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章:破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八十章:破城字體大小: A+
     

    借著步兵這三箭之威,連上五步台階,那城頭已是在望了,但城上士兵也知到了關鍵時刻,亦是奮不顧身的涌了上來,在這個位置,站在城頭之上拿著長槍卻也是可以刺殺了,數名河間郡兵便手挺長槍,往下亂戳,頃刻之間,已是險象環生,緊跟在他身後的一名扶風兵,奮不顧身地撲到身側,以身擋槍,自己身上卻添了數個窟窿,翻身跌了下來。

    城樓之上,警鐘越來越急,而與之相呼應的,城內到處都響起了警鐘之聲,整個城市都沸騰了起來。

    城外,公孫義的馬隊風馳電摯而來,距離保康城已不過三數里地,如果他低抵達城下之時,城門還沒有打開,扶風兵就不得不面對堅固的城牆。

    步兵手已經沒有弩箭,通道之上又被等幾個人擠佔得滿滿的,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可施,賀蘭燕瞧了瞧城頭的距離,大聲道:「步兵,你站到台階中間,送我上去!」她比劃了一個手勢。

    此時步兵已經顧不得考慮賀蘭燕的安危了,必須要將城頭上這些人殺散,打開城門,否則他們全都是死在城內,他已經能看到城內各處都有一路路的火把向著北城門奔來,敵人的援軍很快就要到了。

    他站到了台階中段,沉腰站定,雙手十指交叉橫放於胸前下腹位置,賀蘭燕提著鋼刀,加快速度狂奔而來,在距離步兵還有一步台階的時候,輕喝一聲,整個人騰身而起,一隻腳踏上了步兵的雙手,步兵一聲暴喝,兩手發力,將賀蘭燕高高拋起。賀蘭燕在這刻,當真如同一隻輕盈的燕雀,高高飛起,長裙飛舞,宛如神仙下凡,這一跳,已是高過了城牆,台階之上的步兵,卻是一屁股坐了下來,胸口發悶。連話也說不出來了。

    翩翩如仙子下凡,實則為修羅降世,幾個河間郡兵被這突如其來的空襲給震蒙了,這一瞬間的猶豫和滯納,便已經給他們帶了滅頂之災,賀蘭燕落在了他們中間,鋼刀隨著身體一個輕盈的旋轉,陣陣血霧便噴勃而出。

    賀蘭燕雖是個女子,但卻是沙場老將。面對鄭爽這樣的大將還必須施些詭計方能戰而勝之,但對上這些普通士兵之時,她卻是遊刃有餘,匈奴那種特有的沒有絲毫花哨。刀刀取命的格鬥之術,此時正是合用。

    城頭之上一陣大亂,有河間郡兵分身去對付賀蘭燕,立時壓力大減。狂吼聲中,又踏上了數步。步兵在下面急得團團轉,突然看見腳邊幾枝從上頭掉下來的長矛。不由眼睛一亮,撿了一根起來,在手中掂了掂重量,退後幾步之後,向前小跑,揮臂,擲矛,他眼力好,臂力強,這一矛擲將上去,立時便將對面的一個河間郡兵刺了一個透心涼。

    步兵哈哈大笑,彎腰又拾起兩根長矛,如法炮製,慘叫聲中,城上又有兩人陣亡,此時已經殺紅了眼,橫刀抹過,眼前一個胸腹大開,湯子流了一地,踏上一步,只覺得眼前一陣開闊,終於是上了城牆,跟在他身後的幾個扶風兵都是一陣歡呼。

    掃了一眼城頭,賀蘭燕已經被淹沒在十幾個河間郡兵的包圍之中,已是陷入苦戰,長刀一擺,吼道:「你們幾個,去轉絞盤,將閘門升起來。」

    幾名士兵歡呼一聲,撲向了城頭那巨大的絞盤,數人合力,絞盤開始轉動,那沉重的閘門一寸一寸地開始抬高。則是大吼聲中,挺刀撲向了圍攻賀蘭燕的河間郡兵,大刀揮舞,擋者立斃。

    步兵三步並作兩步地上了城牆,眼光轉動,在混亂的城頭之上,一眼便發現了堆在城角的那一捆捆羽箭,頓時大喜過望,搶過去便拎了一捆出來,剛剛搭上弓弦,耳邊便呼到嗖的一聲,身子立時一縮,圈成了一團,耳邊傳來一聲慘叫,卻是正在轉動絞盤的一個扶風兵倒了下去,那正在升起的閘門立時便又沉下了一點。步兵大怒,抬頭看向鐘樓,果然,原來在哪裡拚命敲鐘的一個士兵眼見不妙,從鐘樓之中探出半個身子,一箭便射倒了一名扶風兵,此時正張開弓弦,預備著第二箭。

