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六十二章:未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六十二章:未來字體大小: A+
     

    喀嚓一聲,孫曉手中的酒杯被生生的捏碎了。

    即便孫曉直到現在,大字也認不得多少,但他也知道,制定一部律法意味著什麼,而且這是一項多麼浩大的工程,非大學問都不能為之也。

    「我看過一些!」曹天成悠悠地道:「民,刑,軍,行政等包羅萬象,不象是現在才開始做的,倒像是已經弄了很多年,現在只不過是拿出來修改而已。」

    孫曉怔怔地看著曹天成。

    「你知道這部律法與我們大燕律法有什麼不同嗎?」曹天成問道。

    孫曉搖頭,「我怎麼知道?」

    「最大的不同,就是沒有了特權。貴族的特權全都沒有了,什麼刑不上大夫,統統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曹天成壓低了聲音,道。

    「這個好呀!」孫曉緊皺的眉頭卻是舒展開來,「我以前最見不得那些貴族老爺們耀武揚威了,庶民殺了人要抵命,他們殺了人,便只需罰銀,我呸,恁也不公!」

    「可是他這套律法,卻與我們大燕的律法格格不入!」曹天成道。

    孫曉沒有明白曹天成的意思,瞪大眼睛看著他,「那又如何?」

    曹天成一拍大腿,心道這小子當真不開竅,「你這個混球,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了蔣家權根本就沒有將大燕放在心上,他跟著將軍,替將軍弄這些律法,將來用在哪裡?怎麼用?怎麼推廣開來?」

    「當然是積石城!」孫曉隨口說了一句,突地反映了過來,「你是說,將軍他,他要,他要造反!」

    造反兩字一出,孫曉反而不緊張。臉上竟然露出了興奮之色,「將軍想當王上?」

    「噤聲!」雖然在自己的房中,曹天成仍然是小意地叮囑道。「孫曉,你怎麼看?」

    「當然是棒極了!」孫曉壓低了聲音。「只要將軍想干,我就跟著他干,沒啥好說的。」

    「可現在天下地盤都是有主兒的!」

    「有主兒的又如何?」孫曉一笑,露出滿口白生生的牙齒,「就好像河間郡,沒有主兒嗎,咱們現在不正是在打他的主意?而且現在草原上亂成一團,大家都顧不上,正好讓咱們去好好地經營一番,然後再……」孫曉用力揮舞著手臂。向下重重一擊。「他媽的,秦人想做到的,咱們為什麼就不能做到?」

    「秦國,那可是一個超級大國,咱們。現在還只是蹣跚學步的小孩子。」

    「小孩子是會長大的。」孫曉格格笑了起來,「老曹,兩年之前,你能想到今天嗎?想到每天從你手裡流出的銀錢成千上萬?你能想到我能指揮千軍萬馬?當初那麼困難,將軍都帶著咱們走出來了,現在本錢雄厚了,心自然就要高一點。」

    「可困難也會成百倍成千倍的增加!」

    「怕個毬啊!老曹。顏海波和那霸從漁陽回來后,告訴我那些什麼趙國常備軍,燕國常備軍,比起咱們扶風軍來差多了,收拾他們跟玩兒似的。我現在明白將軍為什麼那麼看重積石城了。」孫曉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可這件事兒,並不僅僅關乎打仗!」

    「打仗的事情。自有我們這些帶兵的,你,就當好將軍的大管家,至於其它烏七八糟的事兒,那個蔣長史我看就挺擅長。各司其職,各行其是。戮力同心,不怕不成事。就算將來不能一統天下,但將軍佔一大塊地方稱了王上,咱們也能弄個將軍丞相噹噹,光宗耀祖,哈,看來我孫曉的祖墳上要冒青煙了,我得回去上上墳!」

    曹天成呸了一口,「你還找得著你家的祖墳么?」

    孫曉一下子楞住了,「還真是,真找不著了。」

    門外傳來了腳步聲,兩人一下子都住了嘴,門吱呀一聲被推開,卻是曹天成的兒子曹天賜,現任征東將軍府軍法司司長的曹天賜。

    「爹,咦,孫將軍也在?」曹天賜徑直走了過來,坐在兩人的身側。

    孫曉轉頭看著這個小傢伙,如今嘴唇上已經長出了一些發黑的絨毛,快要成一個大小子了,鼻子吸了一下,皺起了眉頭,「天賜,殺人了?」

    曹天賜搓了搓手,點點頭,順手抄起他爹的筷子,挾了一大筷子菜塞進嘴裡,「從昨天晚上拿出這些傢伙,一直審到現在,終於弄清楚了這些傢伙的來歷,奶奶的,清一水的燕翎衛。」

