人,必然會馬上派兵進入草原,找到並消滅你們的。」

    年輕將領哈哈一笑,「嚴聖浩么?先不談他,吳縣令,你如果死了,這滿城百姓倒真有可能遭殃,我們不得不將他們遷走,但如果您還活著,並且與我們合作的話,那麼,我敢保證,我軍將秋毫無犯!」

    吳慈安眨巴著眼睛看著他,似乎沒有聽清楚對方的話,而對方也沒有摧促他,只是含笑看著他,好半晌,吳慈安才反應過來,「你當我是如此好愚弄的么?匈奴人是什麼作派,我在保康十餘年,焉有不清楚的道理?」

    「你剛剛也說了,我不像是匈奴人,所以,我們行事自然也是有些區別的。」年輕將領笑道。「所以,你最好活著。現在,能把刀拿下來了么?」

    雙眼瞪著這員年輕將領,吳慈安思忖片刻,終於將抵在胸前的刀輕輕地放在了身前案上,卻又觸手可及的地方。

    「很好,吳縣令,我們有了一個很好的開端,先作一個自我介紹,本人唐明。」年輕將領笑道。

    「你們是誰?」

    「我們是誰沒那麼重要,目前,我們的旗號是匈奴公孫部族,大人知道這也就夠了。」唐明笑道:「現在縣令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書寫一份安民告示,蓋上縣衙的大印以及您的私印,天亮的時候,我希望這樣的告示能夠貼遍全城並送及到保康縣下各村。」

    「安民告示?」吳慈安莫明其妙,匈奴人什麼時候也寫安民告示了?

    「是的,安民告示。吳大人在保康縣聲名著著,有您的安民告示,我想,保康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平靜!」唐明道。

    吳慈安突然反映過來對方想要幹什麼。他瞠目結舌地看著對方,「你們,你們居然要長期盤踞保康?」

    「吳大人所說不錯,從今天開始,保康便是我們的地盤了,而吳縣令你,會仍然是保康的縣令!」唐明笑呵呵地道,「有吳縣令這等大才幫忙,我相信保康很快會便渙發生機的。」

    「休想!」吳慈安拍案而起,「想要我為你們這些蠻夷效勞。那是做夢。」

    唐明神色不變,「不是為我們效勞,而是為這保康上上下下數萬人效勞,吳縣令,這數萬人的性命財產可都在您一念之間哦。您合作,他們便能平安無事,您如果拒絕,那我可就無法保證了。」

    吳慈安重重地跌坐了回去,這些人是要挾持民眾裹協自己從賊了,可是,自己能拒絕么。如果自己拒絕,天知道這些絲毫沒有禮法規紀的蠻子會做出什麼事來?

    縣衙之外,喊殺之聲仍在繼續,那是入城的扶風軍隊正在與附隅頑抗的河間郡兵展開巷戰,不過這對於唐明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用不了多久,這些人就會被消滅殆盡。

    外面又響起了腳步聲,全副武裝的士兵們押著一群垂頭喪氣地走了進來,看到這些人,吳慈安張大了嘴巴。這些人都是他縣衙之中的屬吏,衙役,以及捕快。

    「吳大人,這些人都是您縣衙之中的屬官吧?現在我將他們都給你送過來了,我想,您現在已經可以開始工作了,您寫好安民告示之後,還需要人抄寫數十份出來,這個工作量可不小呢!我們希望在天明的時候,縣衙能完成這項工作.」唐明拍拍手,那些士兵們退後,將一群惶恐不安的屬吏,丟在了正中間.

    「吳大人,從現在起,整個縣衙的安全將由我們盡數接管,您的安全也將由我們負責.」唐明微微擺了擺頭,兩名士兵手按腰刀,徑直走到了吳慈安的身後.

    唐明微笑著向吳慈安躬身一揖,轉身大步向外走去,一小部分士兵屹立不動,大部分士兵卻尾隨著唐明向外走去,走到門邊,唐明突地回過頭道,道:」對了,忘記告訴您一件事,您家,我們已經派了士兵前去駐紮保護,以免有所誤傷,所以吳大人盡可安心做事,不必挂念家裡.」

    看著唐明消失,吳慈安卻是呆若木雞,半晌,他過看著那群逃走又被抓回來的屬吏,問道:」外邊怎麼樣了?」

    保康主薄滿面羞慚,先前拋棄了縣令大人逃走,現在卻又被扣了回來,看樣子,還是仗著吳縣令的面子,自己才沒有被這些人砍了腦殼.」大人,河間郡兵全都垮了,四座城門已經都被佔領,整個保康已經被他們封了起來,剩餘的河間郡兵一小部分還在抵抗,大部分都投降了.」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城裡老百姓!」吳慈安吼道.

    「說來倒是奇怪,這次打進來的匈奴人竟然沒有搶掠,他們只是當處尋找河間郡兵,還有攻擊軍營,府倉等地,竟然沒有闖進百姓家中.」主薄自己也是滿臉驚奇.

    吳慈安心中驚疑未定,看著一個個張皇失措的屬吏,嘆了一口氣,」好了,你們卻也安心吧,既然是這樣,想來你們的家人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

    「大人,那安民告示?」主薄低聲問道.

    「還能怎樣?我來寫,然後,你們來抄寫!」吳慈安黯然道.

    「大人,如此一來,日後這些匈奴人退走,您可就要背上與他們勾結的黑鍋了!」主薄小心翼翼地提醒道.

    「我知道.」吳慈安瞪了他一眼,」但我如果不寫,城裡慌亂起來,天知道這些蠻子會做些什麼事,與我的那點名聲比起來,這滿城百姓的性命才是重要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
    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凡人修仙之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