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內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內應字體大小: A+
     

    保康是有宵禁的,但到了每年的這個時候,宵禁便形同虛設了。大批的流民從外邊湧進縣城,在縣城內能找到的空地之上搭上一個簡易的草棚子,更有的乾脆就是隨便找一個門洞子湊合著過,每到這個時候,便是保康縣內的居民最為緊張的時候,也是縣令吳慈安最為頭痛的時候。

    城北的山神廟附近,是這些流民聚集最多的地區,密密麻麻的臨時窩棚層比疊障,將那個不大的小廟完全給陷在了其中,這裡有一片空地,現在倒成了這些流民安營扎塞的地方。這裡,差不多聚集了上千流民。

    而在這十數天間,這些流民之中,卻靜悄悄了一些不同尋常的人物。

    賀蘭燕穿著一件布丁摞布丁的衣服,滿頭的小辮都被打散開來,臉上也糊得烏七麻黑,從外表上看,就是一個身材瘦小的小廝,臉上也不知搓了一些什麼藥物,蠟黃蠟黃的,一副典型的營養不良的模樣。與他在一起的,卻是步兵,此刻,步兵已是取下了那支鐵腳,拄著一根拐棍,正從外面一瘸一拐地走進了賀蘭燕所在的這個窩棚。

    他們是以兄妹的名義混進了這群流民之中,與他們同來的還有十幾個兄弟,眼下都混在城中各處,步兵每日拄著拐去乞討,斷了一隻腳的他,在城中卻還能博得不少同情,每每能討得一些殘羹剩飯帶回來。

    「吃吧!」將手裡的破碗放在賀蘭燕面前,步兵笑道:「今天不錯,還討到了半砍紅燒肉。」

    看著那烏七八黑的碗和那些爛七八糟混在一起的飯菜,哪怕已經堅持了好些天了,賀蘭燕還是不由自主的一陣反胃,她是賀蘭部的小公主,就算是賀蘭部最為困窘的時候,也沒有短過她的吃食,何曾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

    但是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她即便有錢也不敢去買東西,更何況混進來之前,這一次領頭的也強行將每個人身上的銀子都搜走了,每個人身上都只剩下了幾個銅板。

    「裝。那也要裝得像一點。」干慣了這些勾當的笑嘻嘻地道:「哪怕只是一丁點的大意,都有可能送了你的命,不要認為敵人很蠢,這樣的想法,除了讓你快些送命之外,毫無用處。」

    所有人都無話可說,以前是干馬賊的,這個偷偷混進對手之中踩點的活兒,他幹得不少,自然最有發言權。

    這可就苦了賀蘭燕。她是偷偷跑出來的,並沒有取得孫曉的同意,半路追上公孫義與步兵他們之後,強行加入了這支前來偷襲保康的隊伍,以她的身份。這一次領兵的幾員將領無法可施,只能帶著她前來。

    先前派出來的探子很快便帶回了保康的消息,讓他們意外的是,保康居然還駐紮著一千河間郡兵。這是事先沒有想到的,有了一千郡兵鎮守,這保康可就不那麼好打了。硬攻顯然已經沒有可能了。

    決定帶人先混進來,然後在進攻的日期之時。來一個裡應外合,只要打開了城門,那這千餘名河間郡兵便不會是對手了。

    賀蘭燕也要來。

    叫苦不迭,步兵勸阻無效,公孫義要硬攔,險險挨了一鞭。沒有辦法的情況之下,只能與賀蘭燕約法三章,進得城去,一切都要聽他的,否則。他寧願放棄這次行動。在賀蘭燕再三保證之後,才無可奈何地帶了這位大小姐前來。

    搜走眾人身上的銀錢,再將一群人化妝成流民,其它人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沒必要費多大周章,但賀大小姐可就要多費些心思了,這位大小姐雖然也是風裡來雨里去,但也是養尊處優的一個人,那一身細皮嫩肉,怎麼看也怎麼不像個流民。只能想法設法讓她看起來腌臟一些。

    步兵是沒法子,賀蘭燕來了,他如果不來,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他也是不好交待的,好在他殘廢了,鐵腳一取,拐仗一拄,活脫脫便是一個因殘疾而乞食的叫花子了。

    賀蘭燕褰著眉頭半晌,終於還是從破碗之中倒了小半碗出來,又從身後燒得正旺的柴火上端起同樣一個幾乎半扁的鐵壺,將裡面滾燙的水倒進小碗里,淘了好幾遍,這才捏著鼻子一點一點地開始吃起來。