    「都殺了?」曹天成驚道。

    「不殺了,還留著他們浪費糧食么?」曹天賜嘿嘿一笑,「將軍說了,扶風城中要乾淨一些。」

    孫曉感興趣地探頭盯著曹天賜,順手將自己面前的酒杯也頓在了對方的面前,「爽氣,給我說說,怎麼抓住他們的,燕翎衛可滑溜著呢!」

    「也不見得如何滑溜!」曹天賜笑了起來,「現在扶風城中除了與軍工有關的作坊,其它往來東胡與匈奴的商貿基本上都停頓了下來,大家都干不下去關門歇業了,好傢夥,前些時日,居然有人跑到這兒接盤子,盤下了一家店面,當即便讓我盯上了,眼了好些天,這些傢伙終於開始聯絡以前的一些暗釘了,摟草打兔子,我將他們一氣兒全拔了,就算沒有徹底弄乾凈,但也將他們弄殘了。」

    「漂亮!」孫曉拍手笑道:「天賜長大了,曹老哥,你有這麼一個好兒子,真是福氣。」一句話說遠,突然看到曹天賜陰森森的目光掃過來,不禁打了一個突兒,趕緊轉了話題,「天賜啊,我那邊現在動靜不小,只怕保不齊也有燕翎衛的傢伙滲透了進去,雖然我防得緊,但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里防賊的道理,你啥時有空,給我那兒也去清理一下?」

    曹天賜顏色回霽,「我知道,但我去不了,我準備派一個人過去,在你哪裡將軍法司的牌子先掛起來,明面上是整頓軍紀,暗底里,掃清暗椿。」

    「有一點可得說明白,我哪裡匈奴騎兵多,你在牛欄山要塞里的那一套,去了我哪兒可得悠著點,得一步一步來,急不得,一下子想讓那些匈奴人習慣我們的規紀,是不行的,得溫水煮青蛙,讓他們慢慢融入進來。」

    「我知道,剛剛不是說了嗎,整頓軍紀是幌子,防止暗探潛入才是正事。將軍大人很看重你哪兒,白羽程的斥候大營從牛欄山調回來了一部分,專司清掃從積石山到扶風這一段。其它方向上,孫將軍自己也得小心些,別漏出風去。」

    「我倒不用你說!」孫曉攤攤手。「我哪兒現在是軍管,出入都是要通行證的。進去容易出來難。除了軍隊,不過軍隊一行動又是集體的,單個的耗子想要作祟可就是在找死了。更何況我現在的軍隊人員構成單純得很,外人根本混不進去。」

    曹天賜點點頭,喝了兩杯酒,起身又走了出去,看著他走出去的背影,孫曉有些同情地看向曹天成,「這小子還是對你有心結?」

    曹天成嘆了一口氣,「看著自己的娘在自己的面前被東胡人一刀砍了,他怎麼不恨?」

    「可這也不是你的問題!」

    「是我的問題,他怨我是應當的!」曹天成搖搖頭,這一刻,滿頭的白髮在孫曉的眼中格外刺眼,「你才四十齣頭點,怎麼頭髮就白成了這樣?」

    曹天成笑了笑,「你知道花錢痛快,卻不知道我弄錢痛苦,再說了,這一大攤子事,什麼都要我管,沒辦法!」

    「得找幾個好幫手了!一個好漢三個幫,一個籬笆三個樁,你事無巨細的親自經手,這怎麼行?」孫曉道。

    「正在尋著!」曹天成笑道:「不說我的事了,孫曉,你三十齣頭了吧,怎麼還不找個老婆?以你現在的身份,只要開了這個口,我保證上門提親的踏破門檻,要不要我給你尋一門親事?」

    「沒功夫想這事兒,等積石城搞好了再說吧!」孫曉哈哈一笑,「大丈夫先立業后立家,老婆,好找得很!」

    曹天成看著孫曉,「你小子在說慌,老實交待,有什麼隱情?」

    孫曉看著曹天成,「我看你快要成精了,好吧,我老實交待,將軍臨走之前給我說了,等他回來,要親自給我作媒說一門親事,你說將軍都開口了,我還急個什麼?以將軍的眼光,到時候給我找的,那自然是上上之選。」

    聽到孫曉這麼說,曹天成不由笑了起來,孫曉是將軍手下第一得用的大將,一直為將軍所倚重,想來將軍是想用這門親事將他攏得更緊一些,只不過這個女子會是誰呢?聽將軍的口氣,好像早已有了人選,但在扶風,好像找不出來這樣一個人家啊?

    他倒也不是一好打聽的人,左右高遠不久就要回來了,等他回來之後,自然一切都清楚了。

    「對了,賀蘭教頭還好吧?」突然想起賀蘭燕,曹天成問道。

    孫曉轉動了一下眼珠,低聲道:「不好,這匈奴女人痴情得很,與她那潑辣的性子完全兩個樣兒,這些時日,倒是以酒為伴,十一月八日那一天,喝了一個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讓人看著心疼。反正這些時日,我只要見著她,總能在身上聞著酒味,好在步兵現在將騎兵那一塊接了過去,不然我可要頭疼了。」

    「這樣一位祖奶奶供在你哪兒,也著實為難你了,她是一個好女子,只是將軍他……唉,不說了。」曹天成搖頭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
    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