    步兵手腕一振,嗚的一聲,一箭飛出,那探出半個身子的河間郡兵腦袋馬上被一箭貫穿,從鐘樓之上一個倒栽蔥摔了下去。冷哼一聲,步兵穩穩噹噹地站起,上箭,開弓,箭響聲中,圍攻賀蘭燕的河間郡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城頭之上,已是看不到一個河間郡兵了,丟下長刀,步兵扔了弓箭,兩人都跑到了轉盤哪裡,拚命地轉動絞盤,有了兩人的加入,特別是這個大力怪,閘門升起的速度愈發的快了。賀蘭燕卻是拄著刀,不住了喘著粗氣,畢竟是女子,氣力不濟,此刻只覺得渾身發軟,竟是一絲力氣也提不起來了。

    城外,公孫義的五百騎兵直撲北門,看著那閘門正在升起,騎兵們一聲歡呼,加速直奔過來,當公孫義奔到城門的時候,那城門剛剛超過他的頭頂,一挾馬腹,公孫義第一個沖入到了城內,在他的身後,五百騎兵呼嘯而入。

    吳剛目瞪口呆地站在哪裡,看著北門處滿地的屍體,看著那呼嘯而入的匈奴騎兵,在他的身後,三四百餘人的縣兵和捕快,卻是轟的一聲四散逃開,他們正堵著街口,而騎兵所來的方向正正的對著他們,看著那高頭大馬呼嘯而來的氣勢,未戰已是先怯了。

    迷茫之中,吳剛的幾個親兵一把拖住吳剛,將他拽到了一邊,躲進了街邊的一間屋子裡。

    城頭,拿起一根杠子,卡死了絞盤,這才一屁股坐在血泊里,直到此時,他才感到渾身脫力,連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了,以前也干過無數次這樣的事情,但沒有一次是像今天這樣兇險的。

    賀蘭燕也是找了一個稍乾淨點的地方坐了下來,今天,她已是險險兒兩度死裡逃生了,此時拄著鋼刀,也只剩下喘氣的份兒了,三人之中,倒只有步兵還游有餘力,伸手招來幾個倖存的扶風兵,「去,給老大包紮傷口。」又走到賀蘭燕跟前,「教頭,還好吧,受沒受傷?」賀蘭燕身上血跡斑斑,委實分不清是敵人的血還是自己的血。

    「還好,只是拉了幾條口子,不礙事!」賀蘭燕看著城門,「唐明和王義應當到了吧,光是騎兵,那可不成!」

    「放心,唐明和王義都是老兵頭了,不會出差子!」

    似乎在響應著步兵的話,目力所及之處,長龍一般的火把已經出現,迅速向這頭接近。

    「今天這一戰,實在兇險,要是有一點出了差錯,我們便不可能完成任務!」直到此時,步兵還是心有餘悸。

    「打仗嘛,實力是一部分,運氣也是一部分,今天我們運氣不錯!」一邊的回過氣來了,靠在絞盤上,笑道:「教頭那邊殺了鄭爽,河間郡兵群龍無首,調度不力,接下來,便只有任由我們宰殺的份兒了,而我們這裡也及時打開了城門,公孫義出現的時機恰恰好,晚一點,可就又要麻煩了!」

    剛剛三人已經看到,公孫義進城的那一刻,保康的援兵已經出現在街口,要是晚上那麼一點點,那幾百援兵先到了北門,那他們三個除了跳城逃跑之外,當真是沒有一點生路的。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不論是東胡還是我們匈奴,都很少攻打中原城池的原因了!」賀蘭燕嘆了一口氣,「就這麼一個小小的縣城,我們還花費了偌大的功夫,想想遼西那樣的堅城,我真是不寒而慄,那樣怎樣才能攻打得下來?」

    步兵卻是搖了搖頭,「將軍說過,這世上最難攻破的不是城池,而是人心,不論城池起得有多麼堅固,多麼險峻,總是能想出辦法攻破它。」

    「哦,高遠還跟你們說這些?」賀蘭燕眼前一亮。

    步兵笑了笑,「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去遼西的時候,看到遼西城那巍峨的城牆,我與顏海波都傻了,都認為這樣的城牆是不可能硬破的,將軍便說了上面這些話,回來后還讓我們好好想想,如果有一天,我們真要攻打這樣的城池的時候,該怎麼辦?」

    賀蘭燕咋舌道:「那時候他就是一個小小的兵曹,你連個都頭都不是,大頭兵一個,就在琢磨這樣的事情,要讓張守約知道了,還不一刀宰了你們?」

    步兵大笑,「想想而已。」

    「你們回來后還當真琢磨了?」好奇地問道,此刻他的身上已經被纏了無數的布帶子,活像一個破爛布娃娃。

    「當然,不過當初我們想出來的一些破城方法,隨著時日,也隨著我們帶的兵慢慢增多,都被扔了,不過新的法子又一個個冒出來,現在,都存了一大堆了,但到底好不好用,卻也不知道!」步兵嘆了一口氣,「地位越來越高,帶的兵越來越多,心中到是越來越謹慎了,以前的那些想法,現在想來也有些可笑。」

    「哪倒是!」賀蘭燕點點頭,站了起來,看著已經混亂不堪的保康城,「現在,保康是我們的了,步兵,我們是搶掠一把就走,還是要在這裡紮下根來?」

    「蔣長史的意思是,紮下根來,當然,得以匈奴人的名義,現在將軍的旗號卻還是不能打出來的。」(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
    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