    該死的,從來沒有想過,出來當一次細作,還要受這等苦的。賀蘭燕心裡不無抱怨。都是那個傢伙強行搜走了身上的銀錢,否則自己一定會去城裡的飯館好好地吃一頓。

    看著賀蘭燕的樣子,步兵心道,的做法是正確的,那就是嚴禁賀蘭教頭出門,就她這模樣,出去走不出一百步,就能讓有心人看出破綻來。

    端起地上的破碗,步兵大口大口地吃起來,那紅燒肉嚼得是滿嘴冒油,看著步兵吃得香甜的模樣,賀蘭燕只覺得陣陣反胃。「步兵,這你也吃得下,看得我都要吐了!」賀蘭燕道。

    步兵嘿嘿笑了起來,「教頭,你是不知道,將軍還沒有成為我們的頭兒之前,我和老曹還有孫曉他們,也就過得和這些流民差不多,那時候啊,路將軍一門心思撈錢,根本就懶得管我們,有一頓紅燒肉吃,那這一天可就快活了。」

    「你是說孫曉,老曹他們也都吃過這些玩意?」

    步兵舉舉碗,「很不錯了,還能討到紅燒肉。教頭快吃吧,今天晚上就要幹活兒,不吃飽怎麼有力氣?」

    「也是的,明知今天晚上要干海兒,也不弄點好吃的來。」賀蘭燕嘟起了嘴巴。

    「教頭這你可錯怪兄弟了,因為他現在也是一文也沒有。」步兵咯咯的笑了起來,「每天扛大包,可掙不了幾個大子,就他那身板,只怕每天自己都混不飽肚子。」

    聽著步兵的笑聲,賀蘭燕卻沉默了下來,與步兵他們幾個混進城來,她才陡然發現,自己完全成了一個累贅,身板好,去扛大包,步兵仗著斷了一條腿,裝成叫花子去討飯,自己卻是出不得門,因為步兵和都一致認為自己一出去就會露餡,起初她還不服氣,但在這流民營里呆了幾天這賓,她也終於發現,自己是怎麼也裝不像她們的。

    這裡頭也有不少女人,但每一個都是粗手大腳,在這寒冬之中,大都凍得手臉都弄裂了,看著那一雙雙裂著血口子的手還在水裡攪和著,她就有些不寒而慄。

    「都準備好了么?」賀蘭燕換了一個話題,今天晚上便是動手的時候,過了今晚,她也再用不著受這罪了,回去之後,第一件事,是要讓蘇拉和烏拉兩人燒上幾大盆的水,里裡外外地好好地洗個乾淨,現在只怕自己身上都臭了,只不過在這臭得熏死人的地方呆得久了,現在自己都聞不著了。

    「城裡士兵的布防都已搞清楚了,這一千河間郡兵的確是河間府的精銳,戰鬥力不差,看他們的布置也是極其老到的。這一仗,哪怕我們到時候出其不意打開了城門,恐怕也還有一場惡戰!」步兵道。

    「我們人手不多,能不能一舉拿下城門?」賀蘭燕問道。

    「應當問題不大吧!」步兵點點頭,「城門口只有五十人一個都看守,我們突然襲擊,應當能拿下城門,關鍵是外邊的配合要到位。消息已經送出去了,最後的時間也已經確定,接下來就看公孫義與唐明王義三個人能不能及時抵達了。」

    兩人正商議著,外面傳來了重重的腳步聲,一聽這腳步聲,兩人就知道是來了。果然,窩棚的那個破帘子掀開,走了進來,看到他一臉的沉重之色,兩人心中都是莫名的一跳,只怕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出了什麼事了?」步兵低聲問道。

    「也不知道那個鄭爽是不是聽到了什麼風聲?河間郡兵突然開始調動,每個城門口都多了兩個都的士兵,城內的巡視盤查也猛地嚴了起來。」的眉頭緊緊地擰在一起。

    步兵倒吸了一口涼氣,「增加了兩個都的士兵,那每個城門口,豈不是有了一百五十人的河間郡兵,這,這我們怎麼還拿下城門?」

    「是不是我們潛進來的事情被發現了?」賀蘭燕緊張了起來。

    「不知道!」搖搖頭,「消息已經送出去了,時間已不可能更改,如果我們不能拿下城門,到時候公孫義,唐明,王義他們來了,那就是一場堅苦的攻城戰,傷亡大是肯定的,還不見得能拿下保康。這個保康縣令吳慈安在本地很有號召力,如果不能第一時間拿下,他登高一呼,城裡的青壯一齊上城的話,那就壞了。」

    兩人都是沉默不語,半晌,步兵一咬牙,「實在沒辦法的話,到時候,我們就在這難民營里放上一把火。」

    「放火,你瘋了?」賀蘭燕叫了起來,「這裡這麼多的婦孺老弱,大火一起,他們哪裡還有命在?」



    上一頁 ←    → 下一頁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