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我為王 » 第三百五十五章:保王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為王 - 第三百五十五章:保王黨字體大小: A+
     

    高遠走進葉天南的書房之時,已經是小半個時辰之後的事情了,一進房門,葉楓當即便龜縮到了屋角,低著頭,一言不發,他也知道,時間發像拖得長了一點,但這可不能怪自己,自己已經叫了好幾次,但兩人充耳不聞,叫自己怎麼辦?

    高遠卻沒有這番自覺,與葉楓現在見了葉天南就像耗子見了貓一般不同,他對葉天南可沒有什麼敬畏之心。如果說有一些尊敬,哪這也不過是來自他是葉菁兒的父親罷了,所畏愛屋及烏,如是而已。

    一踏進房門,葉天南端坐不動,他陪著的兩個客人卻是都站了起來。

    目光微微掃了一眼兩位客人,高遠雙手抱拳,向著葉天南一揖到地,「高遠見過岳父大人。」

    「嗯!」葉天南滿意地點點頭,在高遠踏進房門的那一刻,他還有些擔心高遠對自己的態度,畢竟兩人的過往,可不算太愉快,所以葉楓偷偷地帶著高遠先去見葉菁兒,他並沒有阻止。葉楓哪裡能明白,當葉菁兒支開侍女,他假裝命令,調開侍衛之後不過片刻,葉天南便已知曉了他們的這些小動作,但葉天南思忖片刻之後,並沒有阻止,也許,在高遠來見自己之前,先見見葉菁兒,或許能拉近一下翁婿之間的距離也說不定。疏不間親,想來高遠一定是明白這個道理的。

    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至少,高遠現在的反應是正常的。

    他站了起來,雙手扶起高遠,「一家人,這麼多禮幹什麼?來,我給你介紹兩位客人!」葉天南呵呵大笑著,滿臉皆是歡色。「這位是我大燕內史淳于燕大人,你是見過的,淳于大人身為我大燕內史,奔走各國之間,為我大燕的外交立下汗馬功勞,乃是我大燕一等一的功臣。」

    淳于燕微笑擺手道:「葉相謬讚了,淳于燕有什麼本事,只不過憑著一條三寸不爛之舌,徒逞口舌之利罷了。哪比得上高將軍你,沙場馳騁。指揮若定,殺敵如切瓜斬菜,大長我大燕威風。」

    「淳于大人一條三寸不爛之舌,足可抵十萬精兵。」高遠奉承道:「末將在漁陽前線之時,便聽說了大人於趙庭之上,舌戰趙國君臣,妙語如花,絲毫不落下風,此等才具。高遠是敬佩不已的。」

    高遠說得懇切,淳于燕聽得卻也高興,他遊走於各國之間,見慣了爾虞我詐。每天里所乾的事情,也都是陰奉陽違的勾當,要說他就此便喜歡上高遠,那是痴人說夢。不過此刻看著這個出身微末的將領,卻是順眼多了。

    「你們二人,都是國之股肱。就不要互相吹捧了。」葉天南很高興地看著高遠與淳于燕兩人一見如故,談笑風生。「來來,高遠,來見過姬郡守,姬郡守可是王上最為信任之人,如今領天河郡,拱衛薊城。」

    「見過姬郡守!」高遠上前見禮,對於姬無歸,他並不熟悉,便也沒有什麼多話。

    「各位,這便算都見過面了,大家坐下說話。」葉天南拍拍手,回頭掃了一眼角落裡的葉楓,「楓兒,就坐在哪裡,我等說話,你便好好聽說,只需聽,不需插嘴!」

    「是,爹爹!」葉楓小聲道。

    淳于燕微笑道:「葉相一片愛子拳拳之心,天人可鑒啊!小公子聰穎過人,文武雙全,來日必定能讓葉氏發揚光大。」

    「借淳于大人吉言!」葉天南連連道謝,「這小子還嫩著啊,以後少不得要請各位世叔幫襯。」

    姬無歸咧嘴無聲一笑,「小公子內有葉相你這樣的大家教導,外有高將軍這等實力的強援,這天下,便是橫著走也是可以的。」

    葉天南擺擺手,「好了,各位,這個小子以後怎樣,還得看他的造化,我們言歸正傳吧,來來,都坐下說話。」

    四人坐下之後,葉天南的臉色也慢慢地嚴肅起來,看著高遠,凝聲道:「高遠,兩位老大人遠道而來,明面之上,是為了賀你與菁兒的婚事,但內里卻還有另有一層意思,你能猜得出來么?」

    高遠的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掠過,點頭道:「略知一二。」

    「這個略知一二是多少,你卻說來我們聽聽!」淳于燕微笑道。

    高遠清了清嗓子,「岳父,二位大人,那我就獻醜了。岳父當年曾隨著王上在外十年,更各方策劃,終於使得王上歸國登位,那自然是深得王上信任的,而姬郡守能領天河郡,拱衛薊城,不用說,也是王上信得過的人,至於淳于大人,我雖然不敢斷言,但您能與這二位坐在一起,想來也是保王黨了。」

    「保王黨?」姬無歸笑了起來,「這個詞不錯,高遠,你也說得不錯,我們三人,便算得上是保王黨了,那你呢?」

    「我與岳父大人那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姬郡守,您說,我是不是保王黨人?」高遠反問。

    「妙極,話糙理不糙,就是這個話。」姬無歸連連點頭:「那我們來此的緣由,想來你也能猜個一二?」

    「岳父被迫下台,如今薊城想必是周淵與寧則誠的天下,王上雖高踞王座,想來也是舉步維艱,如履薄冰。王上急需強援。」高遠道。

    「說得不錯!」姬無歸雙掌一合,「周淵與寧則誠二人,現在已經完全把持朝政,更為可怖的是,軍隊和燕翎衛也在他們手中,觀遍整個薊城,王上竟然找不出幾個可供信任之人,葉重擔任王宮禁衛統領,所能掌握的兵力也只不過三千人而已,只及薊城禁衛軍三分之一不到,荀修為上大夫,多方奔走,聯絡,但薊城文武百官畏懼二人權勢,根本不敢向王上效忠,形式可謂是糟透了。」

    「可高遠實力微薄,又偏居一隅。對王上的幫助只怕有限!」高遠嘆息道。

    「非也,非也!」淳于燕連連搖頭:「高遠,薊城在周寧二人掌控之下,便是天河郡,也難有作為,因為大部分的燕國常備軍都駐紮在天河郡內,而這些部隊又都被這二人所掌握,所以,王上想要有作為,便必須從外部著手。薊城大火。葉相辭職,其實葉相離開薊城,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回到琅琊,勵精圖治,當為王上奧援,琅琊,天河,再加上高將軍與遼西張守約的淵源。想來遼西也肯定是願意支持王上的,再加上你手中的精兵,這已經是一股相當大的力量了。有這股力量,最低限度。可保王上安全無虞。」

    聽到淳于燕這麼說,高遠倒是吃了一驚,燕王的處境已經如此惡劣了么?竟然開始為自己的性命擔憂?

    「怎至到這一地步?」高遠脫口問道。

    「目前當不至於。」淳于燕嘆息道:「在平滅東胡之前,國內不能亂。當不至如此,但東胡一滅,可就難說了。王上在外多年。見多識廣,也有勵精圖治之心,這對於我等來說是一件好事,但對於那些想把持朝政,為所欲為的人來說,可就不是好消息了。高遠,你應當明白我的意思,所以在平滅東胡的這幾年之中,王上必須有一股屬於自己的強大力量與其抗衡才有希望重振朝綱。」

    「話雖如此,但兵權卻在周淵手中啊!」高遠嘆道:「即便算上我與張太守的人馬,也是杯水車薪。我手上滿打滿算,不過六千餘人。而張守約張太守,手上算得上是精兵的不會超過兩萬,其它亦都是一些亦家亦兵之人,與周太尉手中的軍隊不可山日而語啊!」

    「眼下的確如此,但我們還有幾年的時間,高遠,你是征東將軍,征東府編製是兩萬兵馬,我想,你如果擁有了兩萬人馬的話,那擴充到三萬人,四萬人,又有誰敢多言?戰爭,就是最好的擴充時機。」淳于燕笑道:「這便像做生意,本錢愈大,便愈有賺取大利的機會。」

    「淳于大人說得輕鬆!」高遠搖頭道:「別說是三萬四萬人,便是兩萬人,高遠也是萬萬養不起的,征東府雖然是國家常備兵,但餉銀,軍費可都握在太尉手中,他只消稍稍使些手段,我便無法可施,有兵卻無餉,無糧,那兵就不是保障,而是禍害了。」

    「這個你勿需多慮!」姬無歸道:「你背後站著琅琊,站著天河,這兩個郡別的沒有,卻是有錢,有糧,你只管擴兵,練兵,強軍,錢糧問題,自有我等給你解決。你要多少,我們便能給你徵集多少,然後避過周淵耳目,悄悄地送抵到你哪裡。」

    高遠瞠目結舌地看著對方,這是天上掉餡餅么?自己正在發愁錢糧,居然就有人巴巴地送上門來,看樣子,還生怕自己不能接受。

    「二位大人,高遠有一事不解,還請二位大人為我解惑!」

    「高將軍請講。」

    「不知道王上還有二位大人為何如此信任於我?」高遠直言道。

    淳于燕笑道:「高將軍果然光明磊落,旁人聽到如此美事,早就喜不自勝,也只有高將軍這等人物,才會直言及此,我們為什麼信任高將軍?其一,你與周淵與寧則誠二人有不共戴天之仇,薊城事變,高將軍損失慘重,自己也險些丟掉性命,想來記憶猶新。其二,你是葉相的女婿,而葉相,是王上最為信任的人。其三,子蘭當年說過,你高遠假以時日,必將成為燕國趙牧,子蘭雖為敵國之相,但他觀人的眼光,我卻是信得過的。」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高遠喃喃地道。

    「此話說得好!」姬無歸笑道。

    高遠微微一笑,有時候,敵人的敵人,也許還是敵人,就算不是敵人,有時候也不見得就是朋友,不過,這送上門來的好事,自己為什麼不要呢?(未完待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
    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